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natsu 发表于 2017-10-20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LOVENATSU
首发:SIS、001
——————————————————————

    又到了星期五,在午休的时刻,所有人都在用餐、睡觉。

    没有人注意到,教学楼的天台上正散发着淫靡的气息,宛如土豆和石楠花的
味道正从一对男女交媾中的性器部位散发出来。

    「嗯……轻一点……嗯啊……好深……啊……太用力了……我站不住了啦…
…嗯呜……」

    塔芭莎双手撑在铁丝网上,挺着娇俏的臀部接受欧布的后入。

    少女雪白的俏脸被狂风暴雨的抽插弄地绯红,即使用力咬着嘴唇还会有轻微
的呻吟偷跑出来。

    「啊……塔芭莎酱的小穴又湿又紧……超舒服……屁股也扭的很用力呢……」

    自从变成了欧布的性奴,塔芭莎已经两周没有穿内裤了,方便接受欧布随时
随地的性要求。今天她也照例被叫到天台接受奸淫,白色的裤袜被拉到大腿的部
位,塔芭莎像个泄欲工具一样挺着臀部主动扒开臀瓣接受操干。

    这段时间被男汁频繁地滋润,塔芭莎贫瘠的胸脯和屁股也开始发育,特别是
经常被蹂躏的乳头也和小葡萄一样红润水灵。当然她本人对此丝毫高兴不起来,
矜持的自己每次被对方要求提供性服务都会身不由己地接受,更糟糕的是身体的
本能也开始变得淫荡。

    「噢噢噢……好快……等一下……啊呀……这样我受不了的啊啊啊~~~ 」

    注意到下面似乎有人经过,塔芭莎只能用双手死死捂住嘴巴,仰首发出一阵
呜咽,身体因为紧张而剧烈颤抖起来。

    「喔喔,你下面又夹得更紧了……这样的你居然半个月前还是处女啊……」

    「嗯嗯……等一下……求你不要说了……很丢脸……」

    双眼迷离的塔芭莎顾不得自己的小屁股被欧布无情地拍打着,上下都被侵袭
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红着脸喘息呻吟。

    但是交合处「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快,欧布的动作逐渐让塔芭莎没办法配
合,少女的身体逐渐开始泛红,塔芭莎不可抑制地从嘴里吐出哭泣似的呻吟。

    「啊嗯……不行……要去了……太深了啊啊啊……」

    发现塔芭莎已经处于高潮的临界点,不顾矜持的淫叫,欧布忍不住加大了力
气,狠狠地往子宫深处捅,每次都插到底,因为塔芭莎的娇躯小巧玲珑,阴道也
很浅,柔软的肉壁每次都把整根肉棒吞下。

    被插到吐着舌头、一脸崩溃的塔芭莎终于觉得小腹一热,一股热流从子宫深
处喷出,虽然双腿一软,直接喘着粗气跪在了地上。

    「哈啊……哈啊……好过分……每次都这么粗鲁……」

    肉壁和子宫还残留着摩擦的余热,塔芭莎感觉到自己的爱液从外翻的肉穴口
不断流出,忍不住出声抱怨。

    「这不是挺好的嘛,你的肉穴也很舒服吧,每次都依依不舍地裹吸我的肉棒。」

    欧布的话让塔芭莎羞愧地扭过了头。

    不得不承认,最近塔芭莎已经沉浸在性爱快感中了,阴道仿佛记住了欧布肉
棒的形状一般,一旦被插入就会把它紧紧包裹。

    「啊,既然干完了,这就是塔芭莎酱的午餐喽。」

    肉棒还没软下来,但是可以看见欧布的巨根表面覆盖着一层透明的薄膜,因
为欧布想要多玩玩塔芭莎,如果怀孕了就不好了,所以一般在危险期做爱都会体
贴地带好套。

    现在他摘下了自己的安全套,把口子对着塔芭莎的小嘴把精液倒出。

    「好,好的。」

    不像第一次时候的激烈反对和死命挣扎,知道自己最终会乖乖答应的塔芭莎
流着泪张开了嘴,在精液全被倒入口中的时候还用舌头搅拌给欧布看了一会儿才
一口吞下。

    一股恶心的味道从喉咙深处涌上来,连胃都被腥臭的精液刺激到不断挣扎,
塔芭莎的俏脸因为要压制呕吐的欲望而扭曲起来。

    但是没办法,自己答应对方「一定要吞下对方的精液」,所以无论多反感塔
芭莎都只能乖乖吃着精液当午餐。

    而且少女知道对方喜欢看自己被羞辱的样子,只能擦了擦眼泪穿回自己的丝
袜。

    「嘻嘻,塔芭莎酱最近很乖嘛,为了奖励你,下周给你吃精液拌饭好了。」

    「精液……拌饭……」

    塔芭莎听见了充满腥臭味的名词,忍不住浑身因为恐惧而发起抖。

    少女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要吃下一碗混杂着精液的饭会多么恶心。

    只是想想,胃就又隐隐作痛了。

    看见塔芭莎羞愤的神情,欧布得意地招呼:

    「今天下午我先回家探亲喽,塔芭莎酱记得每天后天好好去卖淫哦,我会来
视察的。」

    「是,是的。」

    完全无法抗拒的塔芭莎只能一口答应,这代表她的休息日又不得安宁了。

    而且买的避孕套也要用完了,塔芭莎打算打起精神在晚上先去买几盒备用。

    ……

    「呐呐,瓦里埃尔同学!」

    提着裤子的欧布在外面寻找了一阵子才发现自己的目标。

    那个有着一头桃色秀发,面庞宛如天使的少女。

    但是她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什么嘛那只狗,难道我的小柠檬就不如蒂法的大蜜瓜?居居居然还还还摸
了别人!」

    咬着牙齿、手握法杖的露易丝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

    欧布只能稍微提高声音引起注意力。

    「瓦里埃尔小姐!」

    「哎?」

    此时露易丝才回神来,看着面前一副大腹便便、貌不惊人的欧布。

    「你是谁?」

    作为公爵家的女儿,露易丝自然对这种没落的贵族没有印象。

    「我啊,其实是——」

    就在欧布掏出了卡片,打算好好来一炮的时候。

    「露易丝等一下,听我解释啊!」

    才人鼻青脸肿地追了上来。

    拥有桃色头发的少女就仿佛被触到霉头一样,眉毛一挑,对着才人颤声斥责


    「你你你搞什么嘛,喜欢胸部就去找蒂法啊!」

    「所以我——」

    轰!!!!!!!!!!!!!!

    欧布看着露易丝对着才人实战了「爆炸」,随即自己也被爆破的冲击波吹出
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草地上就只有自己了。

    居,居然让她逃掉了?!

    欧布怏怏地拔了一把草。

    「算了,还是先趁着周末回家吧,下午翘课了!」

    ……

    哼哼哼~~~~~~

    哼呼呼呼~~~~~~

    马车里面一直有一个人的难听的歌声。

    「吼吼吼吼~~~ 看来我欧布大人即将天下无敌了呀!」

    坐在马车里面的欧布眯起眼睛观望外面的风景,得意地哼着小曲。

    要知道这张卡片可是祖先托梦送给自己的珍宝啊,拥有创世神的力量,没有
人可以抗拒自己的力量,在调教塔芭莎之余他已经大摇大摆地让不少女生和自己
做爱后乖乖送上自己的内衣了。

    虽然拥有了无上的力量却在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然欧布有些大材小用的感
觉,但是还是身体的快感更实在。

    因为是久远的家族,欧布家的领地离托里斯汀魔法学院还是相当近的,在夜
晚刚降临的时候他就已经到家了。

    马车踏着迟缓的步伐前进在田间的小路,欧布也慢悠悠地吹着口哨。

    呵呵,本大爷现在可是拥有神的力量啊,这样一来就能振兴家族,说不定还
能统一世界呢。

    野心无限膨胀的欧布趾高气扬地推开了马车车门,对着家里就大吼: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洋溢着激动的心情,他冲过去就抱住了一脸愕然的母亲。

    「啊……欧布,你是怎么了,在学校被欺负了嘛?」

    母亲有些不知所措地抚摸着欧布的头,而少年马上摇摇头,然后不好意思地
挣脱开来。

    「咳咳,母亲,是这样的,我即将光复我们利德斯家族了,我觉得我很快就
能当上公爵了!」

    想着过段时间就要去搞定女王的欧布高声宣布。

    望着儿子胡言乱语一般的发言,母亲忍不住目瞪口呆,还摸了摸额头看看有
没有发烧。

    而面露怒色的利德斯伯爵气得胡子一挑,一巴掌甩在欧布脸上。

    「混账,你疯了吗?大白天做白日梦?」

    虽然捂着火辣辣的脸,欧布还是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来。

    「呜呜,父亲您不信是吗?没关系的,接下来我会让你看看的,无论是托里
斯汀的女王安丽埃塔还是戈里亚的国王约瑟夫,甚至是教皇都会臣服在我的身下
的!」

    高举着手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欧布不顾父亲诧异的眼神就这么大摇大摆地
走回了房间。

    仿佛担心儿子因为从小到大过于平庸而精神错乱,母亲还担忧地喊了一句:

    「欧布,今天晚上吃沙朗牛排哦,一定要对生活充满希望。」

    啊,真是慈爱的母亲呢,虽然后面的话让自己很丢脸。

    心里暖洋洋的欧布忍不住想让塔芭莎扮演一下母亲的角色了,或者赶紧回去
登基。

    啊咧,塔芭莎酱这么娇小扮演母亲似乎有些尴尬了。

    不过这就不是应该细想的事情了,明天自己再去找她吧。

    伴着窗外的双月,欧布进入了梦乡。

    ……

    「咿…呀呀……客人……的肉棒……好舒服…哦喔…………」

    隔天,怀着愤懑和不甘,塔芭莎大清早就启程前往「魅惑的妖精亭」进行卖
淫活动。

    因为很多客人知道头牌塔芭莎只有在双休日才回来,很多人早早排好队在等
着上塔芭莎了。

    现在换上了暴露的女仆装的塔芭莎正在一个胖男人的身上起起落落,可以看
见绽放的肉穴口把整根粗粗的肉棒都含进去了。

    「呜哦……塔芭莎酱的阴道……仍然是那么紧……之前干了你一次就忍不住
还想来呢……」

    男人一边舒服地叹息,一边来回抚摸着她穿着白丝的大腿,少女仿佛很有鼓
励一样高高打开双腿包容进肉棒,然后在微微起身后又狠狠地坐回去。因为阴道
很浅,龟头每次都会顶到她的子宫口,痛苦和快乐的感觉不断循环,塔芭莎忍不
住流出了愉悦的眼泪。

    「啊……客人……好厉害……塔芭莎不行了……都怪客人的鸡鸡太大了……
塔芭莎今天要第十次高潮啦……」

    身体已经累得不行了,塔芭莎的膝盖依然老实地弯曲,让半根肉棒被拔出,
再用力坐回去,让肉棒顶到子宫。大概重复了几十次,塔芭莎的浪叫也越来越大、
越来越控制不住。

    已经无暇去想为什么自己会老老实实听从那个人的话乖乖卖淫,也不想着怎
么样才能得救,塔芭莎完全沉浸在性的快感里面,享受着从子宫深处涌出的蠢蠢
欲动的快感。

    就像雌兽一样,她的眼睛被干得冒出了爱心,平日总是无表情的脸布满了红
晕和欢愉。

    「喔……每次都顶到子宫…噢啊……客人好厉害……呀呀…但…这么…淫荡
……会当不上女王…嗯…女王的……但是……嗯…好舒服……停不下来……嗯啊
啊……」

    「呵呵,塔芭莎酱还相当女王呢?」

    客人并不在意塔芭莎的话,只当是胡言乱语。反而是少女可爱的乳房在他面
前一弹一弹的,真惹人注目,让他的双手不禁抓着捏搓,比起塔芭莎初次卖淫的
时候一马平川的胸部,现在的乳房居然因为浸濡了足够的精液变得愈发鼓胀。

    「嗯嗯……呜……是的呀……塔芭莎可是女王的继承人呢……啊……」

    眼冒金星的塔芭莎也忘了隐瞒身份,想着反正没有人会信,也就高声说出来
了,反而还有异样的背德感让她的阴道蠕动的更加厉害了。

    在男人看来,这样放荡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矜持端庄的女王继承人呢?不但
小巧的身材实在是极品,迅速发育的乳房够柔软够有弹性,腰部扭动得又够性感,
怎么看都是从小接受训练的妓女。

    「嘿嘿,我要射了……嗯……可惜带着套……下次……下次给我无套中出嘛
……」

    「啊……不行……塔芭莎……噢……塔芭莎怀孕了就不能接客了?……嗯…
…」

    「那就大着肚子接客嘛,生意一定会更好的……」

    「啊……其实……嗯……喜欢……塔芭莎喜欢被内射的?……嗯……啊啊啊
下面好热喔!!!!」

    在塔芭莎想着快点结束这个客人去休息的时候,她就不自主地因为急切的心
情而夹紧了阴道,果然男人马上就丢盔弃甲,不但在避孕套里面射出了大股的精
液,塔芭莎也因为肉棒的耸动而到达了绝顶。

    做完这一轮之后,塔芭莎几乎要虚脱了,但是还是兢兢业业地帮男人摘下套
子,把精液倒在自己嘴里吞下后用舌头帮男人清理着肉棒。

    「我……塔芭莎酱太棒了……下周我还回来的哦。」

    「嗯,欢迎下次光临。」

    在男人留下两个铜币扬长而去后,塔芭莎笑容满面,恭敬地鞠了个躬,内心
却满是苦涩。

    咔擦。

    门又打开了,进来了一个人。

    「欢迎光临魅惑的妖精妓院,我是头牌塔芭莎……」

    习惯性地鞠了个躬后,塔芭莎才看见来着居然就是欧布。

    「呀,你果然是专业的妓女呢,态度居然这么好。」

    欧布看见乖乖被自己控制的塔芭莎忍不住露出了淫猥的笑容。

    发现来者似乎不是嫖客,塔芭莎的脸忍不住因为松了口气而耷拉下来,但是
马上不由自主地甜笑起来:

    「店长,欢迎回来。」

    「嗯……因为想念塔芭莎酱,我吃完午饭就匆匆来了呢,看得出来塔芭莎酱
也很努力地卖淫啊。」

    「当然喽……因为是店长要求我努力卖淫的嘛……」

    说话的时候塔芭莎都能闻见从胃里涌出的精液味道,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用扭
曲的笑容说话。

    「啊,既然是这样,店长我为了犒劳你,给你带来了新鲜的精液哦,只要你
给我吸出来……」

    就在欧布打着哈切打算让塔芭莎服务一下自己,门被推开了。

    「爸爸我回来——」

    来者是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眉毛略浓,带着坚毅的灵气的女孩子,她提着个
旅行箱,踩着皮靴,一副旅行刚回来的样子。显然一进来她就被店里淫靡的气氛
给震惊了。

    大白天这里就充满了性交的腥味,认识的女孩子都骑在男人身上淫叫着索取,
甚至自己认识的塔芭莎小姐也穿着妓女一样的情趣女仆装跪在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

    杰西卡震惊地望着这一切,随即瞪着欧布这个看似头领的人。

    「你,你是谁?」

    「我是魅惑的妖精妓院的老板哦。」

    欧布耸耸肩,开始了自我介绍。

    「骗人,这是我爸爸的心血,怎么可能是你的店,还,还变成了妓院?」

    杰西卡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但是现实的一切都让她没法想出别的解释,
为什么这里的女孩子都在和男人做爱,为什么这里的装修也变得充满桃色,为什
么自己的爸爸不在了。

    「真的啦,这里的店长已经把店卖给我然后回家养老了。」

    「胡说,爸爸怎么会卖掉这家店!」

    懒得和这个人进行争辩,欧布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卡片「始祖的权威」:

    「好了你不必说了。」

    「……」

    杰西卡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突然变得动弹不得。

    更可怕的是连嘴巴都不能动,甚至连呼救、叫骂都做不到。

    「嘻嘻,你不是很嚣张嘛?居然对着我放肆,现在怎么不叫了?」

    面对欧布的挑衅,杰西卡只能动动眼珠表达愤怒,其余部位一概不能动。

    「呵呵,听说你是店长的女儿啊,既然这样你就留在这很有情感的店里打工
吧,我相信客人一定喜欢不能反抗的「性玩具」的。」

    (你在说什么啊!)

    杰西卡恼怒地瞪着出口羞辱自己的欧布,但连发出哼声都做不到。

    「呵呵,接下来我命令你,一辈子作为这家店的性玩具生活下去,你的全身
都不能动,因为你是玩具,但是每当有人把鸡鸡伸进你的嘴里,你就会努力地进
行榨精侍奉,因为你是高级的玩具,无论被怎么玩弄都不能反抗,知道了吗?」

    「……」

    杰西卡听见这些话,脸蛋忍不住浮现一丝红晕,明明想要闭着眼拒绝,眼睛
却眨了眨,仿佛在表示同意一般。

    (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对他的话有一种赞同感……)

    感觉到自己可能会乖乖答应对方的要求,杰西卡的心慢慢下沉。

    但是欧布还不满足,转头对塔芭莎说:

    「接下来她就是你们店的玩具了,记得要招呼大家一起照顾她。」

    「是的,店长。」

    塔芭莎虽然很同情杰西卡,但是只能低着头服从欧布的话。

    「嘻嘻,为了奖励你,我们一起玩一下这个玩具吧。」

    「是的,店长。」

    在塔芭莎答应后,欧布直接把杰西卡抱到了旁边的一个长沙发上面,扒开了
外面的衣服,露出的是年轻少女白皙润滑的胴体,不但闪烁着润泽的、如同白玉
的光芒,还微微透出健康的红晕。欧布看的眼睛都直了,还在充满弹性的胸部抓
了几把。

    「……」

    感觉到身体被玩弄的杰西卡焦急地转动着眼球,却丝毫不能动一下身体。明
明自己身体没有被施加魔法,杰西卡却身体同意了对方作为肉玩具的要求,死死
压制了自己想要动弹的欲望,就和植物人一样真的死死不动。

    「呵呵,即使玩你嘴巴的人是女性,你也要乖乖口交哦。塔芭莎,现在坐上
去试试看吧。」

    「是的,店长。」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城市骚年 于 2017-10-20 15:5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