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_xefd 发表于 2018-05-12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支教副本步入尾声……下学期就要来了。

啊……愉悦。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三百九十五)

  赵涛也愣住了,但马上,他就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啊哟,我……我怕有
人打电话打扰咱们,把手机关了。会不会是找我没找到的缘故?”

  孟晓涵缩了一下身子,从包裹着他的状态退开,看着手机皱眉道:“那也不
该打给我啊,她怎么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的?”

  “先接再说,一直不接更麻烦。”赵涛叮嘱了一句,拉过旁边的被子先把还
裸着的两人盖上。

  她点点头,放到耳边接听。

  “喂,是晓涵吧?我是余蓓,听得出来吗?”

  对面的声音还算轻快,这让孟晓涵隐隐松了口气,柔声道:“我这儿存着你
的号码呢,知道是你。有什么事吗?”

  “啊,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儿,我主要是想找一下赵涛。他爸妈给家里那
张卡上打了钱,说让我去把那个坏了的空调修一修,修不好就干脆换掉,可那张
卡密码赵涛没告诉我,我取不出钱,就准备问问他。”

  孟晓涵有点紧张地问:“那……那怎么……怎么打给我了?”

  “他关机了啊。”余蓓理所当然地说,“小楠给我了于老师的电话,可我跟
她联系,她说……”

  她在这里微妙地停顿了几秒,似乎从于钿秋那里听到的并不是什么很正常的
答案,“她说赵涛陪你去市区买东西,赶上天气不好,回不来了。那我就只有联
系你了对不对。方便交给赵涛听一下吗?”

  “好的。”孟晓涵伸手就要把手机递过来,一秒之后才发觉不对,赶忙缩回
到耳边大声说,“你稍等,我去隔壁叫他,他要是没在洗澡的话,我就让他接。
他要是……唔……要是正洗澡呢,那我就告诉他一声,让他过后给你打回去,好
吗?”

  余蓓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微妙的笑意,好像还轻轻叹了口气,“好的,那我等
你。”

  孟晓涵皱着眉赶忙下床,蹬上拖鞋抓起一条浴巾匆匆一搭,啪哒啪哒跑到玄
关,装模作样拉开一条门缝,用力关上,然后狠跺了几下脚,伸手敲了敲门板,
扭头看着赵涛大声说:“赵涛,赵涛,你在吗?”

  赵涛还是头一次看到孟晓涵如此精彩的演技,忍着笑回答说:“我在啊,什
么事儿?”

  “那个……余蓓的电话,你怎么关机了啊?”

  “我手机没电了,又没带备用电池出来。有什么事儿吗?”他为了制造隔着
门板的效果,还抬起手捂住了嘴。

  孟晓涵又把门开关了一次,接着走回床边,递给他说:“给,你跟她说吧,
说完手机还我。”

  “好。”赵涛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但总算是没笑出声,接过手机的时候顺
便在她没围住的乳头上轻轻捏了一把,才说,“喂,小蓓?什么事儿啊?”

  “到孟晓涵听不到的地方接。”

  里面的声音温度陡然比刚才降了不少,赵涛心里一颤,对孟晓涵摆了摆手,
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故意停了几秒,然后笑着说:“好了,我走开了,晓涵听
不到了,你说吧。”

  孟晓涵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把耳朵凑近,显然也有点好奇。

  “先告诉我密码。小楠等着去取钱呢。”

  “哦,851230,就是我的通用密,你这还值当打个电话问。”

  “小楠想听你声音了,自己不好意思,撺掇我给你打电话,正好有个由头,
怎么,不行吗?”

  “行行行,那必须行啊。”

  这时,余蓓话锋一转,轻笑道:“你都没问我要的是什么密码啊。”

  “不就是银行……”

  孟晓涵这时在他腿上掐了一把,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赵涛才意识到,按照
刚才的表演情景,他是不该知道这件事的。

  “你果然跟晓涵在一起呢。”余蓓的口吻听起来颇有些复杂,“我还以为…
…于老师是说笑逗我跟小楠玩的。”

  “于钿秋跟你们说什么了?”赵涛顿时有点紧张,他从来这里就觉得于钿秋
的身上透着一股不对劲儿,可除了老是来榨他的汁之外始终没什么问题,让他不
由自主就放松了警惕。

  不过话说回来,他就算不放松警惕,好像也没什么办法的样子。

  “没说什么。”余蓓淡淡道,“赵涛,晓涵……和我们不太一样,你对她…
…对她这样,不太好吧?”

  赵涛看了一眼孟晓涵,还好,她的表情基本上还停留在刚才的震惊中,“小
蓓,这个你也知道的啊,我……我曾经暗恋她好一阵子,其实现在也很喜欢她的。
她……她又表白了,说爱我,我……实在没忍住……”

  “赵涛,晓涵要的,你给得起吗?你答应过星语的事情,准备反悔收回吗?
你身边的关系已经够乱了,事情变得更复杂,你就真的不怕出事吗?”余蓓的焦
虑终于从温婉的声音中浮现出来,“我最近的感觉很不好,我总觉得……我总觉
得我下学期到了那边,要面对的情况可能比现在还要糟糕。”

  “没事,”赵涛有点心虚地又看了一眼孟晓涵,发现她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后,松了口气,说,“晓涵没要什么,就是一点点时间而已。我觉得下学期不会
有什么问题的,即使有……我也能尽力去解决,我的承诺一定能坚持下去。”

  一段漫长的沉默后,余蓓突然开口说:“晓涵,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百九十六)

  孟晓涵本来正揪着自己的浴巾略显黯然神伤,突然被丢来一句,显然懵了一
下,有点惊慌地说:“我……我?”

  那边传来杨楠颇有几分得意的声音:“看,我就说他俩准还在一块呢,不然
赵涛绝对不会是那样的口气,瞻前顾后的。”

  余蓓的话中透出一股克制的平静,“晓涵,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想怎么
样?在赵涛明确说了不会让你成为女朋友之后。”

  “我、我没想怎么样。”孟晓涵显得颇为窘迫,对她的计划来说,余蓓大概
就是那个能给她带来最大打击和压力的人,“余蓓,我……我大三就要去国外交
换留学了。我有信心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所以……所以最多一年半,我就走了。
我还能怎么样。”

  赵涛抓了抓头,把手机开成免提放在床上,“小蓓,晓涵真的没别的企图。
她已经决定了,留一段美好的回忆,然后安心前往国外,以后,就不再回来了。”

  “你发誓?”余蓓马上很急切地跟了一句。

  赵涛心里一凛,察觉到了余蓓心底浓烈的不安,他隐约意识到,余蓓对其他
人始终展现着宽容大方的态度,可能只是因为明白他已经不会动什么真感情。

  可孟晓涵的事情,余蓓是清清楚楚了解的,她作为一个曾经也拒绝过很多男
生的班花,恐怕多少了解一点暗恋到表白到被拒容易留下一个怎么深刻的印象。

  赵涛真正的爱意,似乎就是余蓓心里的底线。

  谁也得不到,那就最好。

  如果非要有谁得到,那就该是她。

  于情于理,都该是她。

  孟晓涵闭上眼,缓缓说道:“余蓓,我发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用尽全
力去争取留学名额,从赵涛身边离开,从这个国家离开,到我能去的最遥远的地
方,我绝对不掺杂到你跟赵涛的感情关系中去,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天和雷这种东西……也太没诚意了吧。”余蓓淡淡说道,听起来似乎不太
满意。

  “那,如果我没有做到我说的,就让我……让我被人杀掉。放干所有的血去
死,死得彻彻底底,谁也救不回来,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赵涛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赶忙柔声道:“小蓓,不至于吧。”

  余蓓却没有理他,自顾自对孟晓涵说:“晓涵,那我就相信你。我给你分享
赵涛的机会,希望,你对得起我的宽宏大量。但是,记得瞒住张星语,你跟赵涛
最好都小心点,她不是我,更不是小楠这么没心没肺。”

  杨楠在那边笑着说:“我不是没心没肺啊,我是……贪花好色。小蓓,不用
瞪我,我对那个小书呆子没兴趣。我爱的是你嘛,要不我也发个誓,我要是不站
在你这一边,就让我被绳子挂起来晃来晃去。怎么样?”

  “够了!”赵涛怒吼一声,震住了电话两边的三个女生。

  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简直就像有什么恶魔在耳边低声叫嚣挑衅一样,他喘
息着说:“生死这么大的事情,是可以拿来随便开玩笑的吗!都乱发什么誓啊!”

  杨楠咕哝一句,似乎说了个对不起。

  但孟晓涵只是低下头,没有吭声。

  沉默了十几秒,余蓓开口道:“其实,对我来说,比生死更重要的事情,不
是也早就像是一个玩笑了么。不说了,祝你们开心,再见。”

  接着,电话挂掉了。

              (三百九十七)

  赵涛当然已经软了。

  即使孟晓涵的身上只缠了一条不是很整齐的浴巾,酥胸半露春光尽泄,他依
然暂时提不起劲。

  余蓓最后那句话一直在他心里绕来绕去,就跟听了一半的歌突然被关掉,剩
下的旋律成了耳虫,时不时就要在脑海里冒个头,弄得他心烦意乱。

  阴茎上的避孕套都皱巴成了难看的样子,软软耷拉在股间。

  有些紧绷的静谧持续在房间里。

  几分钟后,孟晓涵突然笑了笑,拿起手机,关掉,放到了床头柜上,“这下,
至少今晚没人能打扰咱们了。”

  赵涛躺下看着她,心里有些愧疚,总觉得她现在的眼神,就像个被妻子劈头
盖脸训斥了一顿的小三。

  “是咱们太笨了,第一天就被余蓓抓到。”孟晓涵挪动双膝到他身边,俯身
靠在他胸膛,柔声道,“看来防着张星语的时候,我得更加注意才行。”

  “我觉得瞒不住。”赵涛愁眉苦脸地说,“我最近才知道,身边的女人其实
一个个都是妖精,谁都比我聪明。”

  “是啊,就我傻。总是被这个骗,被那个骗。”孟晓涵淡淡道,“被你骗。”

  “我……后面没怎么骗你了。”

  孟晓涵却没接茬,而是伸出手,轻轻捏住了他被皱巴巴避孕套包裹着的老二,
“赵涛,这个……是不是需要休息会儿才行?”

  “又没射过呢,不用。”赵涛自己捏了两下,皱眉道,“不过,可能这会儿
心里不得劲儿,没精神。”

  孟晓涵看起来倒是挺想要的样子,小手有点笨拙地抓着他那根东西又揉又握。

  “晓涵,不用急吧,一晚上还长呢。”赵涛看着她的专注表情,莫名觉得有
点好笑,“等会儿我缓缓,说不定一摸你咪咪就硬了。”

  她怔了一下,接着掀开浴巾丢到一边,抓住他的手,放到了自己柔软小巧的
乳房上,轻声道:“这样吗?”

  这……还真像是她解决问题的方式。

  赵涛突然觉得这可能是个绝好的机会,考虑了一下,就一边轻轻揉搓着可爱
的乳球,一边在脑海里默默背诵还没忘干净的数学公式。

  挺有效,虽然小兄弟稍微回了点血,但还算给主人面子,没有直接斗志昂扬。

  “还是……没效果吗?”孟晓涵有些沮丧地望着自己的胸口,小声道,“是
不是我的……太小了啊。”

  “不是不是,主要还是刚才吓了我一跳,心里慌,男人……其实心理影响挺
大的。”赵涛做出一个比较为难的表情,接着试探道,“要不……晓涵,你帮我
亲亲怎么样?”

  “哦。”她点了点头。

  但还没等他心里窃喜,就看见她扭身凑过来,红着脸吻住了他,娇羞的小舌
头难得主动地往他嘴里一钻一钻。

  他差点就一不留神沉醉进去,可尝了一会儿小嘴的温软甜蜜,还是忍不住把
念头动到了脐下三寸,轻轻把她推开,捏了捏她还握着自己老二的小手,轻声道
:“我是说,帮我亲亲那儿。那样肯定回复得快,我保证。”

  “你……你是说……是说……”她脸上飞起一大片红霞,呻吟一样道,“是
说……口交吗?”

  啧……听到孟晓涵用这种羞耻紧张的口气说出这种颇为严谨的情趣词汇,还
真是撩得他鸡巴根儿一痒差点就没忍住硬起来。

  “嗯,行吗?”他舔了舔嘴唇,十分期待地说,“你看,我洗得挺干净的,
我觉得不脏。”

  她涨红着脸点点头,小声说:“我知道。稍微……稍微有点味道……也没关
系的。”

  说着,她转过身,跪趴在侧面,皱眉望着那个皱巴巴的套子,伸手摸了摸,
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用指头捻了捻,放到嘴边用舌尖轻轻碰了一下。

  “套子味道是不是有点大啊?那不行换新的吧。这个不要了。”小嘴里头他
说什么也不舍得隔着套子,也不等孟晓涵表态,就急匆匆一扯丢到了床边地上,
“套子还多呢,肯定够用,一晚上不睡也够用。”

  “我还要睡呢。”她抿了抿嘴,迟疑一下,轻声道,“不过……少睡会儿也
好,毕竟,我的……日子,有一夜少一夜。对吧?”

  这次赵涛选择了没有接茬,只是笑笑,用手晃了晃这会儿的“正事”。

  她深呼吸了两次,就像准备凑到显微镜前观看什么事关考试成绩的样本,仔
仔细细盯着,拉近到一定距离后,还是没忍住,用手指先蹭了蹭龟头,放到舌尖
上碰了一下,跟着皱眉道:“赵涛,好大怪味……你……能再去洗洗吗?”

  “没问题,我打香皂。”知道这就意味着基本OK,赵涛喜滋滋窜下床,三
步并作两步钻进卫生间,拿下喷头就把胯下小脑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清洗了几
遍。

  等到连自己手指都只剩下酒店沐浴液的味道,他才吁了口气,拿毛巾匆忙擦
干,出门回去。

  孟晓涵盖上了被子,已经躺了下去,正望着天花板的灯池怔怔出神,也不知
道在想什么。

  他过去甩掉拖鞋一个飞扑把她罩在身下,微笑道:“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没,我……我就是想把这个房间的样子好好记住,记在心里。”她笑了笑,
“说不定将来回国探亲,有时间的话我还会过来看看呢。”

  觉得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会透出一股莫名的伤感,他挠了挠头,决定还是直接
点表现自己的本性,笑着一挺腰,“呐,我洗好了,干干净净香喷喷,不信你闻
闻。”

  她有点紧张地咬了下嘴唇,坐起来,对着他迫不及待送过来的小兄弟,鼻头
动了动,真的闻了一下味道,跟着抬起头,有些迷茫地问:“这个……该怎么亲
呢?”

  “只要不让牙齿碰到,含啊舔啊唆啊都可以的。”没想到有洁癖的孟晓涵比
金琳还容易接受口交,赵涛一激动,老二都没忍住直接翘了起来。

  孟晓涵都已经张开了嘴,结果一看这个结果,愣了一下,对着突然从下巴位
置昂起到鼻尖正冲的龟头眨了眨眼,小声说:“赵涛,这……好像已经硬了啊。”

              (三百九十八)

  “口交……能让你那么高兴吗?”看着赵涛瞬间垮下的脸,孟晓涵抬头小声
问道。

  她的表情,看起来的确非常不解。

  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孟晓涵那种比较纯粹的神情,赵涛不自觉就会产生保持
诚实的冲动,他挠了挠头,没有选择直接用高兴来哄她,而是说:“硬要说的话,
快感是不如做爱那么舒服,还很需要女生有熟练的技巧。可是,心理上特别满足
啊,就像……唔……就像……”

  他想了一会儿,突然福至心灵,开口道:“就像我亲你的脚时,你是不是就
湿了?”

  孟晓涵先是点了点头,跟着一下子红了大半张脸,躲开视线小声说:“是那
种……感觉么。”

  “嗯,我觉得就是那种感觉,生理快感和心理快感结合的愉悦。会有种……
唔……像是你完全属于我了的感觉。”

  “恋爱好像就是这样,”她轻轻念叨了一句,“总要为了爱情做点什么离谱
的事情,才算是证明。”

  赵涛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孟晓涵已经坐直在床上,挺起了纤细的腰,抬手握
住了他的阴茎,小心翼翼凑近,撅起小小的嘴,先在顶上看着比较光滑干净的地
方浅浅吻了一下。

  那毕竟是龟头上的敏感带,一阵酸痒传来,赵涛顿时舒服得哼了一声,伸手
轻轻揉搓着她娇小单薄的耳垂。

  “不要碰到牙齿,对吗?”像个认真的学生,她抬起头,向他确认。

  “嗯,碰到的话刺激会有点过头,不小心就软了。”他赶忙叮嘱道。

  她张嘴比划了一下,咬着唇露出了有点为难的表情。

  她的嘴巴的确比较小巧,平时也一贯文文静静的,很少有那种会让人担心下
巴脱臼的模样。

  接着,她活动了几下颌关节,面颊里都发出了一声嘎,这才找到合适的内径,
缓缓把口腔套在了他的老二上。

  那还真的就是套了上来,她的嘴张到了极限,唯恐牙齿碰到,结果,伸进去
的龟头直到探入一小半,才算是碰到了舌头和上腭,但周边空空荡荡,只能感觉
到被湿热的气流包裹。

  这根本就是A片里面女优玩深喉的动作嘛!

  赵涛只好无奈地说:“晓涵,也不用……张那么大,你吃冰棍时候,不碰到
牙齿也能唆着吃的吧?”

  她往后撤开一些,握着他的小兄弟说:“可冰棍……没有这么粗啊。雪糕的
话,怎么含也会碰到牙齿的。我还特喜欢咬雪糕棍……”

  看来需要耐心些了。

  他先坐下来,捧住她的脸,深吻两分钟,然后,把两根指头并拢,拨开她柔
软嫣红的唇瓣,轻柔地伸了进去,“来,先试试含这个。就像吃冰棍一样。”

  “嗯。”她微微点了下头,双手抓住他的手腕,缓缓含入,大概是在认真地
模仿吃冰棍的动作,小小的舌头垫在下面,一下接一下的往顶部舔。

  “对,就是这样。”他喘息着,额外加了一根手指,尽量聚集成三角形。

  她含着有点费力,但勉强能避开牙,继续保持着前后舔弄的动作。

  可能是嘴巴张的太大,唇角不知不觉垂下了一道亮晶晶的唾液,衬着她小脸
那认真专注的表情,真是分外刺激。

  和其他女孩那种专注于口交的迷人神情不太一样,孟晓涵的认真更像是在努
力解决一道陌生、未知却不得不尽快摸索出思路的难题,看她一边吸吮一边微微
皱眉眼珠来回飘动拼命思考的样子,让他一下子就硬回到极限。

  “好,我那根可没有仨指头这么粗,这下可以再试试了吧?”他抽出手,故
意放在自己嘴边舔了几下,对着正在擦嘴角的孟晓涵说道。

  “嗯。”她又点点头,接着,看他没再站起来而是坐着岔开了腿,疑惑地问,
“这样……我要怎么做啊?”

  “可以趴下啊。跪坐着多累。”他双手撑着床,微微后仰,满面笑容地期待
着。

  “也对。”她笑了笑,似乎是对自己的紧张和笨拙有点不好意思,调整一下
位置,趴了下来。

  长了不少的头发从两侧垂下,像两堵墙,把她白皙的小脸夹在中间,整齐的
刘海也垂了下来,在赵涛的视线中挡住了她的眼睛,和她一大半鼻梁。

  于是,兴奋的他,就只能看见一张嫣红的小嘴,缓缓地,缓缓地将他吞入。

  紧随而来的快感,顷刻将他淹没。

  孟晓涵……胯下趴伏着的,不自觉翘起了嫩白屁股的,正含着他勃起的欲望
之源的,在用小小的舌头缠绕着舔吮的……就是那个孟晓涵啊……

  “啊,对不起,我碰到牙齿了吗?”她抬眼看了他一下,有点紧张地小声说
道。

  “没有,怎么了?”他纳闷地问。

  “呃……没什么,我就是看见你的表情突然好严肃。”她咕哝了一句,低下
头,继续解口中这个难以摸清的题。

  可能学习这种事情也需要一定的天赋,而孟晓涵刚巧在这方面并不能算优等
生,折腾了十多分钟,看她都出了细细的汗,赵涛有点心疼,终于还是放弃了射
一发到她嘴里的念头,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晓涵,我好了,够了,咱
们可以开始了。”

  “嗯。”她坐起来,擦了擦嘴角,就要往后躺去。

  “等等,”他拉住她,“还像刚才那样趴着好吗?调个头,屁股冲我。”

  她没说话,看表情似乎觉得有些羞耻,但犹豫了一下,就按他的意思趴了下
去。

  的确,她在这种事上天赋确实不足,明明刚才低头为他口交的时候还挺像模
像样,这回知道是背后位,反而不自觉的挺高了腰。

  “晓涵,腰沉下去,屁股抬起来,对,就是撅起来的感觉。”他跪过去,迅
速撕开一个新套子,飞快戴上。

  她学得慢,但是知道努力,很快,就在他的指点下摆出了诱人的跪姿,双腿
分开,香臀上翘,水光晶莹的嫩红果裂,微微张开了小小的入口。

  他压下上翘的阴茎,仗着避孕套自带的润滑辅助,缓缓推开了软软的玉门。

  他一寸一寸滑入到她体内,直到顶进最深出,才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扶住
她圆润的臀瓣,前后摇晃起来。

              (三百九十九)

  “舒服吗?”把避孕套扎好口丢进垃圾桶,赵涛笑眯眯地躺回到孟晓涵还在
微微颤抖的娇躯背后,搂住她汗津津的腰,问道。

  “嗯。”

  “舒服了几次?”他追问一句,心想时间还早,今晚还长,两个手机都关了,
再也不会有人打扰,他可不想一回合就收手睡觉。

  “三……唔……可能是四次吧。”孟晓涵认真回想了一下,说,“后面两次
连得挺紧,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分开算。”

  还行,这个高潮次数他比较满意,虽说没有辅助道具,也没用太多技巧花招,
但带着套子的他耐力可已不是一般男生的水平,一个背后位愣是拉着她的手臂顶
到她双腿发软,最后一起趴下去贴在一起光那么蠕动就动了快二十分钟。

  他很确定孟晓涵在那个姿势至少高潮了两次。

  默默抱在一起亲昵了会儿,孟晓涵轻声道:“你休息后,还想再做,对吗?”

  “对,想。”他干脆地回答,手掌不客气地揉着她的乳房。

  “那……一般要休息多久?”

  “长的话半个小时,短的话……十多分钟也有。”他用软绵绵的老二在她光
滑的皮肤上磨蹭,笑道,“你要帮忙,肯定快些。”

  “是说口交吗?”她握住他的老二,轻声问道,这次,总算没有那么害羞。

  “嗯。”

  “那我试试。”她就像谈天一样很自然地说了一句,接着,就坐起来准备挪
去他腿间。

  “不用过去,你趴上来,趴我身上,头冲那边,把小屁屁给我。”他揽住她
大腿,把她搂了回来。

  “呃……这样吗?”她抬起腿跨过他的头,望着了一眼下面,发现湿淋淋的
桃源正对着他的脸,登时羞耻地呻吟一声,白白的小肚子不自觉抽了一下。

  “对,你放下来,弯腰,来……”他抱住她的臀部,让她的股间凑近自己的
嘴巴,一看距离已经合适,再也按捺不住,抬头就吻了上去。

  “嗯……嗯啊……”甜美的哼声顿时溢出了小嘴,她娇喘着弯下腰,趴低,
小巧的乳房压在他的肚子上。

  可她的身材很娇小,抬了一下头,才发现自己够不着赵涛的小兄弟,只好往
前挪去。

  赵涛正卖力地舔着一片柔软湿润的花园,舌头在小花瓣的中间流连忘返,哪
里肯让她走,双手一抱就固定住她的大腿,贴着小小阴核用舌尖刷来刷去。

  “啊……啊啊……赵涛……你……你这样……我够不着你……”她拍了拍他,
握住阴茎比划了一下,确实差了一点距离。

  可他顾不上管,只是牢牢抱紧孟晓涵,舔得愈发凶猛快速。

  “啊、啊……”甜美的娇声也变得急促了不少,细白的小腿曲起,放下,不
知不觉,就变得像是在轻拍枕头一样,随着他舌头的动作一起一落。

  “嗯嗯——”直到细长的呻吟预兆着孟晓涵小小的高潮了一次,他才靠腹肌
的力量把身体抬起,低头弓背,把她向下推出了一段距离。

  这下,半软不硬的老二,总算是对准了她被咬得发红的唇瓣。

  她喘了几口,低下头,缓缓含了进去。

  “唔……呜呜……”

  赵涛的舌头再次开始舞动,从湿淋淋的嫩缝中央舔到底部,一次次刺激着已
经微微肿起的蜜核,那娇小的嫩芽不断扩散着喜悦的电流,让媚肉急促的张缩,
花蕊一样渗出黏滑的爱液。

  “唔嗯、嗯嗯……嗯嗯嗯……”

  快感奔驰在孟晓涵娇小的裸体四处,她好像想叫,可嘴里含着一颗正在渐渐
膨胀的龟头,又担心牙齿碰到,只好强忍着不喊,只是收拢嘴唇一边吸吮一边发
出苦闷的鼻音。

  那真是女孩子能发出的最性感的几种声音之一。

  不久,她就投降一样把头挪开,只剩下小手还在无意识地套弄这半勃起的阴
茎,娇喘道:“不行……赵涛,你这样……你这样我没办法专心。”

  “干嘛非要专心。一起享受不好吗?”他撤开头,用手指轻轻挖着滑腻的膣
口,笑道,“晓涵,和喜欢的人做爱是很美好的事情,不需要像对待考试一样那
么认真严肃的。”

  “可你那样,我……我太舒服,没办法专心给你口交了。”她还是选择了挪
开,趴到旁边,从侧面重新吞入阴茎,上下唆了几口,放开,轻声解释说,“等
你快点休息好,咱们……才能真正做爱不是么。”

  “着急啊?”

  “嗯。”没想到她竟然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表,认真地说,“不能睡太晚,
明天还要早起,我觉得……应该珍惜时间。”

  “好吧,我也这么觉得。”赵涛一骨碌站起到床上,挺着自己的小兄弟,对
坐在床上的孟晓涵说,“来,我知道怎么能快一点。”

  “用这个姿势口交吗?”她挺了挺背,先让自己处于比较合适的高度,然后
轻声问道。

  在本该羞耻的词汇上意外的坦然构成了一种微妙的反差性感,赵涛笑了笑,
低头柔声道:“是另一种口交方式,来,把舌头伸出来。”

  在他的指挥下,孟晓涵微微抬头,握着阴茎向上抬起,像是在吃一根长长的
冰淇淋,从底部两颗蛋蛋的位置一点点往上舔高,直到最顶端的马眼。

  含进口中套弄两下,回到底部用舌头向上舔,如此反复了几次后,差不多恢
复好精神的小兄弟终于热情无比地昂首挺胸,进入了备战姿态。

  “可以了吗?”她娇喘吁吁地抬起头,问。

  “来,帮我戴上。”他又打开一个避孕套,交给了她。

  看她捏着气囊套过龟头的位置,他立刻拉开她的手,亢奋地说:“晓涵,剩
下的用嘴,用嘴戴。”

  “诶?”她愣了一下,但看着他满脸的期待,只犹豫了一下,就张开小口,
顺着光滑的橡胶制品向后尝试捋动。

  可那紧绷绷的玩意用手的时候都套了半天才弄好,她柔软的嘴唇才有多大力
气,效率自然更低,结果,就不自觉的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口交,一次次夹紧嘴
唇用力吞入,再迅速松开退出,为了加快进度,连舌头也在帮忙用力。

  费了三四分钟力气,拿套子才罩过了一半多点。

  可这时,孟晓涵吞入的时候,坚硬的阴茎就会顶到用力的舌头,她只好把舌
面沉下,只靠双唇嘬紧用力,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在努力深喉的架势。

  避孕套覆盖的阴茎比平常还要光溜,而她又使劲儿使得分外专注,一不小心,
头就往前滑了一下,被龟头在她喉咙用力一撞,赶忙吐出扭头咳嗽起来。

  大概是平时做事比较习惯一板一眼的缘故,最后那一小段,她就跟考试时候
从来不考虑作弊一样,没有用手迅速解决,而是依旧一口一口含到最深,艰难地
将那个胶圈推入阴茎的根部。

  套好前的最后两次,赵涛都感觉龟头的前端仿佛挤进了她软软的吞咽肌,浑
身都酥了一下。

  心里的欲望被充分调动起来,而他的耐力又因为次数问题而得到了提升,这
一回合,他变换着各种体位,一门心思就是要让孟晓涵彻底享受到性爱的快乐,
觉得快射的时候,就换个姿势缓一缓,揉揉她的小豆,捏捏她的嫩乳,等到那股
劲儿过去,再继续横冲直撞,九浅一深。

  最后,他用孟晓涵最有快感的姿势进入了高潮的冲刺——捧着她并拢举起的
娇小脚丫,一边亲吻吸吮,一边抱着双腿摇摆腰杆。

  可能是此前这个姿势只在一个人身上常用的缘故,射精时脑海一片空白的刹
那之后,赵涛听着孟晓涵娇软的呻吟,莫名地却想起了余蓓……

               (四百)

  这一夜唯一的主题大概就是做爱。

  一盒六只的小包装避孕套,等赵涛和孟晓涵都决定睡觉的时候,已经只剩下
了一个。

  去掉最开始浪费的一个,这一晚上,饭后至今五个小时,他们用掉了四个。

  赵涛最后一次勃起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老二都有些硬得发痛。

  其实,孟晓涵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毕竟是个才破瓜的处女,第二次第
三次肯定还是会有一些疼,只是她没说也没表现出来而已。

  但人毕竟是肉做的,不是橡胶制品那么耐磨。

  最后一次帮她擦拭的时候,赵涛分明看到纸巾上面擦出了一点淡淡的血丝。

  他想扒开看看,可她红着脸缩进了被子,只是疲倦地摇头,说:“没事的,
可能有点破皮,跟中午结束后差不多,热乎乎有点辣,不过……问题不大。”

  “可别因为这个去看医生才好……”他摸了摸包皮有点红肿的老二,跟着钻
进了被窝。

  “看也没什么。”她钻进他怀里,很淡定地说,“我已经有性经验,可以做
妇科检查了,不是么。”

  “累吗?”他抚摸着她的胳膊,轻声问道。

  “累。所以……这不是准备睡觉了么。”

  “可你上次结束的时候也这么说。”

  “是你伸腿叫我夹住,我……我磨蹭一下,你就想要。”

  “你那么跟自慰一样夹着我腿扭,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啊,太诱人了。”

  “是吗?”她眼神微妙地闪过一丝欣喜,“我还以为,我一个小书呆子,没
什么魅力呢。”

  看来,她对杨楠的评价似乎有些耿耿于怀。

  “你也太瞧得起男生了,没什么魅力,能把一盒避孕套用到还剩一个?”赵
涛故意笑着说,“我也就是怕明早起来忍不住想要没套子,这要换成十二只装的
大盒,我起码再欺负你俩小时。”

  “可我……破皮了啊。”她有些惆怅地小声说,“太没用了,对不对?”

  “正常,”他拉过她手,“你摸摸,我也肿了。我就是开个玩笑,真再来啊,
小兄弟也要罢工的。”

  她轻轻抚摸着他红肿的外皮,一时没有说话。

  觉得困意有点上头,赵涛搂着孟晓涵躺好,想了想,忍不住小声问:“晓涵,
你……以后准备怎么安排咱们的关系啊?我是说……开学后到你走前。”

  女生在这种事情上仿佛没有特别迟钝的,她一听就开口说:“在学校我会注
意的。我知道张星语……不是那么好瞒过去的女生。可我觉得,咱们平时见面的
机会挺多的啊,实在不行……假期回家,我白天出来还是比较自由的。反正余蓓
已经知道了,我……偶尔约你一次,挑你有空的时间,总可以吧?”

  “在家那边的话,”他抚摸着自己给她身上留下的激情痕迹,柔声道,“万
一被你家里人知道怎么办?他们不是管你管得很严吗?”

  孟晓涵轻笑了一声,说:“管得再严……也要我听话才有用啊。难道,还能
让我假期完全不许出门啊?”

  “那……在学校的时候,就只能维持以前那样了吧?”

  “表面上……就先那样吧。”她的语调转轻,接着,有些刻意地打了一个大
大的呵欠,“睡吧,好吗?”

  “需要去洗个澡吗?”

  “明早吧。”她眯着眼睛在他胸口拱了一下,“我还……挺喜欢你身上汗味
的,闻到,感觉会安心,身上暖融融的,很舒服。”

  “好,那,晚安。”

  “晚安。”

  伸手关掉床灯,这放纵到近乎放荡的一天,就这样宣告了结束。

  第二天他们起了个大早,在酒店房间好好洗漱收拾了一番,赶最早的客车回
了县城,在客运站附近的小商场随便买了一条摸起来手感不差的床单,就往学校
返回。

  一切都很平静。

  除了刘慧慧有点担心地在午饭时问了几句外,学校这边再没谁关心孟晓涵跟
一个男生在外过了一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冯洛心是压根不在乎,她除了混够这次社会实践的分数,别的事情都没有放
过多少注意力。

  而于钿秋和金琳,也都不需要问。

  她们两个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和孟晓涵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的眼神、肢
体动作都有了微妙的变化,不变的,反而是她们看起来和和气气亲亲热热的言语
交流。

  本来还有点提心吊胆的赵涛,总算是放下心来,喜滋滋盘算起了之后的事情。

  重点有两个。

  一个是怎么才能在学校里继续和孟晓涵亲热。他为此甚至在回来的路上又买
了盒十二只装避孕套带到了宿舍。因为买的时候孟晓涵就在旁边,她没有说什么
只是微红了脸,好像默许一样,当然让他那颗躁动的心痒痒得不行。

  盛夏县城,不可能被张星语发现,他怎么好意思不抓紧一切机会给她留下
“美好回忆”。他都在想,周末要不要找个借口再去爬一次山,采点花花草草什
么的都可以,他还挺喜欢溪水边那天然纯净无污染的好环境,要是垫着衣服压着
草,在淙淙流水声中让孟晓涵也流个不停,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而另一个,当然就是催着金琳尽快兑现承诺。

  她的月经最多到周末前就会结束,而月经期刚结束那两天,就是最好的安全
期,他连套子都不用浪费,就能尽情的给她灌个饱。

  最重要的是,他急着拿下她的初夜,想要在她面前占据更多优势。

  为此,他每天都在留意,金琳是不是敢去门口小卖部买冰糕吃。

  这么观察了三天后,周四晚上,赵涛照例陪孟晓涵在办公室那边磨磨蹭蹭吃
完晚饭,小情侣一样拉手说了会儿话,亲了亲嘴,回到宿舍,躺下拿起掌机,为
第一个事情暂时无法落实而感到有些失望。

  因为孟晓涵来例假了。

  她大概是怕每次都要报告,很体贴地告诉他,自己经期人中附近会起小小的
红疙瘩,那几天脸上也会变得稍微有些油。不过不像金琳,她在生理期也一样很
温柔情绪很稳定,这让习惯了女友们来事儿几天会有点小脾气的赵涛多少受到了
一丁点安慰。

  金琳那边还没着落,他今晚理论上的期待,就只剩下了欲望依旧旺盛的于钿
秋。

  不过除了不用自己动完全享受就好这个优点之外,赵涛对于钿秋其实已经有
些厌倦。

  他其实不太喜欢处女没有献给自己还随时可能被另一个男人干的女人。

  一如既往在火纹中专心培养好看的女角色,正借助烧录卡的即时存档功能进
行所谓“凹点”的枯燥重复操作的时候,赵涛听到门响了一声。

  他抬起身看了一眼,进来的是金琳。

  她很淡定地关上屋门,闩好插销,径直走到了床边。

  “哟,这是来兑现承诺了吗?”赵涛喜滋滋存档把掌机丢到一边,坐起来就
把蚊帐掀开。

  “我还没走干净呢。”金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看来心情上也还没离开例假
范畴。

  “那你大晚上过来,找我谈天?”他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先摆出老子不惯
着你的态度。

  “你不会忘了,你跟我的约定里最重要的是实验吧?”她美丽的眼睛瞪了一
下,接着,把手里攥着的一个小瓶子,伸手放到了桌上。

  那是一个已经清理干净的指甲油瓶,盖子连着小刷子,看起来已经准备了几
天。

  “你……这是?”

  金琳指了指他的裤裆,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瓶子,说:“别装了,来
吧。”

  “喂,你不会忘了精液其实有保质期的吧?”赵涛连忙提醒说。

  金琳拿起手机瞄了一眼,淡淡道:“放心,现在八点半,我约了孟晓涵十点
在宿舍吃水果,肯定能赶上新鲜的用。”

  她很干脆地拧开瓶盖,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用没有丝毫妩媚,反而显得有些
凌厉的目光扫了他一眼,舌尖在唇角转了一圈,微笑道:“还在等什么,是要我
帮你脱吗?”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shinegod 于 2018-5-12 21:3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