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7-15
作者:b527822334
字数:88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堕落天堂之王女奥塔维亚

              第五节疗养殿

  伊比利斯慵懒的侧卧在无比宽敞的柔软沙发上,一本厚实的小说打开在她的
面前,那是本装帧精美的诗集,手边不远是杯香气缭绕的红茶,淡淡幽香沁人心
脾。恶魔女王优雅的阅读着,头顶那对琥珀色的巨大弯角与背后暗金色的蝠翼并
没有给她诡秘恐怖的感觉,反倒有种异样的尊崇气度,她不时捻起一张书页翻过,
或是拿起茶杯抿上一口,享受着难得的娴静时光。

  她穿着一套十分衬她肤色的暗金色紧身胸衣,胸衣将她的胸部托起,让那对
本就丰满的豪乳显得更加夸张,与勒得纤细的腰肢形成鲜明对比,暗金色的长筒
丝袜一直穿到大腿根部附近,完美展现了它们的修长。两条吊带连接着紧身胸衣
与长筒丝袜,关键部位却没有内裤的遮掩,两瓣如同充满气的皮球一样的丰满臀
部将股间羞处半遮半闭,异常诱人。这种穿法加上她火爆的身材,简直就是在空
气中喷洒浓烈的春药,不停诱惑着男性对她施暴,就算是阳痿在这样的刺激面前
也会激动万分。

  事实上那些身份高贵、实力超凡的娼妓们平时都是类似的穿着,作为黑龙王
的性奴,在黑龙王陛下在自己领地的时候像娼妓一样穿着,好方便主人侵犯正是
她的职责。对伊比利斯来说,这个职责的重要性绝对凌驾于打理堕落天堂,这也
是几乎整个拉维位面的共识。

  在她的沙发前跪着一个梳着马尾的侍女,正小心翼翼的汇报着什么,正是负
责服侍奥塔维亚的那一个人类少女,在她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侍女汇报完了。

  任何人都不敢糊弄这位穿得像个娼妓,一副心不在焉模样的女王陛下,所有
人都知道她是神一样的人物,对她们来说,半神和神都是一样高高在上。

  这种已经触摸到法则力量的人物所具有的威能是不可想象的,传奇以下的生
物在半神和神明面前都是蝼蚁,对蝼蚁来说,半神和神明只是湖泊和大海的区别,
无论湖泊还是大海淹死她们连个涟漪都不会起。一心多用只是小把戏,她们可以
用神力干扰位面法则,追溯短暂的时间,但这样太麻烦,直接把怀疑的对象的灵
魂抽出来拷问是省时省力的好办法,只是那样做的话那个人不死也半残了。事实
上这位看起来娴静的恶魔女王挺喜欢这么做,那来自灵魂的哀嚎会让她情欲勃发。

  这场比赛给堕落天堂大赚了一笔,门票、上万个美艳女奴和几十个娼妓,每
一个都收获不菲。和这场大力宣传的比赛一比,后面几场的观众显得有些心不在
焉,四处找观赏了这场比赛的观众询问结果,听那些观众讲述,个个听得津津有
味,结果是一个高阶精灵捕猎者被她的对手撕碎吃掉也没能得到太多观众的欢呼。

  每一场的收益报告当天晚上就呈上伊比利斯的桌面,这么多盈利项目中只有
奥塔维亚那一场的赌博略有亏损。尽管从赌盘的情况来看,多数人对行伍出生的
奥塔维亚并不看好,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预测。

  这些都不在伊比利斯的考虑范围,该头疼的是其他的几个和她同样身份的性
奴姐妹,再说赌博这玩意输赢难料,不如好好训练角斗士们来得稳当,况且收益
再高,也不过是给苏美尔西斯陛下的城堡里加了块砖头罢了,黑龙王陛下的财富
已经无法计数了,他更喜欢的是收集那些有特点的美女供自己享乐。

  「奥塔维亚怎么样了?」伊比利斯翻过一页诗集,她之所以能长期成为苏美
尔西斯陛下成为最受宠的性奴,而不是昙花一现便泯然众人,与她和黑龙王一样
目光长远,自己也注重成长、与时俱进密切相关的。

  每日事务她都要听一遍,但这些并不重要,她真正关心的是像奥塔维亚这样
的高阶以上职业者,这个王女才是真正的宝贝,像这样有性格的美人很适合成为
陛下的性奴。不过嘛,女人都是有私心的,只要陛下不亲自点名,她是不会随便
往后宫拉这种个性太过鲜明的美人儿的,她更喜欢最大限度的刺激她们的潜能来
表演几个精彩的节目,就像绚丽的烟花,美好却短暂。利用好了,等奥塔维亚被
玩坏之前能给陛下表演几场精彩好戏,如果陛下看得高兴,说不定还会亲自下场
挑逗她一番,再把她吃掉。每次陛下这么做完,事后都会狠狠的蹂躏自己一番作
为奖励。

  想到这里,伊比利斯就感觉自己的阴部变得火热潮湿,又无比空虚,心中泛
起让那根令她死去活来的巨大恩物再蹂躏她一次的绮念。

  「她没什么大碍,只是一点轻伤加体力消耗过度,已经请牧师给她治疗了,
就是黏在她体内的蜘蛛卵不好处理,可能要霍恩先生帮忙才行。」一旁跪着一个
梳着马尾的侍女恭敬的回答,四周的女人都听得出她的语气中带着的些许幸灾乐
祸。

  「哼哼,这样也好,便宜那个老色鬼了。」伊比利斯的嘴角扯了扯,她当然
也察觉到这个侍女的幸灾乐祸,但没有说什么,侍女们肯定不喜欢那些曾经高高
在上,落魄后依旧清高的人,她们无论如何也只敢偶尔流露一下好恶而已。深渊
蜘蛛的蛛丝和黏液都非常难驱除是事实,她并不希望奥塔维亚这个难得的角斗士
真的生一群小蜘蛛出来,「那就这样吧,好好伺候她,无论她有什么需要都要满
足她。但不要对她太好,我喜欢她的倔强,这样的女孩怜悯只会让她懈怠。还有,
在下场比赛时,我希望她的实力能提升一级。」

  「是的,女王陛下。」马尾侍女恭敬的磕头,心中却暗暗发苦,她自己的实
力只是中阶,哪知道怎么提升传奇人物的级别,看来只能求助客卿大人们特训她
了。

  「如果她不够努力,及时向我汇报。」伊比利斯眼中闪烁着玩味的光芒,那
是想着一个好玩的玩具的兴奋。

  奥塔维亚被抬下角斗场不久就醒来了,第一次做爱就被强制高潮了太多次,
她的阴部肿得像块馒头,加上子宫阴道里塞满了蜘蛛卵,将她婴儿拳头大的子宫
强行撑大,鼓得像怀孕四五个月一样,痛得她几乎要打滚了,只是死死忍住不愿
暴露自己的软弱。

  一直没有办法休息,只能弓着身体缓解腹中的撑胀,连直起腰都做不到,现
在她虚弱得厉害,形容枯槁,憔悴异常。两个侍女不敢怠慢,找来七八个侍女想
尽办法才把她连同那把巨剑抬进浴室,废了半天劲才把那些蛛丝弄下来,将奥塔
维亚解救出来,这些蛛丝价格不菲,特性强大,为了把它们弄下来,光喷在奥塔
维亚身上的药水就有一大盆,收集一下弄给二道贩子也能不大不小的赚上一笔。

  整个下午奥塔维亚就这么静静的呆着,任由侍女们折腾自己。事实上她除了
乖乖的躺着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死死的咬着牙,不让泪水涌上眼眶。一次比赛,
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丧失了保存20年的童真,10年间四处征战,用无数鲜血
和尸体建立起来的自信与自尊瞬间跨了大半,只能像只无助的猎物一样在深渊蜘
蛛的奸淫下瑟瑟发抖,浪叫连连,淫水如瀑。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观众们粗野下作的辱骂在脑海中萦绕不去,就像冬
日的寒风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刺痛她的自尊。这让自小都活在别人崇敬与赞美之中
的她万分痛苦,连呼吸都带着灼热的疼痛。

  她很后悔没有在还能动弹的时候自杀,这样的话至少她在死前还是清白的,
至于身体被谁吃掉就不关她的事了……高阶以上有几个女性职业者能保留自己的
身体呢?

  总算洗剥干净后,那些侍女退到一旁,浴室又进来了三个人,两个穿着轻薄
整洁的仆役服装,是专门给人按摩的精灵少女,一个是光明牧师打扮,看她使用
的法杖和身上散发出来的圣洁气息,竟然是传奇级别的女牧师。在这种地方竟然
有传奇级别的牧师,这原本是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牧师是需要经常带领许多人
祈祷,作为他们与光明神的沟通纽带的中转站,在这个光明神很难干涉的中立之
地会出现这样人,可能性就和沙漠里培养出一个水系魔法师差不多,并且这个魔
法师可以随意施展如倾盆大雨这样的法术。

  奥塔维亚潜意识觉得奇怪,却没有太多精力深思下去。两个精灵仆役小心的
将她的身体舒展开来,用圣油和精灵族特产的百花凝露给她涂抹全身,然后一上
一下给她全身按摩。传奇牧师也没多话,站在旁边开始念高级恢复祷文,一道柔
和温软的圣光从浴室的天顶上照射下来,笼罩她的身体。

  三人配合的效果极佳,身上的伤口、碰撞的淤青、损耗的精力都在飞快的恢
复,仅仅10分钟,奥塔维亚就感觉自己恢复到了战斗前的状态,甚至更胜那时
候。唯一没有恢复的是她的阴部依旧红肿,小腹隆起,阴道和子宫还是撑得难受。

  「很抱歉,我只能做到这些,那些蜘蛛卵被黏胶和黑暗、空间混合魔力保护,
你必须接受手术,将它们取出来才能进行下一步治疗。」女牧师有些歉意的说道。

  奥塔维亚愣了一会,觉得这个牧师应该不会太坏,这才问道:「我该怎么做?」

  女牧师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你必须求助治疗师,这可能需要付出一点…
…代价。」

  「什么样的代价?」奥塔维亚知道治疗师,那是一群不怎么依靠魔力,而是
通过自己采集、配置药材给人服用、外敷,并且用各种针、刀对人体进行切割、
放血等恐怖行为给人治疗,最令人恶心的是他们的药材原料往往有各种动物的粪
便、内脏,以及让人歇斯底里的虫子、蛇、蜈蚣等等可怕东西。

  身为光明神的神眷者,奥塔维亚自然将治疗师视为异端,尤其是中级以上治
疗师视为异端,那绝对是见一个杀一个,他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位面。况且
在她眼中,光明神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高阶牧师就已经可以接续断肢,传奇牧
师能够重生肢体,现在一个传奇级别的牧师表示无能为力。她并不认为这位传奇
牧师在骗她,虽然她在堕落天堂这种地方工作是件奇怪的事,但能成为高阶以上
牧师的女人必然是心境纯粹的,撒谎则是这种心境最强烈的毒药。

  可让她去求助治疗师,她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或者说充满厌恶更合适。
只是这点厌恶很快就化为的惊骇,她感觉腹中的某颗蜘蛛卵似乎跳动了一下,被
紧紧撑着的子宫对哪怕一丝震动都感到异常痛苦,还有蜘蛛卵散发出来的一缕细
微的黑暗气息也告诉她这不是幻觉。没等她想明白,其余的蜘蛛卵也开始接二连
三的震动。想到一大群蜘蛛会在自己的子宫里出生,奥塔维亚接连打了几个哆嗦。

  轻微的动静积累起来同样引起的女牧师的注意,她神色变得严肃:「深渊蜘
蛛一向是依靠掠夺母体作为孵化巢,蜘蛛卵会黏在子宫里,并喷上作为固定和营
养食物的黏液,这种黏液非常难驱除。我能感觉到这些蜘蛛卵的活性很高,大多
数都能存活下来,最多五天,第一只相位蜘蛛就会孵化。」

  「我,我该怎么办?求你,帮帮我。」奥塔维亚即便再勇猛无畏,却也和普
通女人一样讨厌蜘蛛老鼠这类肮脏的生物,让她变成虫子的孵化母体真是比死还
难受,但事已至此,就算自杀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只能像抓救命稻草一样询问
女牧师,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不要这样,有办法的,只要你不反抗,霍恩一定会帮你挖出这些蜘蛛卵的,
他是最好的治疗师。」女牧师的语气充满无奈,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奥塔维亚自然也听出她话中的无奈,但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了,「我叫奥塔
维亚·瑞姆,波茨王国的王女……曾经是,如果你哪一天离开这里,可以去找我
的父亲,他是个礼贤下士的人。」

  「我叫席亚娜·贝蒂莉,传奇牧师,有什么需要,我还会来给你治疗的。」
女牧师点点头,两人都是人类,年龄、级别看起来也相仿,在这个各种族大杂烩
的地方自然就感觉亲近。

  一旁的马尾侍女恰好走进大浴室,见此情形吩咐:「你们四个把剑和铠甲送
到武备室修理…你们两个跟我一起把她送到修养殿15号大包间…你去叫两个A
级按摩仆役过来给她按摩。」说完她拉来从外面拉进来一辆担架车,几人合力将
奥塔维亚抬上担架车,推往修养殿。

  修养殿是座独立的大楼,加上四周足足十亩地,就建在堕落天堂旁边。由于
不在角斗场中,这里的环境幽静,配有训练、游泳池、假山,甚至还有酒吧和调
教室,隔音效果也好,守卫森严,是个治疗修养的好地方,受伤严重或者重要的
角斗士们多数都会送到这里来。

  大楼分为地上三层,地下一层。大厅的前厅是个接待分流的前台,后面是许
多半开放的隔间,每个隔间都有一张用厚实木头做成的床,床的两头与四周都有
护栏。从床铺支撑与护栏用料的厚重程度来看,每张床都可以承受2- 3吨的重
量。

  不奇怪,有资格成为堕落天堂的角斗士至少也是中阶职业者的水准,高阶的
也有相当比例,这些职业者还有许多像血族、兽人、蛮族、牛头人这样以力量见
长的种族女性。有些治疗会让她们痛不欲生,拼命挣扎,有些会想着乘机逃跑,
就需要将她们捆起来,平时听话的也会用脚镣锁在栅栏上。这样的话床不够结实
就非常容易坏,甚至会被她们拆开来当武器。

  当然,在这里工作的人都知道,让她们不能反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许多尊
贵的宾客还会跑来猎艳,或者说修炼,他们身份高贵却实力不济,想要提升实力
就要多跟比自己强的女人多发生密切的关系。可是实力强悍的女性多半都有自己
的喜好,对不喜欢的雄性生物有资格挑挑拣拣,所以她们活蹦乱跳时这些宾客通
常是不敢欺辱的,她们正虚弱的时候正好趁机找上来。

  这里的护士会给女伤员们再加几道束缚,会魔法和神术的还会扣上禁魔项圈,
保证她们连咬插入喉咙的肉棒都做不到。这些宾客各个种族的都有,像牛头人、
兽人、人马都是高大沉重的种族,这样厚重的床也经得起他们折腾。

  拉维位面的雄性生物想要快速提升实力有两种方式,一是多和许多不同的女
性强者交欢,除此之外更快的方法就是直接吃了她们了。不过女性强者喜欢扎堆,
吃了她们代价不菲,求个一夕之欢倒是皆大欢喜。所以在拉维位面,男性强者若
不是嗜杀嗜食美女的屠夫,便是能日御数女的风流浪子。

  于是这些受伤的女性强者是非常受这些有钱却没实力的雄性生物的欢迎,事
后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治疗费作为补偿,所以疗养殿也是个高收入的经营场所,
只不过经营的东西不方便大肆宣传而名声不显罢了。

  三楼是牧师、治疗师和护士们的住处。二楼和地下室则都是一个个独立的病
房,是给实力强大或身份特殊的人住的,说不通的是地下室更像是关押桀骜不驯
的女职业者,二楼的则相对温顺一些。

  奥塔维亚身上只盖了一床薄毯,一路上不免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毯子很薄,
仅仅能够盖过酥胸与翘臀,却将她性感的身材勾勒出来。

  尽管侧卧着,还努力将自己的脸埋在臂弯里,可她那头粉红色的短发与曼妙
的身姿着实显眼,她越是遮掩,越是引人注目。一路上认出她的人不在少数,很
快便有人跟着她走了一段,好看清她的样貌,确认她的身份。八卦永远是女性的
天性,这种天性绝不因种族、年龄而转移,哪怕是位面法则都无法左右。只是在
这种地方,女人八卦的永远是别人的缺陷与糗事,籍此来平抑自己的辛苦与压力。

  很快,手上不紧急的女人就窃窃私语起来:「对,就是她,今天在角斗场上
被蜘蛛强奸的女人。」

  「哎,是那个让全场男人都发狂的人类骑士诶。」

  「你怎么知道?你认得她?」

  「肯定不会错,粉红短头发的人类女人,又是这个年龄的才几个?今天全场
群交的事你知道吧,那场面可壮观了,我们整个迎宾组3百多个人都紧急调上去
了,3千多个女仆和奴隶也上去了一大半。我乘机在5个男人身上捞了一笔,嘻
嘻。」

  「嘻嘻,你真淫荡。」

  「我这算什么,那个女人当时就在底下,被相位蜘蛛插的那叫一个欲仙欲死,
喷的水跟开闸泄洪似的,整个地板都变成水潭了,那只蜘蛛爽得肚子都瘪了一半,
那些男人一边看着她,一边玩命发泄在我们身上。」

  「射了这么多?那蜘蛛干了她几次?」询问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嫉妒。

  「谁知道,反正干了她整整两个小时,你不知道,相位蜘蛛干那事可厉害了,
它的鸡巴是触手式的,快的时候一秒能插5、6下,慢的时候也有一秒一下,那
速度绝对能把我们这样的女人阴道烧坏磨烂了,也亏她天性淫荡,还有传奇的实
力,那水多得能淹死人。自己没事不说,还反过来把蜘蛛给榨干了,你没看到,
那只蜘蛛干完后走路都打晃,就跟魂都射出去了一样。」

  「咯咯,想不到人类也有这么耐肏的,这么有天赋,不去做娼妓太可惜了。
诶,话说你一次跟5个男人做,吃得消吗?」

  「幸好没碰到半人马、牛头人这样厉害的家伙,不然现在我哪还有命在,反
正这种机会一年也就两三次,平时能一个月能跟男人来一次就不容易了,不乘机
吃饱怎么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化妆品那么贵,光靠赏钱哪里够啊。再说哪天食
材不够,我说不定就被扔上案桌了,有机会就要多快活啊。」

  「那倒也是。」

  各种各样的交谈不停的灌入奥塔维亚的耳朵,刺激着她的心,身为传奇强者,
耳朵绝对很好使,周围50米范围内的交谈毫无遗漏的钻进她的脑海中,她想不
听都做不到。隐约间,她听见了:「团长,是团长。」「团长怎么样了?」「她
好像受伤了,怎么办?」的声音,语气中充满了关切与焦虑。

  奥塔维亚一惊,她想起身看看是哪位姐妹在附近,自从来到堕落天堂,20
0个下属就与她分开,虽然对方在哪里,却不能见面。突然遭到这样的巨大变故,
她很想找个熟人,哪怕只能在一起坐一会,也会让她觉得安慰。

  可一想自己这幅脆弱无助的模样,她又忍住了,一向强势高贵的自己该怎么
面对她们呢?痛哭一阵寻求安慰?想到自己摆出一副受尽欺凌的小女人模样会是
怎么样,她简直想大笑三声。抑或是满不在乎的摸着隆起的肚子和红肿的阴部毫
不在意的说:「没什么大不了,每个女人都渴望有这一天的,只不过我倒霉一点,
被魔兽给干了而已,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说这样的话还有一点神眷者和王女
的尊严吗?

  最终她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担架车上,错过了与她们彼此相望的机会,由侍
女推着进入疗养殿,一路上了二楼。

  刚离开斜坡,奥塔维亚像是被冷水泼了一下,那是强者在注视自己的感觉,
勉力抬起头,便看见一个穿着锈满了许多花纹的血红大衣的老头,老头个子高瘦,
两眼血红中一点黑色,满脸皱纹,连满是老人斑的光头也布满皱纹,脸色苍白,
看着就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紧张。别看他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他那身无比华美
的血红大衣,一看就是个身份不低的血族贵族才有的,他的实力显然也有传奇级
别,也就是伯爵甚至侯爵级别的血族。

  血族老头轻佻的看着奥塔维亚动人的胴体,眼神充满了鉴赏的意味,神色说
不出的淫邪,笑起来两颗泛黑的獠牙透着难以形容的恐怖,就像是看着盘子里的
食物哪个部位比较可口。奥塔维亚被这个比自己祖父都不知道大了几倍的血族老
头看的浑身发毛,像是全身爬满了蟑螂一样难受。

  偏偏这时推着她的几个侍女对着这个血族老头一齐低头行礼:「霍恩大人。」

  「嘿嘿嘿嘿,好,好,这个就是那个王女吧。」血族老头眼睛都笑弯了,眼
前这个给他做曾孙女都不够的人类少女实在太美了,更重要的是她身上那份桀骜
高贵的气质就像毒品一样吸引着他。

  「是的,大人,她现在身上有点麻烦,她在角斗时被相位蜘蛛下了许多蜘蛛
卵,还需要您老出手拯救她脱离苦海呢。」马尾侍女妩媚的眨眨眼,她知道这个
吸血鬼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尤其是那一手高超的治疗术造诣非凡,还擅长人体改
造术,许多种族的男性都慕名来找他改造身体,他可以把一个被酒色掏空干枯老
头改造成日御十女,连人马都能肏翻的猛男,就凭这一点,就能为堕落天堂暗中
争取大量的好处,连伊比利斯陛下都对他十分礼遇。

  不过以他这副尊容,会在这个以堕落为名的地方做到一个主事,他的人品可
想而知。马尾侍女在他面前比在伊比利斯面前还要乖巧几分,毕竟惹恼了女王陛
下顶多求生不得,落在他手上就是求死不能了。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啧啧,这么可爱的孩子,那只肮脏的蜘蛛也
真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快快,把她送到特别病房,我要给她最好的治疗。」
霍恩有些迫不及待了。

  「等,等一下。」奥塔维亚急了,她很怀疑落在这个恶心的老血族手中和生
下这群蜘蛛哪个更可怕。可惜在疗养殿霍恩的话最大,侍女们匆匆忙忙的将她推
到特别病房去,她也无力反抗。

  说起霍恩,那绝对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家伙,他的品行十分恶劣,非有实力有
地位的美女不治,而且每次都把人调教得死去活来,经过他治疗的女人十有四个
渴望成为肉畜,三个变成渴望被虐待的荡妇,两个成了心狠手辣的女魔头,剩下
一个则是三者的集合体。堕落天堂能提供大量的女性强者给他玩弄,二者也算臭
味相投,一拍即合。

  拉维位面雄性生物吃女性并不奇怪,一方面男性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依赖吃
女性的肉或者与她们做爱才能提升。第二则是女性数量比男性多几倍,能成为妻
妾的只是少数,更多的则是成为奴隶与肉畜,当然这些身份都是可以转换的,愿
意在老去之前变成肉畜的美女和女强人比例甚至远高于奴隶。像是贵族的宴会或
者大型的野餐活动,若没有几个有身份有实力的肉畜做主菜的话,主人和他家的
名字都会受到耻笑。像招待国宾级别的客人,那些没身份的普通肉畜连作配菜的
资格都没有。

  由于拉维位面的修炼、美食文化的复合形成一种特殊的肉畜文化,无论半神
与女王,牧师与神眷者,都有很多女性主动成为肉畜。正是有大量的高贵女性投
身其中,肉畜文化飞速发展,甚至有了深入人心的教育、培养与信仰,其中非常
重要的一个思想就是:肉畜只是女性的一个身份,是和妻妾、女儿、母亲这类身
份一样有自由与尊严的。这种自由与尊严深深的融入到了肉畜的饮食文化之中。

  像霍恩侯爵这样肆意摧残女性肉体与精神,践踏她们的自由与尊严的家伙令
所有心存正义的人厌恶。

  若非有黑龙王苏美尔西斯的庇护,以他的所作所为,别说他是有侯爵实力,
就算是个亲王(半神)也给人砍成一百八十段了。奥塔维亚对他不熟悉只能算是
个特例,她的年龄毕竟不大,只是与战事有关的东西才会刻意了解,像中立之地
这种不能去碰的地方的消息闭塞也是正常。

  担架车一直往二楼的远处走,很快就到了一个『豪华』的房间。

  这个房间非常的干净明亮,而且宽敞,采光极佳。摆设非常简单,一张双人
大床,一张妇科检查的椅子,一个像是料理台一样的台子,还有一层层透明的柜
子里面放着许多药品。墙边有淋浴的喷头,地上挖有水槽,喷头外的地方有可以
拉的油布帘作为阻隔。

  如果说这些都还正常的话,那么其他东西就让人不寒而栗了。墙边那个看起
来很复杂精密的刑架,墙上挂满了许多东西,如大小不一的鞭子就有一排,还有
各式各样的假阳具、口塞、项圈、绳索、情趣内衣、镣铐、刀具。

  这里哪是什么病房,分明就是间刑房。

  担架车推到双人床旁,侍女们合力将奥塔维亚搬上双人床后便匆匆离去。

  临出门,马尾侍女行了个女仆礼,冲她俏皮的眨眨眼:「奥塔维亚大人,请
您好好休养哦。」

  沉重的大门关上了,外面还上了锁。奥塔维亚心中一沉,以她的实力当然能
感觉到这个房间是特别加固的,还有限制力量的法阵在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