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2-09
作者:zwkooo
字数:55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  柳暗花明

  黄蓉乍见亲儿,惊喜欲狂,早已将刚才周阳对她无礼之事抛诸脑后,两人收
拾妥当,黄蓉见柳三娘死的凄惨,虽说此女是魔教妖女,心狠手辣,且几次三番
欲制自己于死地,但终究心中不忍,便开口道:「阳儿,我们找个地方将柳三娘
埋了吧。」

  周阳不以为意道:「娘亲,就将她丢在这里吧,我们还是早日赶往扬州为
是。」

  黄蓉闻言柳眉紧簇,心道此子天性凉薄,日后须当好好教导,便道:「魔教
眼线众多,若被他们发现柳三娘的尸体,于我们的行动大大不利。此去扬州,凶
险万分,绝不可出半点差错。」

  周阳瞧出黄蓉神色不悦,忙:「娘亲说的是,是孩儿疏忽了。」

  当下两人寻了个僻静之所,挖了一个坑,周阳将柳三娘的尸体抱起,正欲抛
入坑中,却听黄蓉说道:「且慢。」

  周阳满脸疑惑,不解的问道:「娘亲,还有何事?」

  黄蓉道:「柳三娘去叠翠居见巴勒蒙干,如何证明身份?那蒙古密使既被委
以重任,前来和魔教结盟,又岂是等闲之辈,到时只怕……」

  周阳一拍脑门,从柳三娘怀中摸出一块令牌,举手说道:「娘亲,你看,这
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给柳三娘的令牌,见此令如见教主。」

  黄蓉接过令牌,见令牌通体乌黑,入手冰凉沉淀,仔细端详,发现令牌正面
雕刻着一个太阳,上面有「受命于天」四个字,背面则刻着一轮圆月。

  黄蓉冷笑道:「东方不败狼子野心,难道真想做皇帝不成?」说着将令牌收
起又道:「阳儿,沿途你再跟我说说柳三娘的事,越详细越好。」

  周阳答应一声,将柳三娘的尸身抛入土坑,黄蓉暗暗将她的容貌记于心中,
随即双掌一推,内力激荡,将泥沙推入坑中,瞬间将土坑填满。周阳看了暗暗乍
舌,心想若自己非黄蓉之子,这一掌拍在身上,只怕当场变成一滩肉泥。

  两人将土坑踩平,黄蓉见再无痕迹,心中稍安,才回到马车处,周阳伴起车
夫,驾着马车,黄蓉则在车厢内打坐休息,夕阳西下,将马车拉出一道长长的影
子,马车渐行渐远,消失在官道上……

  ……

  绝龙谷地势险要,谷深千丈,谷地两侧是陡峭的悬崖,犹如两块夹板将绝龙
谷夹在中间,山谷林木葱郁,野兽毒虫遍地,且地势险恶,岔路沟壑极多,更有
高人在此设下奇门遁甲之术,常人若进入此处,就算不被猛兽所吃,也极容易迷
路,若陷入阵法中,就再也找不到出路,最后只能活活累死饿死在谷中。

  脚步踢踏,一老一少从山谷深处走了出来,那少年身材修长,面色红润,眉
目间粘了不少草叶碎渣,背后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有不少花花草草,那老头后
背已经驼了,但双目炯炯,精光四射,两人健步如飞,不一刻就来到了谷口附近
小院门外。

  那少年突然「咦」的一声叫到:「爷爷,那边躺着一个人诶!」

  那老者头也不回的说道:「关我屁事。」

  那少年终究是少年心性,快步走到躺着的人身边,见她衣裳破烂,露出大片
雪白的肌肤,不禁脸上一红,忙收敛心神,伸手一探鼻息,感觉那人尚有一丝气
息,便说道:「爷爷,这个人气息微弱,好像快死了。」

  老人不耐烦的说道:「死就死吧,咱们在这山谷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哪天不
见到几个死人?」

  那少年又说道:「爷爷,这是个姑娘,身受重伤,你救救他吧。」

  老者嘿嘿一笑:「姑娘也好,汉子也罢,死了之后都是一堆白骨,你忘了爷
爷的外号叫什么了吗?」

  那少年咕哝道:「是是是,你老人家外号【见死不救】,江湖上谁人不知
啊。只是咱们既然采药熬药,自然也要救人性命,不然我学医术做甚。」

  老者闻言怒道:「小子还敢犟嘴,我说不救就是不救!」说完推开篱笆门,
就走进了小院。

  那少年突然大喊:「爷爷,爷爷,她中了毒,中了奇毒。」

  那老者随即停下脚步,问到:「中了什么毒?」

  那少年深知老者性格,知道无伦是多大的外伤内伤等诸般伤势皆不能打动他,
偏偏江湖中人所受外伤最多,内伤次之,是以虽医术无双,却得了个【见死不救
】的外号,但是他唯独对天下毒物有浓厚的兴趣,不仅自己制毒用毒,更善于解
毒,若有人中了奇毒,难免手痒,不待病人开口,就强要为病人解毒。但若是普
通毒物对他而言自然也是毫无价值。随即嘻嘻一笑:「您想知道?不妨自己过来
看看。」

  老者冷哼一声道:「天下哪有那么多奇毒,你小子已有我七八分技艺,还会
看不出是什么毒?」

  少年摊开双手,不置可否,老者见状怒气勃发,来回踱步,明知少年极有可
能是在诓他,究竟抵不住好奇之心,来到那人身边。老者蹲下将那人翻过身来,
只望了一眼就重重的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小子骗我,回头让你知道爷爷的厉
害。」

  少年吐吐舌,笑到:「那爷爷是答应救她了?」

  老者站起身子道:「随便你了。」

  少年闻言大喜,将那人扶起,抱进小屋之中。

  那倒地的重伤女子正是任盈盈。她和令狐冲失手落入魔教的陷阱之中,如今
冲哥生死不明,自己又两次受辱,拼死反击之下却功亏一篑,她自出道以来从未
有过如此凄惶无助的时刻,如今自己身受重伤,不知还能不能熬过今天。

  任盈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的轻飘飘的,有一双手将他轻轻拖着,顿感轻
松,暗自思忖:「莫非我已经死了?」她猛然惊醒,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
一张竹床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坐在床边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任盈盈心中一惊:「我不是昏倒了吗?怎么躺在床上,眼前的少年难道是魔
教中人?」她默运内力,发现自己的内息竟然流动如常,她知道经过一天一夜的
努力,被封住的经脉终于解开,不禁心中大喜,暗暗将内力凝聚在掌上,一边问
道:「小兄弟,这里是什么地方?」

  少年答道:「这里是芭蕉小筑,我见夫人倒在我家门口,便把你带了回
来。」

  盈盈闻言暗道一声惭愧,将内力收回,双手抱拳道:「多谢小兄弟救命之
恩,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来日必当报答。」

  少年笑道:「举手之劳,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在下姓林,叫枢问。」

  盈盈喃喃道:「枢问,枢问,灵枢素问,莫非小兄弟是个大夫?」

  林枢问拊掌笑道:「夫人真是冰雪聪明,在下自幼跟着爷爷学医,将来出谷
之后,我便要游历天下,悬壶济世。」

  只听窗外一声冷哼:「小娃子不知天高地厚,你还不知道自己已在鬼门关外
走了一遭吧?」

  盈盈悚然一惊,回头冲窗外望去,只见一个老人家拿着一把水壶,正在院子
里浇水,以她的功力百步之内的呼吸之声都逃不过他的内息感应,而窗外那老人
家看似平常,她却不知道是何时站在那里的,瞧他说话,想是刚刚暗凝内力就已
经被老者察觉。这个老人家内功深不可测,定然是林枢问口中的爷爷。想到此
处,盈盈心中稍定,抱拳一礼道:「晚辈遭奸人暗算,身受重伤,本以为必然丧
命,乍醒之时,以为又被他们擒获,故而……」

  「够啦,够啦,你们这些个忠阿奸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老者显得颇不
耐烦,打断盈盈的话继续说道:「刚刚若不是你收了内力,只怕你自己倒成了死
尸,你既然醒了,就快滚吧。」

  林枢问道:「爷爷,她还是病人,你怎么开口就是赶人。」

  盈盈忙道:「小兄弟,前辈说的对,我身子已经好多了,多谢前辈和小兄弟
救命之恩。」说着便掀开被子就要起身,不想身上只穿了贴身亵衣,不禁面红耳
赤,连忙唔上被子,忽然,周身一股疼痛感袭来,盈盈不禁「啊!」的一声呻
吟,复又倒在了床上。

  林枢问见白花花的一团美肉一闪而过,忙转过身去不敢再看,说道:「夫人
经脉受损,非一朝一夕可以康复,还请在此处休养几日,待身体大好之后,在出
去也不迟。」

  「可是……」盈盈还欲挣扎起身,但是浑身无力,竟挪动不了分毫。想到自
己昏迷之时,那少年不知对她做过什么,不禁又羞又气。

  林枢问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在下为夫人换药时都闭着眼睛,还带
着手套,不曾触碰过夫人的身体,还请夫人不要见怪,我爷爷是刀子嘴豆腐心,
夫人也不要在意。且安心在此养病。」

  盈盈见他说的诚恳,不忍再拒绝,冲哥不知道被魔教关在何处,自己若不恢
复如初,出去也只不过是羊入虎口,想到令狐冲,不禁心中凄苦,暗暗发誓定要
将他救出来。当下道:「如此,多谢林兄弟了。」

  林枢问见盈盈如此说,心下大喜道:「夫人好好休息,我出去熬药。」说着
带上房门便出去了。

  盈盈心中虽焦躁不安,但深知自己不可急躁,须静心调养,想着想着,慢慢
的沉沉睡去。睡到午后,盈盈鼻中闻到一股药香,幽幽醒转,见林枢问端着一碗
药坐在床边,嘴凑到碗边不时的吹气,见盈盈醒来,林枢问将碗递过去道:「夫
人,药可入口了,快趁热喝了吧。」

  盈盈道声谢谢端起碗凑上樱唇微微一珉,药汁入口微苦,回味却有一种说不
出的甘甜,她起初只道中药必苦涩难喝,当下心中稍安,便将药一饮而尽。将空
碗递给他。

  林枢问接过碗放在床头小几上,一边将地上的药箱打开,戴上薄布手套,一
边说道:「夫人,该换药了。」

  盈盈闻言脸色一红,忙道:「林兄弟,我自己来就好。」

  林枢问笑问道:「夫人自己怎么能抹到后背?」说着轻轻掀开被子,盈盈知
道他也是一番好意,心中羞涩,双手抱胸,别过头去,不敢看他。

  林枢问见盈盈面色红润,双手紧抱前胸,月白色的肚兜被盈盈莹白的手臂挤
压,顿时出现了一道幽深的乳沟,高耸的胸部随着盈盈的呼吸声缓缓起伏,一股
气血顿时涌了上来,下体也硬了起来,他不敢多看,双手轻握盈盈瘦削的双肩,
将她翻转过来。

  林枢问坐在床沿,将药膏倒在手上,轻轻的抹在盈盈雪白光滑的脊背上。

  清凉的药膏一接触盈盈的肌肤便被吸收了进去,盈盈只觉后背凉爽无比,不
禁倒吸一口冷气道:「好凉。」

  林枢问笑道:「这药膏是糅合了二十一种至寒之物所研制,对内伤极具疗
效,抹在身上冰凉刺骨,药力却可将经脉受损之处进行修补。」

  盈盈似懂非懂,但觉后背舒爽清凉,身体的疼痛感果然减轻了不少。不禁暗
暗惊叹,林枢问将一瓶药膏尽数抹在盈盈背上,双手游走于盈盈的脊背,五指渐
渐用力,不时揉压盈盈后背数处大穴,盈盈感觉一股温和淳厚的内力从后背透入
五脏六腑,一冷一热两种感觉在她体内游动,让她全身都懒洋洋起来。

  时间稍久,盈盈感觉自己有点透不过气来,原来她趴伏在床上多时,加上林
枢问手指的按压,丰满的胸部紧紧的贴在床上,让她喘不过气来,不禁微微侧身,
将后背挺起,林枢问的左手刚好在肩井穴下揉压,药膏滑不溜手,盈盈只是一侧,
那手指竟然滑入了肚兜,温热的大手顿时盖在了盈盈丰满结实的胸部上。

  盈盈只觉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胸部,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将翻身环抱,不想
此举将林枢问的手牢牢的夹在了手臂和胸部之间,林枢问坐立不稳,身体被盈盈
一带,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林枢问忙乱间右手一撑,手掌竟然按在了盈盈的
右乳上,手掌中传来的温热触感即使是隔着一层手套都如此明显,他头脑一热,
禁不住用力揉搓起来。

  盈盈大惊失色,忙松开手臂,伸手一推,想将他推开,她对林枢问心存感激,
不欲用内力将他震开,林枢问气喘吁吁,双手一内一外,不住挤捏坚挺的乳峰,
他可以明显感觉到乳头正在逐渐发硬,不禁气血上涌,胯下顿时硬了起来。

  盈盈无力的挣扎,强烈的男子气息让她渐渐迷醉,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我在做什么啊!」盈盈心中大喊,双峰却禁不住上挺,配合林枢问的玩弄。

  林枢问气喘如牛,见盈盈娇艳的红唇就在眼前,美人如兰的气息不时喷到他
的脸上,忍不住将嘴凑上去亲吻,盈盈花容失色,掌力下意识的一吐,将林枢问
震开,谁知他的左手还在肚兜内,身体后倾之际竟将整个肚兜撕扯了下来,一对
雪白丰满的大白兔顿时摇晃着跳了出来,鲜红的乳头挺立在空气中,林枢问惊慌
失措,手中还拿着任盈盈的肚兜,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盈盈羞辱交加,裹上被子道:「你……快出去!」

  林枢问忙从床沿跳起,喊道:「夫人,对不起,在下绝非故意。」说完提起
药箱,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盈盈见他走了,良久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她长舒一口气,只觉胯下传来一
股凉意,伸手往敏感之处一摸:「那里竟然湿了。」

  盈盈娇羞异常,暗暗自责,说起来也怪林枢问不得,这只是一个意外,只是
方才也太羞煞人了。

  此后几天,林枢问依旧来敷药,却不敢再和盈盈说话,盈盈暗想这样下去终
究不是办法在一次敷药完毕后,便叫住了林枢问说道:「小兄弟,前几天那件事
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不会怪你的。」

  林枢问低下头道:「夫人不怪罪在下,在下极是感激,只是我如此亵渎夫人,
真是该死。待夫人身体康复,在下就砍了自己的手,以后再也不医人了。」

  盈盈听他说的坚决,正色道:「你万不可如此,我又没有怪你,你何苦摧残
自己的身体。」

  林枢问道:「夫人虽不怪罪,在下心中委实不安……」

  盈盈见他这么迂腐,不禁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脑中冒出一个想法,于是道:
「你怎的天天见面就叫我夫人?难道我很老吗?」

  林枢问抬头见盈盈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只觉她明眸皓齿,娇艳动人,不禁心
中窘迫,忙道:「夫人……不老……不是……夫人……」

  盈盈见他急的面红耳赤,心中暗笑,笑道:「你怎的还敢叫我夫人?」

  林枢问窘迫异常,他自出生以来就一直和爷爷住在这山谷之中,虽然也见过
几个女人,但那都是腐烂的尸体,任盈盈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活的女子,而且如此
青春靓丽,他自那天摸了盈盈的胸部之后,心中又喜又愧,五味陈杂。

  盈盈见他不说话,便道:「林兄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你是否愿意答
应。」

  林枢问忙道:「夫……请说。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之事,必定做到!」

  盈盈见他始终改不了口,知他性子天真,便笑道:「我想和你结拜为异性姐
弟,免得你把我给叫老了。」

  林枢问又惊又喜,忙下跪道:「在下愿意。」

  盈盈忙拉住他,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岂能向我下跪。」

  林枢问摸摸头道:「结拜不是要下跪的吗?我听爷爷说过刘关张桃园结义的
故事。」

  见他如此,盈盈不禁莞尔,也跪下道:「那也不是拜姐姐,是拜天地神明。
不过咱们江湖儿女,倒也不用这么麻烦,义存心中即可。」说完就将林枢问拉起,
两人都极是欢喜。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2-22 20:2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