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11-02
作者:zhuangzhizui
字数:35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下午14:00,舞蹈房。

  「想尝尝我脚上的厉害吗?」柳小南脱下了高跟鞋,从储物柜里找出她的芭
蕾舞鞋,一边换一边笑着说。

  「我不是尝过了嘛……」

  「那是脚下留情嘛,今天让你尝尝我一半的力量~ 」

  「喂喂,我虽然是挺期待被你踢的……可是太用力的话,我可受不了啊!」

  「这你别怕,我自有办法。」

  易思扬本以为柳小南所说的办法是拿出一套跆拳道的护具给他穿上,但柳小
南好像并不这么想。就在柳小南换上那双舞鞋之后,易思扬突然感觉面前的女孩
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柳小南居然高高地踢起了她那修长有力的腿,
用她的后脚跟亲吻了他的下巴。这个漂亮的芭蕾女孩使出了一个对她来说再简单
不过的大踢腿,可是这是易思扬意想不到的一踢。这只是一个柔韧的女孩所能做
到的一碟小菜,可是这一踢几乎把他的意识击碎了。

  易思扬顿时眼冒金星,辨别不清方向,柳小南修长的身影在他眼前变成四个、
五个……他只能略微低头,并没想到这个动作会被她抓住——她再一次抬起右脚,
把脚抬过他的头,用了一个标准的舞蹈中的扳腿动作,双手抓住小腿,腿向下用
力,然后手一松,把她的脚后跟优雅的踏在易思扬的后脑上。

  这脚本来足以让他昏死过去,但她似乎是想折磨易思扬,所以没用全力,只
是用了三成的力,把易思扬踢得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易思扬此时耳中到处是尖声
的轰鸣,眼睛也看不太清,更没有什么精力去思考,只能跌跌撞撞地挣扎着站起,
希望逃离柳小南双腿的攻击范围,而柳小南似乎很享受用优雅的高踢腿猛踢他的
感觉,于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挣扎着站起。

  当易思扬终于又在她面前站直了身体,正准备逃走时,小南又给了他一记狠
踢——舞蹈中标准的正踢腿,这次是绷着脚尖,所以击中易思扬可怜下巴的是她
的足尖。易思扬除了晕又有了别的感觉:牙齿似乎松动了一颗。他手扶着墙壁没
有倒下,里路线于是不依不饶的把他按在墙上防止他倒下,然后再次抬起右腿,
把绷直的脚背送到了易思扬的脸旁。

  易思扬大概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但是根本无力阻止她。柳小南腿上发力,用
绷紧的脚背狠抽了易思扬的左脸。

  他还没缓过神来,她的脚底又从右侧踢了回来,狠狠地拍在他的右脸。就这
样,这个柔韧的女孩高抬着腿用脚掌和脚背给了易思扬十几个耳光。易思扬感觉
脸已经被柳小南踢得肿起来了,她的芭蕾舞鞋在他的眼里一次次放大,她的秀足
来回羞辱着他。这之后,柳小南放下了有些疲劳的右腿。

  易思扬以为折磨结束了,没想到这只是开始。柳小南继而抬起左腿,左脚高
起,用她的前脚掌轻松地顶住了他的喉结,然后把他的脖子踩在了墙上。这个动
作像是舞蹈中的朝天蹬,同样很优雅,但是让人痛苦。在她的脚接触易思扬的喉
结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已经无法呼吸了。

  她把他的喉结深深地踩进了脖子,他想咳嗽,肺里冲出的气体又被她的脚掌
封住,肺都要炸了的样子。

  接着,更恐怖的事发生了:她的左脚朝上用力,双腿分开的角度越来越大,
竟然顶着易思扬的脖子把他吊在了脚上。这和上吊的感觉是没有区别的,易思扬
开始翻白眼,双腿无助地垂下(已经泄力了),用手无力地推她的长腿,但这都
无济于事。半分钟后,她放下左腿,优雅地一个转身,对着靠墙勉强站立的易思
扬踢出了一记漂亮的后踢腿。这一踢的样子美呆了,但易思扬却无暇欣赏。

  她上身略向后仰,右脚绷直,脚尖直冲他的下巴踢来。易思扬已经闭上眼准
备承受这一踢,但她的脚擦着他的下巴划过。

  他睁开眼,看到她紧绷的脚背悬在他面前,朝着他的脸像鞭子一样抽踢下来!
易思扬的鼻梁顿时一阵剧痛,似乎是被她的脚尖砸得断掉了。一个大男人被这么
一个美女用像跳舞一样的动作踢成猪头,应该是挺养眼的场面,但是易思扬此刻
没法欣赏。他仅存的意识还在思考着柳小南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暴力,但此时他
已经几乎没有力气,软倒在她脚下动弹不得,几近昏厥。

  易思扬好像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又是熟悉的场景,在
舞蹈房旁边的化妆间里;而他看到的人也和上一次在这里看到的一样,好久不见
的白柔出现在了房间里,柳小南在她一旁,两个人正表情凝重地看着他,见他醒
了过来,也都松了一口气。

  易思扬看见白柔和柳小南的时候各打了一个激灵。也难怪,到现在为之,这
两位都有过让他昏厥过去的经历,看见了当然会有害怕的反应。但易思扬同时还
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居然莫名地有了反应……易思扬吓得一身冷汗,才想起自
己穿着牛仔裤,两女应该还看不出来那顶小帐篷,否则不知道又要怎么治自己。

  白柔先开口了:「我真想把你解剖了看看……」

  易思扬闻言更怕了,这两位都是自己打不过的主儿,现在一起站在自己面前,
其中一个还说想解剖了自己……简直是天要亡我啊!

  不过白柔接下来的话却令易思扬惊得张大了嘴巴:「这样的自愈能力简直是
非人类啊!」

  易思扬眼珠一转,自愈,难道是在说自己吗?他这才想起刚才被柳小南折磨
的事情,刚刚睡着的时候好像也做了一个梦,梦里柳小南用脚尖压碎了自己的颈
骨,把自己踩死在地上。梦里的他死后还能看见,他看着柳小南被自己的血液染
红的舞鞋,居然丝毫不觉得她做得很残忍,甚至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美感。

  自愈……难道是说自己吗?可是自己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个本事啊,
前段时间去苍蝇馆子,端着羊杂汤被人撞到洒了自己一身,肚子上烫出的伤痕几
周才见消,怎么可能是一条隐藏金刚狼呢……

  可是他转念一想,自己明明记得刚刚被柳小南踢得有多惨,牙齿松动和鼻梁
断裂的感觉应该是不会错的吧,可是现在自己的牙和鼻子居然都完全不疼……他
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鼻梁,发现伤处被触到的时候,痛还是很痛的,可是鼻梁居
然还是完整的一条!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两女,柳小南低下头扯着裙角不说话,白
柔则一脸无奈道:「你的鼻梁刚刚确实断了,可是它自己在半个小时之内就接好
了……接好了……」

  易思扬大吃一惊,上身立马坐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头还有点晕,身上有些
地方活动起来还略有痛感,可是看起来已经全无大碍的样子。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不对……我是故意踢的……但是我没控
制住,呜……」柳小南说着说着居然就哭了起来,易思扬有点没想明白为什么,
但他下意识地选择了安慰这个看起来很委屈的女孩。

  「小南把你踢伤之后很自责,也很害怕,她打电话找我想让我帮你看看。我
虽然是学医的,可是看你的情况自己肯定处理不了,就决定打120。小南说把
你的鼻梁给踢断了,我就稍微检查了一下你的鼻梁,居然发现它完好无损,所以
我没叫救护车来。」白柔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易思扬,「你就是个医学奇迹。」

  易思扬自己皱了皱眉,白柔说的和他的记忆相符,柳小南确实把他踢得有够
惨的,可是现在居然没受什么伤,也只能解释为无法理解的自愈能力了。

  柳小南还在一旁哭,易思扬伸出一只手,在她头顶停了两秒,然后疼爱地放
在她头上拍了拍:「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好着呢么?」

  「我以为我把你踢死了呢……」柳小南哭泣的样子格外可爱,「对,对不起,
我以后会控制住我自己的,不会……不会这么踢你了呜呜呜……」

  柳小南说着说着,居然扑进了易思扬怀里。易思扬愣了一会儿,把她抱在了
怀里,然后轻声说:「我喜欢你。」

  哭声立刻停止了,柳小南带着泪眼抬起头看着易思扬,接着哭得更厉害了,
抱他也抱得更紧了。

  柳小南哭了一会儿才停止了抽泣。她盯着易思扬,很郑重地对他说:「我要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踢……踢别人。」

  易思扬愣了一下,仔细想来,觉得这确实是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合理的解释。
他笑了一下,对柳小南说:「那好啊,我还就喜欢被你踢呢!而且你看,我既然
是死侍二号,以后你就可以随便踢我咯~ 」

  柳小南瞪大了眼睛,之后像孩子一样再次冲过去抱住了易思扬:「真的啊?
我爱死你啦!」

  「咳咳……公然秀恩爱啊?」白柔在一旁没好气地说:「讲道理,易思扬这
个能力以及属于特异功能范畴了吧?反正我是没法解释,但是咱们最好都保密,
不然说不准哪个研究机构盯上他呢。」

  易思扬心说的确如此。电影里看到的都是这样,一旦暴露了自己有什么特殊
能力,总是会被各种各样奇怪的组织找上门来,与其面对那样的生活,还不如和
柳小南一起享受踢与被踢的快感来得舒服,这就当是自己的一个小福利了。

  白柔与二人在舞蹈房门口作别,易思扬则送柳小南回了寝室。在寝室楼下,
柳小南刚转过身要上楼,突然一回身,轻轻地吻了易思扬的脸:「晚安,我的小
怪兽。」

  易思扬会心地笑了:「晚安,我的小公主!」

  回寝室的路上,易思扬走得简直要起飞了。刚刚交到了人生第一个女票,还
这么极品,顺带解锁了一个看起来超级有用的特异功能,易思扬脑里没来由地冒
出一句诗:「春风得意马蹄疾。」

  他不知道,这时他身后不远处,一个黑影在角落里潜伏着。不知是什么的电
子设备里传来讲话声,黑影这样说着:「……居然已经觉醒了,是我的失误,马
上就带他回来……」

  月光下映出的,是柚子表情冰冷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