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04-14
作者:shst1
字数:6827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今天来刑场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这几年我们的移植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基本上每次枪毙我们医院都会做几台
移植手术。

  刑场看多了,也就没有当初看的时候那么感到震撼。

  和自己手术无关的时候,已经不会像刚来的时候那样,套件白大褂借口帮忙,
混去着看热闹。

  但今天不同,据说今天有四个供体,其中一个还是女的。

  我猜这个女的应该就是杨艳,她是去年把她老公杀了的,按说这时间应该是
到要枪毙的时候了。

  所以,我想今天要被枪毙的那个女的很可能就是杨艳。

  为这,我昨天就和外科的贾主任打了招呼,说想和他们一起去,看个热闹。

  贾主任昨天听我一说,就一脸笑容地答道:「胡公子明天想去看看女同学了?
那个杀老公的杨艳是你同学吧?她明天也在。」

  「是吗?」我笑着回答。

  「她那时可是我们班的班花。那我可真要去送她一送。」

  「胡公子是不是追过她?」

  「呵呵,贾主任,我可还想再活几年。」

  「啊,啊,我说错了,说错了。明天你来吧,正好帮我搭把手。」

  我爸是卫生局的局长,在医院大家也对我都很客气。

  其实这个杨艳我毕业的时候真的给她递过条子,可是递过之后没有了下文。

  估计是那次我和李云峰在厕所偷窥她,被她知道了。

  妈的,不理就不理吧,反正她那最隐秘的地方我都看到了。

  别看她那时在班上一副高傲的女神样,其实扒下裤子,一样拉屎撒尿。

  记得有一次体育课,正在自由活动,我看到杨艳急匆匆往操场外厕所那边走,
我猜她可能要去厕所了,先她一步就从男厕口溜进去。

  刚把小镜子伸到下面,就看到一张大白屁股蹲了下来,只看那个粉红色的肛
门抽动了一下,一串辟里啪啦的响声!

  一股稀屎从那张白屁股里喷涌而出,溅得她的屁股上,肛门部的阴毛上都是
一点点的黄点,连我的小镜子上都溅上了两点。

  同学都说杨艳风流,但她并不是那种喜欢和男生打情骂俏的风流,而是高傲
冷艳地让所有男生想入非非,意淫不止的风流。

  但不论别人这么意淫她,我是真真切切看过她最隐私的密处。

  对,还有我那时最好的哥们,李云峰。

  我们俩好几次到厕所偷看她,可惜最后被她发现了。

  我刚毕业时,一直在想,要是她没发现我的偷窥,是不是就能和我谈朋友?
直到后来,传出她和我们体育老师好了,我才开始慢慢淡忘了她。

  去年突然听说杨艳杀人了,和情夫一起把她老公给杀了,还焚尸灭迹。

  我刚听到这消息就像是当年突然看到美国世贸中心被撞击一样,震惊得无以
复加。

------杨艳,那个高傲冷艳的杨艳?她竟然真的风流通奸?还因为通奸杀夫?

  接着马上想到,她会不会被枪毙?我实在想不到杨艳也会跪在刑场上,被爆
头,然后就像我在医学院读书时看到的女死刑犯那样,尸体像死猪一样被扔在地
上……

  我第一次看枪毙还是在医学院上大二的时候。

  那时,我们正在上解剖学。

  我这人天性胆大,对解剖这些东西不害怕,和解剖学老师混得不错。

  一天解剖学老师找到我,对我说:「明天你找几个同学和我去趟刑场,我们
学校搞了几具尸体,你们帮我一起搬回来。找几个胆大些的。」

  第二天,我叫了几个哥们,就和老师去了刑场。

  那天要枪毙十几个。

  我们赶到刑场时人还没到。

  626禁毒日,这批死刑犯大部分是贩毒的。

  所以给他们隆重地搞了次公判大会,可能是会后的游行慢了些,我们比他们
早到了半个多小时。

  刑场上已经有警察戒严了,我们是关系单位,车直接进到刑场的里面。

  在等候时,我看了下周围,刑场是一个很宽的山坳,但入口很窄,有几个警
察在那里堵住闲人。

  在山坳的里面,沿着山坡画了十几个白圈,每个白圈前两米多处还插了一根
小木牌,上面有号码,号码下还标著名字。

  看来这应该是每个死刑犯丧命时的位置了。

  闲着没事,我就看那些木牌上标的名字,突然看到一个很女性化的名字——
吴芳芳。

  「这是个女的?」我悄悄问我边上的带队老师。

  「嗯,是女的。她是和朋友一起色诱杀人,不是贩毒。我们这批尸体里有她
俩。等会你就抬这个吧。」老师随手就把我的任务给安排了。

  很快外面公路上传来一阵阵的警车的呜鸣声,一眨眼,只见一长溜的各式车
辆鱼贯停在了山坳旁的公路上。

  押解死刑犯的是七八辆大卡车,每辆车上都有两名死刑犯。

  车一停稳,在车上押解的武警就把车的后挡板放下,几个武警跳下车,剩下
在车上的武警把犯人押到车后部。

  车上的人犯大部分都还镇定。

  果然其中有两个女犯,看样子都只有20几岁。

  一个身穿黑色的短袖T恤,下着蓝色牛仔裤。

  身材高挑,虽然还站得住,但脸色已是很惨白。

  胸前挂着片小布片,上面标注着「04刘敏」另一个女犯长着一副狐狸脸,
虽然已是在这种场景了,但闪烁的眼光还是时不时有丝风情漏出。

  马尾辫用个淡绿色的绒圈扎着,感觉有些清新。

  上身是件浅紫色短褂,下身是条泛白的牛仔,个子虽不高,大约1米62左
右,但臀部很大。

  胸前的布条上的名字果然是吴芳芳。

  看来她就是我等会要抬的那具尸体。

  很快,所有的死刑犯都被接下车,拖到了一个个的白圈里站着。

  可能因为是同案,刘敏就站在吴芳芳旁边。

  两个法官开始从一头一个个地询问最后遗言,并给每个死刑犯拍照。

  老师在我边上轻声说:「这是给他们验明正身。」

  这时整个刑场都很安静。

  就只有法官的问话声和照相机的卡嚓声。

  就在法官问完刘敏后,我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嗤声,像是撕开一截布的声音。

  很快,我发现吴芳芳那丰满的屁股下面出现了一滩湿迹。

  下跪的时候所有的死刑犯都很听话,押解的武警好像都没怎么动,每个死刑
犯都很配合地跪下了。

  刘敏的跪姿很直,有些昂首挺胸的样子,因为短袖,麻绳把她胳膊上的肉都
勒得鼓鼓的。

  吴芳芳则是两腿叉得很开地瘫跪着,肥大的屁股压在小腿上,头都有些抬不
起来了。

  随着一声令下,十几支枪几乎是同时开火。

  只见刘敏顿了一下,人又马上挺直了腰,血从她头部喷涌而出,晃悠了两下,
人突然仰面向后倒了下去。

  被紧缚的胳膊压在身下,把胸部垫得高高耸起。

  一条腿被压在屁股下,另一条腿向外半伸出去。

  因为腿上绑着绑绳,那条压在屁股下的腿很快就被另一条腿拽了出去。

  随后就见两条腿开始不停地踢踏,胯部也一阵阵地抽搐。

  渐渐在阴部印出一圈湿迹。

  那原本就已苍白的脸开始变得灰白,嘴张开着,像是要说什么,但全没声音。

  吴芳芳这边枪声一响,是一头扎到地上,丰满的屁股高高朝天撅起。

  也许是她跪着的时候腿叉得太开,栽倒后,脸贴地面,撅着屁股,一直没倒。

  只有绑在身后的两手不停地在抖动。

  很快,法医开始验尸。

  到刘敏那里,法医看了下她,突然用脚朝刘敏岔开的裆部猛踢一脚,只见刘
敏猛地一抽动,嘴里哼出了一声,眼角也好像流出了泪。

  边上一个警察说:「好像还没死透,要补一枪吗?」

  法医摇摇头说:「别急。」

  只见他抬起脚,突然在那高耸的两峰间的心口跺了下去。

  只见那女犯一阵抽搐,一股血出嘴里冒出。

  过了几秒,法医又如法跺了一脚,这次女犯基本已没有动静了。

  随后,法医蹲下身,仔细检查了刘敏的脉搏和眼睛,在一张纸上写下些东西,
边上有个警察又对着拍了几张照片后,开始检查刘敏旁边还一直撅着的吴芳芳了。

  法医弯下腰,拉着她双腿把她放平,又踢了她两脚,只见除了屁股上的肉有
些颤动外,基本没别的动静。

  别的同学这时已经开始把各自的要抬的尸体抬到我们的车上,旁边的刘敏也
已经被搁在担架上了。

  终于法医把我面前这个叫吴芳芳的死刑犯也检查完了。

  我赶紧和另一个和我搭档的同学把这个吴芳芳的尸体往我们带来的担架上放。

  这是我第一次到刑场抬枪毙的人犯,一上手才发现,刚枪毙过的人犯远比我
想像的要沉。

  看着这个吴芳芳个子不大,我开始以为不重,没想到我一抬她两腿,就差点
把我拽倒,我一个踉跄,几乎要倒在她身上,正好对视到她那张被子弹打得满是
血的狐狸脸,看得我心里猛地一颤。

  原来,刚枪毙的犯人身体还是软的,又不像活人自己会用劲保持平衡,当我
和同学一个抬脚一个提肩往上抬时,她的屁股和腰会软软地弯着下坠,感觉比活
着的要重很多。

  好在我们只要把她搁在边上的担架上,用担架抬到我们车上。

  可能是刑场的气氛影响,在回程的路上大家都没怎么说话。

  车子直接停到我们解剖教研室的门前。

  这次我们总共分到4具尸体,除了两具女尸外还有两具男尸,这两具男尸应
该是毒贩,都很年轻。

  4具尸体就被我们扔在地上。

  老师到楼里取出一把大剪刀和一卷皮管。

  然后就见他拿起大剪刀开始剪吴芳芳尸体上的衣服。

  那个叫吴芳芳的尸体被我们扔下来时是趴着的,老师果断地剪开她身上缠缠
道道的绑绳。

  从一边的肩膀开始,经腋下一直剪到底,接着又如法剪另一边,很快,她背
上的衣服就变成一片布片。

  老师掀起这片剪下的布片,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后背。

  随后,老师继续从她腰部开始剪她的裤腿。

  当两边裤腿剪开之后,把剪开的残片一扯,一个肥白的大屁股赫然暴露在光
天化日下。

  吴芳芳的屁股很白很饱满,在两瓣屁股间的沟壑里,夹杂着黄黄的排泄物。

  老师把皮管接到边上的水龙头上,开始冲洗吴芳芳的尸体。

  随着水流,腿上,屁沟里的屎尿被一阵阵冲出来

  当地上的水流基本没有黄呼呼的东西后,老师用脚把吴芳芳的尸体踢翻过来。

  被剪开的半面衣裤留在了湿漉漉的地上,吴芳芳光溜溜的身体则四仰八叉的
躺在所有人的面前。

  看到这具白花花的躯体,我发现吴芳芳的身材真的很性感。

  平滑的小腹就是现在看依旧白嫩,肚脐又大又圆,两座乳房依然挺立,中心
是一圈暗色的乳晕和像颗枣子那样大小的乳头。

  不知是不是枪毙流血了,乳晕和乳头的颜色都有些暗淡。

  宽阔的胯裆和丰满的胸部使得腰显得很有弧度,最漂亮的是小腹下那一片不
大的倒三角,弯弯的逼毛不密也不疏,逼毛下的半截逼缝清晰可见。

  想到那些死在她手上的男人,就是因为她这身肉被她下药丢命,看来也真是
牡丹花下死了。

  老师继续冲洗着尸体,把头部的血,脸上的泥都冲洗干净。

  洗干净后看吴芳芳的伤口也就不很恐怖了,子弹大约是从她的后脑射入,从
鼻梁边穿出,弹孔并不大,脸部基本没破相。

  可能看到光溜溜的尸体太招眼,这老师对在一边看着的我说:「把这具先抬
到解剖室里,放台上。」

  我赶紧和同学拿来担架,这时我们有经验了,不再试着抬起尸体,而是把担
架放在尸体旁,又手把尸体翻到担架上。

  在翻动的时候,我有意用手托着尸体的软软的白屁股,感觉她的屁股真的很
肥很滑。

  到了解剖室里面,我们把尸体往解剖台上一倒,啪嗒一声,就像一坨猪肉落
在台上。

  等我们从解剖楼里出来,老师已经在冲洗那个叫刘敏的尸体了。

  我看到刘敏的屁股上没有像刚才的吴芳芳那样沾满黄色的东西,以为刚才枪
毙时她虽然也失禁了,但只是尿了出来。

  当冲洗到她的屁股时,老师用脚踢开她两腿,我突然注意到她的屁眼里竟夹
着一橛黑黑的硬屎橛子。

  看来她是因为便秘,一橛屎没拉出来。

  刘敏的身材比刚才那具要长些,阴毛又黑又密,一直延伸到黑乎乎的屁眼附
近。

  在胸口处有一大片紫色的瘀青,如果仔细看,在裆下也是瘀青的,只是在浓
密的阴毛遮盖下,不太明显。

  这是我在医学院第一次见到枪毙后的尸体,之后的几年,在上解剖课时也接
触过很多具男男女女的尸体,但说实话,没有比这两具身材更好,更漂亮的了。

  今天等一会杨艳会不会也和我当年看到的那两个女死刑犯那样老老实实自己
跪下等着挨枪,会不会挣扎,当年的班花最后也会变成一坨白花花的死肉……

  我在刑场站在贾主任旁边一边在等一边猜测着。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队车辆来到了刑场。

  从车上下来了几十号人,有穿法院制服的,穿检察院制服的,穿警服的。

  就在这一群人里,我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李云峰,这小子今天穿
着一套检察院的制服,正和法院的一批人在说话。

  他也来了,他也来看杨艳的最后一幕了。

  想当年我们在学校偷偷摸摸地偷窥,没想到几年后,竟是这样看杨艳的结局。

  我们医生在刑场是尽可能地低调,毕竟不是大张旗鼓的买卖。

  虽然看到李云峰,我还是和贾主任一起,远远站在边上,没有去和李云峰打
招呼。

  要枪毙的四个死刑犯也从车上被押了下来,每个都还能自己走路。

  我看到杨艳是排在最后一个。

  低眉耷眼,乖乖地站到了在边上的那条白线上。

  也没见有人提醒,就自己跪在了地上。

  看到以前我们的女神这样的狼狈,我心一动,不自觉都硬了起来。

  今天杨艳穿得我感觉还是很性感,上身一件白色的线衫孔眼大的都能隐隐看
到里面白白的肌肤,下身一条咖啡色的裤子把臀部紧紧裹住。

  两臂被吊绑在身后,显得一对大乳房很突出。

  跪在地上,头微微低垂,整个曲线那么撩人心魄。

  几个法院的法官在依次问了最后遗言,拍完刑前照后都退到了一边。

  四个武警开始上前,抬枪对准这四个死刑犯的后脑勺。

  我紧盯着杨艳,感觉她紧张得浑身都在抖动。

  鬓角边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水珠。

  一声令下,4支枪几乎是同时开火。

  只见杨艳一头就扎进她前面的土坑里,脸贴在地面,后脑勺处呼呼地向外喷
着血。

  滚圆的屁股高高地朝天撅起绑在身后的两个手的手指乍开着。

  就这样保持了好几秒后,杨艳的身体开始向侧面倒下。

  随后就是一阵剧烈的抖动,两腿不停地踢踏,被紧缚的胳膊也像是想要挣脱,
不停地扭动。

  肥大的屁股也好像是想再撅起来。

  不过最终也没能再挺起,而是渐渐地动静越来越弱,最后,好像一口气从她
身上吐了出去,她的身体开始软了下来,只有指尖还有一丝轻微的颤动。

  法医开始验尸和给他们几个照刑后照片,我看人群基本都站在杨艳的身体边
指指点点。

  最后所有的人开始后撤,我们医院的几个医生抬着担架跑到这几具尸体旁。

  我今天主要是来看杨艳,所以就直接走到杨艳的尸体跟前。

  一看才发现,被刚才两个法医一拨弄,杨艳基本是半裸着了。

  白色线衫卷到了上面,一对大奶傲然挺立。

  上面缀着两颗枣子那样大的乳头。

  从胸部往下都是白花花的肚皮,裤子被拉倒小腹下部,半截黑乎乎的阴毛都
露在外面。

  难怪刚才那么多人都围着她的尸体在看了。

  杨艳的脑袋已经被打开,一滩脑浆就在她栽倒的土坑里。

  脸上的血迹不多,但嘴里啃了不少土。

  因为今天要取的是她的肾和肝脏,时间很紧,我们就只用一个塑料袋扎住她
的脑袋,防止血液和脑浆流出,就把她搁在带来的担架上,飞快地跑到我们停在
边上的手术车里。

  今天四个死刑犯,每人捐献的器官不同,一个人一台车。

  我来就是要看杨艳的,所以直接上到杨艳的这台车,也戴上手套,给贾主任
打个下手。

  别看杨艳活着的时候香艳可人,这枪毙之后的味道确实真的很冲。

  整个手术车一股的腥气,还夹杂着一阵阵的骚味和粪便的臭味。

  就像是屠宰场里的气息。

  杨艳的尸体一抬上车,我们赶紧褪下她的裤子。

  我意外地发现,她竟然就没穿内裤。

  裤子一拉下就是赤条条的下半身。

  裤裆里满是屎尿,白花花的屁股上和屁沟里有很多黄黄的粪便。

  我们简单给她清理了一下表皮,贾主任就用一半锋利的柳叶刀给她来了个大
开膛。

  从胸下一直剖到小腹上边的阴毛处。

  我看到在杨艳雪白的腹部下是一层厚厚的黄色脂肪。

  她的小腹可真肥啊。

  后面贾主任工作时我就基本在分神,脑子里一会是杨艳当年在学校时的清纯
靓丽,一会是我在那时看到的大白屁股,一会儿又是她刚才的垂死挣扎,再看眼
前这被开膛的肉体。

  思绪乱飞。

  突然,我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杨艳落到现在这下场,不就是她裆下的那两
片肉惹得祸吗。

  想着就不由地盯着她的逼仔细端详。

  要说杨艳的逼,还真是很漂亮,倒三角的阴毛下是一条湿漉漉的肉缝。

  两瓣大阴唇就是现在都是粉红饱满的,在半闭的逼缝里有一小片浅黑的小阴
唇露出。

  这就是当年我们那些同学意淫的东西。

  而杨艳也就是因为要这两片肉的舒服落到现在这样子。

  正想着,贾主任好像已经把该取的都取下了,抬头看了我一眼。

  「唉,这女的身体还真不错。」

  说着,就用手在杨艳以被剖开的肚子里掏了掏,摸着一截青色的大肠,捋了
一下。

  「看来,美女肚子里这些东西都也差不多啊。」说完开始把杨艳肚子里的那
些东西都放回去,开始粗略地给她把剖开的肚子缝上。

  今天枪毙的这四个,有三个家属都要骨灰。

  我们取完他们捐献的器官后就直接把他们送去了火葬场。

  而杨艳因为是杀夫,夫家对她恨之入骨,她自己的父母前几年都已不在了,
又没有弟兄姐妹,尸体骨灰没有人向法院要求,就给了我们医院,准备做标本。

  在我们医院,我们再次打开了杨艳的腹腔,这次仔细地把她里面的所有的器
官都取了出来,甚至她的阴部也被完整地割下泡进福尔马林里。

  在解剖时,我对着她拍下了很多照片,存在了电脑里。

  回到家后,我拿起手机,拨通了李云峰的号码。

  想当年,我和他一起分享偷窥杨艳的乐趣,这次我准备和他一起分享当年班
花杨艳最后的隐私。

  佳人已化春泥,有关佳人的记忆却永存于网络间。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