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读 发表于 2018-05-11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第三章图书馆里的教育(下)

  任平并不是一位艺术家,单纯的美并不能完全吸引他,他更倾向于实用性。

  所以,相比于莫妮卡颈间项圈的美丽,其功能实质上更加强大。

  现在,任平便饶有兴致地准备测试着项圈中的功能,而唯有当佩戴者体内的
魔力被完全吞噬后,才是这件黑暗魔导器功能最强的时刻,那时,被项圈转化后
带有个人印记的魔力可以毫无阻碍地侵蚀佩戴者的身体,依赖操控者的意志便能
随意地在佩戴者体内流动、刺激。

  似乎稍微习惯了任平的视线,莫妮卡终于将双眼悄然睁开,眼眸中仍残留着
些许羞怯。可睁开眼的瞬间,她便看到了那双漆黑的眸子,正居高临下与她对视
着。

  莫妮卡的眼神顿时慌乱地朝一侧飘去,口中似是哀求道:「够…够了吧,我
可是你的长辈,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既然威胁没有用处,她只好希冀于这张万能的感情牌了。

  然而任平似乎不为所动,他只是收回抬起她下巴的右手,站起身,低头望着
她那粉红色的俏脸,淡然道:「你应该可以站起来了吧。」

  莫妮卡咬咬牙,四肢用力,缓缓站了起来,虽然双腿仍然有些发软,但她勉
强可以维持住身体的平稳了。

  她稍稍等待了一会儿,见到任平平静地站在原地,没什么反应,于是赶忙弯
腰,伸手将掉落一旁的黑色丝巾捡起,攥在手中,随即又瞟了任平一眼,这小混
蛋仍然没什么反应。

  她轻舒一口气,慢慢朝门口挪去,今天看来是无法解除这项圈了,不过,敢
数次这样调戏她,以后定要让这小混蛋好看……

  「呜哇——!」打开房门,刚准备溜走的莫妮卡惊叫一声,她被颈间突兀传
来地一股强大牵引力引得踉跄了一下。她惊疑地回头,却看到任平抬至胸口的右
手上,正挽着一根由魔力编制而成,有着手指粗细的白色光绳。

  她的视线顺着绳索的另一端移动,最终,她低下头,难以置信地发觉这根魔
力细绳竟与她颈间的项圈相连。

  混蛋的骂声还未出口,颈间的牵引力便陡然激增。

  魔力细绳开始迅速收短,强大的拉扯下,她不得不迈步朝任平的位置踉跄而
去。

  结果,她又一次回到了任平的面前。

  此时,两者的身体近乎贴合。她不得不用双手撑在他的胸膛,防止自己的胸
部被他的身体挤压。

  她的身高只比如今的任平稍矮,约有170cm,这就导致她的鼻尖几乎就
要触碰到任平的嘴唇,于是她不安地偏过头,可微红的俏脸仍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一股股强烈的气流喷吐在她的脸颊上,火热而潮湿。

  她不安地屏息,内心的忐忑与慌乱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盛,可任平丝毫没
有进一步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任平主动后退了两步,话语间满是欣赏道:「校长大人的这
幅模样相当可爱呢,差点我就忍不住了。」

  莫妮卡的心脏快速地跳动,她的胸部起伏着,咬着唇对着任平怒道:「小混
蛋你究竟想做什么?」

  任平沉吟了数秒,笑着解释道:「功能测试,顺便记录校长大人在各种状态
下的生理数据。」

  随即他的笑意更甚,问道:「难道校长大人已经迫不及待了吗?」

  迫不及待你个大头鬼,莫妮卡想要跳起来敲这小混蛋的头,看看他脑袋里到
底装了些什么。当然,现在她没敢,不过这些仇先记下了……

  任平收起笑容,拉了拉手中的光绳,这次,莫妮卡并没有感觉到拉扯感,可
她却看到任平手中的光绳稍稍延长了一些,而且奇异地分裂为了两根。随即,她
便敏锐地发觉,任平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她的身上,并不是她的脸颊或是颈间,而
是全身。

  「那么,校长大人,站稳了哦,新的测试开始了……」

  任平抓着光绳靠近着她。

  莫妮卡顿时惊悚起来,她本能地抬起手,却可悲地发现自己的体内仍然没有
魔力流转,于是她向后退,可颈间的拉扯根本让她难以移动,最后,她只能强作
镇定道:「小混蛋,我…你……别过来啊……」

  干涩的话语毫无力量,任平再次贴近莫妮卡,双手分别持着分裂的两根光绳,
朝她身上缓慢而又坚决地缠去。

  莫妮卡试图拉扯开这即将触碰到自己的光绳,但可怕的是,她的双手根本无
法接触到这由魔力组成的绳索,它如同虚幻一般,轻易地便穿透了她的手臂,贴
在她的衣服表面。

  她开始挣扎,可体力不足的她终究难以抵抗任平的力量,两截光绳从她的颈
间向下延长,在她的锁骨、乳沟中间、胸骨乃至耻骨上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球,
绕过胯下,在后背的上侧再次形成一个光球,而此时,项圈的后侧,突兀地冒出
一个光圈,背部的光绳被拉扯穿过颈部后方的光圈,接着从腋下绕回胸前,依序
穿过前方的光球。任平伸手不停地将光球间绳段左右分开,于是,一个个菱形便
出现在她的身上,最终,两截光绳从她的腹部处再次合为一根,被任平攥在手中。

  满脸悲愤的莫妮卡瞪着任平,却发现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光绳被任平如同拔河般渐渐向后拉扯着,莫妮卡身上的束缚也随之缓缓收紧。

  莫妮卡低下头,紧张地看着身上的光绳,然后下一刻的画面,令她惊惧。她
抬头重新望向一脸笑意的任平,光洁的额头上渐渐泌出点点汗珠,含羞地摇头道:
「小混蛋,你不能这样…唔……」

  就如同之前光绳穿透她的手臂一般,逐渐收紧的绳网渐渐穿透了她的服装,
紧贴上她的肌肤。

  「这样是哪样?」任平眨了眨眼,古怪的问道,双手继续拉扯着光绳。

  莫妮卡瞪着他,但光绳已经渐渐隐没在布料之下。

  数秒后,莫妮卡的身体霎时轻颤了一下,方才还能穿透服装的光绳,却在她
的肌肤上成形,轻微的刺痛感瞬间袭遍全身。

  「呀——!」她惊呼着,光绳的表面并不如看上去的那样光滑平整,其上闪
烁着的白光,是由无数根大大小小的光刺组成。

  最后,伴着校长大人惊慌失措的声音,任平再次使劲将光绳拉扯了一截。本
已经紧贴肌肤的光绳再次收缩了一圈,浅浅地陷入了莫妮卡细腻的肌肤内。

  刺痛感仿佛一下子提高了数倍,而双股之间的刺激,更是险些让她摔倒。

  股间的两截光绳,穿透了她的内裤,深深地勒入了那迷人的幽谷,被两片粉
色的唇瓣包裹着,而光绳周身那无数闪烁着的光刺,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她那敏
感而娇嫩的蜜肉。

  仅仅只是站在原地,莫妮卡的身体便不住地颤动着。

  「这是源自人界古老的传承——龟甲缚。」任平轻扯着手中的光绳,微笑着
解释道。而随着任平每拉扯一下,莫妮卡身上的光绳便随之收缩一次,莫妮卡也
跟随着剧烈颤动一下,双手轻捂着裆部,膝盖微弯,大腿哆嗦着,一幅尿急的模
样。

  「这可不像校长大人平日里威严的样子,请站直了哟。」任平促狭着将光绳
往上提。

  莫妮卡的身体瞬间紧绷,脸颊尽是一片红云,可她死死咬着牙,直起身子,
只是大腿哆嗦的幅度更大了。

  「小混蛋,快…快放开我!」可怕的刺激让莫妮卡的话语也变得断断续续。

  任平摸了摸下巴,平静地说出了让她的灵魂都仿佛要出窍的恐怖话语。

  「那么去我的工作室吧。」

  「不…不要!」莫妮卡脸上的羞怒陡然凝固,脸色由红转白,惊慌地后退道。

  然而任平没有理会她的反抗,朝着房门外走去。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莫妮卡的身体被那一根细小的光绳牵扯着,踉跄前行。

  尚且不论上半身部位各处的刺激,光是行走时大腿摆动所导致的剧烈刺激,
就让莫妮卡如临深渊了。

  她看着走在前方不远处的任平,心头惴惴,无比紧张,慌忙将手中的丝巾胡
乱地重新系在颈上。而当他们重新踏上有学生所在的楼层时,这种紧张感瞬间便
提高了数倍。

  值得庆幸的是,任平手中连接到她小腹位置的那截光绳虚化了。

  图书馆从顶层到一层,共计5层。

  莫妮卡对自己在学院的威信还是挺满意的,这样一来,大部分看到她的学生
都不会过来向她打招呼,就算偶尔有几个胆大的,她也可以淡淡「嗯」一声,然
后继续前行,虽然脸色有些奇怪,但希望他们不曾注意到吧。

  不过那小混蛋自认识她以后,从来就没被她的威严震慑过,实在是可恶至极,
下次学院大会要记他一个大过,还要全学院批评。

  精神胜利法在此刻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莫妮卡在一次次的幻想之中猛敲任平
的头、弹他小勾勾,这样一来,她身体上原本剧烈的刺激也渐渐变得可以忍受了,
不过,某种滑腻的液体还是渐渐濡湿了她的内裤。

  10分钟后,莫妮卡终于被牵出了图书馆,这次简短的旅程对她来说可谓是
惊心动魄,被刺激得数度在高潮的边缘徘徊,但在不少学生的关注下,却又不得
不强行忍耐住,这其中的煎熬简直难以表述。

  那种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全力收缩下体来对抗汹涌而来的快感浪潮,同时双
腿还被迫不停地行走,为这本已到极限的浪潮又添数分力量。要不是她的意志足
够坚韧,她肯定要在图书馆内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软倒在地,抽搐着达到羞耻的
高潮。

  那种事情,只要想想就足以让她浑身颤抖,心跳如鼓了。

  只是走出图书馆的这一刻,尽管她内心的警兆更甚,可望着馆外寂静无人的
学园,她那抵达极致的紧张感还是不由自主地缓和了。

  任平此时也好似心有所感的驻足、回头、微笑,手指左右捻动着光绳。

  这简单地转动却如同连轴器一般,迅速带动了紧贴在她肌肤上的全部光绳,
瞬息之间,这些光绳也随之左右旋转起来。

  那无数根大大小小的光刺,仿若飞速转动的齿轮,在她的身体各处肆意地滚
动着、旋转着……

  莫妮卡的脑海瞬间犹如无数焰火爆散,白茫茫一片,她双腿一软,侧倒在图
书馆的门口,全身肌肉紧绷,身子蜷缩成一团,裤裆上,一道湿痕越来越大,随
即渗透而出,滴落在地砖上。

  在被仿若没有止境的一波波快感潮水淹没前,她脑海中最后的思想便是——
这小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任平挥手,淡淡的魔力自他的手心流出,将他与已经失去意识,正在抽搐着
的校长大人隐匿起来。

  靠近这位全然失去威严,流露出柔弱表情的校长大人,任平摸了摸下巴,又
捻了捻手中的光绳,然而莫妮卡只是震颤了一下,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没一时半会,校长大人看来是醒不过来了。」任平暗自琢磨着。

  可这里距离任平拥有的工作室却仍有一段不短的路程。

  于是曾经的魔王大人毫不怜香惜玉,缩短手中的光绳后便将莫妮卡拎了起来,
甩在了背后,径直离开了。

  至于残留在原地的那一小滩晶莹的水渍,谁又会在意呢?

           第四章工作室里的呻吟(上)

  任平所购买的私人工作室位于学院的北面,位于某个茂密树林的深处,那里
曾是一栋小型的独立实验室,只不过后来废弃了。

  任平拎着可怜的校长大人踏入干净整洁的工作室,而早已被阵阵晃动感惊醒
的莫妮卡紧闭双眼,装作昏迷状近15分钟了。

  被拎着的感觉自然难受,特别是光绳摇晃所带来的剧烈摩擦更令莫妮卡仿若
交织在快感与刺痛的漩涡中,可她的身体由于激烈的高潮而彻底脱力,根本无力
动弹,同时还要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不让那个小混蛋察觉,可谓是欲仙欲死了。

  「可恶的小混蛋,一点都知道不怜香惜玉。」莫妮卡在内心暗自吐槽。

  任平没有理会装死的校长大人,而是眼神略带疑惑地扫视着周围,。

  昨天他离开时工作室里应该没这么干净才对。

  忽然间,他的眼神瞟向左侧的卧室,那里房门半掩,有轻柔的哼声飘出。

  任平恍然,撤去周身的隐匿魔法,随手将校长大人丢到一旁的沙发上,发出
细碎的声音。

  哼声突然停歇了,数秒后,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拉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可爱的
少女,粉红色的发丝轻轻抖动着,面容十分稚嫩,却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女仆装,
系着白色缎带。

  见到任平后,少女明显楞了一下,而后脸上露出略带羞涩与喜悦的笑容,,
小跑到他的身前,对任平鞠躬道:「少……主人好~ 」

  「原来是春香啊,你已经调整完毕了吗?」任平奇怪地问道,但与他平静表
情不符的是,他的一双魔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攀上了那两团与少女身形不符的硕
大乳峰之上,将其揉捏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咿呀——!主……主人。」春香小小地惊叫一声,脸上瞬间布满红云,眼
神飘向一旁的莫妮卡,双手抬起,一幅想要抵抗又不敢担的可爱模样。

  「春…春香也才…刚刚…出…出来…唔呀——!」

  莫妮卡躺在沙发上,悄然侧过身,睁开眼悄咪咪地偷瞄着眼前色狼欺负美少
女的一幕,心中暗啐道:「混蛋,色情狂,变态,连自己的侍卫也不放过……」

  她对眼前的这位少女自然有印象,这是任平的另一位贴身侍卫——春香,说
是少女,其实春香也早已从学院毕业快2年了,而且是冬雪的姐姐,当年的毕业
凭证还是她亲手为这两姐妹颁发的。

  任平稍稍享受了一会儿后便放过了可怜的春香,他可没忘记正事。

  突然转过头,任平的视线与偷窥的校长大人相撞,吓得校长大人猛然闭上双
眼,内心暗自祈祷,随后就听到小混蛋对着春香道:「给她清洗一下,换身衣服,
带到楼下的实验室来。」

  紧接着便是任平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同时,紧紧束缚在她身体上的光绳也倏
地消散了。

  莫妮卡又等待了数十秒,直到耳边传来春香轻声地呼唤。

  「校长大人?校长大人?」

  莫妮卡终于不再装死,缓缓睁开双眼,此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任平的身影。

  说时迟,那时快,她从沙发上迅速翻身站起,只是双股间的酥麻与红肿还有
无力的大腿似乎无法支持她做出如此复杂的动作,站起的一瞬间,她的口中便发
出一声痛呼,双眉紧蹙,身体朝一旁倒去。

  「校长大人小心!」

  春香手忙脚乱地扶住了即将栽倒的莫妮卡。

  借着春香的力量站稳后,莫妮卡语重心长道:「小春香啊,校长我突然有点
急事,就不去见小混蛋了。」

  「诶?!」春香有些为难道:「可是,主人那……」

  「小春香待会帮我去说一声,我得立刻走了!」

  再不走就走不掉了,也就是蠢香这么好忽悠了,莫妮卡在心中暗笑,同时整
理着自己略显狼藉的身体,拉扯着因潮湿的裤子,抚平皱巴巴的上衣,将杂乱的
发丝重新梳理至背后。

  随后,莫妮卡拔腿就走。

  但还没走到门口,她就听到春香在后面喊道:「校长大人,你的丝巾掉在这
里了。」

  声音越来越近。

  莫妮卡缩了缩脖子,没敢停下,走得更快了。

  万一这蠢香认出了她颈上的这东西,岂不是万事休矣,校长大人为自己的机
智点赞。

  「我有急事,东西就送你了!」

  希望就在眼前,莫妮卡猛然打开大门,看到了希望的阳光。

  但下一秒,阳光被一道漆黑的身影遮蔽,一道阴影笼罩在莫妮卡原本窃喜的
俏脸上,也如同梦魇般瞬间覆盖到她的心间。

  希望与绝望往往只有一墙之隔……

  浴室。

  只穿着内衣的春香气呼呼地为被剥成白羊的莫妮卡清洗着身体,手掌报复般
地在她身体上的各个敏感部位轻揉慢捻,让莫妮卡娇喘不已、连连求饶。

  「明明都是奴隶,校长大人的小穴也都被主人干得红肿了,还这么不乖,竟
然欺骗春香……」

  春香拿起水盆内温热的毛巾轻轻擦拭着莫妮卡红肿的蜜部,低声嘟囔着。

  躺在数十公分高的木板架上,听到春香露骨的话语,莫妮卡的脸色涨红,低
声道:「我…我才没被那个小混蛋……呀!你干什么哇!」

  原本火辣的蜜部仿佛突然被某种冰冷覆盖,凉意极速侵袭至莫妮卡的大脑,
她惊叫着,死死并拢大腿。

  「分开啦,我给你涂药膏呢。」春香勾动着已经浅浅没入莫妮卡蜜穴的食指,
另一只手则使劲掰开她并拢的双腿。

  莫妮卡羞红着脸,不肯分开双腿,扭捏道:「里面不用涂啊,涂…涂外面就
好了。」

  「不行!」春香严词拒绝,「校长大人身为新的奴隶,要让主人使用时获得
完美的享受,所以校长大人的里里外外,每一寸肉褶都需要涂遍。」

  「这份药膏可是很珍贵的,不仅能修复损伤的小穴,还能增强其韧性,刺激
情欲。」

  「诶?!」莫妮卡挣扎着,羞耻道:「那更不行,我才不要和小混蛋做那种
事情!」

  「束缚之风!」春香低声吟唱,快速发动了初阶风之魔法,四道风圈将莫妮
卡的四肢分开,压迫在木板架上。

  「主人说过了,如果校长大人不听话的话,可以采取强制手段!」春香看着
脸上煞白的莫妮卡,拿起放在一旁的药膏,在指腹上挤出一截,重新将手指小心
地插入莫妮卡的蜜穴中,轻轻旋转着。

  「唔……」莫妮卡抖动着身体,咬牙忍耐着自下身传来的丝丝凉意。

  「校长大人能否放松一些呢?春香的手指被夹住了。」

  「又…又不是我想……唔呀…别——!」

  努力突破着紧致的肉壁,春香的手指一点点地旋转深入,仿佛就如同她之前
所说的那样,要将药膏覆满莫妮卡花径内的每一处蜜肉。

  忽然,春香的动作停滞,脸上露出微微的惊愕,望着脸色羞红的莫妮卡,恍
然大悟道:「原来校长大人还没有被开苞啊,怪不得这样抗拒。」

  莫妮卡侧过头,羞耻得完全不想说话。

  但侧过头,她就几乎看不到春香的动作,更不知道春香在为她的蜜唇涂好药
膏后,将视线落在了下方另一个粉色褶皱上。

  春香歪着头思索了片刻,决定使用主人曾经对她用过的清洁方式,那是一个
简单的初阶水风复合魔法,操控起来并不算难。

  「水龙卷~ 」春香运转着体内的魔力,对着身旁的水盆指去,随即,一道超
小型的龙卷风自水盆表面快速形成。

  春香继续操控着魔法,将龙卷风的上端弯曲,那道环形的风口便在她的控制
下渐渐覆盖在了莫妮卡的菊花表面,温润的水流顺着龙卷呈螺旋状疯狂地挤压进
莫妮卡的肠道之中。

  「呜哇——!」莫妮卡尖叫,她感受到某种温润的液体正不停地涌进自己的
菊花,「不要啊…那里怎么也……」

  闻言,春香却没有停下魔法的意思,她好意地解释着:「虽然这里可能不会
被使用,但身为奴隶的校长大人也需要清理得干干净净的。」

  莫妮卡奋力扭动着,可被束缚住的她完全无法脱离这个脆弱的木板架,只能
在这仿佛无比漫长的灌溉中煎熬、忍耐。

  「春香,别…别再灌了啊……」莫妮卡咬着嘴唇,神色委屈,温润的水流打
着旋儿在肚子里荡漾,她都已经开始产生些许饱胀感了,可春香还没有停止的意
思。

  直到春香看到莫妮卡的腹部鼓起一个肉眼可见的弧度时,才满意地将魔法逆
转。

  水龙卷自下而上的推力立即转换为吸力。

  莫妮卡顿时又一次惊呼起来,自己菊花的开合仿佛根本不由自己控制,夹杂
着细碎污物的水流被龙卷疯狂地汲取出来。

  15分钟后,莫妮卡双眼微闭,眼角残留着淡淡的泪痕,正躺在木板架上虚
弱地喘息着。在这期间,她的腹部起起伏伏5次,每一次都让她难堪不已,幸好
只有春香,要是小混蛋在这,她可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看着澄澈的水盆,春香对自己的手法还算满意,然后她拿出另一支软膏,拧
开盖子后,将其头部的细管轻轻插入莫妮卡仍在微微颤抖的菊瓣里,接着用手指
捏住尾部,用力地朝前推进,将整整一支软膏完全挤进了莫妮卡的肠道之内,最
后,春香从浴室的角落里找出一根筷子粗细的软棒,在莫妮卡的菊花里进进出出,
将软膏抹匀。

  「校长大人的菊花也很快会变得柔软,差不多可以供主人使用了呢!」春香
的眼里满是俏皮,兴奋道。

  莫妮卡羞耻地忍耐着,无言地咬了咬唇。

  再次将莫妮卡因之前的挣扎而满是汗珠的身体用温水和毛巾擦拭干净,春香
解除禁锢魔法,扶起莫妮卡,搀着她往浴室外走去。

  「快去换衣服吧,主人都等很久了。」春香催促道。

  莫妮卡却无意回答春香,她的眉头蹙起,之前她还没什么感觉,可现在一切
结束,她下身两处敏感部位里的清凉感已经渐渐转化为浅浅的瘙痒,如同有数十
只蚂蚁在里面四处游荡着,其更深处,有欲望的淫液正在凝聚。

  走出浴室的这段路上,莫妮卡的脸如火烧,大腿本能地轻夹,只能借助行走
的摩擦偷偷地舒缓着这难耐的欲望,以致于春香最后为她挑选衣服时,她都没有
多大抵抗便穿上了那件代表着诱惑与暗示的情趣女仆装。

  「诱惑力满分!」春香雀跃着让莫妮卡原地转了一圈,赞叹道:「主人一定
会喜欢的!」

  「走吧!」

  PS:那么,为什么还没有真正的H呢?!到底有没有呢?!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shinegod 于 2018-5-12 01:1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