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igdick 发表于 2016-01-11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mrbigdick

 2016/1/11

首发于sis001

***********************************
第十天:/goukanla.com/url/7c82087790eff964  

不好意思,因为一些不可以贴出来的内容,第十天做了些改动,第九天也不得不
删掉一部分,还望大家理解
***********************************

  「爸爸…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于巧心抬起头,却惊喜地看到父亲正站在她
面前,慈爱地向她微笑着,于巧心哭着跑向父亲,投入父亲温暖的怀抱,她有太
多太多的委屈要向爸爸诉说,「爸爸…我和小嫣…我和小嫣被欺负了…」

  于巧心哭着蜷缩在父亲的怀里,但是父亲却只是用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
发,却没有任何回应。于巧心奇怪地抬起头来,而父亲这时候却把手伸到她的胸
前,竟然揉搓起她的酥胸来。「不…爸爸…不要…你不能这样…」于巧心一边惊
慌地哭喊着,一边想要抗拒,但是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莫名其妙地扭到了背后,
不听使唤。情急之下,于巧心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挣扎起来,父亲的面容变得越
来越狰狞,而父亲的双手更加狠狠地掐着于巧心的双乳,让她疼得惨叫着睁开了
双眼。

  「大母狗醒了?」于巧心看到草花8正蹲在她的面前,一边用力地掐着她丰
满的左乳峰,一边淫笑着对她说,「刚才是想爸爸了吧,还喊着爸爸爸爸,只可
惜你爸爸现在回不来啊…你们这两只母狗还是乖乖地挨操吧,如果你们够乖,我
们就让你们和爸爸团聚,如果不乖的话,你们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爸爸了…」于
巧心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她仍然在客厅里,而妹妹就躺在不
远处的地毯上,看来是还没醒过来。于巧心想要爬到妹妹身边,查看一下妹妹的
情况,却发现她的双手已经被反绑在背后,动弹不得,而方块7这时却淫笑着走
到于巧心的面前,把一个巨大的麻袋扔在地上。看着这个足够装得下一个人的麻
袋,于巧心暗自揣测着那些男人又要用什么可怕的花样来折磨她们,不由得恐惧
地颤抖起来。

  「不用怕,不用怕,你以前胆子可没那么小啊…」草花8看着于巧心害怕的
表情,淫笑着对她说,「只是带你出去转一圈,让你去做一回鸡,你长得那么漂
亮,身材又那么好,不出去卖岂不是太浪费了?不过你要记得,如果你不好好听
话,或者敢逃跑…」草花8伸出手来,指着不远处的于巧嫣继续说,「那小母狗
可就要倒大霉了,听明白了吗…」于巧心万万没想到那些男人竟然要逼她去充当
妓女卖淫,如果是在几天以前,还没有落入那些男人的魔掌时,于巧心无论如何
都不会接受这样的羞辱,即使用于巧嫣来要挟她,于巧心也一定会试图反抗,但
是被轮奸和调教了那么久以后,于巧心的羞耻心早已麻木,听着草花8恶狠狠的
威胁,她只好流着眼泪,心如刀绞地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于巧心表示了屈服,但是那些男人仍然不敢掉以轻心,草花8解开了于
巧心的项圈,用胶带把她双脚的脚踝绑在一起,又淫笑着把一个口交球硬塞进于
巧心的嘴里,让她几乎不能作声,然后方块7才用地上那个大麻袋套住了于巧心
的赤裸胴体。把这个萝莉小美女装进麻袋里以后,草花8和方块7就抬着那个鼓
鼓囊囊的麻袋,跟着教头和浪子一起出了门。为了不让电梯里的摄像头拍到,他
们只好走楼梯,到了地下室的停车场时,草花8和方块7已经累得浑身大汗。教
头用他在于巧心和于巧嫣家里找到的一把车钥匙打开了一辆豪华旅行车,命令草
花8和方块7把装着于巧心的那个麻袋扔在车上,而浪子这时候却已经上了车,
不知在捣鼓着些什么,一切就绪以后,教头才淫笑着坐到驾驶席上,发动了那辆
旅行车。

  于巧心蜷缩着身体,被困在那个麻袋里,全身动弹不得,什么也看不见,也
发不出声音来,她只是感觉到车厢的颠簸,却根本不知道那些男人要把她带到哪
里。正当于巧心在恐惧中微微颤抖着的时候,那辆车却终于停了下来。汽车刚一
熄火,那个麻袋就被打开了,于巧心看到草花8和方块7手忙脚乱地打开那个麻
袋,然后他们一边扯掉于巧心嘴里的那个口交球,一边又撕开了于巧心手腕和脚
踝上的胶布。方块7刚把那个麻袋扔在汽车的地板上,旅行车的门就打开了,教
头和浪子站在门口,命令草花8和方块7下车,然后浪子就跳上了车,他淫笑着
关上门,把一个大口袋扔在于巧心身边的座位上,那个口袋倒了下来,徐巧心看
到口袋里有好几支电动阴茎,还有许多跳蛋,后庭珠,甚至还有不少奇怪的药丸,
不由得害怕地颤抖起来。

  「不要乱动…」浪子一边调整着车里的座位,一边淫笑着对于巧心说,「我
在车里看着你,车门外面还有人把守着,你跑不掉的…已经去给你拉客了,这一
带是有名的红灯区,这里的每个男人都想花钱玩女人,很容易就能找到人来玩你
的,不要心急…给你订的价钱只有300块一炮,后面每加一炮只要加100就
行,而且我们还送壮阳药,也算是价廉物美了,哈哈哈…」这时,浪子已经把车
后面的所有座位都靠拢,放平,几乎在车里拼成了一张床,然后他才对抽泣着的
于巧心继续说,「不许哭…乖乖地躺上去…等一下你的恩客来了,你也不准哭!
要好好表现,多给主人挣钱…你不乖的话,我们就再给你和小母狗找个狗老公
…」在浪子的恫吓下,于巧心只能停止哭泣,忍着心里的阵阵抽痛和屈辱,爬到
了放平的座位上。

  没过多久,车窗上就响起了有节奏的叩击声,浪子连忙打开车门,随着自动
门的缓缓开启,于巧心天使般的俏脸和她赤裸的魔鬼身材也就慢慢地展现在车门
前那个嫖客的眼前,让那个嫖客目瞪口呆。「这么…这么好的货色…真的只要3
00一炮?」那个嫖客看着他身边的草花8,不敢置信地问道,「不可能吧…你
们不会是骗子吧?」

  「怎么会是骗子呢,真的只要300一炮,如果你觉得只操一炮不过瘾,每
加一炮就只要再加100就行了,还送性药,包你嗨,不过只能在车里干,不能
开房…」草花8从站在车门边上的教头手里接过一张卡片,一边把那张卡片放在
那个嫖客的眼前,一边继续对嫖客说,「先生你看,这个妞非但漂亮,而且还是
精文女校的学生哦…不好意思,名字不能给你看,不过你看校名和照片都在,这
可没错吧?」于巧心这时才知道那些男人竟然还把她的学生证也带了出来,好用
她的名校学生身份来招徕嫖客,但是她却完全无可奈何,就连哭泣都不敢,只能
把泪水和屈辱默默地往肚里咽。

  「精文女校…哇…就是那个好有名的…300就能玩到那里面的妞…那可真
是赚了」那个嫖客看到于巧心的学生证,显得更加吃惊,也更加兴奋,「但是
…那里面的学生不都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么…怎么还会出来卖呢…」

  「因为她骚啊…」教头淫笑着回答道,「我们这几个男人都还喂不饱她,她
也就只好出来卖了…」说着,教头又转向车里的于巧心,淫笑着对她说,「母狗,
告诉客人你骚不骚,也让客人好好看看你有多骚…」

  「母狗…母狗骚…」于巧心只能忍受着屈辱,装出很放荡的样子对那个嫖客
说,同时她还不得不用双手捧着自己性感的双乳,并且分开双腿,让那个嫖客可
以看到她被拔光了阴毛的娇嫩阴户,然后她还被迫跪在座位上,在那个嫖客的眼
前撅起屁股来,风骚地摇晃着她的翘臀。「果然…果然是挺骚的…看得出…看得
出的…」那个嫖客看到于巧心的赤裸胴体上已经沾满了精液,却还不知羞耻地勾
引着男人,已经完全相信了这个女孩就是因为太骚才出来卖淫的,他急不可待地
掏出钱包,抓出5张100大钞就塞进草花8的手里,淫笑着对草花8说:「先
加两炮,一共500,玩爽了的话到时候再加…」说着那个男人就急切地跳上车,
淫笑着向于巧心步步逼近,浪子也就马上下车,关上了车门。

  车门刚一关上,那个嫖客就手忙脚乱地脱掉了衣裤,全身赤裸地扑向了同样
赤身裸体的于巧心。男人淫笑着抱住了于巧心柔软的胴体,一双大手在女孩的身
体上下不停地游走和摩挲着,尤其是于巧心的酥胸,翘臀,细腰和美腿,更是成
为那男人玩弄的对象,而于巧心乳头上的那对铃铛更是引起了那男人的兴趣,被
他恶作剧般地不停拉扯着,而于巧心却疼得皱起了眉头。于巧心可以感觉到那男
人的双手非常粗糙,粗壮的身体上还有一股浓浓的汗味,显然是常年从事粗重体
力活的结果,而且那男人非但长得丑陋不堪,嘴里还有一股刺鼻的臭味,每次那
男人亲吻于巧心的脸颊,甚至伸出舌头来舔着于巧心的耳垂时,都会让她感到一
阵阵恶心。于巧心从来没想过她会被这样一个粗鄙的男人随意玩弄,而她现在却
非但不能有所抗拒,连哭都不行,只能迫不得已地假作媚笑,曲意逢迎。

  那个嫖客玩弄了一会于巧心的性感胴体以后,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压在身下,
用双手抓着于巧心的双腿,开始蹂躏她被精液灌满了的紧窄阴户。凶猛的抽插让
于巧心忍不住发出了柔媚的轻声呻吟,而她已经被轮奸和药物调教得格外敏感的
身体也颤抖了起来,而于巧心这样的本能反应却让这个嫖客更加认定了她就是一
个骚货,所以那个嫖客也就更加兴奋地抱着于巧心的双腿,愈发加快了在她的身
体里抽插的速度,而于巧心也就在这个男人的身下继续颤抖和呻吟着。这个嫖客
以往都只能在一些阴道口都松弛了的妓女身上发泄,哪里品尝过鲜嫩少女如此紧
窄的滋味,在于巧心的身上肆虐了没多久以后,他就已经忍不住快感的冲击,在
这个萝莉美少女的阴户里爆发了。

  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于巧心的身体以后,那个嫖客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他放开
了于巧心,淫笑着坐在座位上,一边抓起倒在座位上的那个口袋翻找着性药,一
边指着胯下沾满精液的阴茎,淫笑着对于巧心说:「快帮老子擦干净,等下老子
还要再干你一炮呢…」嫖客没有想到的是,于巧心并没有和别的妓女一样去找湿
巾,而是跪在他的双腿之间,一边用泫然欲泣的哀伤眼神看着他,一边用手指握
住他的阴茎,伸出舌头来,一点一点地清理着他的阴茎,把阴茎上的那些腥臭的
精液全都舔得干干净净。于巧心楚楚可怜的眼神和她用舌头清理阴茎的淫荡模样
让那个刚刚发泄过的嫖客不用吃性药,就再一次欲火焚身,他猛地抓住于巧心的
头发,把那支已经在女孩的香舌舔舐下重新膨胀起来的阴茎插进了于巧心的嘴里。

  于巧心一心想让这个男人早点发泄,好尽早结束充当妓女卖淫的屈辱,所以
嫖客的阴茎刚一插进她的嘴里,她马上就用柔软的双唇包裹着那支阴茎,用她温
热湿润的唇舌熟练地吞吐和舔吮起来。随着于巧心螓首的前后摆动,那个男人的
阴茎也就在她的小嘴里抽插起来,她双唇的吸吮和香舌的缠绕让那个男人爽得直
吸冷气,而当于巧心的舌尖在龟头上不停舔舐和撩拨,挑逗着男人最敏感的部位
时,那个男人更是舒服得闭起双眼,连脚指头都蜷缩起来。一般的男人在这样的
刺激下,早就已经忍不住在于巧心的嘴里喷射了,但是这个嫖客毕竟刚刚在于巧
心身上泄欲过,所以一时之间,竟然还是没有要射的意思。那个男人继续享受着
于巧心的口交,而于巧心却已经不堪其辱,但却又不敢反抗,她只好把心一横,
伸直脖子,把那男人的阴茎吸进了她柔软的喉咙口。

  「哦哦哦…这是…这是什么…好爽…哦哦哦…」龟头和阴茎突然被喉咙包裹
住的美妙感觉让那个男人忍不住呻吟着全身颤抖起来。只在于巧心的喉咙深处抽
插了十几下以后,那个从来没有体味过深喉口交的男人就忍不住按着于巧心的头,
把腥臭的精液全都喷进了她的喉咙里。咽下肮脏的精液以后,于巧心继续跪在那
男人面前,痛苦地等待着那个嫖客下一步的蹂躏,被迫沦为妓女的屈辱让她想要
大哭一场,但一想起浪子警告她不准哭,于巧心只能忍着眼泪,垂下头来,不让
那个嫖客看到泪水在她的眼里打转。而那个嫖客这时候已经吞下了一粒药丸,一
边等着药力发作,重振雄风,一边淫亵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赤裸的小美女,暗自遗
憾刚才那两次射得太快,还没能细细品尝这个风骚的性感女学生。

  药力发作得很快,没过几分钟,那个嫖客就觉得浑身燥热起来,而他的阴茎
也恢复了一柱擎天的雄壮。于是那个嫖客指着那些被放平,又被拼接起来的座位,
淫笑着对跪在他面前的于巧心说:「小妞…爬上去…把腿分开…」于巧心只好继
续垂着头,俯卧在座位上,分开双腿,等着那个男人的玩弄。那个男人也爬到了
座位上,他淫笑着压在于巧心的背上,用一只手握着他的阴茎慢慢插进了于巧心
的身体,但是于巧心和那男人马上就同时发现,那支阴茎并没有插进于巧心的阴
户,而是插进了女孩温软的后庭。那男人感觉到于巧心的肛门甚至比阴户更加紧
窄,干脆就将错就错,抱着于巧心的香肩,淫笑着在她的肛门里抽插起来,而于
巧心却也只能皱起眉头,强忍着痛苦和羞耻,任由那个嫖客在她的后庭里肆虐。

  在于巧心的肛门里凶猛地抽插一阵以后,那个嫖客渐渐加快了蹂躏于巧心肛
门的节奏,在她的后庭里冲刺起来,而于巧心也被折磨得浑身颤抖,不停地呜咽
着,但是于巧心却只能强忍着痛苦,不敢哭泣,直到那个嫖客把精液灌进了她的
后庭,于巧心也没有哭出声来。虽然那个嫖客已经在于巧心的身上发泄了三次,
但是性药的药力还没有过去,他的阴茎仍然没有疲软,于是,他就淫笑着抱着于
巧心,把这个萝莉美女翻过身来,然后又抓着于巧心的脚踝,把女孩拖到座位的
边缘。这个男人一边分开于巧心的双腿,一边淫笑着对她说:「自己抱住腿,往
两边分开,让大爷好好操你…」于巧心也只好装出淫荡的样子,忍受着心中的屈
辱,用双手分别抱着她的双腿,让那男人跪在地上,再一次把阴茎插进了她的阴
户里…

  那男人在于巧心的身上第四次射精以后,终于满足地放开了这个赤身裸体的
萝莉美少女,有些手脚发软地穿上衣裤,打开了车门。等在车门前的方块7从那
男人手里接过100元钞票以后,才淫笑着跳上车来。关上车门以后,方块7从
口袋里拿出手机,淫笑着把手机屏幕伸到了瘫软在座位上的于巧心眼前。看到手
机屏幕上竟然是她刚才跪在那个嫖客面前,给那个嫖客口交的淫靡场景,于巧心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和羞辱,双手掩面地哭了起来,而方块7却淫笑着对她说:
「没想到吧…浪子在车里装了好几个针孔摄像机,我们在外面也可以看到你是怎
么挨操的,还能看到你伺候客人的时候乖不乖…第一次接客就挣了足足600,
大母狗你还真是块做婊子的好材料,发起骚来真是不得了,刚才整辆车都晃起来
了呢…」

  听着方块7的羞辱,于巧心哭得更加伤心了,但是没过多久,车窗上就又响
起了有节奏的叩击声,方块7连忙命令于巧心不准再哭,要显得骚一点,看着于
巧心勉强收住了哭声,方块7才打开了车门。于巧心看到另一个嫖客已经站在门
口,和前一个不一样的是,从第一眼看到赤身裸体的于巧心开始,这个男人就完
全被她清纯漂亮的脸蛋和性感惹火的身材迷住了,而于巧心沾满精液的胴体所透
露出的那种别样魅惑的淫靡气息更是让那个男人血脉贲张,欲火焚身。那个男人
根本就不关心于巧心的名校女生身份,教头掏出于巧心的学生证,他却连看都没
看,只是从口袋里随手抓出好几张大钞,塞进教头手里,然后就一边解开裤带,
一边淫笑着跳上了车,方块7也就赶快识趣地下车,并且关上了车门…

  那些男人一共给于巧心招徕了五个嫖客,每一个都借助着性药的威力,在这
个萝莉美女的身上发泄了至少四次,甚至有两个嫖客还让于巧心在他们的胯下全
身痉挛着高潮了,于巧心只能强作媚态地坐在那些男人的怀里扭动着腰肢,或者
强颜欢笑地撅起屁股来,迎合着那些男人的发泄,直到她的阴户和肛门里都被那
些男人的精液灌满,于巧心还跪在那些男人的双腿之间,喝下了不少白浊腥臭的
精液,而于巧心的酥胸也成了满足那些男人兽欲的工具,男人们的阴茎在她的乳
沟里像火山般地一次次喷发着,而男人们炽热的精液也就像岩浆一样飞溅在于巧
心的脸上和胸口,有几个嫖客还变态地模仿着A片中的样子,在于巧心的身体里
发泄一番以后,最后却把阴茎伸到她的脸前,把白浊的精液喷射在她清纯的俏脸
上。

  除了在于巧心的身上疯狂地泄欲,那些嫖客也用上了那个口袋里的每一支电
动阴茎,每一个跳蛋和每一串后庭珠来蹂躏这个娇嫩的萝莉小美女,男人们一边
舔着于巧心的酥胸,甚至还咬着她敏感的乳峰和乳头,一边还把那些可怕的性工
具按在于巧心粉红色的乳头上,或者干脆塞进她的阴户或者肛门里,不停地震动
着,把她刺激得忍不住哭喊着,浑身颤抖起来。最后一个嫖客也是一边拉扯着于
巧心肛门深处的一串后庭珠,一边在她的身体里畅快地发泄以后,才满意地下车
付了钱。然后,草花8和方块7淫笑着跳上车,把于巧心的手脚用胶带捆绑起来,
又用口交球塞住了她的嘴。直到已经被折磨得像烂泥一样瘫软在被精液弄脏了的
那些座位上的于巧心又被装进了麻袋里,坐在驾驶座上的教头才淫笑着发动了汽
车…

  其实,刚被装进麻袋,饱经蹂躏的于巧心就已经失去了意识,直到方块7和
草花8吃力地把那个麻袋抬回于巧心和于巧嫣的家里,扔在客厅的地板上,她才
被惊醒过来。麻袋刚被解开,重见光明的于巧心就看到显然是刚遭受过轮奸的于
巧嫣正蜷缩着身体,躺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毯上,于巧嫣也被反绑着双手,脚踝被
绑在一起,嘴里塞着一个口交球,而黑桃7和草花7正吃力地把她的赤裸的胴体
装进另一个硕大的麻袋里。看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于巧心马上就意识到那些男
人是打算把于巧嫣也带去卖淫,想到只有14岁的妹妹也不得不在那些男人的胯
下装作淫荡地卖身,于巧心甚至觉得心里比她自己被迫卖淫时更加难受,她心疼
地哭喊起来,但却忘了她的嘴还被口交球堵着,所以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
声。

  于巧心的哭喊根本就没能迟滞那些男人的步伐,黑桃7和草花7费力地抬着
那个装着于巧嫣的麻袋,跟着豹和学生走出大门,而于巧心却只能哭着趴在地上,
无可奈何地流着眼泪,看着大门慢慢地关上。客厅里的那些男人扯断了于巧心手
腕和脚踝上的胶带,又把口交球也从她的嘴里拿了出来,还给她重新戴上了项圈,
然后就拉着项圈上的铁链,在她身上继续发泄着。那些男人一边蹂躏着于巧心的
阴户或者肛门,一边还淫笑着羞辱她:「做鸡爽不爽啊?」「又能挣钱又能挨操,
是不是很舒服?」「你是喜欢做母狗,让主人和狗老公操呢?还是喜欢做鸡出去
卖啊?」而于巧心却也只能一边抽泣和呻吟着任由那些男人凌辱,一边违心地在
那些男人的胯下哭喊着:「做鸡爽…做鸡好舒服…」「母狗…喜欢做母狗…主人
请操母狗…」

  在那些男人的轮奸中,于巧心高潮了好几次,而且还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两次。
在粗暴肛奸的剧痛中又一次醒来以后,于巧心哭着听到学生正在她的后庭中肆虐
着的富翁淫笑着说:「大母狗的屁眼好像比小母狗还要更紧一点…」,她这才想
起刚才她被迫卖淫时,妹妹不得不在这里独自面对这么多男人的蹂躏,而且那时
候这些男人比现在更加精力充沛,于巧嫣所遭受的摧残肯定要比她所遭受的凌辱
要可怕得多。一想到妹妹被这些男人糟蹋得一次次性高潮,又一次次昏死过去的
悲惨画面,于巧心就更加心痛地哭了起来,但是那些男人却根本不管于巧心在想
什么,他们只是在这个小美女的身上不停的发泄着,把于巧心玩弄得苦不堪言,
直到饥饿感提醒那些男人应该吃饭了,这场似乎永无止尽的轮奸才得以告一段落。

  被折磨得全身无力的于巧心无声地哭泣着,沾满精液的胴体瘫软在地毯上,
而那些男人却在一边满意地吃着送来的美味外卖。那些男人刚开始吃东西,大门
就再次打开,豹和学生淫笑着走进了客厅,而黑桃7和草花7也吃力地抬着那个
麻袋,紧跟着走了进来,他们把麻袋往地上一扔,就去吃东西了。于巧心看着那
个麻袋在地毯上微微蠕动着,连忙勉强支撑着身体,忍着全身上下的酸痛,手脚
并用地一步一步爬到那个麻袋旁边,用绵软无力的双手和牙齿又拉又咬地想要打
开那个麻袋。幸运的是那个麻袋其实并没有扎紧,所以于巧心没怎么费力,就把
麻袋口解开了。于巧心赶快扯开麻袋口,把于巧嫣的脸和上半身都释放了出来,
她刚把那个口交球从妹妹的嘴里拿了出来,于巧嫣就在姐姐面前委屈地哀鸣起来。

  想到自己刚才被迫卖淫时遭受的玩弄和羞辱,于巧心根本不用猜测,就知道
妹妹刚才经历了多么可怕的蹂躏和折磨。看到妹妹沾满精液的俏脸和胴体,还有
她那对嫩乳上的咬痕和瘀青,于巧心更是感到阵阵心痛,她伸出双手,抱住悲泣
着的妹妹,也和妹妹一起哭了起来。于巧嫣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不能拥抱姐姐,
只能把脸埋在姐姐的怀里,继续痛苦地呜咽着,用哭声诉说着心中的哀怨和屈辱。
但是没过多久,那些吃饱了肚子的男人们就淫笑着走了过来,用力拉扯痛哭着的
于巧心和于巧嫣,硬生生地分开了这对同命相怜的姐妹花。在于巧心和于巧嫣的
哭声中,男人们扯断了于巧嫣手脚上的胶带,又强行给她戴上了项圈,然后才把
这对姐妹双双按在地毯上。

  男人们把吃剩下的东西倒在于巧心和于巧嫣的面前,又把地毯上的新鲜精液
和那些剩饭拌在一起,还在那上面撒了一泡尿,最后才逼着那两个女孩把这些肮
脏的东西吃掉。于巧心和于巧嫣别无选择,只好忍着恶心和作呕感,跪在地毯上,
哭着一口一口地吃掉了那些充满了精液的腥臭气味和尿膻味的食物残渣,然后又
在男人们淫亵的目光中被迫蹲着,屈辱地哭泣着尿在了地毯上。彻底羞辱了这两
个萝莉小美女以后,教头和豹淫笑着开始分别清点这对姐妹被迫卖春换来的钞票。
「都接了五个客…大母狗被操了23次,卖肉钱是…3300…小母狗…小母狗
只被操了20次…

  卖肉钱3000…」教头一边用两只手各自挥舞着一叠钞票,一边淫笑着对
于巧心和于巧嫣说,「小母狗输了…

  所以…小母狗要被…要被两根肉棒一起操屁眼…」

  「不!不要!」于巧嫣恐惧地哭喊起来,娇弱的她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酷刑
虐待,光是想一想被两个男人同时肛奸就已经让她害怕得浑身发抖,「母狗…
…母狗以后会…好好接客的…主人…求求主人…放过小母狗…放过这一次吧…」
但是于巧嫣可怜的哭泣却并没有打动那些残忍的男人,看着大哥和少爷淫笑着向
她逼近,于巧嫣吓得浑身像是筛糠一样颤抖起来。「求求主人…让大母狗代替小
母狗…被…被两个主人…一起…一起操…屁眼…」看着妹妹惊恐得魂不附体的样
子,于巧心忍不住心疼地哭喊起来,「大母狗…喜欢…最喜欢主人…操屁眼…」
虽然想到被两个男人同时肛奸,于巧心也害怕得心惊胆战,但是保护妹妹的冲动
还是让她不顾一切地用她能想到的最淫荡的字眼哀求着那些男人,「屁眼痒…请
主人…两个主人一起操…」

  「既然大母狗那么骚…那就先操大母狗吧…」听到于巧心哀羞的悲鸣,大哥
突然伸出手臂,拦住身边的少爷,转向于巧心说,「那你就乖乖地准备好屁眼开
花吧…」大哥和少爷淫笑着走到于巧心的面前,少爷躺在地毯上,指着胯下那支
已经挺得老高的阴茎,继续对这个刚刚当着那些男人的面把尿撒在地毯上的萝莉
女孩说,「坐上来,自己把屁眼送到我的肉棒上…」于巧心也就只好抽泣着跨坐
在少爷的身上,这个已经无数次用后庭迎合过男人们的女孩熟练地用手指掰开她
娇嫩的肛门,身体慢慢向下坐,直到她感觉到少爷火热的龟头已经结结实实地顶
在她的肛门口,正当于巧心想要象每一次被迫用这样的羞耻体位遭受肛奸的时候
那样,哭着把少爷的阴茎纳入她的身体时,她却听到了一个冷酷的声音:「先不
准动…」

  大哥的命令让于巧心一时不敢有所动作,只能吃力地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抽
泣着半坐在少爷的身上。大哥看着于巧心尴尬而屈辱的表情,慢条斯理地走到她
的身后,跨过少爷的双腿上,然后一边跪在地毯上,伸出双手抓住于巧心的粉臀,
强行把她娇嫩紧窄的肛门掰得更开,让于巧心皱起眉头,轻声呻吟着,一边把阴
茎也顶在于巧心柔软的肛门上,和少爷的阴茎紧紧贴在一起,然后才淫笑着催促
着于巧心:「快!自己把肉棒插进去…」听到大哥的威逼,于巧心只好继续哀鸣
着,伸出她本来掰开肛门的那只手在身后摸索着,她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大哥和少
爷的阴茎,但她温软的小手却怎么也没办法同时握住那两支粗壮的阳物,只有尽
力伸展开手掌和手指,于巧心才勉强夹住了那两个男人火热而肮脏的阴茎。

  「怎么还不插进去?是不是要我们去操小母狗啊?」于巧心抓住大哥和少爷
的阴茎以后,却久久没有下一步动作,少爷一边拉着于巧心项圈上的铁链,一边
捏着她充满弹性的的屁股,不耐烦地逼催着。其实无论大哥还是少爷都已经从于
巧心身体和手指的阵阵下意识的颤抖中发现了于巧心内心中的恐惧,但是他们却
并没有因此对这个萝莉美女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而于巧心却唯恐这些男人会去摧
残妹妹,只好连忙抓着那两支阴茎,哭着想要把两个男人的龟头都塞进她被大哥
撑开的肛门里,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她窄小的肛门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时容纳
两个硕大的龟头,于巧心又羞耻又慌乱,额头上甚至都急出了密密的汗珠。

  「大母狗好像不行啊,还是我们来帮帮她吧…」看着于巧心窘迫而屈辱的样
子,大哥满意地淫笑了起来。大哥一边抱着于巧心的翘臀,把阴茎粗暴地插进她
的肛门,一边朝着躺在于巧心身下的少爷使了个眼色,少爷也就会意地挺起腰来,
用力地和大哥同时侵入于巧心紧窄娇嫩的后庭。两支阴茎的同时插入轻易地就把
于巧心的肛门撑开到了最大限度,而还没等于巧心疼得惨叫出声,大哥和少爷的
再一次野蛮推进就直接撕裂了她的肛门,身体被扯成两半一样的剧痛让于巧心疼
得惨叫着,全身痉挛起来,嫣红的鲜血也从她肛门上迸裂开的几道伤口中喷涌出
来,甚至滴落到了少爷的身上。而大哥和少爷却继续在她的后庭里不停地推进着,
直到于巧心被惨烈的剧痛折磨得失去意识,昏死过去…

  「疼…疼死我了…救命…受不了了…」于巧心才疼昏过去没多久,在她肛门
同时抽插着的那两支阴茎又把她折磨得醒了过来,还没睁开眼睛,于巧心就疼得
忍不住惨叫起来。「大母狗你醒了…菊花爆开的滋味怎么样啊…」听到于巧心的
惨叫,少爷一边捏着她的翘臀,一边淫笑着对她说,「你看那边的小母狗,也已
经疼得昏过去了呢…」于巧心连忙哭着转向一旁的于巧嫣,却恐惧地看到于巧嫣
也正用和她一样的姿势坐在虎的身上,而鹰正跪在于巧嫣的身后,虎和鹰正淫笑
着,同时在于巧嫣的后庭里粗暴地抽插着,于巧心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两支阴茎
上都已经沾满了于巧嫣肛门爆裂的鲜血,而于巧嫣这时却只是微微弯着腰,垂着
头,随着那两个男人的蹂躏而浑身颤抖,看样子也已经疼昏了过去。

  「不…不…你们骗人!」看着娇小的妹妹也被两个男人残忍地同时肛奸,于
巧心的心都揪成了一团,她痛苦地向少爷哭喊着,「我已经…已经…为什么…为
什么还要折磨小嫣…为什么…」但是她愤怒的质问却只换来了少爷的嘲笑:「说
你是母狗还真的没有冤枉你…智商连狗都不如…刚才我们说的就是先操大母狗,
谁说我们先操了大母狗以后就不能再去操小母狗的屁眼?何况,你们只是母狗,
主人还需要对母狗说话算数吗?」说到这里,少爷用手指抓住于巧心的臀肉,狠
狠地在她的后庭中抽插了几下,而大哥也随之加快了在于巧心流血的肛门里抽插
的速度,一阵阵撕裂的剧痛把于巧心折磨得全身抽搐着惨叫起来。在于巧心的哀
嚎声中,昏死过去的于巧嫣也渐渐恢复了意识,在虎和鹰的同时肛奸中不停地哭
喊和惨呼着。

  在这样的酷刑摧残中,这对姐妹好几次疼得昏死过去,但又很快就被折磨得
惊醒过来,直到那四个男人先后在她们的后庭中泄欲,这样的煎熬才终于到了终
点。但是同时插入这对姐妹花的身体,同时蹂躏她们的刺激感让那些男人一发而
不可收拾,在肛门撕裂的剧痛中才昏过去没多久,于巧心和于巧嫣又几乎同时被
更加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惊醒。

  当于巧心和于巧嫣哭着睁开双眼时,却发现她们正各自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
她们的腰肢和双腿腿弯正分别被夹着她们的男人牢牢地抱紧或者抓在手心里,根
本动弹不得,而她们的阴户却疼得像是要被活生生撕成两半一样。在那些男人的
淫笑和羞辱中,于巧心和于巧嫣没过多久就恐怖地意识到,这种可怕的剧痛是因
为她们身前和身后的男人正同时蹂躏着她们的阴户。

  紧窄的阴户被两支阴茎同时插入的剧痛让于巧心和于巧嫣疼得不停地惨叫,
而那几个男人却继续在她们的阴道里抽插着,淫笑着在女孩悲惨地颤抖着的身体
里寻找着刺激,于巧心和于巧嫣越是痛苦,那些男人就越是兴奋。幸好,在被那
些男人轮奸了那么多天,遭受了无数次蹂躏以后,于巧心和于巧嫣的阴户已经比
她们刚失身的时候松弛了不少,不然的话,她们紧窄的阴道是绝对不可能同时容
纳两支阴茎的。但是尽管如此,被两支阴茎同时插入和奸污的可怕摧残还是让于
巧心疼得撕心裂肺,全身抽搐,而于巧嫣更为紧致的阴户更是被粗暴地弄伤,鲜
血从她的阴道口被撕开的伤口中渗了出来,染红了那些男人的阴茎,而那些男人
看到阴茎上的鲜血,却更加满意地淫笑起来,还说是「就像又给小母狗开了一次
苞」…

  当那四个同时凌辱于巧心和于巧嫣的男人们先后在她们的身体里泄欲以后,
那些男人的疯狂暴行才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但是那些男人根本不可能就这样放
过这两个活色生香的小美人,虽然于巧心和于巧嫣的肛门撕裂,阴户也严重受创,
而且还已经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但那些男人却还是残忍地给她们分别注射了强
力春药。当于巧心和于巧嫣在药力的作用下渐渐醒转,并且媚惑地扭动着赤裸的
胴体和纤细的腰肢,呜咽着发出甜美的阵阵呻吟时,那些男人淫笑着围住了她们,
开始享受这两个萝莉美女春情勃发的主动迎合。在那些男人的玩弄下,于巧心和
于巧嫣很快就被凌辱得蜜汁横流,体液淋漓,而那些男人却一边享受着她们的胴
体,一边强迫她们精神恍惚地舔舐着她们自己当众排泄时,喷洒在地毯上的屎尿,
甚至还命令她们张开嘴,直接尿在她们的嘴里,让神智不清的女孩甘之若饴地喝
下腥膻的尿液…

  仅仅几个小时之前,龙英雄才想到一个不错的词,好像可以描述他看到于巧
心和于巧嫣受辱时,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那个词叫做「天良未泯」。而当龙英
雄看着他心中的女神还有女神的妹妹在春药的控制中惨遭蹂躏和凌辱,就像是提
线木偶和充气娃娃一样,在他的眼前被那些男人随意玩弄着的时候,他的心里也
感到越来越不舒服,甚至反常地不想再欺辱这两个可怜的女孩。听着女孩们的呻
吟和男人们的淫笑,看着白皙的性感胴体被黝黑的强壮身躯所包围,在那些男人
的胯下或者身上扭动着,龙英雄只想悄悄离开眼前的这场兽欲狂欢。而当龙英雄
退到客厅一角时,他却意外地听到了刚玩弄过于巧心和于巧嫣以后,正在这个角
落稍事休息,准备稍后继续享用这对萝莉姐妹花的十三太保们之间的对话。

  「看样子,这种春药再多给她们打几次,这两只母狗就会变成淫娃荡妇…」
烟嘴淫笑着说,「到那时候,她们可就真的是母狗了…」然后,龙英雄又听到了
快刀的声音:「没错,再打上几针,也就差不多了…不过,等玩腻了这两条母狗
以后,该把她们怎么样?杀掉?杀掉太可惜了,不过不杀掉的话,又太不安全
…」这时候,教头接过了话题,继续说道:「不用杀,干脆就把她们卖掉就好,
还能挣上一票…」富翁立即反驳道:「那是说给那两只母狗听,吓唬吓唬她们的,
我们哪有那个能耐把大活人卖到国外去,难道你有这本事?」教头得意地笑着,
继续对其他男人说:「不用卖到国外…只要把她们分头卖到深山老林里的穷乡僻
壤,不管是给全村人当老婆下崽,还是给黑煤窑的矿工做公用妓女都可以。那些
地方连电都没有,也根本就不知道法律是啥,不管是谁,也绝对找不到她们。哈
哈哈…」

  听到教头的主意,十三太保全都得意地淫笑起来,而龙英雄却暗暗心惊,想
到于巧心和于巧嫣这对萝莉姐妹如果真的先被注射过量的春药,变成神智不清的
花痴,然后再被那些可怕的男人残忍地卖到那些偏僻的地方,可能就真的永远回
不来,而她们也就只能一辈子充当男人们的泄欲工具和繁殖机器。龙英雄无法接
受梦中情人的命运竟然会如此悲惨,但是他却根本无计可施,只能蜷缩在客厅的
角落里,一边咬着自己的手背,神经质地全身发抖,一边下意识地流着眼泪,脑
海中却一片空白。而就在离开龙英雄不远的地方,于巧心和于巧嫣却仍旧在春药
的驱使下,不停地连连呻吟着,用颤抖着的娇柔胴体主动地迎合着那些男人,让
那些男人在她们的身上粗野地疯狂泄欲…

               (待续)

***********************************
第十二天:/goukanla.com/url/b5033de890ade001
***********************************

[ 本帖最后由 阿福 于 2016-1-13 14:4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