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osc 发表于 2017-03-29
我的姨姐是一个高中的老师,在我的心中是一个太了不起的人,想想在我们那个时候的高中,那为了上大学的年代,对高中的老师是多么的尊重。

我和妻子结婚后,姨姐对我们很关心。只是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多的时候只是打个电话。有时打来电话时妻子在冲凉,我们也是聊聊的。不过多是我问她“是不是快当校长了啊?”,姨姐也问我们“有了吗(怀孩子)?”,我说“没有的。”,姨姐说“那得加油哟!”仅此而已吧。感觉姨姐有时也很幽默的。

后来也有一些联系,不过多时下班后妻子说她姐姐打电话了,问我们好之类的。后来隐隐听妻子说,姨姐夫下台了,以前是一个什么小官,后来为了什么事把责任全认了,保了领导,自己却下来了。人有点消沉了。我当时认为姨姐夫人不错。后来又听说姨姐夫和姨姐打架了,我想也是为这事吧。

春节时我们全家都到了另一个城市我的丈人家,当时我的姨姐夫为了孩子到香港比赛,所以没来。晚上的时候,人很多,睡觉自然就成了问题。老丈人过意不去,就说他出钱让我和妻子到外面的宾馆去睡。

妻子跳起来了,说:“还用花那个钱,不如明天一起去吃点好的。今晚姐和我们一起睡。”

姨姐笑了,说:“那晚上还不影响你们?”

妻子一脸无谓:“没事没事,不影响。”

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倒有一点不快的。

后来睡觉的时候,妻子却说她要和姐睡一头,让我到另一头去,我心中更不快了,说:“不如我看一晚电视将就一晚。”

姨姐看了我一眼,说:“你们睡吧,我看电视。”

我想过年的时候,不要搞得大家都不快的,就说:“那睡吧,我也睡。”

妻见没事了就去铺床了。姨姐当时和我还在客厅里,对我说:“你们睡一头吧,不要闹。”

我说:“没事的,都行。”

当我和姨姐进去的时候,妻都准备好了,说:“姐,我们睡一头哈。”

姨姐有点无耐的看了我一眼,满是愧疚的看着我,我当时满不在乎的说:“行行行,你们好久没有睡在一起,聊聊天吧。”

妻没想到我如此开明,高兴极了。

刚上床的时候,我听到她们叽叽的一直说,我开始还在听,后来就迷糊了,有点快睡的样子。后来她们好像也说累了,说不知我睡了没有。妻叫了我几声,我没有应,我想当时我真的快睡着了。

我听到妻好像说:“不管他,姐,你睡中间吧。”

她要睡里面,姨姐没有办法。只有换了一下,反正我在外面的,老婆才不怕我落下床去的。

后来不知怎么我就醒了,她们好像还在聊的。也许睡累了,我翻了一下身,无意中碰到姨姐的脚,姨姐不自觉的就动了一下,妻问:“怎么了?”

姨姐说:“没事的,睡久了动一下的。”

我好像一下醒了,姨姐为什么不直说呢,比如说,太挤了往里一点吧,以我想,姨姐会这样说的,她一定怕我真的掉下床的。我的心隐隐的动了一下。

后来也许相安无事了,老婆好像也讲累了,睡着了。我也就没什么担心的了,就深呼吸了一下,伸了伸懒腰,把腿伸直了,没想到又碰到姨姐了,没想到姨姐问我了:“还没有睡着啊?”

我一听好像是问我,我就说:“是的,这样睡不习惯。”

姨姐说都怪自己让我们都睡不好,将就一晚吧。

我说:“是的,没事的,睡吧。”

就这样我一直醒着的,后来想想不如起来抽支烟的,于是就是坐了起来找衣服,姨姐就问我做什么,我说找烟。姨姐就坐了起来,开了床头灯(开关在她们那头),说:“这么黑怎么找,让我给你开灯嘛。”

房间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姨姐穿着睡衣的样子一下子就展现在我面前,她揉着眼睛,宽松的睡衣,解开的头发,我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里面的乳房时隐时现。我一下子点口干的感觉。毕竟是自己的姨姐,我一下子呆了,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了转向别处。不过姨姐感觉到了那一片刻的宁静。也不好意思的扯了扯领口,说:“把烟找了抽了睡吧,不要凉着了。”

当我点燃烟的时候,姨姐把灯关了,房间又一下暗了下来,只有我的烟头一闪一明,太静了。当我快抽完的时候,我听到姨姐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就问:“还没有睡啊?”

她说:“是的。”

又静了一会,我感觉到一只手放在我的脚上了,不经意的样子。我一下感觉到了,不过就这样静静的。过了一会,那只手又动了,我的脚也动了一下,好像鼓励她样。她好象笑了一下,我一下子胆子大了,也用力的碰了一下她。她的手好像就缩回去了,不过我真的胆子大了,更用力的碰她,她翻了一下身,转到我这边来了,好像还打了一下我的脚,估计是说我不老实,不过我感觉到她的乳房,软软的。

好像我一下子得到了指示样,在她胸前乱动。后来就用脚到她的胸中间,想分开她的睡衣(高难度啊,用脚分开衣服),她就这样静静的,任凭我这样,我真的感觉到了她的奶子(我忍不住了想这样说的),好爽啊。

后来我感觉到也许要更进一步了,于是就缩回了腿,轻轻的放在的双腿中间。

她好像一下了吓着了,僵直的躺在那里。我也激动了,一点一点的磨擦她的大腿内侧,后来到了正中间,就隔着内裤在她外面动着,她也把腿分开了一点,我感觉她可能湿了。我于是加大了力度,一下一下的往里压。

过了一会,她一下子把我的腿拿开了,转了过去。我想她可能受不了了,可我不心甘,一直在她屁股上磨擦着,她把我的腿拿得更开一点,不过轻轻的在我脚心勾了一下,我想她可能真的受不了,太难受了。勾我的脚可能是告诉我,来日方长吧。我想今晚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又起来找烟,不过她这次没有给我开灯,她想可能我知道烟放哪了吧。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们都起来了,我是被老婆捏着鼻子弄醒的。风风火火的叫我快起来了,吃完早点好出去玩。看着她一脸的单纯,我的心一下了内疚起来。

我起来的时候,姨姐吃好了,问我:“睡这么久啊?”

我说:“是的。”

再准备说的时候姨姐已转向别处了,说:“爸,今天我们到哪啊?大舅要来吗?”

她们舅舅好像省医院的领导。

老丈人说:“你大舅说了,今天到他们家。”

就这样一路上我们到大舅家,我开车,后面老婆和她姐又叽叽说开了。

春节就是这样过了,我们分开的时候,姨姐忧忧的看了我了一眼,让我照顾好她妹妹,说她她妹妹太单纯了,我说好的好的。

后来我们在回家路上,我收到姨姐的短信,让我一定对她妹妹好。我心情一下了坏了,没有回她的信息。

时间到了今年的八月,我爱人快生了,我老家母亲来了,不过我母亲年纪大了,侍候月子有点慢手慢脚的,妻子有点意见,说姐姐现在放假,让她来,我听她对我妈不满意,心中有点不高兴的,想想她是孕妇,就没和她吵了。当我老婆临盆的当晚,姨姐坐着飞机来到我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