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带刀不带妞 发表于 2010-02-10
作者:cs6596119
2010年/2月/10日 发表于SexInSex
原创cs6596119 SexInSex首发

***********************************
  
    各位朋友,请先给个红心然后再继续往下看把!不会让你觉得红心给得不值
得的!谢谢!

***********************************   
   


    第八章    介绍美女给我

    一路无语。我和她坐着电梯到了地下车库。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 旁,
恭敬的站着一个黑色西服的男子。那男子见那美女走近,把车后门打开了,低着
头。应该是那美女的司机。

    那美女转头,对我说道:「你开车过来的吗?」

    「是的。我的车在那边。」我指了指停在奔驰车不远处,那部因掉
漆而显得斑驳的小羚羊电动车,说道。

    「哦。」那美女顺着我所指看了一下,接着想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这
样好了。把你车钥匙给我。」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把钥匙递了过去。

    她接过钥匙,转头对那司机说:「你去开那部电动车。今天我自己开车行了。」

    「你家在哪啊?」她扭头又问我。

    通过对话我明白那美女的意思了。

    「哦。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好了。不用麻烦。」我急忙说道,「你告诉
我地方,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还是听我的吧。你看现在都几点了。你开那车一个小时都到不了。我们去
的地方可蛮远的哦。你不饿啊。我可饿了。快点说你家在哪。我叫司机把你车开
过去。等下我再送你回去。」那美女对着我说道,语气微微带嗔。

    这时,我的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声音是那样的响,以至于站在我面前
几步远的的美女都听到了。她抬起手背轻顶着鼻子,呵呵的笑了起来。晕死,又
出臭了。

    无奈我只好把住址告诉了她,并告诉司机钥匙放到门卫那里就行了,对他谢
了一声。

    我绕过车头,打开奔驰车前门,坐了进去。美女点火,轻踩油门,奔驰缓缓
的开出了停车场,很快融入滚滚的车流中。

    那美女专注的开着车,没有说话。利用等红灯的间隙,她打开了收音机,收
音机里传来天气预报的声音,说是这本周内天气将转冷,会有中到大雨。然后是
悠扬的音乐声。红灯过后,车继续往前开。

    我没敢问要去的地方,很老实的坐着。但这奔驰我可是第一次坐。车很稳,
几乎听不到车轮滚动的声音。车内也很豪华,我好奇的偷偷瞄着,我可不想再让
她知道,我连奔驰车都没坐过。

    我边偷瞄着,一边却想开了。这美女BOSS葫芦里不知道卖的是什么药啊。

    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职员,这样的举动也太过热情了吧。热情到,我对她的
目的都感到害怕起来。我和她巨大的反差,已经让我不再意淫着这美女真的会看
上我了,那无异于范BB昨晚反过来把我推倒了,那可能吗?

    然而,这女人会需要什么呢?确切的说是对我这样的男人,她想从我这里得
到什么呢?不要跟我扯淡什么一见钟情之类,虚无缥缈的烂感情,对我来说,那
是不存在的。这女人需要什么呢,而且是所有男人都有的?阴茎,对就是它。难
道她知道我那根比一般人硕大些?晕,她真的想找个地方把我这二两肉吃了不成。

    貌似当前法律只承认男人强奸女人,却没有女人强奸男人说法哦。我难道被
她吃了,连申诉喊冤的机会都没有啦?

    一阵的胡思乱想,让我有如上了贼船的感觉,好像掉入了美女所布下的陷阱,
一张无形的网已经向我张开,就等着猎物掉进去了。而我这猎物连逃走,连挣扎,
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让我七上八下的。

    人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再往上坐地吞土。难道她这般年纪就已经到
了坐地吞土的境界了。饥饿到连我这小雏鸡都不放过的地步了吗?

    看这美女行为举止,举首投足,还有那睿智撩人的目光,风情万种不说,那
无处不在的成熟风韵,哪个男人能挡得住。绝对不是二十几岁的女人所具有的,
看样子应该有三十了吧。但她那如凝脂般,弹吹可破的皮肤,却哪里像是三十了,
甚至连孙倩那样的青春少女都自叹弗如。真被她推倒,我想神仙都愿意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对这句老话又有了深刻的体会。

    我的眼睛偷偷瞄到方向盘下,那两截性感的肉色丝袜大腿,光洁润腻,正随
着踩动油门,刹车,不断的起伏,我的心又完全被诱惑了。管他娘的,豁出去了。
吃了我?那就吃吧。一夜情是吧,老子放弃抵抗。被这样的极品的美女吃了,我
死了也愿意了。

    一时间,意淫无数,想着被这美女推倒的种种可能性,无论那一种都销魂到
了极点。

    正在我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间,车子已经上了环城道,车流少了下来。美女
终于有了些许的间隙。

    「赵先生。今晚我请你吃海鲜,你看怎样。」美女问我。

    「好啊。」我下意识的说道,虽然随着和她接触的增多,我已经没有先前的
那么紧张了。但我还是有些拘谨。

    「不要这么拘谨嘛。其实,我今天能认识你真的很高兴。」那美女说道。

    很快车子就在一个金碧辉煌,灯火通明的酒楼门口停了下来。我和她下了车,
那美女把车钥匙给了个代客泊车的,车子很快被开走了。我看了招牌:一口福大
酒楼。

    我和她走了进去,一路响起:「上官总经理。欢迎您的光临。」看来是熟客
了。但他们看向我的目光很是惊异,好像是看怪物。

    我和她进入到了一个包厢,坐了下来。她很快就点好了菜。不久,满满的一
桌子菜上好了。菜很多,什么鱼翅、鲍鱼的都上了。中间一只硕大的龙虾,我可
没吃过,一时间无从下手。

    看来是喂饱了我,再慢慢宰吧。

    美女坐在我对面,微笑的对我说了一声请,然后很优雅的吃开了。一口晶莹
剔透的米饭被送到了她那清爽红润的小嘴里,慢慢的嚼着,一副秀色可餐的样子,
让我空咽了好几口口水。连吃饭都那么性感销魂,如果说世上的男人谁愿意被她
像吃米粒一样,吞到肚子里,我想没有人会拒绝。

    呆了好一会,我开始风卷残云般的对付满桌的山珍海味。要做米粒,我也要
做那最晶莹,最饱满的那一粒,我心里想。

    不一会,那美女先吃饱了。她放下了碗筷,一只手拿起高脚杯品起红酒,一
只手抱在在另一只手的腋下,悠然自得的看着我。她那目光让我觉的,她在欣赏
她的猎物。

    我才吃了七分饱。既然想通了最坏的结果,而且自己也愿意,我再没有什么
顾忌了,心情也不紧张了。打一炮是吧,吃饱了再说。我也不顾吃相,筷子飞快
的夹着菜飞快的送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满嘴的肉汁,应该很难看。

    很快,我吃饱了。嘴里嚼着最后一大口龙虾肉,两腮撑满,就着一大口红酒,
咽了下去。接着双眼盯着桌上那些个残乱的龙虾壳,说道:「说吧,上官总经理。
要杀要剐随你了。我这百来斤肉今天归你了,任凭处置。」

    嘴上好像很大义凛然,心里却嘀咕起来,呆会儿自己就像桌子上的这只龙虾,
一会儿肉将被吃光,只剩下一些无法食用的硬壳了吧。

    突然,自己一个很响的饱嗝传来。

    「哈哈。」那美女扑哧的一声,笑得花枝乱颤,说道:「笑死我了。你可真
逗。」

    「恩,我说赵先生。我哪点像老虎啦,你怎么老把我当老虎看啊。」那美女
强忍住笑,接着说道,「还有啊,不要叫我上官总经理。现在是私人时间,叫我
云清吧,这样亲密些。」

    亲密?是想添点情趣是吧。好啊,如你愿。

    「云清小姐。说吧,请我吃饭是为了什么事,要我做什么。不要告诉我你这
是为了感谢我对你们公司的服务。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我决定不再拐弯抹角,
直接进入主题。

    「好的,赵先生。看来你还是聪明人。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就谈谈吧。」

    云清说道,「在进入正题之前,我想再确认一个问题,你真的还没有女朋友
吗?」

    「很重要吗?这对你来说。」我说道。

    「很重要!」

    怕我有女朋友纠缠是吧?

    「真的没有。原来有一个,几个月前已经分手了,和一个有钱人跑了。」我
谈谈的说道,心头有些寂寥的惆怅感。

    「哦。那好。我们交个朋友吧。因为下面的话题是朋友间才能进行的。你愿
意吗?」云清看着我说道,眼神里透着慎重。

    「云清小姐,我当然愿意。能和你交上朋友真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是我高攀
了。」我说道。

    心下却想,没必要这么麻烦吧。又是问有没有女朋友,又是要交上朋友再说,
换做我是你啊,我早把你吃了。

    「赵亮。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就叫我文清吧,别小姐,
小姐的,难听死了。」说着,她对我伸出那只白皙的柔荑。

    「云清。你好,很高兴能和你成为朋友。」我走过对面,轻轻的握着了她的
手,说道。

    「你就坐旁边吧。我们靠近点说话。」她好像很高兴的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坐到她旁边。

    「赵亮啊。我想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你愿意吗?」云清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有些意外,好像和先前想的有些不一样。

    「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是美女,很漂亮的美女。我相信你一定喜欢见到她。」

    「介绍女朋友给我?」

    「看你的本事了。能得到她是你的福气。」云清盯着我说道。

    「这么好的女孩子。我何德何能,她会看上我?」我喝了一口酒,说道。

    「至于为什么,你先听我讲个故事吧。」她也喝了一口酒。

    然后我听了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三年前,一个叫雪馨馨的女孩子,在
一个三月桃花开的春天,认识了一名特种部队的上尉军官,他的名字叫肖亮。他
们相爱了,爱得死去活来。在那年的秋天,当枝头都挂满硕果的时候,他们也摘
下了爱情的果实,走进了结婚礼堂。然而就在洞房花烛夜的当晚,西部发生武装
叛乱,新郎被紧急召回,赶赴第一线。也在那天晚上,意外发生了,为了保护一
个战士,新郎身中数枪,当场牺牲。

    「他们认识很简单,那女孩子就是特种部队的医护兵。」云清幽幽的接着说
道,「因为打击太大,馨馨当年就退役了,现在在N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上班,
是心脑外科的医生。」

    听了这段凄美的真实故事,我当然被感动了,废话,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嘛。

    特别是新郎和新娘都是军人,当新郎为国捐躯,新娘成了寡妇的时候,我的
心也随之悲切。

    我是个小人物,也许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一粒
尘埃,但我也是祖国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也深爱着我的祖国,我曾经在一个军事
论坛中回帖道:当南海开战,我捐一个月工资;祖国统一之战,我捐一年工资;
当与倭国开战,我捐一条命。然而和这以身殉国的新郎相比,自己那点表态又算
得了什么呢。而那可怜的新娘真让人戚戚啊。

    我心里堵得慌。于是我借口说上卫生间,去整理一下有些纷乱的情绪。我洗
了把脸,抬起头来,镜子里是自己一张浓眉大眼的国字脸,棱角分明,线条刚毅。

    想想,自己虽是小人物,但自食其力,对社会还算有所贡献。虽然好色,但
也对社会无害。然而,我今天能自食其力,能好色,也还不是英雄们用生命换来
的。一股对英雄的缅怀和尊敬之情油然而生,心也随之热乎乎的。

    第九章   两大美女的裙底春光

    是小人物,也要幸福的生活,这样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先烈们。正在我感慨间。
突然,卫生间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是一男一女的声音。

    「……建华,你不要走。呜呜……,我那么爱你,你说你会爱我到永远的,
你走了我怎么办啊。……呜呜……」一个好像很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我哪知道你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我们分居还有半年就满两年了。到时
候你不离婚,也得离。」一个男人粗暴的声音。

    「不要走,求求你。当年我们是那么的相爱,那么的幸福。难道你忘了吗?

    ……呜呜,求你不要走!……」那女声哭得更厉害了。

    「放开我。不要跟我提当年。你这个烂货,不要把我当成垃圾桶了。被多少
男人上了,自己清楚。放开我!你这个贱货。滚开!」那男的声音更凌厉了。

    我走出卫生间的门口。看到离卫生间门口不远,一个包厢的门口,一男一女
正纠缠在一起。女的正靠着门口,脸部被男的身体挡住了,我看不见脸。那男的
一副几欲拔脚就走的样子,但被那女的双手牢牢抱住了一只胳膊,一时走不了。

    「你放不放。再不放,我对你不客气了。」那男的怒吼道。

    「不放。我死都不放开。我要和你在一起。呜呜……」那女的声音凄厉。

    突然,那男的一转身,把那女的手掰开了,一把用力把她往后狠狠推去,向
前走了一步。只见那女的身子向后一个踉跄,接着脚底向后一滑,伴随着一声衣
服被撕裂的声音,那女的向前扑到在地。

    随后男子又向前走一步,我看到了,那倒在地上的是方静,我的老板娘。只
见她头发凌乱,满脸泪痕,还在不停的哭着。她倒下后仍然牢牢的抓住了那个男
的一只脚。

    「放开!你这个贱货,有什么资格抓住我。」那男愤怒的声音震得走廊嗡嗡
响。

    几个闻讯赶来的服务生,看着那身材高大的男子,被他气势震住了,一时不
敢上前劝架。

    接着他转身,用另外一只脚,狠狠的踩方静抱着的双手,嘴里还叫着:「放
手。我叫你给我放手。妈的,你这个烂货,这个贱货。」

    他狠狠的踩着,一下,两下,三下,一次比一次用力,但方静一脸坚毅,咬
牙忍着剧痛,就是不松手。那男的又踩了两下。

    「妈了个屄的。看你还不松手。你这个贱货。」伴随着声音,只见那男的高
高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到了方静的脸上。接着又是一脚,方静的头往后仰去,在
一声惨叫声中,双手松开了,剧痛使她脸部朝下,一时抬不起来。

    就是这两脚,让我已经愤怒的心,不再犹豫了。我冲了过去,对着正在离开
的那个男子,一拳头挥了过去,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他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双手捂住脸部。

    「我叫你打女人。你算男人吗?」我吼道,然后又一脚蹬了过去,「你还是
人吗?你这个杂种!」

    那男的猝不及防,被我蹬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是谁!干你什么事!」那男的恼怒一边说着,一边欲起身,向我冲来。

    虽然我没学过格斗,但打架还不少,哪能让他起来啊。又狠狠一脚把他踢趴
在地上。

    那男的在地上滚了两滚,手捂着肚子。好一会才踉跄的站了起来,这回我没
再踢他。

    那男的猫着腰,喘了两口粗气,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我,说道:「好你个方静。

    这是你姘头是吧。今天被我看到了,你还敢抵赖。我走!那个烂货就留给你
吧,祝你们这对狗男女玩得开心!算我倒霉。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哎哟,我
的妈啊――」

    说完,他踉跄着身子,很迅速的消失在拐角处。

    我向方静看去,只见她缓缓的抬起了头,脸上一片青肿,很是恐怖。她双手
撑着要站起来,但无力的双手根本支撑不了她的身体,几欲又要倒下。

    我马上过去扶住她,她倒在我双臂间。这时我才发觉,方静的下体白色的裙
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破了,只穿着两根线条T字裤的两瓣雪白雪白的臀部充分
暴露在灯光下,很刺眼,隐隐还能看到那细细的布线条遮不住的粉红色肛门,还
有下面几撮细细的阴毛露在两腿间,两截肉色的丝袜大腿泛着盈盈的柔光,下体
旖旎到不能再旖旎。我目瞪口呆傻在当场,看得我心跳加速。

    想必是刚才方静冲出包厢,关门的时候把自己的薄纱裙子给夹住了,被那男
子猛烈推拉,摔倒后,裙子被扯破了,于是下体春光大泄。但就是这样屈辱的情
况下,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去抓住那个男子,可想而知,那男的对她是多么的重要。

    突然,方静一把把我的手推开了。一只脚向前屈撑,双掌用力,猛的从地上
爬了起来,又是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原来方静站起的时候,高跟鞋又踩住了前
面的长裙子,一起身,前面的裙子受力,又被撕破了。

    只见她前面的裙子也刷的一下被撕了下来,一块薄薄的三角布料包不住的美
穴堪堪的露在我眼前,密而长的阴毛被那三角布料拦成向左右分开的黑黑两股,
一根根卷曲的阴毛乱蓬蓬的分在美穴的两边,在灯光下泛着黑油油的光芒。一时
间,我忘记了先前的愤怒,被这淫靡的春光诱惑住了,鼻孔一阵热血要喷出的炽
热,让我有些头晕眼花起来。

    我抬头望向方静,只见她面无表情,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看来,她还沉浸
在刚才的打击中。她对我视而不见。突然,一个转身,她打开包厢的门冲了进去,
嘭的一声,门很重的被关上了。我起身要开门进去,但门被反锁了,打也打不开,
叫也叫不应。地上只余下两截薄纱裙子的残布。

    敲了良久,也没有回应。无奈。我只能离开了那间包厢。向云清的包厢走回
去。

    回到包厢,坐下后,我长透了两口气,没有提及刚才见到的事。云清继续刚
才的话题。

    「刚才说了这么多,接下来,我要交给你一个工作。就是请你帮帮这个不幸
的女人。你愿意吗?」云清盯着我说道,眼光里带着热切。

    「为什么是我?以你的身份找一个比我优秀的男人,应该很容易吧。我想我
很难担起这个重任。」虽然我很想尽我所能去帮助那个女人,但自己也知道自己
几斤几两,我不得不问个明白。

    「因为我想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你更合适去做这件事了。你知道吗?你很像
一个人。像谁知道吗?就是肖亮,那个不幸女人所爱的人。」云清喝了一口酒,
放下酒杯对我说道。

    鄂。我又囧在当场。这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吗?怎么让我听来就像是色中色
网站上那些意淫小说啊。

    「真的,很像。在电梯看到你,我都还以为肖亮复活了。仔细的看了又看。

    才发觉你不是。但除了气质上稍稍有点差别,你们两个人简直就像一个模子
造出来的。」云清说道。

    「那和帮助这女孩子,有什么关系吗?他爱的是肖亮,而不是我。世界上没
有相同的一片叶子。」我说道。

    「有关系。因为馨馨受到打击后得了一种病。那种病只有男人才能治疗。」

    云清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我晕。世界上还有只有男人才能治疗的病啊。我又囧在当场。

    「知道是什么病吗?性冷淡,又称性欲抑制。医学上定义为性幻想和对性活
动的欲望持续或反复的不足或完全缺失。对馨馨来说,她患的性冷淡,很严重,
可以说是完全缺失。她完全对男人失去了兴趣,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云
清喝了一口酒,润了一下喉咙,继续说道。

    「开始,馨馨还是对男人感到厌恶,后来发展到对男人不理不踩,到现在连
她做手术都无法对男性病患下手了,只能做女病患的手术。如果任其发展下去,
是不是她连男人见都不敢见了呢。如果是这样,她也许就要到精神病院过上一辈
子了,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你知道吗?」说到这,云清一脸的痛苦,仰头把那
杯酒干了。我从没有见到她如此激动过。

    「所以说,只有你才能治好她的病。为了她的病,我什么都尝试过了,但收
效甚微。现在我想介绍其他男人给她认识,不一会功夫,她就会癫狂起来,根本
没有办法接受。你应该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如果你都无法治好她,那么不幸的馨
馨,也许只能一辈子不幸了。」云清说完心头沉重,一副心如刀割的样子。

    「我们家和馨馨他们家从祖上开始就是世交。她的父亲曾经挽救了我们全家,
也就是说,没有他们家,也就没有我们上官家。你明白了吗?」云清平复心情后,
盯着我说道,目光里带着一股不容推脱的犀利。

    「所以,我求你帮帮她。只要能够治好她的病,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云清
到了很恳切的腔调说道。

    说实话,我听的有些瞠目结舌。好像在听一部曲折的小说。一下子有些懵了。

    她花这么多心思,原来是要跟我说的是这样的事啊,先前那些个猜度真是让
我汗颜。她这样的人物没必要骗我,这事应该是真实存在的。无论是从良心和道
义来说,我都无法拒绝的。更何况是这个绝美的超级BOSS的恳求。换做你,
你会拒绝吗?

    不会,谁都不会!对我来说这未尝不是个天大的好事,不仅拉近了我和BO
SS的距离,还能认识一位美女,而且有可能……以后的事谁又知道呢?如果完
成了这件事情,那么这个超级BOSS给的报答应该难以想象吧。这让我想到太
阳井最终BOSS基尔加丹,我的法师可是没有拿到那把神器日炙。

    我对自己的私心感到羞耻。但请原谅我,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还没有学会经
得起诱惑,对一些事情,还是不由自主的权衡利弊,斤斤计较。那种与生俱来的
小市民心理,一下子是很难消除的。

    「好吧。我接受。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治好她的病。如果她连我都不接受,
那么我也没有办法。」我看着云清说道。

    「好!我知道你不会拒绝。为了你的正确选择,为了馨馨早日康复。干杯!」

    她开心的笑着看着我说道。和她接触一个下午,她这次笑得最开心。

    「叮」两个高脚杯碰在一起,一男一女一饮而尽,说不出的畅快。

    「奉旨泡妞」的感觉就是棒。我心中像喝了蜜一样甜,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嘿,爷也有今天。

    接下来,我们又聊了一会馨馨的病情,和一些治疗的方法,但最终的关键还
是在馨馨对我这个人是否能接受,如果还是和其他男人一样,那么也就无从谈治
疗了。

    云清定下了先由她去做馨馨的思想工作,然后我们再见面,努力发展关系,
每次见面都要向她详细汇报情况,和她商量后再进行下一个步骤。具体什么时候
见面,她再通知我。

    对于她的安排,我不能有意见,所以我只能接受。

    谈完正事,我们聊开了。我发觉她好像对我这样的人生活很感兴趣。问我平
时喜欢做什么,对什么感兴趣,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等等。

    其实我对自己的生活都感到无聊,她问得也无聊,我也就很无聊的告诉她,
自己平时喜欢做爱,对女人最感兴趣,最近最有趣的事就是:一天坐公共汽车,
自己在掏东西的时候,从口袋里带出一只避孕套,掉在地上,正在犹豫该不该捡
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一个MM喊了起来:大哥,你二弟的工作服掉了。

    我刚说完,云清就大笑起来,一直捂着肚子在笑,就差没有钻到桌子下面了。
我惊奇的看着她,没搞错吧,这些和哥们常讲的荤段子她都没有听过?真以为我
发生这样的事了吗?

    一个笑话就让她笑了好久,她最后还强忍着笑,在我肩膀上轻拍了一下,说
道:「恩,我说啊,你这坏家伙,坏死了,在姐面前都不正经。」末了还来了一
句:「后来你捡起来了吗?」听她这么一句话,我当场晕倒。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看着她被我黄色笑话逗得乱颤,我的心轻飘飘的,
就像在飞,真希望永远都不要着地。

    然而,我的心一直在陶醉,也一直在困惑。那就是她一些有意无意的举动,
让我有如在温柔乡里刺激销魂的同时,也如梦如雾,摸不着头脑。

    她时而轻松的翘起二郎腿,提及着高跟鞋,那几乎裸露出高跟鞋的小脚,丰
盈细润,脚弓完美的弧线楚楚动人,堪堪包裹的丝袜色度均匀,泛出莹然而肉肉
的光泽,随着脚趾头的抠动,高跟鞋也随之一晃晃的,撩拨得我的心既荡漾又销
魂。

    她时而有意无意和我碰杯,表情暧昧,话语意味深长,身体却靠得很近很近,
那沁人心脾的体香,那满眼颤晃,包在薄薄蕾丝里的颠颠双乳,那深陷的若隐若
现的雪白乳沟,都让我血脉喷张,热血就像滚到不能再滚的沸水,咕噜咕噜的冒
着热气。

    要命的是,她时而挪动臀部,那不断上缩的短裙,几乎遮不住裙底的春光,
肉色丝袜的大腿中间是一道刺目的深红色,那梨形的神秘花蕊有如会呼吸的小嘴,
一呼一吸的,薄薄的真丝三角布料也随之一张一弛,每当布料贴近,我几乎能看
到那张小嘴凹凸的轮廓,每当布料膨胀,又让我感到那盈然饱满,丰润的一团。

    噢,真是要人命。满目都是刺激,令我的下体一个晚上都保持着昂扬勃发的
姿态,硬到不能再硬,一些滑遗的前列腺液体由龟头渗出,打湿了棉质的裤头。

    每次上卫生间进行排泄,我都长长的喘几口气,长时间等待器官的软化。真
是苦不堪言,但却乐在其中。

    她在有意识的勾引我,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为什么,我不得而知。还是装
傻充愣的好,我叹道。

    在我欲火焚心,快要燃起自焚时,那顿漫长而销魂的晚餐结束了。我谢绝了
她送我回去的好意,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会抑制不住冲动,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责。

    我需要凉风的冷却,无论肉体还是纷乱的精神,我都需要冷却。

    这一晚真是太他妈令人难以置信了,一个一文不名的小人物,却成了绝色美
女的异性朋友,而那高贵的屄还似乎在向他招手。这也太过幸运了吧,幸运到我
都害怕,害怕明天是不是天上突然掉下一个10吨重的大铁锤,把我砸成肉泥,以
此来抵消前一天老天爷对我的过分临幸呢。

    我走出酒店门口,一阵冷风吹过,好像在提醒我不要再做不切合实际的梦了。
绝色美女摇下车窗,微笑着向我挥了挥手。在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中,她随着车子
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
  
  PS:红心和回复是我莫大的动力。

  终于写完了,有些拖沓。水平有限,只能这样了。本来想把推倒的章节完成
再发,不过好几天没有更新了,还是发给大家先了。春节快到了,在这里祝大家
万事如意,合家幸福!

    我喜欢红心,大家捧场给一个吧。

***********************************

[ 本帖最后由 cs6596119 于 2010-2-10 20:2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