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gtei 发表于 2012-12-15
【我的校长生涯】【全本】【作者:ageliu】
【小说名称】:我的校长生涯
【文件大小】:353KB
【小说作者】:ageliu
【节选预览】:
  月光和街灯的光从窗口斜射进来,照在彭小岚娇嫩的脸上,我看着细眉细眼的小姑娘,淫欲大发,鸡巴瞬间膨胀起来,直顶在她的股间。彭小岚不知道是身体在顶她,伸手一摸,就摸到了我的鸡巴,她马上反应过来,赶紧松手。脸红红的低着头。

  我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淫欲了,轻轻的搬过彭的小脸蛋,看着娇羞的她问:

  小岚,亲过嘴么?

  小岚低着头,微微点了点。

  我笑着问:跟那个瘦猴子?

  小岚点点头。

  我笑着问:校长想亲亲你,可以么?

  小岚瞟我一眼,又低下头不说话,也不点头,也不摇头。我鼓起勇气,低头吻了过去,小姑娘顺从的抬起头迎着我,我轻轻的吻着她的唇,慢慢的把舌头伸到她口腔里。

  小岚动作也很熟练,看来接吻次数不少的。我把手放在她胸口揉搓着,小岚张开双手搂住我,我感觉到她衣服下没有文胸,只有个背心,毕竟胸部发育不大。

  就像个小苹果。

  我另一只手从她背上滑到她屁股上,隔着校服裤子揉摸她的屁股,小岚似乎很享受,嘴也长大了,舌头也开始配合我的舌头。

  我把手从她的衣襟下塞了进去,直接抚摸着她的胸口,用指头夹着她小小的奶头,小姑娘浑身颤抖着,鼻腔里喷出了热气,急促的呼吸着。

  我把她身子板过来,让她正对着我,我单手解开她的腰带,她的裤子滑到膝盖间,我伸手掏着她的裆部,隔着小裤衩摸着她腿间的缝隙。

  彭已经开始陶醉,搂住我脑袋的手都开始抖动,我完全撩起她的上衣,低头含住她一个奶头使劲嘬了起来,双手扒下她的小裤衩,一只手直接的摸着她的下体,彭小岚紧张的浑身都绷紧了,她屁股往后错,两条大腿极力的分开,因为裤衩跟长裤都在她膝盖处,所以腿不能叉开,只能分开大腿,迎接我的手指。

  我摸着她的下身,感觉到很是细嫩,还没有毛毛生出,皮肤娇嫩的好像摸都能摸破了。

  我手指慢慢的移到了她的阴户,她的阴唇还算丰满,捏上去有些脂肪,这些脂肪更显的她肉体的柔嫩。我摸到她的沟里,里边已经汪着一片水渍,我径直的找到了她的桃园洞口,一个指头轻轻的一压就陷了进去,彭小岚低低的说:校长,疼。

  我悄悄的问她:猴子摸过这里么?

  彭小岚说:隔着裤子摸过。

  我笑了,手指又伸进去,能感觉到她的阻隔,这女孩子还是处女。

  我从自己脖子上把她的一只手拉下来,按住我的鸡巴上,彭微微挣扎一下,就隔着我裤子轻轻的按压着我的鸡巴。

  我的指头在她洞口摸着,感受着那层阻隔的弹性。

  突然,门口似乎有人走动,然后一声巨响,隔壁的房门被什么撞开了,然后传来几个人的大喊声不许动,都趴下。

  就在隔壁门被撞开的那一瞬间,我手一抖,竟然抠进了彭小岚的阴道,我两根指头竟然捅破了她的处女膜,彭疼的浑身一抖,外边的嘈杂让她也惊吓不已,紧紧的趴到我怀里。

  外面稀里哗啦一阵乱响,一堆人的脚步声,训斥声,我估计是警察跟了过来,冲进去抓了那些躲藏的流氓。

  我的手指在彭的阴道里带着,能感觉到微热的血丝粘在手指间。我两人一动都不敢动。

  窗外传来开车门上车关门的声音,然后警笛声响起,渐渐远去。

  能听到许多人家开窗户探头观看,并议论的声音,过了许久才安静下来。

  我慢慢的把手从彭的阴道里抽出,看看指尖的血迹,愧疚的看着她。

  彭忍着疼,看看我的手指,看看我把头埋在我怀里说:校长,有点疼。

  我仅仅的抱着她,彭娇小颤抖的身躯在我怀里。

  我实在不忍心在伤害她。就这么抱着她,等外边彻底没有声音了,我抱她躺在床上,帮她用纸巾擦干净裆里的血迹,穿上裤衩。

  彭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我也躺下搂着她。

  彭侧头看着我,突然用成年人的口吻问我:校长,我现在算不算你的女人了?

  我愧疚的说:算,校长会照顾你的。

  彭把头靠在我肩膀上说:校长,今天要不是你冲进去,我估计就被那个流氓头子欺负了。

  猴子根本保护不了我。

  我说:流氓也就欺负欺负老实人,把老实人逼急了,他们也不好使。你要好好学习,考上高中,校长陪你考上大学,你大学毕业了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彭点点头。

  我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说:等你上了高中,校长就把这个放到你那里去,你就彻彻底底是校长的女人了。

  彭双手都按在我的鸡巴上,向往的说:我一定考上校长的高中,做一个好学生。

  我高兴的搂着她,彭想了想说:我有件事情求你。

  我点头说:你说,啥事情校长都答应。

  彭撅着嘴唇说;玲红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也要照顾她。

  我笑着点头说:没问题,你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

  彭笑了说:明天,我带她来这里,也让你摸她好不好?

  我笑了说:好,都听你的。

  彭小岚高兴的玩弄着我的鸡巴,隔着裤子毕竟不舒服,我解开裤带,把鸡巴释放出来,小岚握着我的鸡巴幸福的睡着了。

  一早,我把她送到学校附近,让她自己去上学,我来到派出所,几个警察带我去指认了那几个流氓。

  我逼问那个流氓头子,他死活都不承认是有人指使他们针对老李有计划的行凶。

  下午,警察让我带两个女学生来做笔录,我让老曹把李和彭从学校接来,两个女生也回答了警察的讯问,做了笔录。

  一直到傍晚,我们才从派出所出来,老曹去医院看老李,菜刀倒是不用带了。

  我带着两个女孩子一起吃了个晚饭,我说送她们回家。

  李玲红低着头,彭小岚笑着说:先不回家的,去我们家坐坐。

  我跟着两个女孩子一起又回到了彭的家里。

  进了家门,都没开灯,彭到床前把窗帘都拉上了,屋子里一片漆黑。

  我伸手拉过来一个女孩子,也不知道是谁,抬手摸摸她的胸,肉呼呼的一团。

  我低声问:你是玲红?

  女孩子低低说:是。

  我摸黑又拉过来一个,知道她是小岚了。

  搂着两个女孩子,坐在床边上。

  小岚说:下午我跟玲红说了,她也很高兴能跟校长成为朋友。

  李玲红低低声音说:校长,我比小岚笨,成绩也不好,我担心考不上你的高中。

  我笑了说:放心吧,你们还有半年才考高中,校长会辅导你们的。就算考不好,校长也能安排你们读书的事情。等你们上了高中,校长亲自辅导你们功课,一定能考个大学。

  两个女孩子都很高兴。

  趁着说话聊天的空,我的两只手在两个女中学生身上上下翻飞着。

  彭小岚解开了我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玩弄着。

  我亲亲彭,亲亲李,两个女孩子顺从的让我亲吻着。

  我的手解开李的裤带是她微微挣扎了一下,就让我把她裤子拉了下来,她顺从的抬起一条腿,让我脱了她的裤子裤衩,赤裸着下身站在我面前,我身上摸着她的腿间,似乎有几个毛毛。

  肌肤也是很细嫩,但不如彭小岚那么娇嫩。

  我蹲在李的面前,俯身下去,口鼻都埋在李的腿间,李微微的分开腿,让我的头伸到她腿间,我伸舌头舔着她的下身,李慢慢往后退着,很快退到墙边,靠在墙上,退无可退。

  李扶着我的脑袋,我用手抬起她一条腿,这样她新鲜幼滑的下身就暴露无疑了,虽说没有灯光,我啥都看不到,但是我的舌头能准确的找到她的阴唇,阴蒂,李玲红比彭发育的好的多,阴唇也肥大很多,阴蒂也成型了,跟成年人也差不多了,只是毛毛稀疏。

  我肆无忌惮的舔着,吮吸着她的阴蒂,李咬牙不让自己呻吟出来,敏感的少女体质已经让她承受不住我的侵扰。浑身瘫软,完全靠我的支撑才没有瘫软在地上。

  李的处女膜我就放过了,不过她丰满成型的乳房让我爱不释手,我双手一边揉搓一个,李的汗水从额头和脖颈渗出,流到我手上。

  我站起身,李玲红没有我的支撑,一下就瘫软了,半靠在墙上,我把鸡巴按在她的乳间,用手挤压着她的乳房,两个奶子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鸡巴,我上下挺动着,体会着一个处女给我乳交,鸡巴更加挺立。

  我插了一会,让她长大嘴,她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单手扶着我的鸡巴,笨拙的开始亲吻我的鸡巴头子,我伸手把站在身后的彭也拉过来,让她也蹲在我面前,鸡巴一会插进李的嘴里,一会插进彭的嘴里,两个少女都是第一次含男人的鸡巴,又兴奋,又紧张。彭多次用牙齿弄疼了我。但是强烈的刺激还是让我喷射出来,都射到了李玲红身后的墙壁上。

  搂着两个孩子亲热了一会,李同学是不能在外过夜的,我们告别了彭小岚,我送了李同学回家。

  第二天,武校长就带着一个瘦小枯干的中年人来了,开门见山的说,老李受伤了,三产不能没有领导,就让这个带来的人暂时担任三产的领导。我和老曹都不高兴,大家推诿着,武校长坚持着。

  大家都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但都是针锋相对。

  最后武校长拿出了书记的架子,毕竟是党领导下的学校。校办企业也要听党的话。

  我和老曹正无奈呢,突然门开了,老李脸色雪白的拄着个拐站在办公室门口,平静的看着大家。

  老曹赶紧起来扶老李,老李笑着推开了他,站在门口,用简单的口吻说:武书记,刘校长,曹校长,我被坏人扎了一下,按理说我该休息养伤,但是厂子里边在做一个产品革新,我实在是躺不住,所以我……老曹扶着老李坐下,我装作悲痛的语调说:好同志啊,重伤都不下火线。

  我指着老李对武校长说:书记啊,看看,我们做领导的没有好好关心同志们啊。老李啊,你搞什么产品革新,说来听听,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老李笑了笑说:酸奶。

  武校长愣了一下说:乱弹琴,酸奶要搞么,我们镇上都有乳品厂,要你搞么。

  老李笑了说不是一般的酸奶,是高级的。

  我笑着对武校长说书记啊,三产搞什么产品,我们就别管了,毕竟要放权给下面的同志们。

  老李笑了说:我打算上条生产线,如果顺利了,我到这个学年上缴500万的利润给学校。

  我愣了一下说:500万?

  武校长也愣了,想了想说:你做不到呢?

  老李反问:我做到呢?

  我笑着说:你做到了,工厂就给你承包。你做不到经理就别当了,武书记安排人上。

  老李笑着说:想砸我饭碗啊?

  武校长尴尬的笑了笑说:没这个意思,老李总体干的还是不错的。但是500万的利润可也是你说的。

  老曹说:别扯那些没用的,李经理,你敢不敢立军令状?给你大半年的时间,你上缴500万的利润?

  老李做犹豫状,武校长冷笑着看着老李,其实我也很担心,500万啊。

  老李咬咬牙,说好的,立军令状。

  我笑着说:别军令状了,老李到明年暑假结束,你能缴出500万利润,工厂给你承包,你们辛苦也该得到些回报,但如果缴不出来,老李你就别当总经理了,去看大门吧。这个赌我跟你打了,武书记做证人。大家说怎么样?

  武校长微微点点头。那个瘦小枯干的人突然说话了:李经理,你搞新产品需要多少投资啊。

  我不希望看到新产品没上来,把工厂的资金掏空了。

  武校长也频频点头,老李笑着说:不会的,我们会保证原来产品的正常生产,同时搞新产品。

  老李看大家有些不相信,他笑了说:我们保证不会影响到工厂现有的运作。

  如果大家不放心的话,现有的项目,我可以交出来,让别人管理。

  大家纷纷说:不用不用,还是你接着干吧。

  老李笑着靠在沙发上,脸露疲态。

  老曹赶紧扶着老李,大家散会,我跟老曹送老李回医院。

  我们都好奇的问,你搞什么酸奶啊,我们咋不知道呢。

  老李笑着说:到了医院大家就明白了。

  到了医院,老李介绍了跟他同病房的一个中年人。

  原来跟老李同病房的那个人竟然是一个从日本回国的技术员,在日本就搞乳酸菌的培养,是日本一家大型乳酸菌产品企业的工程师。

  我们都不知道啥叫乳酸菌,那个人从包里拿出几个小塑料瓶子来,让我们尝尝,一喝果然酸酸甜甜很是好喝。那个人说:日本冰箱已经普及到家庭,这个东西冷藏了再喝更好喝。

  而且很有营养。

  老李拿出一本说明书递给我们看,上边列举了很多种乳酸菌饮料的营养成分。

  我们看的也不是很懂,频频点头。

  辞别了老李和那个高人,我跟老曹一脑袋雾水的离开了医院。

  我拿着那本说明书来到邮局,把说明书寄到北京,让北京的同学找人看看。

  邮局里碰到了大屁股妹妹周慧云,她帮我寄走了说明书。悄悄的跟我说,晚上到她家里去,她爸妈都出门了。

  我笑着答应了。

  傍晚,我来到了跟周妹妹定好的地方,大屁股妹妹早就等着我了,我们嘻嘻哈哈聊着到了她家。

  没想到家里有人,周妹妹敲门,开门的是另外一个大胸大屁股的小丫头,我在学校见过,但是没有接触过。小丫头冲我鞠了个躬,甜甜的叫道:刘校长。

  我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问:我见过你,你是高一的新生。

  周慧云介绍说这是我妹子慧霞。

  我笑着说:你入学成绩不错的。慧霞高兴的笑着,粉脸红红的。

  我们围坐在桌子旁,姐妹俩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大家嘻嘻哈哈聊着吃着。

  我在桌子下把手放在慧云的大腿上揉搓着,慧云笑着说:这么多好吃的还不够,还想吃我啊?

  慧霞眼睛瞟着我们,脸上春光显现,动情的少女看着就让人冲动。

  胖乎乎的粉脸上,一对黑亮亮的眼睛。这姐妹两个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圆脸,圆眼睛,鼻子嘴巴也圆乎乎的。

  我摸着慧云肥嘟嘟的大腿,手指往她的下身移动,慧云按住我手指,招呼惠霞也坐我旁边来,惠霞低着头起身,把椅子挪到我身边。

  三个人挤在一起,吃喝着,我手有意无意的碰撞着妹妹慧霞的小手,看她没有抵触的情绪,直接就握在手里,惠霞娇羞的想挣脱出来,越挣扎我越使劲,越兴奋,干脆把妹妹胖乎乎的身体搂到了怀里。

  吃到后来,我一手搂着妹妹的腰,一手摸着姐姐的腿,要吃那个水果,姐妹两人喂到我嘴里。

  吃喝的差不多了,我们三人离开桌子,挤在屋子中间的一个沙发上,单人沙发,我坐在中间,姐妹两个一人坐一个扶手,靠在我身上。

  惠霞不如姐姐好看,小脸胖乎乎的,但属于可爱型,短短的齐耳的头发,比姐姐青春很多。

  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对襟睡衣,胸部高高耸起,慧云明显在给妹妹创造机会,对我的袭扰总是微微抗拒,还把我身体挤向妹妹。

  我干脆彻底放开姐姐搂着惠霞,惠霞都快倒在我怀里了,我的手已经开始进入她的衣襟,摸到她松软滑腻的肚皮。惠霞的皮肤很凉爽,摸起来很是舒服。我的往上侵袭,惠霞紧张起来,隔着自己的衣服压住我的手,肌肉也绷紧了,我笑着说:惠霞,别怕,让校长摸摸。

  惠霞紧张了半天,被我很无耻的一句话给逗笑了。

  慧云也挤过来笑着说:刘校长,我咋听这句话都不想个好人说的呢?

  我本来是顺口说的,接过让人取笑了,很是尴尬。

  到这份上,我也就撕破脸皮,不装了,手上用力,把惠霞拉到怀里,一只手向上,一只手向下,在惠霞尖叫声中,单手捂住她的一个乳房,另一只手潜入她的裤衩。

  惠霞一边笑一边假装拉我的手说:不许欺负我妹妹,不许欺负我妹妹。

  惠霞的反抗倒是比较真实,拼命想把我手从裤衩里拽出来,可是她身子使劲,双腿就伸直了,更方便我探索了。惠霞的阴埠极其丰满,上面的毛毛细细柔柔的,大阴唇也很肥厚,小阴唇根本摸不到,是最典型的馒头逼。

  我指尖顺着那道细沟潜入,尽头已经感觉到丝丝湿热,我手捂住她的阴唇时,惠霞就彻底放弃了抵抗,抓着我手臂的手也无力的垂着,整个胖乎乎的身体一滩泥一边瘫软在我怀里。

  我的指尖在惠霞下身挑拨着,寻找她最敏感的部位,很快在她阴唇的上端,触摸到她的开关,微微揉动,惠霞浑身触电般颤抖。

  慧云嬉笑着看着含苞待放的妹妹,伸手怜爱的摸摸妹妹的头发,惠霞羞涩的看着姐姐。姐妹两个对视着,我抽出手来,双手慢慢的拉下惠霞的裤衩,抱起她放在床上,惠霞羞涩的捂住脸,我蹲在床边,仔细欣赏着她丰满的下身,真想一个刚蒸出来的大白馒头。

  掰开那道细缝,红红的嫩肉汪着一滩晶莹剔透的水渍,我禁不住伸出舌头,把那一汪清泉卷入舌中,抿进嘴里。舌尖扫过惠霞的阴道口时,惠霞浑身猛的一颤,双腿曲起,我扶住她的大腿,向两边掰开,惠霞的大腿完全张开,我伸出舌头就是一阵狂舔,惠霞伸出手推我的脑袋,嘴里娇呼着:不行,不行,痒,痒死了,痒啊。

  慧云朝我撅着的屁股拍了一下说:坏蛋,敢当着姐姐的面欺负妹妹。

  我直起身子,从怀里掏出小绿瓶子,到出一个药丸,递给慧霞,让她吃下去。

  慧霞拿着药丸好奇的看着,我笑着说不怕,吃了好。惠霞疑惑的看着,在我目光的鼓励下,她把药丸咽了下去。

  我起身搂着慧云说:不欺负妹妹,先欺负姐姐。

  慧云想推开我,但力量那里比的过我。挣扎几下就放弃了抵抗,我剥着她的衣服,惠霞也笑嘻嘻的爬起来,帮我的忙,嘴里还说:让你见死不救。遭报应了吧。

  在大家嬉笑声中,慧云被我剥了光猪,雪白丰腴的身体完全展露出来,她双手捂住下身,两个巨大的乳房垂在胸前。

  我搂着她,揉搓她巨大到不成比例的屁股,慧云俯身趴在床上,撅着她的大白面包一样宣软的大屁股。我爱不释手的抚摸揉搓着。慧云的屁股能被揉搓成很怪异的形状,但她臀上的肌肤确实细腻光滑,只是在股沟深处,肛门附近有几个粉红色的粉刺。

  惠霞站在后面看着我们,笑着说:姐,平时觉得你屁股大没想到有这么大。

  我站起身来,面对着姐姐,背对着妹妹,脱了裤子,释放出坚挺的鸡巴。

  惠霞侧头看到了,吐吐舌头说:校长的鸡鸡好大好大啊。

  我回头微微笑了一下,问惠霞:你看到过谁的?

  惠霞说:表哥家的小孩子。

  我乐了,掰开慧云的臀肉,把鸡巴入了进去,松开手,慧云的股缝合拢,吞噬了我的鸡巴,粉嫩的臀肉密实的包裹着我的鸡巴。

  我伏在慧云背上,体会着鸡巴被挤压的快感,慢慢抽动着,慧云也配合的加紧屁股,曾大对我鸡巴的摩擦。

  惠霞好奇的看着,过了一会,她拉拉我的衣服,脸红红的对我说:校长,我那里好热好热。

  我知道药效发作了,赶紧起身,慧云也爬起来,我们拉着惠霞看她的下身,依然白白胖胖的,没什么区别,我伸手一掏,没想到挤出一手的阴水,我惊讶的看着水汪汪的手指,慧云也惊讶的说:小骚货,这么多水啊?

  惠霞扭捏的夹住腿说:不知道啊,就是热呼呼的。

  我扶着她躺倒床上,让她分开腿,掰开她肥厚的阴唇,惊奇的发现她的小阴唇肿胀外翻着,洞口微微外露,沾满的水珠,殷红的嫩肉充分展露出来。

  我伸出舌头舔食着她的淫水,惠霞哼哼唧唧的呻吟着。

  慧云从我背后攥住我的鸡巴,使劲撸着,让我的鸡巴充分的坚挺。

  舔了一会,我直起身体,慧云扶着我鸡巴对准了惠霞的新鲜的嫩肉,我慢慢的用鸡巴探索着。

  找到了阻碍,屁股发力突破了,慧云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太痛苦的表情。

  鸡巴进入了,真是舒服,湿热紧致的阴道壁密不透风的包裹着我的鸡巴,我鸡巴上每一丝一毫的肌肤都跟她的阴道壁紧紧的挨着。我舒服的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姐妹两人都吓了一跳。

  我仰天长叹说:真他妈的舒服啊。

  慧云有些吃醋的掐我一下说:我的就不舒服了?

  我笑到:也舒服,也舒服。

  我的鸡巴深深的探入了惠霞的阴道里,看她不是很疼,我开始发力抽插,惠霞依依呀呀的叫喊着,慧云有些害怕,伸手打了妹妹一下说:小骚包,小点声。

  惠霞笑着用手捂住自己嘴巴,白了姐姐一眼。

  我笑着看着姐妹打闹,鸡巴玩命的进出着,惠霞闭上眼睛,使劲捂住嘴,鼻腔里哼哼着。

  插了10多分钟,药效似乎有些过了,惠霞眉头蹙起来,脸上的肌肉也绷紧了,我赶紧问:是不是疼了?

  惠霞点点头,我赶紧停下动作,慢慢的拔出鸡巴。低头一看,惠霞下身血肉模糊的一片,慧云看了也害怕了,赶紧去拿毛巾,爱惜的擦拭着妹妹的身体。

  我低头看我的鸡巴,粉粉的血痕到处都是,肚皮上也有不少。

  惠霞可能越来越疼,双腿蜷缩,双手捂住下身,眼角有晶莹的泪水。我明白这个松松丸不是好东西,它能通过刺激性欲暂时麻醉,等药效过了,更加疼痛。

  慧云看我鸡巴还挺立着,叹口气,仰面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欲望支配着我的行动,我爬上姐姐的身体,慧云熟练的导入鸡巴,我把玩在她的乳房,鸡巴上下翻飞的插着慧云。

  慧云体质敏感,几下就有了感觉,依依呀呀的呻吟起来。惠霞在旁边也不哭了,睁大眼睛看着我跟她姐姐表演。

  慧云的阴道里吸力很大,不多久我就感觉到发射的前兆,猛的拔出鸡巴,精液喷洒到慧云雪白的肚皮上。

  惠霞好奇的探过身子看着,慧云闭着眼睛体会着刚才的刺激。

  惠霞问:这就是精液?

  我笑着点点头。

  惠霞相看仔细点,身子一起,哎呀一声就摔在床上,看来她还是很疼。

  我突然冒出个很坏的想法,对惠霞说:还是很疼么?惠霞委屈的点点头。我指着她姐姐肚皮上的一滩滩的精液说:快,快,把这个舔了吃下去,很快就不疼了。惠霞狐疑的看看我,看看她姐姐,挪起身体,趴到姐姐身上,舔着我的那些精液,像吃药一样皱着眉头把那些精液都舔干净咽了下去。然后抬头看着我说:什么呀,味道怪怪的。我笑了说:好好躺着,明天就疼了。慧云也好奇的问:精液能止痛么?我只好假装认真的说:当然呢,精液功效很多呢。

  慧云不相信的撇撇嘴。和姐妹两个躺在一起,慧云趴在我怀里说:我妹妹可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给我们家培养个大学生出来。我笑着说:没问题,惠霞,校长一定让你上个好大学。惠霞点点头。时间比较晚了,我起身告辞,慧云扶着惠霞起身,姐妹送我出门,慧云拿干净床单换了沾染着妹妹处子血的床单。

  走到路口,迎面过来一个中年妇女,身材不高,但眉目娇好,走过去后,我不禁回头瞟一眼,这女人的屁股也是巨大,我想说不定就是姐妹两人的妈妈。和姐妹大战一场,也很辛苦,回去到头就睡了。

  第二天,学校召开全体教师学生大会,初中的老师学生也都到了,武校长和我一起宣布两校正式合并。  

   我的校长生涯.rar (352.0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