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华baby 发表于 2015-08-28
上次讲了我和老婆的故事,这次讲讲我小姨子燕子的故事。
   我小姨子今年二十五,在社区的派出所当一名文职人员,我媳妇的妹妹当然不会太差,出落得亭亭玉立,也可以算是一个小警花。
小姨子和我媳妇一样,脾气不好,有着很严重的公主病,甚至比媳妇更加严重一点,因为岳母实在太宠她了。燕已经结婚了,小姨夫是城里人,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两人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吵架,甚至动手,我和媳妇有几次被岳母半夜打电话喊起来去劝架。实在受不了的小姨夫最终选择了离婚,燕子赌气,没和我们商量就把字签了,岳母气得痛骂了她一顿,燕子躲在房里哭了两天,岳母无可奈何,只好妥协。
   恢复了单身的小姨子,心情很低落,毕竟才二十几岁,结婚不到三年就离了,换谁心里都不会好过,媳妇心疼妹妹,就想让她住到我们家来,多陪陪她。于是,小姨子就住到了我们家,睡到了我和媳妇的床上。别误会,我被赶到客厅去了。。小姨子在我家,有媳妇陪着,总算慢慢走了出来。
大半年前的一天吧,当时媳妇已经有了身孕,小姨子所里聚餐,那天正好媳妇也不在,我一个人在家,电话想了,小姨子的同事用她手机打的,说是小姨子喝醉了,让我赶紧开门。
   我赶忙开门,面前的小姨子面红耳赤,披头散发,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我和同事帮忙把她扶到了床上,她同事就走了。我准备去给她弄点醒酒汤,这丫头肯定是吃饭的时候又想到了前夫,触景生情,才会喝成这样。正想着,我不小心碰到了小姨子的腿,她那天穿的是警服,下半身配的警裙,本来和同事搬她的时候,衣服就很凌乱了,现在被我这么一碰,小姨子的大半个腿就露在了外面我看着这腿,小姨子平时在我面前的一举一动出现在我脑里,我顿时精血上涌,等到我回过神来,小姨子的裙子已经被我脱到膝盖那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
我承认自己当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颤抖地去脱小姨子的内裤,仿佛为了守护主人最后的圣地,这内裤就是脱不下来,我紧张的满头大汗,最后终于让我扒了下来,我的手心都是汗。
   小姨子下面毛不多,但是看起来很干净。看着下身一丝不挂的小姨子,我突然想到了和媳妇洞房那天,媳妇被灌得 大醉,当然我也有意在亲戚劝酒时没拦,望着终于成为我盘中餐的媳妇,我再也忍受不了,三下五除二将媳妇剥了个精光,破瓜之痛让就算在醉酒中的媳妇都无意识地哼了出来,我只得慢点,到最后床单上的一抹红,我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辈子值了!
   如果说和媳妇洞房是兴奋大于紧张,那么这次和小姨子,就完全是紧张大于兴奋,我用弟弟对准洞囗的时候,整个人都紧张的发抖。好不容易进去了,小姨子那里紧的要命,几乎和开苞媳妇时差不多,看来她前夫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再加上没有前戏,所以又特别干,我又不好用力,怕弄醒小姨子,只好慢慢前进。
   小姨子再我入到一半时还是被疼醒了。她开始哭喊起来,并且剧烈地挣扎。但是我已经没有退路,只好一只手压住她的嘴,下身索性加大力度,好在已经进去一半了,现在用了力,终于整个都进入了小姨子的身体,但是因为太紧张,加上小姨子的剧烈反抗,没几下就射了出来。
   爽过以后,我清醒了过来,知道闯了大祸,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等我回过神来,小姨子已经哭着打通了岳母的电话,说自己被姐夫欺负了,让她赶紧来。
   岳母很快就赶来了,一进门看到衣衫不整,还在哭哭啼啼的小姨子,马上就明白了。她一巴掌扇我脸上,让我滚,我只好跪在地上求她原谅。那边的小姨子突然拿过电话说要报警,我吓得魂飞魄散,还好岳母一把抢过电话,要不然,我、小姨子、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完了。
   这件事最后被岳母压了下来,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这是我当时记得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小姨子当天就跟岳母回了家,媳妇回到家还很奇怪,好在被岳母打电话说小姨子想家了才圆了过去。
   这件事过后,我几乎很少碰到小姨子了,就算偶尔碰到几次,那眼神像要把我吃了一样,她再也没叫过我姐夫。因为离婚和失身的双重打击,本来活泼开朗的小姨子变得恍恍惚惚,无精打采,我很愧疚,却又一点办法没有,媳妇心疼妹妹,老让我在单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介绍给妹妹,我只好敷衍下来。好在最近我女儿出生了,小姨子整天抱着小家伙玩,脸上才有了点笑容。
   我和小姨子的故事讲完了,下次该聊聊我的岳母了。


[ 本帖最后由 wuyi411526 于 2016-1-24 21:2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