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4-10
作者:检索者
字数:4337


                04

  在昏暗的地下城中,两道人影互相交错,闪出一道锋利的银光。

  「啊!」

  其中一道裹在长袍中的人影被银光贯穿,发出凄厉的惨叫,此人正是盗走了
宝珠的死灵法师。○○○在地下城中花了数天时间找到了他,二话不说便劈头盖
脸砍了上去。

  早在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便花大价钱搞来了一张法术卷轴,能令自
己暂时获得神圣护体。拜此所赐,死灵法师在战斗中被○○○压制得死死的,很
快就被刺穿了心脏。

  见敌人已经受了致命伤,○○○正欲松一口气,那死灵法师竟突然双眼发红,
欲从掌中射出一道诅咒。○○○不敢大意,冲上去连斩数刀将其大卸八块,却还
是没来得及打断施法。

  「咿呀!」

  ○○○回头一看,才发现那道诅咒不偏不倚直直地打在了与死灵法师召唤出
的几只亡灵仆役缠斗中的伊斯身上。○○○赶忙将那些因失去主人而处于混乱之
中的亡灵仆役砍翻,却看见伊斯的身体开始剧烈痉挛起来。

  ○○○将伊斯抱在怀里,发现她两眼无神,口吐白沫,一副痛苦至极的模样,
体温不断降低,皮肤发紫。

  活尸咒!

  ○○○认得这个法术,它会将目标变成受施法者控制的活死人,并会不断侵
蚀此人残存的生命力直至其变成真正的丧尸!要想破除这道诅咒,必须尽快用神
圣系的法术或物品解咒,然而○○○太过自信,除了那张已经消耗掉的法术卷轴
外没有任何准备。

  还没来得及细想,躺在他怀里的伊斯便已经转化为了一具活尸,对着他又扑
又咬。○○○想要先控制住她,又怕下手太重让她无法复原,只能慎之又慎,费
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压在地上。

  ○○○心急如焚地看着被诅咒折磨的女战士,只见她的肌肤已完全变成了不
详的紫红色,两只失去光芒的眼睛向上翻起露出眼白,口水不受控制地流出,完
全看不出活人的样子。

  没想到竟因自己的大意,害得她落得个这般下场!不甘心的○○○拼命地思
考起来寻找解咒的方法。突然,他想起饮用圣水可以抵抗这种诅咒,而自己目前
正处于神圣护体之中,那如果把自己的「水」喂给她的话……

  ○○○试着吻住伊斯的嘴唇,但一凑上去便被狂咬一通,差点被咬断了鼻子。
如今他手脚齐上才能勉强按住伊斯的肢体,根本抽不出手控制她的嘴。

  尝试几次之后,伊斯的身体变得冰冷,肤色也不知不觉变成了深紫色,眼看
就要彻底变成丧尸,令○○○几乎万念俱灰。焦虑与自责在他的脑海中燃起了一
道道混乱之火,令他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失去了逻辑与理智,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产生了一个神奇的念头:

  既然圣水从上面的口进去有用,那从下面的口进去会不会也有用?

  事态紧急,○○○也顾不得多想,立马撕开了伊斯的衣裤。尽管变成了尸体
般的紫色,她那诱人的胴体依然令○○○的阴茎瞬间进入了状态。

  ○○○用膝盖顶住伊斯的双腿将其掰开,露出她仍显粉红的后庭。他又施放
了一个粘液术,在阴茎上附上一层润滑。

  准备完毕之后,他便将阴茎顶在了伊斯的菊穴上。瞬间,一股寒意从股间猛
地窜了出来。后庭肌肤稍显僵硬,且几乎没有一丝余温,令○○○吓了一跳。但
他立刻适应了这种冰凉的触感,为了顺利插入而开始用龟头挑逗那一片片花瓣。

  只听得伊斯口中发出了不成形的叫声,似乎对正在侵入的巨物有了反应。现
在这种状态下,她的感觉已非常微弱,几乎与真正的死人无异。万幸的是,早在
进入地下城的时候,○○○就以惩罚为由开发了她的后庭,知道如何令她的身体
放松下来。靠着之前积攒的经验,○○○很快就掌握住了肌肉收缩的规律,再加
上男根的温度令伊斯僵硬的臀部肌肉有所软化,菊穴上紧紧合在一起的花瓣终于
被成功地顶开,令阴茎得以侵入。

  插入伊斯体内的龟头上传来一阵被紧紧缠住的感觉,仿佛有一条小蛇在阴茎
上盘绕,○○○顿时明白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原来这直肠前不长不短的几厘米菊门,正是整个后庭最为顽固的守卫。这一
圈螺旋式的内壁之下布满了强有力的肌肉,一旦有异物进入便会被直接吸住。要
知道菊门本就是管进不管出的,即使处于充分舒张的状态之中,也比任何一个未
经人事的处女穴更为紧致。更不用说现在伊斯的身体正处于类似死后僵硬的情况
之下,菊门的肌肉如万条铁索般勒紧○○○的阴茎,恐怖的收缩力差点令他在快
感中迷失。

  ○○○深吸了一口气,凝视着伊斯那饱受折磨的痛苦表情以控制自己的欲望,
用心感受起她的菊门蠕动的节奏来。这正是后庭的第二道难关:菊门不但难以进
入,还非常脆弱,若是因插入时被菊肉吸得太爽而按捺不住猛烈抽插,则会造成
足以令人产生心理阴影的巨大伤害与痛苦。

  正因如此,○○○在让阴茎通过菊门时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那不长
眼的菊肉靠上来跟阴茎玩起「硬碰硬」,落得个肚破肠流的结果。

  每当菊门上传来的压力增强时,○○○便立即停止深入,甚至将阴茎略微拔
出,安抚收紧的菊肉。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快感,令阴茎在兴
奋中更加膨大。

  阴茎就这么缓缓地陷入花心之中,没过多久,龟头便完全通过了菊门,突入
了肠道之中。与前端的菊门不同,肠壁极其柔软,且会随着阴茎的侵入而巧妙地
蠕动,这两者同时带来完全相反的触感,可谓是别有洞天。只是如今事不宜迟,
○○○也不敢留恋这温柔乡,如游蛇般向深处摸索过去。

  虽然叫做直肠,但这段肠道并非真的是一条畅通无阻的大道,其中也有两段
明显的曲折。当阴茎被吞入的部分超过一半时,○○○感到了一种微弱的阻碍感。
他用腰部使出巧劲一顶,找到了正确的入口,又在弯折处来回摩擦,试探肠道的
反应。在这套小技巧的帮助下,阴茎仅仅几个进退便平安地通过了这块险地。

  这时,○○○发现龟头前端传来了与之前不同的感觉——他已经到达了伊斯
直肠的后半部分。这段肠道被粘膜包裹,因此在柔软之中多了一点点黏滑。

  肠道需要粘膜来吸收液体,因此这里也是○○○射精的目标。若是一开始就
全力抽插,是很难注意到柔肠之中的细微变化的。但○○○沉稳扎实的前进令阴
茎保持了敏感,这才没有错过。

  此时○○○的阴茎还有不到一半露在外面。他是很喜欢被完全包裹住的,若
是平时,肯定会试图将这条恶龙整根突入后庭玩玩虐肛。当然,他并没有愚蠢到
分不清场合。只见他闭起眼睛将精神集中在阴茎的前半段,沉浸在缓慢抽插肠道
带来的舒适之中。很快,一股欲望的电流冲入股间,放松下来的阴茎在涌动的快
感驱使下大口喷吐出浓厚的「圣水」。

  在射精的瞬间,伊斯的身体轻微地跳动了一下,○○○没有漏过这个细节。
对射精有所反应是否说明生命力在回复?无论如何,他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阴茎在几轮喷吐之后便满意地停止了抽动,○○○当然不会允许这种怠工行
为,催促着阴茎前后运动起来。射入的精液在此时充当了润滑剂,令缺乏分泌物
的肠道抽插起来不再是那么费力了。相比起之前只依靠肠壁蠕动按摩阴茎的玩法,
现在这种适度的活塞运动显然提供了更多的快感,由此产生的贪婪与饥渴驱逐了
射精带来的满足感,控制着○○○发动更加强劲的攻势。

  不知是不是精液中包含的神圣力量开始起效,随着阴茎有规律地深入后庭,
伊斯竟开始发出短促的声音,身体也不再对抗○○○的压制,轻轻地迎合着阴茎
扭动起来。

  ○○○仔细地观察着这些反应,想要从中找出伊斯正在恢复的证据。他努力
地辨识着伊斯口中发出的音节,发现这些意义不明的短音似乎是在呼喊自己的名
字。

  看来是有效了!

  激动之下,○○○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插的频率。阴茎受兴奋与喜悦的影响,
很快便在肠道深处再次爆发出来。

  「嗯嗯!」

  这一次,伊斯发出了舒缓的鼻音,她的手脚完全停止挣扎,瞳孔之中也出现
了一点微弱的光芒,○○○甚至还感觉到了微弱的呼吸和脉搏。

  确信伊斯即将恢复的○○○一边回味着射精的余韵,一边放开了对伊斯肢体
的压制。果然,解除束缚的伊斯并没有抓咬他,而是有气无力地伸出手脚缠在了
他身上,吸引他将身体压上来。连射了两发的○○○此刻正觉得有些疲劳,便直
接放松身体扑倒在伊斯的怀中。她的体温仍然很低,挺立的乳房就像两颗灌满了
凉水的气球一样按摩着○○○的胸口,舒服极了。

  见○○○的脸凑了上来,伊斯张开嘴巴,用滑嫩的舌头轻轻舔起了他的嘴唇。
现在的她仍是一副双眼上翻的样子,可表情看上去已不再那么痛苦,反而更像是
沉迷在性爱的愉悦中的痴态。○○○也伸出舌头正面贴了上去,互相舔着对方的
舌苔。

  在拥抱和舌吻的诱惑下,○○○的阴茎重振雄风,化为了比前两次更加粗壮
的铁龙,直捣伊斯的后庭深处。后庭在阴茎多次的来回抚慰之下完全适应了抽插
的节奏,菊门中的螺旋紧密地吸着阴茎的根部,肠内的肉壁则像潮汐般顺着阴茎
表面的凹凸前后蠕动。唯一的遗憾是受限于姿势,○○○没法把整根阴茎插进伊
斯淫乱的后庭之中。

  伊斯的意识在受到诅咒之后变得非常微弱,仿佛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包围
一样,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无法思考。然而,有一种熟悉的温暖感觉渐渐地
从身体中传递过来,像电击一样激活了她的精神。这到底是什么?她拼命地挖掘
着空荡荡的脑海,试图借此找回自己的一切。

  随着时间流逝,伊斯的意识已经容不下愈发强烈的快感。这股狂野的本能在
她之中膨胀着,挣扎着,将她缩成一团的精神强行撑开,与形体连接起来。

  直到这时,伊斯才想起了这种感觉的由来,这是在性爱中升入绝顶的感觉!
现在自己的身体一定正在某个男人的身下放荡地抽搐着,被他的巨龙插得淫水直
流。在直觉的驱使下,她艰难地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

  当然,她的意识实在是太朦胧,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在冥冥之中喊出○○
○的名字,与其说是希望能被他所拥抱,不如说是已变得无法接受被他以外的人
侵犯。

  这个名字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每当她将其喊出来,她的思维就变得更加清
晰。先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舌头正与男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然后发现自己的乳房
正被男人结实的胸膛压着蹂躏,最后,她清楚地感觉到了进犯自己身体的男根一
阵涨缩,射出温暖的液体。

  「啊啊——!」

  当○○○再也忍不住用力抽插菊穴的快感而第三次射精时,他听到了一声悠
长的娇吟,声音中充满了生命的气息,仿佛一道美妙的天籁。他惊奇地看向伊斯,
发现她正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自己,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

  两人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紧紧搂住彼此深吻在一起。

  时间不可能永远定格在这一刻,不敢就此放心的○○○站了起来,又让伊斯
用嘴给他服务中出了好几发,并强迫她全部咽下去,直到伊斯身上的紫色彻底消
退才肯罢手。之后,他回收了宝珠,用仅剩的体力将伊斯背回到城里。

  「好好休息一下吧,过段时间我再来找你。」

  ○○○用从地下城中搜刮来的物品筹措了一笔资金供伊斯接受治疗和休养,
然后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维厄城。在他转过身去远离自己的一瞬间,伊斯突然产
生了想要把他绑回家里关一辈子的念头,但她很快就明白这永远只能是一个想法,
只能懊恼地感叹自己为何会被这个混蛋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