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男水无痕 发表于 2016-01-1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妖男水无痕
  2016年/1月/16日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新人初次发文,可否请版主帮忙教导一下如何排版?

  ***********************************

  似乎有个人说过,酒精是成年人排遣烦恼的专利。

  所以凤翔的店里总是有那么几个常客。

  隼鹰、千岁、足柄等等都不在话下。

  当然还有个家伙就是提督。

  只不过,这家伙就算是烂醉如泥脸上都没有任何快乐可言。

  甚至完全看不出来他几天前刚对两情相悦之人送上了戒指。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提督咀嚼着中古漫画的这句精神纲领,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对强于自己的存在,人类通常不会敬佩,而是恐惧。

  舰娘来到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并没准备好接受她们。

  对外消息被严密封锁。

  至于内部,把那些女孩子作为平等的人类看待之人似乎也并不多。

  提督认为自己是个异类。

  但是这个异类他当的很开心。

  不仅为他,也为他所爱之人。



  所有的妻子都会因为丈夫喝的酩酊大醉头痛不已。

  加贺也是一样。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蜷缩在她膝上的这个男人有着什么很痛苦的心理活动,
只是他不想说。

  加贺想要开口询问。

  只是转念一想,自己也并不是什么坦率的人,去问别人的秘密确实也没什么
资格。

  所以自己能做的也只能是轻轻拍着提督的身体。



  寂静。

  房间里并没开灯。窗帘也是拉着。

  两个人在黑暗中以相当亲密的姿势依偎在一起。

  「别开灯,让我靠一会儿。」

  男人的声音十分虚弱。

  「为什么还要喝闷酒呢。」

  语气中不由自主的带了一点温柔。

  「没办法,只想把理性全都抛掉,我现在很讨厌理性。」提督从鼻子里长出
了一口气。

  「理性有什么不好?」加贺问道。

  「没什么不好,起码在战斗中理性能救你的命。」提督道,「只不过,战斗
之外的时候,看着身边这些破事儿,理性足以把你自己逼疯。就像克苏鲁神话,
越接近真相你疯得越快。」

  加贺一时无言。

  提督因为什么而苦恼,说起来她也不是完全不知道。

  ……

  人分很多种。

  这也代表了就任提督之人并不会都像加贺怀中的男人一样克制。

  比如隔壁镇守府的那位。

  两个字的姓,三个字的名(事实上加贺也搞不清自己是没听过他的名字还是
选择性遗忘了),是个出了名的幼女爱好者。

  萝莉控并不罕见,同僚长门就算一个,只不过隔壁那个家伙,加贺认为叫他
萝莉控是往他脸上贴金。

  凤翔那里,隔壁的晓响雷电大凤她们有时也会来。

  目的只有一个。

  治伤。

  ——某些不太方便被拉去入渠的伤。

  加贺曾经恰好见过那么一次。

  电的幼嫩肌肤上多了不少怎么看都不和谐的红印,尤其是还没发育的乳房,
那齿印让加贺浑身恶寒。

  她试着转移开视线,却发现电被脱下来的内裤上沾着星星点点的红色。

  幼女不会来月经。

  所以这血的来历显而易见。

  加贺想要呕吐,旁边的凤翔用胳膊肘顶了顶她。

  「有必要的话,帮我拿一下药箱。」

  加贺并不想去回忆那天的治疗过程。

  只记得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提督也是铁青着脸。

  「把长门拦住还真是费了一点力气。」取出酒瓶,抿了一口威士忌,提督以
不太雅观的姿势倒在椅子上,「要是动作慢了,只怕她现在就已经跑到隔壁把那
个人渣轰成了肉酱。」

  「我理解你,但我也不会认为你做得对。」

  「人活于世,哪来那么多对错,没有对不对,该不该,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我
想不想和会不会这么做。」提督的声音慢慢低落了下去,「哼,成年女人满足不
了他,于是就开始凌虐幼女了么,混账。」

  ……

  「——喂,我说,咱俩到底是谁喝了酒?」提督翻了个身,改成了平躺的姿
势。

  「对不起,刚才想到一点东西,走神了。」加贺轻微的颤抖着。

  「你很冷?还是惊到了?」

  「都不是。」加贺没再说话。

  而提督也说不出话了。

  他的头被一双手抬了起来,嘴上覆盖了两片柔软。

  对方的舌头已探进口中。

  提督有点惊讶,但爱妻主动索吻,并没有任何拒绝之理。

  两个人在这件事上笨拙的有些一致。

  只不过这种姿势注定了是比较费力而不能长久。

  所以加贺还是放开了提督。

  「怎么,突然这么主动。」提督直起身子,擦了一下嘴角。

  「刚才说抛开理性的可是你。」加贺从背后抱住了他。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放
到了他的裤子拉链上。

  「所以说,肉欲和酒精都能够暂时麻醉自己。」提督轻轻按住了自己裤裆上
那只手,感觉身后爱妻的体温在迅速升高。

  「别说了……我现在不想考虑那么多。」加贺的呼吸频率加快了一点,「别
再让我……」

  提督的动作并不慢。

  察觉到加贺的意图,他已经轻巧的把她转到了身前。

  右手慢慢的开始解弓道服的腰带。

  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衬衫的扣子被逐个解开。

  提督微微一笑,继续着自己的行动。

  将弓道服的衣襟分开,双手探入,摸到的却是一层绷带。

  「不战斗的话还是放开好,不然血流不畅。」

  双手相当灵活的解开了绷带的活结,让那对乳房挣脱束缚跳跃到了空气中。

  那尺寸绝非一手能够掌握。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脱下衬衫,用指甲在乳头上轻轻刺了两下,接着就
顺势一把抓住了乳房,以适当的力度揉捏着。

  「我可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来着。」加贺手上也不闲着,解开了提督的裤子,
抓住了某个充血的部位,做起了规律的上下运动。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算了,用好色贴切一点。」

  单纯对乳房的进犯不能让提督满足。

  所以他另一只手拽下了加贺的短裙,伸进内裤,准确的按在了阴蒂上,中指
轻轻滑进了溪谷之中。

  加贺低低的叫了一声。

  提督又将脸凑上前去,封住了加贺的嘴唇。

  太快了。

  太直接了。

  刺激太强了。

  敏感的地方被侵入的经历虽然不是第一次,但被别人这么做,确实是第一次。

  加贺不知道为什么从中途岛的海底归来时自己会是人的形态。

  但是她现在知道了,既然生而为人,就不能逃避快乐。

  「不要这样。」加贺耳语道,「不……不要只有手指……」

  「我可不确定我还有多余的体力……」

  「又不需要你动。」

  双臂轻轻发力,将提督推倒在地板上。

  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欲望,提督的声音十分沙哑。

  「我一直以为这种事情主导的会是我。」

  「……不要说话。我不想思考。」

  战舰硬吃上一两颗重磅炸弹可能不会有问题。

  但人类的身体是敏感的。

  加贺感觉到有个地方已经湿的不像话。

  「给我。」

  只有两个字。

  然而提督却明白了意思。

  加贺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因为下体正在被某个滚烫的东西撑开。

  几乎没有什么阻碍,两个人就紧紧贴在了一起。

  紧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暴雨。

  对这两个人的精神状态来说,过于温柔反而释放不了压力。

  房间的乱象忠实的记录了两个人的疯狂程度。

  衣服到处都是,被子被甩到一边,床单被各种体液浸透,一条水线从床上到
地上,一直连到了浴室方向。

  加贺俯下身子,趴在水池边缘,承受着身后男人的猛攻。

  原本来说,舰娘的体力比人类要强。

  但加贺真的感到了腿软。

  乳房被揉,很舒服。

  即使提督拿开双手,这么单纯的摇晃着,也很舒服。

  快感以子宫为中心,一波一波的向全身扩散。

  快要站不住了——

  这种收缩感——

  这样下去——

  身后的提督好像说了什么,加贺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某种滚烫爆发了。

  感觉某个东西从体内退了出去,加贺双眼一黑,无力地跪在地上。

  等加贺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靠在浴缸里。

  提督还是在她身后,双手轻轻环绕着她。

  「你想好怎么做了,对吧。「加贺闭上眼睛,头稍稍后仰,靠在男人肩膀。

  「差不多想好了。」提督的手并不安分,在加贺身上轻轻抚摸着。

  「我会跟着你的。」加贺轻轻按住提督的手,「不过也要想好……这是在跟
世界为敌。」

  「前几天从云龙那儿听来一句话,对我触动挺大的。」

  「什么?」

  「狭路相逢勇者胜,古代剑客和高手对决,明知不敌是个死,也要亮出宝剑,
没有这个勇气就别当剑客。倒在对手的剑下不丢人,虽死犹荣。」

  「……这是云龙说的么?感觉不太像。」

  「别在意这些细节了。」提督在加贺面颊轻吻了一下,「起码要先真正着手
去做。未来会更美好的。」

  「你还真是乐观。」

  「没错,未来会更美好的。」提督笑道,「但不属于我们。」

  注: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蜘蛛侠

   两个字的姓,三个字的名——NETA一方通行,也是个萝莉控

  云龙——其实这是李云龙

  未来会更美好的,但不属于我们——星际争霸2,人族战役,吉姆雷诺

[ 本帖最后由 妖男水无痕 于 2016-1-17 11:0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