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2-22
作者:chen4000
字数:7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

  林嘉碧小姐身上穿着红色的T恤,我知道这样穿是为了方便团友在人群中看
见她。但说老实,她在人群中最醒目的,应该是那对大胸才对。

  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所上过的女人中,颖芝是D杯,之后的其他女人都比不上
她,张芸芸顶多是C,依依也一样是C。但这位林小姐,绝对是E以上!她走过
来前台的时候,我的目光都停留在她那一对不断地晃动着的胸部上,所以才没有
第一时间看清样貌。因为她的T恤紧身,我可以看出里边是一件半罩的胸围,而
且很薄的面料,就是勉为其难地承托了一下胸乳,一团软玉完全包裹不住,在里
边拼命地蹦跳着,想挣脱这份的桎梏。

  那天在赤祼天堂内,现场人多,我又在最后一排,她肯定对我没印象,所以
当她把一叠团友的身份证明交给我办入住手续的时候,脸上挂的只是职业性的微
笑。

  「欢迎贵团团友入住神根度假宾馆,请稍等一下,我和同事马上进行入住登
记。」我看了她的导游证件,上边用的还是原名,但这也没所谓,在宾馆里知道
她身份的人估计一个手指头也数得过来。我把心神收回来,因为团员人多,便叫
了几个同事过来一起处理,逐个逐个登记房卡号码。

  「哈哈,林导游,真是辛苦你了!」

  「是呀,接下来这几天你都辛苦了,多谢你照顾我们团友。」

  「林导游那么漂亮,刚才路上还给了我们不少乐趣了,哈哈。」

  美女身边总缺不了狂蜂浪蝶,更何况是一名要为团友提供服务的导游?有几
个男性团友凑了过来,围在林嘉碧身边装模作样地问这问那,很自然地,他们的
手就在林嘉碧身上招呼着,搂住腰摸着手。但林小姐巧笑俏兮,一边与我们交接,
一边与这几个人搭着话。

  我心里歎气,以林小姐的相貌与家世,就算是玩物,也是富商巨贾之间的玩
物,怎么跑出来当个任人摸任人玩的导游?要知道,在整个旅程中,可以玩弄导
游的人,远不止团友!

  或者有钱人家的想法不一样吧,我也想起张芸芸说过的话,或者这次林嘉碧
又在寻找什么刺激的玩法。

  过了约几分钟左右,正当我低着头把一张一张IC卡充上房间资讯的时候,
身边的女同事用手肘撞了一下我,我抬起头,不需要同事提醒,都可以看见林小
姐的面容有了一些变化,她皱起眉头,身体前后一晃一晃的,口中轻轻发出一阵
阵哼哼声,最直接的是,她胸上边居然出现了一对枯瘦的手,正在搓园弄扁着那
对丰乳!但这对手却不是她左右两边的那些团友的,因为他们也是一句话也没说,
盯着林小姐身后,表情古怪。

  因为我正对着林嘉碧,她身后的情况看不清楚,我连忙向右迈了一步,同时
把头探出前台,这下我看清楚了,一个身体比较矮小的男人——也不知是不是旅
行团的团友,身体紧紧贴着林嘉碧的后背,不单从身后伸手抚摸着丰胸,甚至掀
起了短裙,把里边贴身的内裤拉下到脚踝处,用自己的鸡巴肏着林嘉碧!每一下
动作我都看得很清楚!

  我操!这在搞什么!我连忙说:「先生,请注意一下,大堂这里不能乱搞的!」

  但那个人丝毫没有理会我,动作反而加大了,林嘉碧秀眉紧蹙,要用手肘支
撑着身体,口中发出的声浪也越来越大,正在哀求着:「别……先生……不要在
这里……一会上去再……啊……」

  「先生!请停下!我们会叫保安驱逐你出宾馆!」我再次警告。

  「嘻……导游好漂亮……我忍不住了……啊……我挺了一个早上了……」警
告毫无效果,后边的男人一脸非常满足的表情,还在加紧抽插!

  我拿起对讲机通知保安室,很快,三名保安沖了进来,我也走出前台,那个
猥琐男听到保安跑进来的吆喝声,还在争分夺妙地猛操,我们把他硬拉出来的时
候,他的龟头居然射了,在林嘉碧的臀部和大腿上喷上一股一股的白浊液体。

  保安连拖带拽地把这个猥琐货拖了出去,他裤子都没有穿上,鸡巴半软着,
脸上表情是一副相当令人噁心的扭曲满足状。林嘉碧扭转头看着被拖出去的男人,
说道:「啊,他是我的团友啊!」

  「林小姐你没事吧?」我上前问道。真心想不到,我和她的对话会在这样的
环境下开启。

  林嘉碧揺揺头,弯下腰把内裤重新拉上来,从容地说:「我没事,先生你请
出去一下,让贵方的保安放了他吧,他是我的团友,相信刚才所为只是一时的兴
起。」

  「不好意思,林导游,我们宾馆有我们的规矩,不过我现在先出去看一下情
况吧。」

  「好的,麻烦你了。」林嘉碧笑道。

  我走了出去,在宾馆外边一个比较隐蔽的草丛里,看见刚才几个保安正在对
这货拳打脚踢……我也凑上去,照他身上狠踢了几脚。

  保安打他不是出於什么正义——这种事在这个世界,并不构成犯罪,只被当
成是缺乏社会公德。度假区的这群保安每天掂念的只有两件事——打架和操女人,
时不时就在景区内撩事斗非,这次有个傻逼自己撞上来,名正言顺地可以动动手
脚了。

  「够了!」在场的保安队长老黄一脚狠踢在猥琐男的背上,叫我们停手,然
后抓住嘴角、鼻孔打得出血,全身多处淤青的猥琐男胸口,说:「你这死东西脑
子内有病是不是?大白天的在酒店大堂就敢来操?我们哥几个都没有这个胆,你
全家欠打是不是?」

  「嘻嘻,几位大哥,你,你们不知道,那个导游……外表纯纯的,内里骚透
了。」这货被人揍了一顿,但明显色心丝毫没有收敛,脸上又浮起了刚才那种令
人噁心的笑容,还从衣袋中取出一个手机,说:「大哥,你们看看就明白了。」

  我一把抢过手机,因为我对林嘉碧多少也知道点底细,这个猥琐男可能确是
看到了什么,与其手机在黄队长他们手上慢慢欣赏,倒不如我先抢了过来还好控
制一些。

  手机内的照片明显就是在刚才的那辆大巴上拍的,第一张林嘉碧跪在其中一
个座位旁边,为一个团友口交,那个团友起码有60多岁,头发都花白了,但那
条男根却黝黑而且挺直,上边蜿蜒着小蛇一样的血管。她长着老人斑的手就放在
林嘉碧的头上,明显是摇摆着她的檀口来吞吐自己的子孙根。

  「这个老头说自己昨天晚上憋得慌,导游马上就为他口交了,天啊,我们全
团人都瞪大了眼。想不到这只是餐前菜。」

  第二张,林嘉碧撩起了自己的短裙,坐在另外一个团友的身上,那个团友的
裤子脱下来盘在自己小腿上,很明显下体已经插入到嘉碧的体内。还不止於此,
她那件红色T恤和黑色的胸围都被拉起,双峰上被左右旁边的四五只手按揉着。

  第三张,林嘉碧扒在大巴的过道上,翘起白嫩的臀部,一个男人正在后边肏
着他,男人并不是团友,因为他穿着大巴司机的制服,而一个男人在她前边拉着
她的双手,一是扶着她,二是明显想脱她的上衣。

  下边则是一段视频,大巴司机继续在后边肏着她,前边的男人把她的T恤脱
掉,旁边一个人再一下扯掉她的胸围,她一对下垂的丰乳非常有诱惑力地前后晃
动着,又让得一堆人的手放了在上边。视频中除了司机的大笑声,就只有她呻吟,
周围同时举起手机拍摄的,起码有十几人。

  后边还有十几张照片,都是嘉碧在团友身上各种婉转浪叫,也难为她,在大
巴空间这么狭窄的地方,和团友可以玩出那么多花样。看时间,都是今天早上团
友刚聚集上车的时候,之后就来了酒店。

  「是不是很骚,哈哈,一见面就为团友泄欲了,起码让十个左右的团友玩了,
我刚才在最后一排,妈的上不了前边,刚才在宾馆里看见她的短裙和大长腿,就
受不了了,哈哈」猥琐男笑道。

  「操,果然是个骚货!」老黄歎道,此时,我们所有人下体都撑起了小帐蓬。

  「表情还那么纯,没想到……」我补充道。

  「亚一,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种女人,一看表情我就知道她是那种货色,
保证一看见男人的铁棒,下体就已经出水了,再让她看看我的傢伙那么与众不同,
肯定会兴奋得昏在地上。」老黄吹嘘着自己,我不断点头,心中却是暗笑。

  「你看看她那对大胸,胸越大的女人越淫,嘻嘻。」

  「她在几号房?一会去搞张房卡去,哈哈哈。」

  众人口淫了一阵,忽然,黄队长手上的对讲机响了,是柳姐。

  「老黄,亚一,事情处理得怎么样?林导游说这个人是她的团友,让他回来
吧。」

  我和黄队长对望一眼,既然柳姐这样说,我们也只好放他一马。我把手机扔
回给猥琐男,因为刚才一大巴车人都看了和拍了,我再保留他手机毫无意义,黄
队长狠狠一脚踢在他大腿上,骂道:「酒店大堂又他妈不是大巴,场合你也不会
分?!」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大哥,是我一时没忍住。」

  「你他妈在宾馆里就守点规矩,知道吗?!」

  猥琐男死性不改,「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几位大哥,我们回去吧。嘻嘻,
还有几天时间可以慢慢玩了。」

  「林导游,实在很抱歉,我代表宾馆向你道歉……」回到大堂,柳姐正在对
林嘉碧道歉,因为这是大堂,是她负责的地方。林嘉碧手拿着同事们处理好的房
卡,对柳姐笑道:「没事,没事,柳经理,我很好,他是我的团友,估计只是一
是忍不住。」

  她衣服已经整理好,但大腿上明显还滴着精液,她也没有擦拭。

  我站在柳姐身边,也陪着不是,林嘉碧对我们嫣然一笑,再点点头表示谢意,
走过去招呼团友过来派发房卡。

  柳姐看着她的背影,歎道:「真倒楣,怎么碰上这种事。」

  我心里暗笑,如果你知道这位林小姐是谁,还有她刚才的经历,真不知你会
吓成什么样。但我马上想起了今天要处理的另外一件事。

  「哦,对了,今天是周六了,柳姐会处分你再安排你去吗?」我问道。

  「不,今天要去的已经安排好了,我去也要下个星期。」其实今天的这件事,
以宾馆高层的习性,要处罚她是肯定的,谁叫她是大堂经理。

  「可惜了,我也想着这会是多好的机会了。」我笑道。

  这个世界,做错事要处罚并不是单纯的扣工资记过,我在办临时身份证时的
那位公务员刘侠薇说犯错要被安排去让人操并不是孤例,而是相当普及的惩罚措
施。

  景区还有几处工地没有完工,有约二十多个建筑工人在工地,景区除了每天
为他们提供三餐一宿,每个月要发工资外,还要每周提供女人让他们泄欲。

  具体如何提供了?宾馆每周安排犯了错的女员工过去,周六晚上去,周日晚
上再接回来。一视同仁,什么级别都一样,柳姐、甚至更高层也要去。至於男同
事犯错?轻微的就是就是罚钱记过,如果比较大的过失,就要让你的女性亲属去,
无论是女朋友、妻子还是姐妹。所以所有男同事都登记了一名年龄合适的女性亲
属。

  我登记的又是谁了?在犹豫了一个星期后,我把张芸芸的名字写了上去。关
系上写了「干妹妹」。

  今天周六,正是要送女人过去的时间,在这个月,每次都是我负责送和接,
几下倒和建筑工地的工头菲哥混熟了,当然了,也混了一些福利……

  「名单在午饭时候会在员工餐厅公佈,好了,把你猥琐的笑容收了,认真值
班!」柳姐笑骂道,然后扭着屁股离开了。

  再过了约一个多小时,放好行李收拾了的团友陆续从上边下来,林嘉碧也举
着团旗走了下来,招呼团友一个一个上车开始今天的行程。看上去团友们一个赛
一个的兴奋,当然了,一整天的时间,导游不知会让他们玩出什么花样。

  但我一时三刻还担心不了导游,因为我要先解决自己的问题。

  中午在餐厅吃饭之前,我守在员工专用电梯口,直到依依从她值班的楼层下
来,我把她拖进一边存放清洁工作的房间里。现在是白天,又是上班时间,我唯
一可以插了之后不会有麻烦的,就只有依依一个。

  「你干嘛,讨厌,我要去吃饭了……」她想挣脱我,但只是半推半就。

  「我先把你吃了吧!」我把依依按在房间内的一张旧沙发上,她身上的粉红
色套裙和不着丝袜白嫩的双腿让我有冲动的欲望,我已经挺了一个早上了!我一
把扯开她套装里的衬衣,她「啊」叫了一声,想抬起手阻止我,我按下她的一只
手,再把她的胸围扯掉。我把头放了进去,用脸摩擦蹭着依依的双峰,用下巴逗
弄她突起的乳头,再伸出舌头舔着。

  「陈亚一你这混蛋。」依依居然带着哭腔,如果不是和她同床了一个月,比
较瞭解她,我真是让她骗了。

  「你哭什么呀!」我笑着蹲在她身前,把双手放在她双腿上,她全身抖动了
一下,这次没有再阻止我,我移动着双手,伸进她裙子里向大腿根的方向靠近。
摸到她被内裤紧裹的三角地带了,直接抓住内裤的边缘向下一拉,但奇怪的是,
她的内裤居然也湿了一片,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的脸。

  「你发情发得那么快?」

  「陈亚一!你要欺负我就快点!」依依边说还边别过脸,引得我探过去在她
脸上轻吻了一下。「我就喜欢你这气鼓鼓的模样。」然后轻轻挪动她的下半身将
她的内裤轻松地取下,抱住她双腿分开至最大,依依虽然还穿着整齐的套裙但令
男人喷火的阴部已完全挺现在我眼前。

  我伸手拨开她浓黑的阴毛,暗红色的肉缝紧闭着,我用手指分开那条裂缝,
注视着里面鲜红的构造。

  「很湿了,你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我笑道。

  「刚才让人摸了。」她说道。

  「就摸?不应该好好操你吗?」我拉开裤子拉链,已经涨硬的阴茎挺立了出
来。

  「差点。」说着,依依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的插入。

  「真可怜,那我现在用肉棒好好亲一亲你吧。」我抬起她的臀部,调整好角
度,猛的尽根而入。依依喉咙间「哼」的一声,微微张开嘴喘息着。

  她的下身湿得厉害,我大喜,这种没经过什么爱抚的直接插入竟有一种吸力
夹紧我的肉棒,我双手抱住她的双腿尽量的分开着,快速摆动着腰部插入她的阴
道,阴道内湿润和柔软内壁的蠕动都刺激着肉棒向快感的最高点前进。

  感觉到身下的依依开始发出不规则的呻吟声时,我知道她的高潮也快到了,
她推开我的双手,用力的并拢修长的双腿,阴道内壁紧紧地夹紧我的肉棒,这突
出其来的夹紧让我完全没有反应,我向前一趴,双手自然的握住她的双峰,她大
声的呻吟着,双腿一松一放得配合着阴道内阵阵的抽搐,我受不住从肉棒前端传
来的强大快感,狠命地抽插了几次,然后紧顶住她的阴道深处射出大量的精液,
依依挺起臀部和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的高潮。

  「从我身上起来!」依依一脸怒容地把我推开,再骂了一句「讨厌!」然后
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我一边弄裤子一边嘻嘻地笑道:「怎么了?你不是发情了吗?
我好好帮了一下你还不感激我。」

  「哼,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想干就干!」依依性子一直是这样,她不是真的
生气,我过去握住她的手,说:「好了,去吃饭吧。你还有力气骂人吗?」

  餐厅上果然贴了今天晚上的名单出来,我看了一眼,都不是太熟,也没有理
会,就和依依一起坐下用餐。

  「你刚才怎么湿成这样?还差点让人操了?」

  「不是,唉是这样的,今天来的旅行团有个团友,脸上不知让什么人打了,
一脸的淤青,嘴角还有血迹。我好心拿纸巾给他,他就把我推在墙边,在我身上
乱摸。」

  「哦?然后了?」那货真是死性不改。

  「我让他摸了一阵,他还把手伸进我裙子里,把我弄湿了。我当时想着有什
么办法脱身,但如果没有,让他干了,也没有办法。」

  我不禁失笑:「那你又是怎么从他胯下逃生的?」

  「那个大胸的导游刚好经过,她看见这样,可能我当时眼神挺可怜的吧,就
拉着那个男人的手,主动的说『先生,不要干扰人家工作,你要干的话就干我吧!』
那个男人这才放开我。」

  「啊?然后了!」听到这里,我把筷子也放下了,停了动作。

  「他们就进了一个房间,我在门口看见那个男人把导游压在身下拼命地操,
天啊,那个男人那模样,导游让他玩居然也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嗯,不过,刚才
躲过了一次,还是躲不过你那次,哼,亚一你这禽兽!」

  我吃吃地笑着,但心里想着猥琐男被打了一顿,终於还是找机会上了林嘉碧,
这位大小姐也挺博爱的……

  一个下午,旅行团的大巴还是没有回来,我也没空多管,夜幕已经降临了,
我开动了一辆属於宾馆的7人车。在原来的世界我有驾驶执照,但来到这里后,
时间上还来不及让我重新考车牌,只不过这里是风景区,只要车不开出风景区外,
不会有交警查你的牌,所以我也开得放心大胆。

  同车的除了我,还有今天送去工地的5名裸女——按规定,她们在收到通知
后,就要马上脱掉衣服,然后准备一下,主要是清洗乾净身体,为了应付可能一
天的不停轮奸,会在自己阴道内涂上护理液,以避免对自己阴道的伤害——但从
中午收到通知到上车送到这里,起码还有半天时间,她们要继续全裸着工作,宾
馆甚至风景区内的其他员工看见就会知道她们要送来给人玩弄,籍此羞辱她们。
当然,如果有住客乘机要肏她们,她们也只能承受。

  工人们兴高采烈地簇拥着5人进了宿舍里边,很快就传出了身体碰撞的声音
与呻吟声,其实她们都因为裸体了一个下午,兴奋得全身通红微微发颤,估计心
底都兴奋着了。虽然中午操了依依一次,此时我下身开始发涨了,所以看一看四
周,有没有目标。

  工地可以肏的女人不止我送来的这些,按规矩,如果这里的工人有女眷,也
会成为其他工人玩弄的对象,无论是谁的妻子或者女儿也是一样。工友有时也会
在晚上抓一些附近落单的女游客进来强奸,其实进入了风景区的女性,没让人操
上几次是不可想像的。

  「亚一,又是你送娘们过来?辛苦了!」工地的工头菲哥叼着烟走了过来,
只有他在工地有一个独立的房间,现在与老婆和女儿一起住在工地里,自然他的
妻女也成为工人们发泄的其中两个淫洞。

  「菲哥,辛苦什么,对了,你不过去一起玩?这次张姐又送过来了,我都怀
疑她是不是故意开错票好让你肏她的,看她那骚劲。」我笑道。

  菲哥哈哈大笑,说:「操,那娘们的味道我尝一次就忘不了了,我和你说,
我在这工地差不多一年多了,整了那边再整这边,你们送了那么多人,我最忘不
了是你们那大堂经理柳檀,操,那滋味,你操过她没有?」

  「就操过一次。」

  「哈哈,那你肯定知道她的味道。」

  两个男人相对坏笑,此时,我看见他的房间内亮着灯,就说道:「嫂子和小
清在吗?」

  「哈哈哈,都在,怎么样,要玩一玩吗?」

  「恭敬不如从命,嫂子的滋味也很不错,不过我还没搞过小清,哈哈。」

  菲哥的房子并不是太大,放得下一张大床和一些傢俱,我进来的时候,鼻中
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淫水和精液的味道,怪不得菲哥没第一时间上去,我们到来之
前他才刚把自己的老婆或者女儿干了。

  菲哥的妻子今年已经40了,但相貌身材还保养得相当不错,现在只是下身
穿了一条蕾丝的黑色内裤,正在收拾着衣服。而菲哥15岁的女儿小清,抱着一
张被子曲腿坐在床的一角看着电视,光滑的背和臀完全暴露了出来,显然她身上
并无寸缕。

  「亚一你来了?你送女孩过来了?」嫂子笑道。

  「是呀,嫂子。菲哥刚才把你操了?」

  「爸刚把我和妈都操了,爸好偏心,我就随便玩了一下,主要都在妈身上干。」
小清嘟起嘴,居然吃起了醋,我们都哈哈大笑。

  「哈哈哈,放心,让人肏肯定少不了你的一份。」菲哥说道。

  「那小清,我现在就用我的大屌来满足你吧。」我笑着坐到小清身边,想将
她的身体扯到怀中,想不到小清拼命抱着被子缩成一团,说:「别别,不要搞我,
亚一哥哥你别肏我,你先玩我妈吧。」

  「亚一,小清她刚才也累了,你先和我慢慢玩玩吧。」嫂子笑着也坐到床边,
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边,她乳房的尺寸自然比自己女儿要大得多。

  「好的,嫂子,我就先给小清上上示范课!」

  我把嫂子按在床上,操着人家的妻子和人家的母亲,我故意加大纵送,让她
叫得更放肆,目的就是让菲哥和小清都忍不住,我们可以一起加入这场大战……

  ————————————————————————————————————————————————-

  大家稍安勿躁,主角享受了母女双飞,下一章出来的时候就会碰上林嘉碧,
此时的她会是什么情景了?嗯,我腹稿已经打好了,但一些细节还在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