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九 发表于 2011-12-05
                   【豪门哀羞风云录】(十四)


作者:曾九

原创首发

2011年11 月11日发表于SIS001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十四


    楚芸像怀里揣了一只小兔,心情忐忑地告别了彪哥,跨进了健身房的大门。

    健身房里的情形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老门房照样恭恭敬敬地给她行礼,一路
上遇到的人也都友好地和她打着招呼。一时间,她甚至觉得昨天发生的一切其实
只是一场梦。

    可当她推开自己更衣室的门时,一切侥幸幻想都烟消云散了。一开门,她就
看见文叻正大大咧咧地坐在屋子中央的大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聚精会神地盯着
正前方,连她推门进来都没有察觉。

    楚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足有半面墙壁大小的大屏
幕上,正在放映录像。一男一女纠缠在一起,亲吻得如火如荼,男人的一只手插
在女人的胸前。女人宽松的瑜伽服大幅度地敞开着,白嫩嫩的乳峰露出了大半。

    不用看楚芸也知道,这是昨天下午的现场情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文叻偷
拍了下来。一定是编入了他所谓的起居录。虽然楚芸进来的时候已经抱定了牺牲
的决心,但当她看到这不堪入目的画面的时候,还是差点流出了眼泪。

    她急忙关上门,上了锁。因为伴随着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还有男女混杂的声
音。文叻以前拍的那些画面,由于都是在楚芸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的,所以基本
上都没有声音。可昨天文叻非礼楚芸的时候,她凭着本能挣扎反抗。那录下来的
声音让人听了不由得脸红心跳。

    文叻发现了楚芸。他忙不迭地站起来,张开双手迎过来,殷勤地说:" 亲爱
的楚芸小姐,终于把你盼来了!" 说着,一把搂住她,不知羞耻地伸长脖子,就
要亲她的嘴唇。

    楚芸厌恶地别过脸,他臭烘烘的嘴唇还是在楚芸细嫩的脸庞和脖子上连亲了
几下。楚芸奋力挣开他的双臂,瞥了一眼墙上的大屏幕气愤地说:" 怎么大白天
在这里放这种下流的东西?"

    文叻并不生气,依然死皮赖脸地搂住楚芸的肩头说:" 我一分钟看不到楚芸
小姐都受不了啊!" 说着坐回沙发,色迷迷地盯着楚芸因气愤而起伏不定的胸脯。

    他看楚芸站在那里不动,于是假装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嘴里还假惺惺地说
:" 楚芸小姐不必介意啦,我不会影响你,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喽。"

    楚芸打心底里想哭。她知道这个无赖是什么意思,但她也知道,自己不动,
他这令人难堪的偷拍视频就会不停地放下去,而且后面不知还会有什么不知羞耻
的动作。

    她忍住心中的悲戚,放好小包包,从大包里取出瑜伽服,就又愣在了那里。
按以前的习惯,她现在应该脱掉衣服,去冲个澡,然后换上瑜伽服,出去练功。
但屋里坐着这个无耻的小人,她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了。

    啪地一声,屏幕上的画面消失了。文叻转过身,斜靠在沙发上,眼睛盯着楚
芸,一言不发。楚芸知道他在等什么,实际上她也没有什么选择。她很清楚地知
道,自己在这间房子里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清晰的拍下来,制成高清晰的视频文
件。无论她躲到哪个角落都逃不掉的。可即使如此,她也只有按他的命令脱光自
己。

    她在心里不住地安慰自己,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已经被他无数次地目奸过了,
也不多这一次。她知道这是自欺欺人,但她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她颤抖着双手解开上衣扣子,解开牛仔裤。虽然她刻意把动作做得很慢,但
最终还是逃不过脱光衣服的那一刻。

    文叻似乎并不着急,看到楚芸磨磨蹭蹭也不催促。他知道她逃不掉的。

    楚芸的外衣都脱掉了,露出了像嫩藕似的臂膀和修长的大腿。她犹豫了一下,
双手背到背后,捏住了胸罩的搭扣。虽然她知道,在这间屋子里,任何角度都有
摄像头对着她,她无处可逃。但她还是下意识地把身子转过去,背对文叻的目光,
熟练地解开了胸罩,脱下来扔在了床上。

    她仍然背对着文叻,快速地脱掉裤衩,抬腿就想钻进淋浴房。谁知文叻" 嗨
" 地一声叫住了她。她羞涩地转过身,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放在大腿中间。

    文叻微微一笑,把双手平端在胸前,做了个往上托的动作,戏弄地示意楚芸。
楚芸的脸腾地红了。那是她在镜子前最习惯的动作。

    她躲无可躲,无助地闭上眼睛,双手平端在胸前,托住自己丰满的乳房,轻
轻地托起来,定在了那里。

    文叻呵呵地笑了:" 好看!太好看了!我最爱看楚芸小姐这个动作。楚芸小
姐,你知道吗,我每次看到你这个动作,立刻下面就硬了,简直要激动得晕过去
了。以后每次脱光衣服后,都要做一次给我看啊!这是一个经典,可以流芳百世
哦!"

    这样的羞辱,简直像一群白蚂蚁,一点点在啃噬着楚芸柔弱的心。她托着自
己的乳房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见他不再说什么了。赶紧转身钻进了淋浴房。大颗
的泪珠止不住地滚了下来。

    她飞快地打开水龙头,开大热水。水烫得她白嫩的皮肤生疼,但她还嫌不够
烫。一股水蒸气徐徐升起,渐渐弥漫了整个淋浴房,她的心情略微平静了一点。

    她知道,即使在这淋浴房里,也密布摄像头。昨天快速浏览文叻给她的记忆
卡时,她看到了自己在淋浴房里赤身裸体的放肆动作,当时也是大吃一惊。她拼
命放热水,就是希望蒸汽能遮蔽一点自己的身体,给她保留一点尊严。

    即使这样,她在淋浴房里也只有紧抱双臂,什么也不敢做。昨天在那段视频
里,她甚至看到了自己下身的特写镜头,清晰得纤毫毕现,就是说,连地板上都
有摄像头。

    她就这样抱着膀子,任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如果可能,她希望一直冲到
和彪哥约定的时间,出去穿上衣服就和他回家。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文叻这
个无赖是不会容忍她多久的。

    果然,淋浴房的门砰砰响了起来,接着开了条缝,那双猥亵的小眼睛出现在
门缝后面,摘掉了眼镜,透过水雾直射楚芸的胸脯。

    楚芸身子一抖,她知道躲是躲不过去的,该来的总归会来。她咬咬牙,关掉
了水龙头,开门走了出去。她暗暗下了决心,尽量和这个无赖周旋。哪怕是出卖
一点色相,也要想办法把他稳住。也许能找到什么办法蒙混过这一关。

    她一脚跨出房门,手就习惯性地到门边的架子上去摸浴巾。谁知文叻早已站
在门旁,手里拿着雪白的浴巾。楚芸心里一紧,伸手去接浴巾。可文叻手一抬,
抖开浴巾,伸手就朝楚芸的胸脯捂了上来。

    楚芸惊的后退一步,但早被文叻一把揽住光溜溜的柳腰,毛茸茸的浴巾已经
在自己柔软的乳房上面放肆地揉搓起来。

    楚芸伸手去抢浴巾,谁知文叻戏弄地一闪身子,竟乘虚把裹着浴巾的手插入
她的两腿之间,下流地在她下身磨擦起来。

    楚芸羞得无地自容,双手抓住浴巾抢了过来,匆匆擦干了身体,拿起放在一
边的瑜伽服,急急忙忙地穿了起来。

    文叻好像一点都不生气,色迷迷地盯着楚芸红通通的脸庞。嘴里啧啧地赞叹
道:" 出水芙蓉,天姿国色啊"

    楚芸恐惧地避开他的眼风,怯生生地低声说:" 文叻先生,我……该去练功
了。"

    文叻嘿嘿一笑道:" 楚芸小姐这是在和我道别吗?分手之前不想再和我亲热
一下吗?" 他看看楚芸的脸色,假模假式地叹口气说:" 唉,佳人别去,我只好
拿录像充数了。"

    楚芸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她狠狠心,咬咬牙,转过脸,嘟起嘴唇,在他额头
飞快地吻了一下。谁知她的嘴唇刚刚碰到他的额头,她的腰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
搂住了。楚芸身子一歪,脚下一滑,噗通一声就跌倒在文叻的怀里,嘴唇马上就
被他粗暴地吻住了。

    文叻一面疯狂地吻着楚芸,一面伸手去撕她的练功服。楚芸大惊,用手死命
护住裤腰,上衣却被她扯开了。文叻疯了似的一把抓住楚芸的一只乳房,头低,
竟一口叼住乳头,吱吱地嘬了起来。楚芸顿时手足无措,脚下一软,瘫坐在沙发
上。

    文叻趁势把楚芸压在身下,一手伸进她的上衣,抓住她空着的那只乳房,肆
无忌惮地揉搓起来。楚芸惊慌地大叫:" 放开我啊,求求你放开我。" 文叻也不
答话,嘴里叼住楚芸的奶头,像个饿急了的吃奶孩子,贪婪地嘬个不停。

    楚芸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含住过乳头,就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过。他这
一阵猛嘬,弄得她浑身酥麻,手脚发软,渐渐地放弃了抵抗。

    文叻见楚芸的身子软了下来,又狠狠地嘬了几口才松了嘴。他一面擦着流出
来的口水一面感叹:" 真好吃啊……楚芸小姐…大少奶奶…你真是我的小宝贝儿
……" 说着,他竟伸手去扒楚芸的裤子。

    楚芸双手捂住裤腰,无助地做着最后的挣扎。可被欲火烧红了眼的文叻三下
两下就掰开了她的小手。她轻薄的练功裤被轻而易举地扒了下来,露出了白花花
的肚皮和诱人的茂密芳草地。

    文叻早已按捺不住了,他飞快地褪下了自己的裤子。裤衩一脱,一条和他瘦
削的身体不相称的粗大的肉棒迫不及待地挺了出来。他用力按住楚芸洁白的肩膀,
用膝盖分开她仍在踢腾不止的双腿,大肉棒不由分说就抵住了她满园春色的桃花
源。

    楚芸疯了一样大叫,猛地挣开他的双手,不管不顾地用自己赤裸高耸的胸脯
抵住他的身子,声泪俱下地哀求他:" 不行啊……不行啊,求求你……真的不行
啊…我…"

    文叻重新把疯狂挣扎的楚芸压在沙发上,气喘咻咻地说:" 什么不行,你又
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我想你这小骚屄不是一天两天了,沙瓦家大少奶奶,今天我
把你干了,明天下地狱也值了……"

    楚芸扔死死地撑住他的肩膀,死命地摇头哭道:" 真的不行……今天不行…
…我今天是危险期…会…呜呜……"

    文叻先是一愣,接着就开心地笑了:" 哦,今天是大少奶奶的受孕期?那太
好了,今天我给你种上,你晚上回去让克来那小子再给你种一次,看看生下来是
谁的种。沙瓦老爷一定急着抱孙子呢吧?这下可是双保险啊,哈哈……"

    他一边狂笑,一边猛一挺腰,早已顶在楚芸胯下的大肉棒迫不及待地长驱直
入,噗地一下撑开紧致的蜜洞,毫不怜惜地插入了她的身体。

    楚芸疯狂地挣扎、喊叫、挥舞双手捶打他的后背。但这一切都毫无作用,被
欲火烧红了眼的文叻撅起屁股,吭唧吭唧地抽插起来。两人赤裸的下身撞在一起,
发出呱唧呱唧的淫秽的声响。

    楚芸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被他疯狂的抽插抽走了,身子渐渐软了下来,咬住嘴
唇,呜呜地哭着,忍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蹂躏。

    文叻气喘咻咻地抽插了一阵,忽然像汽车踩了油门,抽插的节奏猛地加快,
呼吸也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急促。

    楚芸感觉到那胀满下身的肉棒在微微跳动,马上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不知
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力气,拼命推着他汗渍渍的身子大声地哭叫着:" 不行……不
要……啊……"

    文叻低吼一声,屁股猛地抬起来,蓄足了最后的力量。楚芸绝望地闭上了眼
睛。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下面忽然一空,那条火热的大肉棒竟在最后一刻抽出了
她的下身。文叻手捧青筋暴凸的大肉棒,像捧着一挺机关枪。大肉棒不停地跳动,
喷出大股浓白的粘液,喷到了楚芸白皙平坦的小肚子上。

    哇地一声,楚芸双手捂脸,哭成了泪人。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蝴蝶王 于 2011-12-5 15:2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