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obody 发表于 2015-04-22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MRnobody
2015/04/22同步发表於: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十)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想了整整一夜,我仍然不知该作何选择。

  湘怡发短信来说她还是决定去上班。现在我们两个人,只有她还能接触到老
吴,这个女孩一定不会放弃任何取证的机会。我没法阻拦她,只是告诉她不要试
图去接触小张,也不要让他看出任何蛛丝马迹,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的联手关
系。

  我没敢告诉她,小张也握有她的性爱视频的事,那样子除了让她更加惊恐外
不会有任何的作用。我为我的辞职懊恼不已,放楚湘怡一个人在公司里面对那两
个男人,我很担心。思索再三,我给老吴打了电话,说我没能找到工作,想回去
上班,但是,被拒绝了,意料之中的事。

  我喜欢楚湘怡,可能是公司里她所有爱慕者中最容易为她做出失去理智行为
的男人,留我在那里,就等於给他征服女神的道路上设置了一颗炸弹,换了我,
也同样不会答应。

  我又给徐婉打了电话,跟她说小张已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她在电话里哭了一
阵,当然也是什么都没透露给我。我安慰她几句,然后问她,她们公司现在招不
招人。

  「嗯,还有几个空缺,不过都是最基层位置,挺辛苦的。如果刘哥你愿意来
的话,我可以帮你说说。」她止住了呜咽回答我。

  「辛苦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能够养活自己,有劳你了。这种时候还来求你帮
忙,挺不好意思的。」我假惺惺地说道。

  「没事。」徐婉顿了一下又问道:「刘哥,你来我们公司该不会是为了小张
吧?那件事……我不会……」

  「我明白。」我打断她:「放心,不是为了他。他的做法我并不赞同,而且
我也不会插手你们两口子的私事。」

  「哦……那行,有消息了我打电话给你。」

  看起来徐婉是很在乎那个她出轨的对象,所以才会怀疑我是为了小张去探听
那个人的身份。但是她仍然会答应我,说明她并不觉得我能在那里打探出什么,
也就是说那个人应该并不是她的同事。

  不过,无所谓,想这些没用,与我无关!

  我哪里也没去,留在房里,把小张给我的U盘插进电脑。昨天犹豫了一夜,
最终我还是给自己找到了打开视频的藉口。我需要寻找线索。

  虽然听湘怡简单地描述过,自己也脑子里做了猜测,但当老吴奸淫我的女神
的画面进入眼中,我还是升起了要将电脑砸掉的冲动。

  小张说得没错,单从视频来看根本看不出奸淫的迹像,那个药物的药性比我
估计的还要强烈许多,从瘫倒在老吴怀里那一刻起,湘怡就像是个玩偶一样完全
听从着老吴的摆佈,明明是纯洁的处女,对老吴种种挑逗和引诱的反应却比妓女
还配合。

  我愤怒地看着屏幕上淫秽的画面,听着我的女神压抑却放荡的叫声,死死握
着拳头,昨晚留下的刚刚结痂的伤口又再度绷开,鲜血淋漓犹如我此刻的心脏。

  但是我也没法否认我的兴奋,压抑在痛苦之下躁动的兴奋。湘怡的身体惊为
天人的魅惑,每一寸肌肤都对我充满吸引力。这是我偷窥了一年多,幻想了一年
多的女神之躯,虽然此刻她正被一头畜生玷污,但那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美丽,一
份我得不到的美丽。

  视频的内容远比湘怡描述的要多,在她陷入沉睡了以后,老吴又奸淫了她四
次。失去知觉无法反抗的柔软身体被任意摆弄成各种姿势,在睡梦中仍然不由自
主地去迎合老吴的抽送,发出浅浅的低吟,沙发上、地板上、办公桌上,到处都
留着湘怡洒下的爱液。

  老吴曾试图侵犯湘怡的后庭,将她压在办公桌上一边从身后干着她的小穴,
一边用她涌出的花蜜涂抹在小巧的屁眼周围,但是只是侵入了半根手指就因为湘
怡痛醒过来而宣告放弃。

  作为不甘的报复,他那一次直接将湘怡干到在高潮中失禁,并在她失神的时
候把沾满了白浆的阳具塞进她的嘴里。这些片段湘怡并未对我提及,那画面让我
震惊到浑身发抖。只有在AV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真实地发生在我的女神身上,让
我一直仰慕的女人在我面前露出了下贱如婊子的一面。

  『如果我也可以这样对她……』我苦涩地摇摇头,驱散了这个想法。不可能
的,楚湘怡不会爱上我,我连给予她拥抱和亲吻的权力都没有,更不必说将她像
个奴隶一样随意享用。

  视频播放结束时已经到了下午,画面最后定格在老吴扶着湘怡离开办公室的
时刻。我僵硬的身体终於在屏幕漆黑一片时得以松弛,一直急促的心跳也终於舒
缓下来。

  下楼去吃饭的时候徐婉给我回了电话,说她已经说好,我随时可以去上班。
我当然千恩万谢,并不忘又安慰她两句。挂掉电话后,我又拨通楚湘怡的号码。

  「喂。」她很快接起来,声音很憔悴,听得出她在公司过得有多小心翼翼。

  「早上忘了跟你说了,办公室里有监控,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接电话。」我小
声对她说,她回了一句等等,过了一会才又出声。

  「我在其它楼层了,什么事?」

  「吴锦泉今天有对你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吗?」

  「没有。我去了他办公室几次,他除了说工作的事就是道歉,不过矛头还是
都指向你。」

  他妈的,这个混蛋!我暗骂一声又问道:「张崇武呢?他有什么异样吗?」

  「他今天没来,好像是请假了吧!」

  看起来昨天我在小张脸上留下不少痕迹,他要是想对老吴隐瞒,就必须有个
合理的解释,避而不见是个好方法。

  「刘哥,你想到办法了吗?」湘怡沉默了一阵,小声问道。

  「还没有。」我黯然回答:「张崇武那边不愿意配合我,我揍了他一顿,但
是无济於事。」

  「你没事吧?」听说我和小张打了架,湘怡语气里有点关切的意味,让我心
动。

  「没事。」我回答:「我会再去找他的。」

  「刘哥,我很害怕。」湘怡的声音无助得让我心疼:「我想要证据,可是呆
在这里让我很害怕。同事们看我的眼光都很奇怪,吴锦泉也总是伺机接近我。虽
然我一直开着录音,可是如果他把我叫进办公室后强制给我灌药,又抢了我手机
怎么办?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没事的。」我轻声安慰她:「他现在还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了真相,应该暂
时不会冒那种险的。我早上跟他说要回去上班,但是被拒绝了。现在你是咱俩中
唯一能接触到他的人,如果你也离开,想找到证据就没可能了。你现在只要再忍
一忍,跟他周旋着,然后想办法拿到他办公室的钥匙,我们就有希望。」

  「为什么要他办公室钥匙?」湘怡不解地问道。

  「他的电脑里应该存着那天的监控视频,里面有拍到张崇武把药交给我的画
面。拿到那个视频,我就可以去逼迫张崇武配合我,站出来指证吴锦泉。」

  「这样吗?我尽量吧……」湘怡疲惫地说道。这对她来说是很难完成的事,
但是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么一丝希望了。

  结束了和湘怡的通话回到屋里,空虚的感觉立刻席卷了我。没有工作,见不
到楚湘怡,报复的事情又没有进展,只能张望,我忽然有一种要做的事情明明很
多,却偏偏无所事事的荒唐感。昨晚一夜没睡,现在却还精神的不行,我在屋里
来回转了几圈,抽了几根烟,最后还是无法抗拒心底的那份我不愿承认的欲望,
再次点开了那个视频。

  看着女神淫媚的姿态,听着她销魂的叫声,我狠狠撸着自己的鸡巴,射出精
液。更加空虚,可是,心安了。

  钻进被子,将那两颗药丸拿在手里细细观察了一阵,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了大早,给徐婉打电话招呼了一声,我穿戴整齐,去新公司报到。

  工作的内容和以前差不多,还是干销售,不过这次上司从令人厌恶的老吴变
成了漂亮的徐婉。她在公司似乎人缘很好,跟新同事介绍了我一下,大家立刻鼓
掌表示欢迎。这工作主要就是和人打交道,他们的产品也不高端,我经验丰富,
一上午时间就对业务瞭解得差不多,就等着勾搭个客户实际练手了。

  我跟其他人不熟悉,午餐当然是和徐婉一起吃。她说我第一天来要表示一下
欢迎,找了个档次不错的餐厅,要了个小隔间。

  边吃边聊,自然地又说到了他们夫妻的话题上。徐婉不太愿意谈这个,尤其
是涉及那个男人的身份时,她总是仓促地绕开重点。我没有追问,只是问她还打
不打算和小张过下去。

  「怎么说呢?」徐婉轻咬着筷子:「我知道这事全是我的不对,是我对不起
崇武,他现在这样子对我也是我咎由自取。可是我不想离开他,我和那个男人之
间的事没法对你细说,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已经断绝了来往。

  我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崇武,我没法离开他。但是,我也不想放弃
这个孩子,不管他的父亲是谁,毕竟是有一半我的骨血,尤其是知道崇武不能生
育以后,我更没办法放弃自己成为母亲的机会。

  崇武说只要我愿意打掉孩子,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但是我做不到。我已经
怀孕两个多月了,医生也告诉了我预产期,那是这孩子的生日。你我都有生日,
每逢生日都有人祝贺,我不想这辈子每年到了那一天,就想起自己有一个无缘过
生日、永远也听不到一句生日快乐的孩子。」

  「可是……你想过小张的感受吗?养你和别人的孩子,这是哪个男人都接受
不了的吧?」我能理解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态,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修复她和
小张的关系就太难了。

  「我明白,但是现在的局面也有他的责任。如果一开始他就告诉我事实,也
许我会在那时候就断了做母亲的念想,他不该让我怀抱希望这么多年,每天都在
期待他松口,同意和我孕育宝宝。

  刘哥,你不知道,我在这几年想要孩子已经成了病态,一开始我跟他说的时
候,他只说还没准备好,但是后来他会开始发怒,一提到生孩子的事就发火,摔
东西。我不敢再说,可是越不敢说,就越憋得难受。

  那天我知道自己怀孕了,就抱着摊牌的决心叫他回来,也向他明言除非杀了
我,否则这个孩子我一定会保住。他当即就提出了离婚,但我知道他离不了,我
是孕妇,他离不了婚。这也是我要保住孩子的另一个原因。我是个出轨的女人,
如果没有孕妇这个身份,崇武就可以轻易地结束这段婚姻,我刚也说过了,我离
不开他。」

  「唉……」我叹了口气:「徐婉,你们这情况真的很複杂,但是,劝和不劝
分,我是看着你和小张走到一起的,不想也看着你们两个分开。既然你有这个心
思,那我也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小张那边,我会好好帮你说的。」

  「谢谢你,刘哥。我不能喝酒,就拿这杯水敬你,同时也算欢迎你来公司上
班!」徐婉向我举起茶杯,我与她碰了,一饮而尽。

  下午下班后楚湘怡给我打了电话,她没有找到机会,老吴的钥匙只有他自己
有,一直都挂在他的腰上,除非湘怡愿意再牺牲一次色相去骗老吴脱了裤子偷过
来,否则根本无计可施。

  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安慰了湘怡几句,让她不要着急,慢慢来。本来想邀
请她一起吃饭的,但是要做的事很多,我试探了两句,她没那个意思,我也没勉
强。

  买了点药,又拿了几瓶啤酒,我去了小张那里。

  「怎么?昨天还没打够?」他见到我很惊愕,大概以为我应该永远不会再主
动找他了吧!

  「今天不打你了。」我扬起右手给他看指头上的纱布:「听湘怡说你今天没
上班,来看看你。」

  「你来看我?」小张疑惑地瞄着我:「难道是我昨天喝多了,这脸上的伤其
实是我自己撞的?」

  「切,还知道开玩笑,看来你也不怎么内疚。」我压制着心中的火气,在他
肩上捶了一拳,进了屋子。

  屋里还是没坐的地方,我照旧在地上坐下,开了两瓶啤酒,把一瓶递向他:
「来,先喝一个。」

  「刘哥,你还是先说是什么事吧!你这样子我可不敢喝酒,万一里面下了毒
呢!」小张离我远远的,没有接过那瓶啤酒。

  「坑我的时候胆子挺大,怎么这会怂得像个孙子?不喝拉倒。」我把瓶子放
下:「坦白说吧,我是来谈条件的。」

  「谈条件?什么条件?」

  「我现在在徐婉他们公司上班。」我微笑着回答,看到小张脸上的疑惑变成
惊讶。

  「你想干什么?」小张走过来,捡起了啤酒。

  「开门见山的说吧,你帮我找到老吴的犯罪证据,我就不把你干的好事告诉
她。」我冷冷地直视着他。

  「去你妈的!」他喝了口酒,在我旁边坐下:「你这说的是屁话。我把证据
搞出来,老子被提审,不用你告诉她她也知道了,你当我傻逼啊?再说,就算现
在闹成这样,徐婉也还是我老婆,你觉得她能相信你?」

  「嘿嘿,」我也喝了口酒:「你别忘了,我现在是唯一知道你们情况的人,
也是公司里唯一能和徐婉聊这件事的人,我现在每天和她相处时间可比你长,我
多说说她的好话,多说说你的坏话,她现在不相信,再过些日子你说她信不信?
当然你可以现在就回家去,告诉她你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这样子你们的矛盾就
迎刃而解,不用怕我从中作梗了。」

  「你……」小张怒视着我,又颓然摇头:「你真要告诉她我也没办法,这事
对我没好处,我不可能答应。」

  「你说得也对。」我耸耸肩:「但是我现在有你的把柄,不能不利用。这样
吧,我退一步,再给你点好处。」我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是对弄
到药很在行吗?我会经常跟徐婉一起吃饭,我帮你下药,弄没了她肚子里那个孩
子。」

  「刘哥,你……」小张被我的话震惊,但眼中也升起了明显的希望:「你不
应该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你究竟要什么?」

  「我要楚湘怡。」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你只要徐婉,我也只要楚湘怡,我
要她的绝对安全,确定她不会再被你和老吴骚扰!」

  「这……」小张犹豫地思考了一下:「这他妈还是屁话。我都说了,你找到
老吴的证据,我跟着进去,徐婉有没有孩子还他妈关我屁事!」

  「这倒也没错。」我点点头:「不过既要弄倒老吴,又要保住你,这可有点
难。但首先的一点,上次你说要拿视频去威胁楚湘怡的事,绝对不准做。然后,
我们可以试着去找点新的证据。」

  「新证据?你是指……」小张不明白我的意思。

  「很简单,经济犯罪,或者其它什么的,只要能让他进去就可以。要是实在
找不到,就让他再犯一桩事!没有你我参与的事!」

  「操!你他妈怎么说得那么简单?说白了,我现在就是老吴操纵的一条狗,
我能让他犯事?我要有这本事,早他妈自己干了,也不用等到要跑去求他给我升
职!」小张把我的话当作天方夜谭,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熄灭下来,垂头丧气地拿
起酒瓶。

  「这种事可以慢慢计划,我以前什么也没干过,还不是被你们设计得随时准
备吃官司。人总有疏忽的时候的,现在我只要你答应会帮我。除了帮你毁掉徐婉
肚子里的孩子之外,附送的条件,是我会帮你探听那个奸夫是谁,不过这事我没
法保证,你老婆的嘴有多紧你自己知道。啊,那个男人应该也知道。」

  我暂时也拿不出什么具体方案,但是小张的配合我是绝对需要的,不过我也
不忘在言语上讽刺他,否则我随时都会想再狠狠揍他一顿。

  「你他妈别拿那种话来刺激我,要是真能按你说的那样,我他妈当然帮!」
小张抬起头看着我,目光坚决。

  「那就好,来,走一个吧!」我再次向他举起酒瓶,这次他没有拒绝,举起
瓶子与我相撞,但在他仰头喝酒的时候我又继续说道:「小张,这是我最后的希
望了,你可别跟我耍花样。真要是逼到我狗急跳墙,我不差多报复一个!杀人的
事我可能干不出来,但是下药的事我可是已经做过了。别忘了,上次你给我的药
我随时可以放到徐婉的杯子里,至於那时候她身边有多少男人,我可没法跟你保
证!」

  「我操你妈!你敢?」小张还没咽下去的啤酒伴着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身,我
没有在意,哈哈笑着仰起头,把剩下的半瓶酒全部灌了下去。

  很多事情,站在好人的立场上无法做到,但是老吴说得没错,只要够坏,要
干成那些事情却并不难。从现在开始,为了楚湘怡,我要试着在刀锋上行走,把
所有事情彻底解决掉。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hxsoft 于 2015-5-25 20:3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