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6-11
作者:nihyou2014
字数:81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有女薇薇、一笑倾城

  五光十色给人迷幻感觉的大海,大海包裹着一片五彩缤纷的岛屿。

  浅海处是发出各种荧光的藻类,沙滩上各种天然生长的植被,宛若一处世外
桃源的美境。

  无论夜,昂是白天,它都美得让人留恋。

  这就是…永泰岛。

     ************************

  时间转角,人生无常,一切都在持续…

  狮面掀开昏迷过去的女人面具,接触轮椅上的束缚,横抱着把她弄到床榻上。

  云髻峨峨、体态丰腴,一张素颜美轮美奂。

  超越三十六D的完美存在,丰满、匀称、柔韧而富有弹性。

  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惊耸弹跳的酥胸,加上天然的妩媚气质,让狮面心中
顿时充满征服的欲望。

  雪白的床单,一尘不染,透明薄纱包裹的丰腴身躯躺在床上,画面唯美、魅
惑。

  的确,她的身材丰腴,不似年轻女孩的青涩。

  丰胸、翘臀。两相一衬托下,又显得腰肢纤细,身体稍微有些夸张的S型。

  圆润的肚脐、遮掩幽谷的一缕淡黑色的毛发,下面沟渠迷人,隐隐约约呈现。

  狮面肆无忌惮地欣赏,发现养这么一个美人在手,还是挺赏心悦目的事情。

  他暗叹!

  可惜不能吃。

  『龙珠穴』,想到此穴的各种奇妙能力,作为男人的他就蠢蠢欲动。

  可惜有利也有弊,身具龙珠穴的女人天生纯洁,忠贞不移。

  再者,龙珠穴奇异之处,未经同意,强硬交媾,阳根根本就插不进去。

  龙珠穴,寓意,龙吐珠。子宫花蕾分泌出液体使小穴膣道润滑湿润。

  所以强硬进入,龙珠穴根本不会分泌液体,阳根干涩难行,男人没有性欲可
言。

  更则,龙珠穴,玉门狭窄、膣细长,即使外在的润滑剂对它丝毫没用。

  狮面目视她脖颈银色项圈,清晰的数字『7』,显示出她在这里的身份标志。

  她的原名叫,秦薇薇。

  秦洛湖畔、有女薇薇。一笑、很倾城。

     ************************

  遥远都市。

  公安局大楼,三楼办公室。

  身穿警服,正气凛然的陈仁亭站在窗户边缘,看楼下车来人往。

  思绪纷飞,飘忽不定,他想起秦山之上,一洛湖。

  人生只若初见!

  「你好,我想和你成为朋友。」

  「咦,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

  「不认识,我们怎么会成为朋友呢。」

  「因为认识太僵硬,朋友方久远。」

  「哈!你这人真有意思,不认识怎么会变朋友呢。」

  「呃,你说的对,那我们先认识一下…我姓陈,陈任亭,你好!」

  「……我是秦薇薇。」

  「呃,好名字…」

  「哈!怎么算好名字呢。」

  「呃…容我想想…嗯!有了…」

  「什么有了?」

  「秦洛湖畔、有女薇薇。一笑、很倾城」

  「秦山、洛湖、我吗…哎,对了,你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呢」

  「我想娶你当老婆。」干脆利落、直接。

  「那你说想和我做朋友?」

  「先朋友,后老婆。直接说让你做我老婆,我怕吓跑你。」

  「哈哈,笑死我了…你这人真有意思…陈任亭对吧,我告诉你,你现在就吓
到我啦。」

  「哎哎哎,别走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追!」

  哈哈哈!

  秦洛湖畔,碧波粼粼,涟漪轻荡。少女身姿曼妙,笑声飒爽。

  「薇薇,我们的女儿不见了,你知道吗?」

  陈仁亭低声自语。

    **************************

  秦洛湖畔、有女薇薇。一笑、很倾城。

  床榻上,秦薇薇长长睫毛微微颤动,其实她早已醒了,床前站着的大男人如
一团黑影笼罩着她,使她根本不敢动弹。

  她如陈仁亭一般,思绪纷飞。

  秦水湖畔,那是她和陈仁亭初次见面的情景。

  永泰岛见到女儿的一幕,瞬间又有眼前一黑的错觉而生。

  被禁锢在这里这么多年,原本以为命运就是这样了,时间久了,她的心态也
慢慢平息下来。

  也许让人烦腻,她却有些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禁锢在小楼内,天地朦朦身在其中又能置身事外的欣赏。

  外面的熙熙攘攘,风风雨雨,一切跟她无关。

  有时梦中醒来,孤零零一人,甚至有些失落,会沉默地想那人如果此时就在
身边多好。

  可她又愿意去想,因为她觉得根本没有机会看到他,只是怀念女儿,她才会
连着一起想。

  陈仁亭,她的丈夫。想必知道自己的女儿失踪了,他一定很痛苦吧。

  秦薇薇作为他的老婆,对他的性格非常清楚。

  想往初,夫妻二人温馨场景,对她言听计从的宠爱,秦薇薇颤抖的睫毛下,
泪珠崩落。

  她非常清楚,别看陈仁亭外表坚强、刚毅。其实内心十分的脆弱,属于典型
的流血不流泪,委屈挫折心里藏的汉子。

  少女时代,她也有。

  憧憬过美丽的爱情,憧憬过如意郎君,都变成了现实,而这现实都是想当初
那个要娶她做老婆的楞头小子陈仁亭送给她的。

  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遭遇到如同噩梦般的命运,被束缚在这座岛上。

  逃跑?

  四面环海的岛屿,遥远的地中海,让她怎么跑?

  获悉这里的一切信息后,她的噩梦就没有停止过。

  她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如何,直到女儿的出现,紧张,担忧,惊讶,震撼。

  慢慢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屋里光线有些暗,又没有开灯,狮面脸上的墨镜散发出摄人的幽暗光芒,看
起来十分瘆人。

  啪!

  灯光亮。

  光线刺眼,秦薇薇眯起了眼睛,绝美的素颜上,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
颊滚落。

  狮面负手而立,盯着秦薇薇。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皮肤白皙,长相甜美。

  和陈媛媛她的女儿一样,同样的眼睛大大,睫毛翘翘,长发微卷,看表面,
辨别不出她的具体年龄,但是表面上看起来,人如花样少女般的明艳动人。

  同样,她的身材不算高挑,却更加的成熟丰满一些。那妖娆的身段和饱满的
酥胸,很是诱惑撩人。

  这样的女人属于典型的童颜少妇,活一辈子也不会显老的类型。

  「真是一对极品母女花啊!」狮面暗暗赞叹。

  虽然她在流泪,但是散发丝丝缕缕发自骨子里的魅惑,还有少妇的风韵。

  狮面走到床榻前,俯视着秦薇薇,身高体型都显文弱的身躯竟然充斥着压迫
感。

  秦薇薇除了流泪就是摇头,咬了咬嘴唇,霍然开口,沙哑的声音质感,又充
斥着无限的母爱气息,她的声音在房间中荡漾。

  「她…还是个孩子,只要你们放过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狮面淡然道。「只要你听话,你女儿…陈媛媛不会有事,会活的很好。」

  不会有事?

  活的很好?

  在这座岛屿上,有没有事,都难逃他们的掌控之中,活的好不好,不是一样
都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么。

  秦薇薇默然,内心虽然早已知道结果,但是母爱让她想尽力为女儿做点什么。

  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她都不愿放弃。

  『只要你听话』…陈媛媛不会有事,…会活的很好?

  女儿有没有事,好不好,要看她的表现了。

  狮面又继续开口道,「你可以做原来的自己,不过你的亲生女儿陈媛媛……」

  狮面赤裸裸的威胁,不言而喻。

  秦薇薇脸色瞬间煞白,『亲身女儿』四个字直击她心坎最软弱的地方,她的
眼泪流,嘶声说道:

  「我…听话。」

  狮面暗自深吸一口气,看着秦薇薇脖颈上的项圈,墨镜下的眼神颇为复杂。

  她的身份标志是「7」,如果算起来,还是当初天堂组织刚刚创立的第一批
性奴。

  「1、2、3、」号性奴脱颖而出,成就了现在的狐露、狐笑和狐姑。

  奴隶调教计划开启,不屈从或者不达标都会被淘汰,而淘汰的结局就是死亡。

  其余的都在掌控之中,唯独出了一个例外,那就是7号性奴。

  7号性奴的永不屈服,调教对她根本不起作用,所以她面临淘汰的结局。不
过又因为她的绝佳身材和容颜,还有身具奇妙的『龙珠穴』,却让她逃过一劫。

  死其实不可怕,活着有时候对某些人来比死更可怕。

  比如,疾病带来的痛苦,明明想死,都无能为力,生不如死。

  比如,现在的秦薇薇。

  一直以来,狮面对她几乎束手无策,秦薇薇简直就像浑身长满刺的刺猬,让
人无从下手。

  虽然比喻有点不恰当,确是事实。

  因为『龙珠穴』的特殊性,三宝三弊的奇妙能力,让秦薇薇犹如一朵带刺的
玫瑰花,只能轻嗅,不能采摘。

  而如今,陈媛媛的出现,一切都迎刃而解。

  一想起秦薇薇那妖娆的身段和饱满的酥胸,诱惑撩人的童颜少妇匍匐在男人
的雄伟下承欢的场景,狮面口中浓浓的吐出一口压抑许久的长气。

  回忆很长,其实时间很短,这不过是狮面脑海瞬息万变的思绪。

  秦薇薇吐出三个字,『我听话』,转眼间思绪万千的狮面开口道。

  「自己把衣服脱了吧。」

  「啊!」

  秦薇薇明显是受惊了,脑一直被女儿的面容占据,都没听清狮面说了什么。
问道。

  「你…说什么?」

  狮面看着秦薇薇不施粉黛的绝美素颜,身躯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一股魅惑气
息,心里就蠢蠢欲动,重复道:

  「我说,自己把衣服脱了」

  听到狮面话语,秦薇薇说不清什么神情,了然、悲望、悔恨的情绪交集,缓
缓站起身来。

  砰砰砰!

  心如撞鹿,带动她胸部的丰满颤动。

  其实她身上根本就跟没穿衣服一样,仅仅披着一层薄纱,可没来由的,她就
是那么的紧张。

  心既然已做出了选择和决定,紧张有用吗?又干嘛紧张?

  可是面对一个大男人,特别是狮面这种带有威胁性的人。

  秦薇薇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好像自己的选择和决定,能将她吞的尸骨无存。

  秦薇薇痛苦的揉揉头发,脑海中浮现陈媛媛的画面,却让她的心一下安静了
下来。

  为了女儿,她甘愿面对及承受一切。

  这也许就是母爱吧。

  薄纱穿在身上柔软顺滑如无物,她很是喜欢这种丝绸制品,穿在身上很舒服。

  轻轻一扯,薄纱如一团云飘落、

  床上出现一个火辣,让人流血的性感胴体。

  峨峨挺拔、玉体迎面,一张素颜美轮美奂。

  白哗哗地一片极其耀眼,丰满而又不带一丝赘肉的腰肢,圆润的肚脐、遮掩
幽谷的一缕淡黑色的毛发,臀沟一根红绳摇曳,升起无限旖旎风光。

  尤其是她那最引以为傲也是最吸引成年男人的玉臀,硕满雪白,令狮面呼吸
有些急促。

  秦薇薇脸上一红,皱了皱秀气的眉,她想起曾经自己的丈夫每次看到她脱衣
后调侃,说她人美,臀更美。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突出来的闪光点,而她的闪光点就是她的臀部。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秦薇薇有些不自在,手不经意的抚上自己的臀,又如
触电一般缩回。

  红绳点缀金色圆环,在她白嫩圆润的臀瓣间,忽隐忽现,透着别样妖娆,极
为撩人心魄。

  又见菊花锁。这不得不说,在天堂组织里,菊花锁成为每个女人的噩梦。

  看着秦薇薇,狮面身体升起一股燥热,曾经的贞洁烈妇变成听话的可人儿,
像一直暴烈的小马驹终于被驯服,这种征服感让狮面无比的畅快。

  想到这里,狮面双手有节奏的拍起巴掌。

  啪…啪…啪…

  像是为秦薇薇的知趣而鼓掌,又像是一种信号的方式,巴掌的拍打声不紧不
慢,响了三声。

  没多久,房外响起零星的走步声,随之传出『咚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狮面似乎早已预料到,开口道。

  房门开启。

  等到房门再次关上后,一个无论是身高还是体格都非常健硕,不,异常健硕
的男人出现在房间内。

  这个男人长相彪悍,膀阔腰圆。四肢如大猩猩一般肌肉虬扎,粗壮有力。

  床上的秦薇薇惊慌失措,作遮掩动作,一只手遮住下面,而另一只手横起来
挡着自己的胸脯。

  对秦薇薇来说,这个男人太恐怖吓人了。

  无与伦比的身高和体型,胸脯结实的肌肉,全身仅仅穿着一条短裤,强壮有
力的大腿,无处不透着野蛮之气。

  特别是胯间那短裤包裹的一大坨,看到她赤裸的身躯,明显扩大了一圈,让
秦薇薇不由身躯一颤。

  「老班…」

  铁塔般的汉子目光先是在秦薇薇身上环绕,随后舔着嘴唇对着狮面开口。

  蹩脚生硬的腔调,一下显示出他不会说中文,外国人的身份,

  「嗯!」狮面点头。

  他太高了,狮面跟他一比,有小巫见大巫的区别性,不过面对狮面,他态度
恭维,很老实。

  「βγ?λετοπαντελ?νισου,μεαυτ?τηγυνα?
κα」

  狮面口中吐出让人听不懂的字语,对面铁塔汉子确是眼神一亮,他嘴中也吐
出同狮面一样的字词。

  「ντ?ξει,αφεντικ?。Θατηναφ?σωνασ?ρν
ονταιστομουαπ?κ?τω。」

  同时铁塔汉子有些兴奋,瞄向秦薇薇。

  秦薇薇顿时紧张起来,即使听不懂二人话语的意思,但明显是针对她的。

  虽然她内心已经妥协,做好唯命是从,任人摆布,可看到那人瞅她的眼神,
不知怎么了,秦薇薇竟然有些动摇自己的决定。

  「大头,开始吧。」

  「是,老班。」

  耳边响起她听的懂的话语,不过秦薇薇根本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大头,原来那铁塔般的汉子叫大头?好奇怪的名字的名字。

  开始?那是什么意思…

  不过,秦薇薇听到那个叫大头蹩脚的话语,老板都能叫成老班,有些明白为
什么听不懂了。

  大头话刚说完,大步走过来。

  「你想干什么?」秦薇薇紧张的开口。

  大头突然俯身,胳膊一揽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

  虽然秦薇薇胸围伟岸,但二人截然不成正比的比例,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的
区别。

  「呃呃呃…放手…放开我…」

  秦薇薇只觉自己好像陷入沼泽地一般,娇小的身躯被包围,就连头颅都被埋
在其中,任她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还好,她感到身躯一松,紧张的心正松懈下来。

  不料,又感到自己两只玉臂被拉动抬到脑后,一只蒲扇大手如钢箍禁锢着,
让她不能动弹分毫。

  作为房间唯一目击者的狮面,他本性是处事稳妥,属于波澜不惊的那种人。

  冷血、冷漠而又能力非凡让他的身居高位,除了天堂最高决策人象首,他仅
居其下。

  而作为天堂创始人的象首隐于幕后,他…狮面算是天堂的代言人。

  位高权大,执掌天堂,唯狮面尔。

  狮面目视大头几步跨到床上,像是起重机一般把床榻压的不堪重负,要溃散
了似的。

  紧接着犹如电闪雷鸣的手段,秦薇薇就被他擎着双臂,犹如老鹰抓小鸡般,
擒着她。

  即使狮面这种波澜不惊的人,嘴角也不由一抽,也亏他脸上始终戴着一副标
志性的墨镜,看不到他面庞的情绪。

  这…大头简直堪比…人形坦克。

  秦薇薇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其实她主要是心不在焉,加上事情发生太突然…

  还有就是她太弱了,大头这种人在她眼中好比一头披着人皮的大猩猩,手臂
一揽,逃都没用。

  被擎着的玉臂高高悬在脑后,脖颈下精致的锁骨,一对豪乳剧烈的随着主人
的挣扎而跳动起来。

  大头的手太有劲了,秦薇薇都感到手腕有些痛了,她眉头微蹙,带着询问的
口气冲着狮面喊。

  「叫他停下,不要这样子。」

  狮面微微一怔,这女人倒是不傻,知道大头听不懂,反倒求到他身上了。

  「别吵,是我吩咐他的。」

  秦薇薇听到狮面回答,慌忙道,「你想做什么?」

  狮面脸色微僵,刚刚说她不傻,她就开始反其道而行之。

  不知怎么回事,平时波澜不惊,话语都懒得多说几句的狮面今天却有些反常。

  难道是曾经被秦媛媛这个女人弄得没招,而产生的压抑得到释放的兴奋导致?

  他倏开口道。「男人和女人,你说能做什么?」

  看到秦薇薇似乎醒悟过来的表情,狮面不待她再次开口,继续说道。「闭上
嘴,不要说话,做一个听话的好妈妈。」

  刚要开口的秦薇薇似乎被狮面话语中的『好妈妈』噎着了,想起自己的女儿。

  为了女儿,她终于选择服从,停止无用功的挣扎,低下头颅,垂首不语。

  大头嘿嘿一笑,见到怀中的人儿不在挣扎,他知趣的松开手,随后双臂一绕,
曼妙的胴体被拥抱。

  二人不成比例的身高,秦薇薇的头颅仅到他肚子位置,好在大头手臂够长。

  如蒲扇般的手掌搁在她的臀瓣上,上下左右揉搓起来。

  已是人妇的秦薇薇,她的臀虽不似一些女孩瘦美,比丰满要瘦一些,比正常
的女孩又丰满一些,但即使如此,也尽被大头的手掌覆盖。

  两片玉臀不停的开合,被蹂躏,秦薇薇感觉好似要裂开了一般。

  「唔唔…唔。」

  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下颚紧贴着大头的肚皮,让她连说话呼吸都有些困
难,只能断断续续的支吾着。

  一旁的狮面有些无语,这混账想做什么,把自己吩咐的事都忘记了吗。

  看到秦薇薇被蹂躏,他情绪有些不稳的开口。「大头,π?ρε?ταλ?
γιαμουστο?νααυτ?」

  听见狮面的话语,大头脑袋里嗡一声,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有些不舍,
他的手终究还是艰难的离开秦薇薇的臀瓣。

  体验手掌带来的美妙,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从未有过得的滋味,大头
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开口。

  「老班,沃错勒。」

  话毕,大头麻溜的褪下身上唯一的短裤,身子往后倒,如小山的躯体硬是把
床榻压出一个人形的印子来。

  脱离魔掌的秦薇薇大口的喘息,大头带给她无比的压迫和无力感,令她身躯
有些发软,思绪乱七八糟。

  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下来后,秦薇薇有点傻眼,被床上大头惊呆了!

  堪比人猿泰山的身躯,大腿之间的阳根硕大无比,龟头被缩小的金刚圈勒个
正着,显得愈加庞大,给秦薇薇一股毛骨悚然感。

  好长、好粗、好可怕。秦薇薇连忙移开目光,不敢直视,耳边传来狮面命令
的话语,让她面色绝望起来。

  「为了你女儿的平安,自己跨上去。」

  秦薇薇身子一晃,差点倒下,狮面摆明了在威胁她,侮辱她,想怎么玩她就
怎么玩。

  她嘴唇紧绷了起来,遏制不住颤抖的走了过去,没办法,女儿是她的软肋。

  大头老实的躺着,一动不动,他的体型庞大,秦薇薇把双腿开到最大尺度才
能快过来。

  已是过来人的她知道这是标准的男下女上,曾经她也以这样的姿态和自己的
丈夫做过。

  「我不要,这样的姿势太羞人了,唔唔。」

  「来嘛,好老婆,你男人工作一天好累,体谅一下,好不好。」

  「咦,陈仁亭,说。这些你跟谁学的。」

  「别揪耳朵,疼,我说实话,今天办案子,查了一批色情录像带,结果封皮
上有个画面。」

  「呸呸呸,你个大流氓,让自己的老婆学,你把我当什么了,怒。」

  「我哪有…又生气,好了,我错了夫人,别生气啦!」

  「哼,饶你了。躺下,只此一次。」

  「什么只此一次?」

  「躺不躺?」

  「你答应啦,太…夫人命令,莫敢不从。」

  「贫嘴…」

  「对对…就这样…慢慢蹲下…」

  「陈仁亭,你给我闭嘴……喔!」

  视线中秦薇薇玉体莹白如雪,两团镶着嫩红玉珠的雪脂能嗅到一股酔心失魂
的气息。

  她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坦然,散发出缕缕诱惑色彩,回忆似乎把身下的大头
当成了自己的丈夫。

  神态柔软地腰和颤动的胸,玉手抓着大头胯下阳根摩擦自己的阴唇,姿势惊
人的魅惑。

  狮面墨镜后眼光闪烁,他惊奇的发现,她的阴唇快速湿润,变得饱满而色彩
娇艳欲滴,『龙珠穴』在这一刻终于掀开神秘的面纱。

  秦薇薇微闭眼,动作行云流水,标准的『M』型跨,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
动作足以让世间上的男人甘愿堕入罪恶的深渊之中……

  大头受到刺激,下身被金属圈勒着的龟头充血,在金属圈内,显得分外庞大。

  如果秦薇薇睁开眼看到,就会知道,原来大头的名字是这么来的。

                噗、

  细不可闻的吞咽声响起,硕大的龟头竟然不可思议的被她摁进小穴中。

  这一刻,『龙珠穴』再次表现出迥异超凡。

  躺在床上的大头,他的感受最为深切,好似徜徉在无尽的海洋中,海洋旋起
巨大的漩涡,围着他的龟头旋转。

  龟头再次膨胀,可莫名的,任龟头如何庞大,始终让大头感到无法摆脱漩涡,
有陷入沼泽地,甘愿付出死亡的迷恋。

  「Ναι,αυτ??τανπολ?καλ?,πεθα?νει」哲译;
太爽、要死了的意思。

  同时,大头仰卧的巨大身板竟然做出一副无力挣扎痉挛的扭捏姿态,好像他
被秦薇薇强奸了似的。

  小穴膣道吞噬那昂长粗壮的阳根,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从未有过得滋味,
她脸颊酡红,身体在颤抖,呢喃着。

  「陈…仁亭,我要站不住了,要…坐下去了…唔…啊………好痛。」

  下蹲的身体失去支撑,秦薇薇猛的下坠,无形中阳根穿梭小穴膣道,直达谷
底,龟头与子宫花蕾相触,而她还在继续下坠中。

  实在是大头的阳根太长了,她的小穴膣道根本就容纳不下。

  可是,此时此刻,即使容纳不下也由不得秦薇薇,因为下坠的身躯她根本控
制不了。

  怦!

  平沙落雁,魂归一处。一个激灵刺激下,秦薇薇蓦然清醒,脑袋里嗡一声。

  痛彻心扉,撕心裂肺。

  她能清晰感觉到小穴的好像要爆炸了,那是让整个人身心感到震撼的大爆炸,
炸出了深邃,炸的她,无比的清醒。

  整根阳具的浩瀚深邃度把小穴猛然阔张了不知道多少倍。

  「啊呜!」

  秦薇薇张嘴嘶鸣出非人的嚎叫声。

  永泰依旧,大战将起。

  下一章,请看玉女大战人猿泰山,谁胜谁负,尽在手中笔。

  支持支持,多谢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