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wdgn 发表于 2009-03-06








  夫妻故事汇之三十 她们是怎样变成荡妇的(5)

  编译:nswdgn


  (5)安妮·玛丽叶     (3,212)

  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忠于家庭和事业。我和妻子安妮·玛丽叶已经结
婚15年了,我从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我
妻子会对我不忠。可是,最近我十分震惊地发现了她红杏出墙的证据,那些证据
表明她不但是个不忠的妻子,简直就是个淫荡无比的骚货。

  在我们整个的婚姻生活中,我从来也没有去查看过她的私人用品,比如手包
什么的,我相信她也没有翻看过我的私人物品。对我来说,夫妻间也要保持一些
空间也一些尊重。有一天早上,当我准备开着我的小卡车去上班的时候,我发现
车钥匙被锁在车里了,从车窗我能看到钥匙就在插在点火器上。

  由于就担心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我把我的一把车钥匙挂在了妻子的钥匙环
上,同时也把她的车钥匙挂在了我的钥匙环上。我返回屋里,找到她的手包,打
开寻找她的钥匙,好用那把备用钥匙打开我的车门。突然,我看到她的手包里有
一盒避孕套,我打开盒子,发现那一打12个避孕套中少了两个。

  在我们刚刚结婚的时候,安妮·玛丽叶和我就决定不要孩子,所以我很早就
做了输精管结扎,那么,她的手包里为什么要放避孕套呢?早年在军队的时候,
我曾经用避孕套来装烟卷,以保持它的干燥;我也曾用避孕套包裹过枪口,以保
持它的清洁,我还用避孕套绑扎过我的裤子,等等等等。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我妻子用避孕套干什么,但我不愿意去想那个最明显的用途。我用备用钥匙打开
我的车门,再把钥匙放回到我妻子的手包里,然后就开车上班去了。

  在上班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妻子手包中避孕套的事情。碰巧的是,那天是
周二,而周二和周四我妻子要去帮她姐姐西尔维亚照看孩子,因为她姐姐那两天
晚上要参加社区大学的学习,而那两天晚上也是我妻子唯一单独出去的时候。

  周三的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安妮还在睡觉,我迫不及待地跑到客厅,找到她
的手包,急切地查看那盒避孕套是否还在。我惊奇地发现,前一天还有10个避
孕套的盒子里只剩下两个了。

  “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心里暗暗骂道。安妮和我一般每周做爱两
三次,可是在周二一个晚上,她就用掉了8个避孕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周四,我在办公室给安妮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然
后,我提前离开了办公室,开车到赫兹汽车公司租了一辆汽车。我开车来到离家
不远的地方,静静地坐在车里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安妮从家里出来,开着她的
车离开了。我跟在她的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让她发现我,也不至于把
她跟丢。她直接朝她姐姐的方向开去,在路过一个药店的时候,她停下车进了药
店。等她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棕色的小纸袋。

  继续前行,我跟在妻子的车后穿过小城来到西尔维亚和她丈夫佛兰克的家。
安妮泊好车,拿着那个小纸袋进了她姐姐家。过了大约10分钟,西尔维亚走了
出来,钻进她的汽车一溜烟开走了。3分钟以后,安妮带着西尔维亚的孩子走了
出来,溜达着走进西尔维亚邻居的家。2分钟以后,她一个人返回了她姐姐家。

  我坐在车里等待了半个小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傻。我看到安妮把孩子托付
给了隔壁的邻居,那么她为什么要独自待在那个房子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我看到一辆汽车停在了西尔维亚的家门口,一个敦实的墨西哥人走下
了汽车。我认识那个人,他是佛兰克公司棒球队的队员。接着,我又惊奇地看到
西尔维亚的丈夫佛兰克紧跟着下了车,两个男人大声说笑着走进了那所房子。

  当那两个男人刚刚走进大门,我立刻就下了车,迅速地穿过街道,悄悄地来
到安妮姐姐家的房子外面,寻找着可以看到屋里情况的地方。我找到一扇打开着
的窗户,虽然拉着窗帘,但我从窗帘下面的缝隙还是可以看到屋子里。我想看看
屋子里有什么情况,但是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又转到后门那里,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倾听里面的动静。什么声音都没
有,我握住门把,轻轻一扭,门竟然无声地开了。原来那后门并没有锁住。我把
门打开一条缝,还是听不到任何声音。西尔维亚家我是来过的,知道房子的布局
和结构。我从后门进去房间,悄悄地走进厨房,然后悄悄地朝餐厅走去。这时,
我能听到一些声音从起居室传过来。正在我打算穿过厨房和走廊去起居室看看的
时候,我突然听到很大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他们正朝我这里走过来!

  在慌乱之中,我赶忙转过身躲进走廊旁边的第一个房间里,那是佛兰克和西
尔维亚的卧室。我依然能听到外面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慌张地在房间里寻找
着可以藏身的地方。我打开衣柜,发现里面挂满了衣服,我根本进不去。我又打
算藏在床下,但那里的缝隙太小,我也钻不进去。绝望中,我打开窗户,爬到外
面,蹲在窗户外面一个小平台上。我刚把窗户关上,那声音就进了房间。

  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安妮的问话:“其他人在哪里啊?”

  佛兰克回答道:“他们今天晚上来不了了,你就等着让我和曼尼肏你吧!”

  “你们能干五个人的活吗?该不会让我带着失望回家吧?”安妮说道。

  “等着瞧吧!我们会把你肏得死去活来的。”那个叫曼尼的男人说道。

  五个人?难道安妮曾经同时和五个男人做爱?妈的!我竟然不知道我妻子是
这样一个骚货,竟然没有注意到她竟然是这样一个毫无廉耻的性欲恶魔。这时,
我听到安妮又说话了。

  “那你们谁先来啊?”

  “当然是曼尼先来。你知道我喜欢看着你被人肏. ”佛兰克说道。

  我站起上来,悄悄地把窗帘朝上拽了一点。这下,我清楚地看到我妻子站在
那里,腿上套着性感的丝袜,脚上穿着风骚性感的高跟鞋。就在我的注视下,安
妮双膝跪倒在曼尼面前,将他那粗大的鸡巴含在嘴里,然后使劲吸吮起来。她又
吸又摸,直到将那根大鸡巴吸吮、搓揉得挺立起来,然后打开那个她刚刚从药店
里拿出来的棕色小纸袋,从里面拿出一个避孕套套在曼尼的阴茎上。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怎么办?我该憎恨我妻子变成这样一个不
知廉耻的婊子吗?我该跳进窗户里去对着他们的屁股猛踢一脚吗?不!完全不是
这样!此时此刻,我脑子里想的是:“这两个勾引别人妻子的家伙,竟然让我妻
子为他们买避孕套供他们来肏我妻子。”

  真是很奇怪啊!更奇怪的是我的鸡巴竟然变得坚硬如铁。

  安妮·玛丽叶给曼尼套好避孕套,然后自己躺到床上,大大地分开两腿,对
曼尼说道:“来吧,孩子,来肏我。妈眯需要你的大鸡巴,妈眯非常需要它!”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我看着曼尼和佛兰克轮流奸淫着我的妻子。她像
狗一样撅着屁股,让曼尼从后面猛插她的阴道,而佛兰克在前面捅她的嘴巴;过
一会儿,佛兰克又会站在她身后抽插她的肛门,而她则卖力地吸吮着曼尼的大鸡
巴。我曾经在色情电影里看到过两个男人一起肏一个女人的情景,但我怎么也想
不到我妻子也会被两个男人这样玩弄(或者,她在玩弄他们)。

  看着这样淫荡的画面,我不由自主地拽出自己的鸡巴,不断地套动着。就在
佛兰克和曼尼将我妻子夹在他们中间,两根粗大的鸡巴同时插进她的阴道和肛门
的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股的精液猛烈地射在佛兰克家的墙上。实在太
淫荡了,我现在真想冲进房间里,和他们一起肆意奸淫自己的妻子。

  就在我准备离开窗台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让我惊奇不已的事情。只见西尔
维亚回来了,她走进房间,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问道:“你们有没有给我
留下点什么啊?”

  我开车回到赫兹汽车公司,还了他们的车,开着自己的车回到家里。我给西
尔维亚家打了个电话,是西尔维亚接的,我问她:“安妮还在那里吗?”过了一
会儿,安妮来接了电话,说道:“我正要回家呢,亲爱的。”

  “别装屄了,安妮·玛丽叶!你不再有家了。去告诉西尔维亚和佛兰克,你
就做他们家的长期客人吧!也许曼尼可以和你一起睡,如果他还满足不了你,大
概佛兰克可以再补充你一下。或者,你还可以找今天晚上没来的男人们满足你。
我已经把你的狗屁东西都收拾好了扔在门口,你有时间可以来拿走。”

  我气呼呼地挂上电话,开始收拾安妮·玛丽叶的东西,丝毫也不理会电话铃
在拼命地响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