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5-16
作者:猫绿
字数:34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一章、小别重逢

  众人来到崖边,却已经找不到徐鸿的踪迹,只看到瀰漫崖间的雾气。

  陈卓在感到遗憾的同时,又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徐鸿没能脱逃,他很难想像这位曾经教导过他的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陈卓一直都是个守礼的人。

  他做事情喜欢一丝不苟,对于这些礼义道德,他也一直铭记在心。

  徐鸿尽管如今入了邪道,可到底曾当过他的老师。

  凌楚妃看了一眼陈卓,问道:「据我所知,他是天玄宫的教习?」

  陈卓点了点头,轻声道:「他曾是我的老师。」

  凌楚妃微微一怔,旋即沉默了下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大致已经知道了陈卓的为人,要让陈卓对曾经同为
天玄宫的旧人拔剑相向,本身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个人还曾经是陈
卓的老师……正因为如此,陈卓在此战中表现出的果决,让她感到有些意外。

  但她明白陈卓之所以能够做到如此,是因为他意志坚定,并且是非分明。

  这样的人,自古以来都是成大事者。

  孽情劫。

  凌楚妃目光微微一闪,似乎有了答桉。

  她也忽然有了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

  尽管最后让徐鸿逃了,且改变天象之用的法器也被徐鸿一并毁坏,但清源郡
一行并非一无所获。

  一来邪道用以降下黑雪的法器已经被毁,再来便是活捉了几个修为不低的邪
道修士。

  而且随着徐鸿等人的溃败,江南道的邪道妖言惑众势头也得以遏制,乱象不
久后应该会平息。

  清源郡事了后,一个神监司的修士也已经赶到此地,并传达了皇上的新旨意,
让他择日返回天都,处理书院事务,至于江南道这边,自有留下来的天策府修士
接手。

  此次江南之行,陈卓几乎都没见到过神监司的人,那位美人掌司沐颖也不知
去了何处,想必应当是去做其他什么重要的事了吧……虽然江南道还蛰伏着不少
邪道馀孽,不过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卷土重来,而且他也已经见到了那个天玄宫
的旧人,所以陈卓没有犹豫就领了旨意。

  陈卓想要回到天都,需要先从东阳郡经过,毕竟随行而来的黄彩婷和徐文然
还在东阳郡那里等着他。

  清源郡北城口。

  陈卓诧异的望了前来送行的凌楚妃一眼,道:「郡主不打算一起回去么?」

  凌楚妃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去天都了,准备从这里直接启程回无忧宫。」

  与邪道交手过后,凌楚妃突然有种感觉——自己离通玄只有一线之隔了,所
以她想尽快回到无忧宫闭关,况且此番与陈卓相见过后,她也发现自己的心绪终
于不再起伏,就像是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得到了满足一般。

  陈卓这才恍然,道:「倒是我忘了,郡主还是无忧宫的圣女。」

  凌楚妃忽然狡黠一笑,道:「怎么,陈公子这么希望让我陪你一道回天都么?」

  陈卓最不擅长应付的便是这种场面,微微张嘴,不知该如何言语。

  凌楚妃玉颜微红的说道:「要是别人可就算了,但你不一样……你要是肯开
口求求我,或许我还能考虑一下。」

  陈卓的嘴巴张得更大,更加不知所措:「啊?」

  凌楚妃脸上笑意更浓,道:「你害羞了?」

  「郡主说笑了。」

  陈卓回过神来,认真道:「郡主既然决定即刻返回无忧宫,我自然不好相留,
而且……」

  「你是我未婚夫啊。」

  凌楚妃眼里尽是盈盈的笑意,理所当然道:「凭着这么个身份,你要求我,
我还是会考虑一下的。」

  陈卓苦笑道:「郡主,还是不要再取笑我了。」

  「好啦,不逗你了。」

  凌楚妃收起脸上的笑意,看着牵着马站在雪地上的少年,他的眸子比地上刚
铺上的新雪还要澄净,凌楚妃羽睫微动,轻声道:「快回去吧,陆前辈还等着呢。」

  陈卓翻身上马,最后看了凌楚妃一眼,道:「郡主,有缘再会。」

  他转身离去。

  便在窸窸窣窣的马蹄声想起的时候,目送少年离开的凌楚妃又扬起嘴角,对
着少年的背影道:「江南一行,你的表现还算不错,没让我失望。」

  陈卓一怔,然后一拉缰绳,勐地转身。

  漫天风雪中,只见凌楚妃已经转身而去,独留一道风华绝代的背影,一袭紫
金长裙随风轻舞。

  一众天策府和无忧宫的修士紧随其后。

  他的心头下意识又浮现出那双迷人的桃花眸子,令人捉摸不透,又让人不自
觉深陷其中。

  陈卓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转过身,策马上路。

  ……何薇薇在璃月客栈的庭院里晃荡着,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鼓起嘴巴,
将鞋边厚厚的积雪踢开,便是不熟悉她的人,也能够看出来,这位来自天华剑宗
的大小姐现在很不高兴。

  她这两天在东阳郡过得确实不大愉快。

  江南道的消息传到天华剑宗后,作为天下有数的名门正统,天华剑宗自然也
会有所动作,很快便调派了门内的弟子前往。

  要是搁平日,何薇薇自然没兴趣去凑这个热闹,但在听说陈卓与天策府的人
去了江南道平乱之后,她的心思一下子便活络了起来,好说歹说可算是让何有才
夫妇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何薇薇就跟着林?师叔和另外几个年轻弟子出发了。

  尽管周珣这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也跟了过来,让她觉得颇为晦气,不过一想到
很快就能够与陈卓见面,她也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然而跋山涉水,第一次来到江南道的何薇薇,见识到的却不是江南如诗如画
的杏花烟雨,而是湿寒刺骨的寒冬腊月。

  迎接她的也不是思念已久的陈卓,而是那个让她很不喜欢的黄彩婷。

  上次见到这个狐媚子还是在天华剑宗里,短短两个月,她对这个看似八面玲
珑的女人越发反感起来,何薇薇听说陈卓去了清源郡,便也想去清源郡找陈卓,
结果却让黄彩婷给拦了下来,黄彩婷担心她妨碍了陈卓等人……何薇薇倒也不是
不识大体,这话若是别人来说,也许她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快,但从黄彩婷嘴里说
出来,却让她听得很不是滋味。

  而且经她瞭解,陈卓在天都期间,与黄彩婷来往密切,如今来到江南,黄彩
婷也如影随形,眼下自己要去找陈卓,竟然还需要黄彩婷点头同意才行……越想
越是委屈的何薇薇正瘪着嘴,却忽然听到客栈里热闹了起来,竖起耳朵一听,便
听到了「陈卓」、「回来了」

  等字眼,她当即喜上眉梢,方纔所有的不快一扫而光,三步并作两步走,跟
着客栈内的剑宗修士一同往城南走去。

  陈卓在清源郡立下了大功,此番归来,自然引起了不小动静,除了两天前刚
刚赶到的剑宗修士、周珣等人马,东阳郡的刺史还有江南道的御使王庆也亲自出
面迎接。

  陈卓刚进城,正准备与迎接的官员寒暄,便见人头攒动的人群之中忽然冲出
一道倩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觉香软入怀,动人的幽香扑面而来。

  少女用力抱着他,螓首搭在他的肩头,那绵软巨硕的玉峰则是紧紧的贴在他
的胸前。

  周珣的神色微微一变。

  黄彩婷蹙起了秀眉。

  徐文然看得啧啧称奇。

  随行而来的剑宗弟子则是张大了嘴巴。

  陈卓对这突如其来的香艳遭遇有些措手不及,可在听到怀中少女熟悉的声音
之后,他的神色才逐渐柔和下来。

  「陈卓,你总算知道回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

  少女精緻的玉靥红扑扑的,水灵灵的杏花眸子里既有喜色也有嗔怪,还有几
分羞意。

  见到黄彩婷这个狐媚子还有周珣这个登徒子都在场时,她不知怎的头脑一热,
便直接扑到了陈卓的怀中,可如今注意到周遭之人的目光,从未这般大胆的她也
开始感到面红耳燥。

  陈卓抬起手,本想抚摸少女一袭柔顺的秀发,可馀光在瞥见黄彩婷之后,手
上却微微一顿,只是轻轻的搭在了少女的背上,道:「师姐,你怎么来了?」

  何薇薇并没有注意到陈卓的小动作,感受着陈卓身上独特的味道,那张吹弹
可破的脸蛋变得越发滚烫起来,她轻轻脱离了陈卓的怀抱,看着日思夜想的少年,
小声道:「我已经凝元境了,正准备去天都找你的时候听说你来了江南道,就跟
着过来了。」

  陈卓看着何薇薇的俏脸,不由想起这位师姐在自己脸颊处轻吻的一幕,心中
顿时百感交集,他道:「江南这里有邪道作乱,不大太平,你还不如在天都等我。」

  何薇薇哼了一声,没好气道:「还不是担心你让邪道的人欺负了。」

  陈卓哭笑不得。

  便在这个时候,江南道御使王庆走上前来,问道:「恭喜陈院长平乱归来,
请问郡主……」……东阳郡以西两百里,庞京与十馀个邪道修士来到一处人迹罕
至的密林之中。

  「到了,就是这里。」

  有人开口道。

  庞京停下脚步,摸着腰间的剑鞘,目光警惕的四处张望着。

  忽然间,一根树梢上的雪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两个身着灰袍的修士出现在庞京等人的面前。

  如果陈卓在场的话,便能够认出其中一人的身份。

  前天玄宫教习,如今的邪道党羽——徐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