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5-28
作者:缅怀
字数:88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十一)

          ——自慰——六月三十日星期四

  冯可依身边的三个女孩儿被贵宾们一个接一个地侵犯着,一旦有人在阴户或
者肛门里射精,候补的一个马上接替上去,不给女孩儿们休息的时间,让她们始
终处在无尽的快感中。女孩儿们不知泄了多少次身子,发出像发情的牝犬那样又
尖又长的叫声,发狂般地扭动着身子,要不是身后的贵宾们把持着她们的臀部,
玻璃砖桌面早就掀翻在地了。

  唯一没有被侵犯的便是冯可依,她的阴户和肛门里插着两根高频震动的电动
淫具,本来快要到达高潮了,可朱天星暗中按动遥控器,把电动淫具的档位降至
最低,于是乎,认为雅妈妈在暗中戏弄自己的冯可依只能一边不是滋味地听着身
旁女孩发出兴奋愉悦的叫声,一边焦躁急切地摇动着臀部,忍受着似到非到、想
到又到不了的高潮的煎熬。

  肉体如此难捱,心灵也好不到哪去,冯可依感到自己被深深地羞辱了,心中
腾起一阵不甘和愤怨。自打贵宾把电动淫具插进她的肛门以后,便失去了兴趣,
不再玩弄她了,转向别的女孩儿,真刀实枪地操弄起来。冯可依觉得自己就像一
个被玩腻了、遗弃的玩物,在一旁暴露着羞耻的姿势,只是为把精力集中在别的
女孩儿身上的贵宾助兴,可她忘了,她最初想要的不正是只看不摸吗!

  今晚是在月光俱乐部里最难熬的一晚,冯可依初次体验到兴奋、羞耻、屈辱
等强烈的情绪混杂在一起的辛酸和苦闷。就在她自怨自艾、忍不住落泪的时候,
股间的电动淫具突然又以最大频率震动起来,仿佛在火上炙烤的火热身体一下子
得到了慰藉,冯可依感到向快乐的顶峰攀登的快感重回到体内,焦躁难耐的心中
顿时舒缓了好多。

  可能是自尊心作祟,也许在耍小性,或者心中还残留一些理性,虽然饥渴的
身体在急切地盼望着早些到达高潮,冯可依却拼命地忍耐着快感的狂潮,不想这
样毫无廉耻、毫无尊严地被两根下流的淫具搞泄了身子。

  「啪啪……啪啪……」臀部上升起一阵清脆的声音,冯可依感到一阵疼痛,
情不自禁地扭起了腰,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终于想起我了吗!好讨厌的人啊!先是戏弄我,一旦我快泄了,就停下来,
反反复复的,就是不让我泄,后来又把我扔在一边不管,去找别的女孩儿,我身
材那么好,就那么没有吸引力吗……在臀部被拍打的同时,插在肛门深处的电动
淫具开始向外拔去,冯可依理所当然地认为是那位遗弃自己的贵宾又把注意力集
中在她身上了,不由感到一阵仿佛重要的人重回身边的欣喜。

  啊啊……啊啊……不要打我的屁屁啊……打屁股对冯可依来说可以算作是最
兴奋的事,之前的执意马上烟消云散,臀部上火辣辣的痛感宛如催情的药物般令
她感到一股刺激的受虐快感,冯可依急促地喘息着,狂乱地扭着臀部,好想就这
样登上快乐的顶峰。

  串珠形电动淫具一点点地离开肛门,每当圆珠摩擦着窄小的肛门口出去,肛
门口先是一紧、一痛,被撑得大大的,好像要裂开一样,随后便剧烈地收缩,恢
复到原状。冯可依愉悦地享受着打屁股和拔出电动淫具的双重刺激,在苦痛的催
化下,受虐的快感更加强烈了。终于,紧紧缩在一起的肛门口发出仿佛轮胎漏气
的声音,只剩下头部的串珠形电动淫具被一口气拔了出来。

  「怎么?肛门缩得那么紧,不舍得拔出来吗!嘿嘿……莉莎,还没泄出来是
不是很不爽啊?」

  不是他,是朱天星……一听是朱天星的声音,身子不由一颤,冯可依感到一
阵被羞辱的感觉,同时,一股更为强烈的兴奋感冒了出来,禁不住地娇喘起来。

  「雅妈妈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要不是事先把你的骚穴锁起来,你这个又淫荡
又变态的骚货,恐怕早就哀求贵宾们操你了,给你深爱的老公戴上一顶绿油油的
帽子。怎么样?我这么说你很兴奋吧!看你的骚穴,又开始流出淫水了,是不是
很想被操啊……」朱天星一边恶毒地挖苦着冯可依,一边从荷包锁之间微小的空
隙里掰开肉缝,兴奋地看着汩汩向外溢出的爱液。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羞辱我了……冯可依「唔唔」地叫着,被爱液
津湿的臀部不堪羞辱地扭动着。

  「说到心坎里去了吧!看这小屁股扭的,真叫一个带劲!莉莎,你说,我要
是把你的手释放出来,你会怎么做呢?嘿嘿……」

  朱天星的淫笑声令冯可依一阵心惊,感到一种不好的预感,被拷在背后的双
手不由紧张地攥起来。

  「嘿嘿……这么迫不及待啊!那就给你打开手铐好了。莉莎,手能自由活动
之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怎么舒服怎么来,不用顾忌我们,老老实实地跟着你
的淫心走就行。」朱天星钻进玻璃砖桌面底下,把冯可依的手铐打开。

  想做什么都可以……啊啊……我也想像大家那样满足,想泄出来,好想自慰
啊!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样的事,好羞耻啊……身旁的女孩又有人到达高
潮了,冯可依听着那一声声蕴含了无尽满足的呻吟声、浪叫声,心中的淫欲顿时
高涨起来。

  我也想那样啊!今晚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要不,我就……

  如果被命令自慰,哪怕心中羞惭,也会马上把手伸过去的,可是朱天星并没
有明确提出来,而是让她自己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舒服怎么来,真要是
自慰了,就不是被逼迫的了,而是诚诚实实地按照内心的真实想法来了。陷在矛
盾中的冯可依在做与不做之间徘徊着,激荡的心中又是羞耻又是兴奋,又想拒绝
又跃跃欲试,一时间,不由恨起自己恢复了自由的手来。

  「啊啊……肛门好舒服啊,啊啊……黛西要泄了,啊啊……啊啊……」

  黛西……是她,她也在啊……又一个女孩儿泄身了,冯可依听到女孩儿的浪
叫声后,马上想起她就是昨天与自己在舞台上表演真正的女同的那个女孩儿。

  就在这时,阴户里的电动假阳具突然停住了震动,一阵空虚难受的感觉取代
了快感狂潮,冯可依不耐地扭动着臀部,「唔唔」地叫道:「不要,不要把它关
上啊……」

  「什么都不想做吗!嘿嘿……既然你表现得这么坚贞,就没有必要让你享受
了。」话是那么说,朱天星按下电动淫具遥控器的关闭按钮后,并没有放过冯可
依,而是伸出舌头,像之前的贵宾一样,把舌尖绷紧,插入到柔软的肛门里面。

  啊啊……好舒服啊,啊啊……走开,走开,我不想被他舔啊,啊啊……不要
看我那里,啊啊……啊啊……朱天星时而勾起舌尖在肛门里面又转又舔,时而用
力掰开肛门,往里面吹气,看里面乱颤的红艳嫩肉。冯可依感到一阵比暴露的快
感还要强烈、还要尖锐的虐辱狂潮在身体里腾起,脑中一阵空白,仿佛被雷电劈
中似的,身体像是发狂般兴奋得乱抖。

  「莉莎,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是老老实实地做你现在最想做的事,还是跟我
离开,你选一个吧?」朱天星挑逗了冯可依一会儿,一边擦着下颚上冯可依刚刚
溢出的爱液,一边发出最后通牒。

  「啊啊……让我自慰吧!啊啊……啊啊……好羞耻啊!在我讨厌的人面前说
这么下流的话……」虽然知道带着口球,朱天星听不清楚自己说什么,冯可依还
是感到阵阵羞耻和屈辱向她袭来,不由更加兴奋了。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口球也给你取下来吧。」朱天星再次钻进玻璃砖桌面
底下,解开了固定在冯可依脑后的口球金属卡扣。

  口球脱离了嘴巴,挂在了脖子上,一大坨唾液从酸痛的嘴里流淌出来,落在
雪白的长绒地毯上,淋在波浪般起伏的E罩杯乳峰上,将白嫩的乳房染得更加晶
莹闪亮。

  「莉莎,你选哪个?」

  在朱天星不怀好意的逼问下,冯可依心想,真的要在他面前自慰吗!真的要
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吗!可是,嘴巴和双手都恢复了自由,如果不听他的,就只
能回去了,我舍不得最后一晚就这样收场啊!没有办法了,只能让他和贵宾们看
我自慰的下流样子了……

  「我……我选第……第一个。」冯可依忍着巨大的羞耻,避过下流的话语,
扭扭捏捏地说了出去。

  朱天星狠狠地把串珠形电动淫具捅进冯可依的肛门里,然后同时把两根电动
淫具调到最大档位,狠狠地呸了一口,说道:「骚货,还懂得避重就轻,没脸说
吗?算了,不逼你了,自己玩自己吧!」

  冯可依仰头尖叫了一声,随后意识到嘴巴里已经没有口球了,连忙羞耻地闭
上了嘴,可是,她的手却控制不住地伸出来,左手抚上了乳房,右手伸进股间,
捏住阴蒂上的荷包锁,轻轻地来回拉。

  啊啊……看我吧!啊啊……看我下流的样子……一边在心里兴奋地叫着,冯
可依一边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啊啊……啊啊……不知羞耻的我正在自慰,啊啊……都来看我啊!啊啊……

  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快来看我泄身的样子吧……冯可依沉浸在人前
自慰那无比舒爽的快感中,就像一只渴求快乐的母狗,跪伏在地上的身躯颤抖着,
摇晃着向后高高撅起的臀部,搓捻乳头的手指不知不觉地加重了力度,拉扯阴蒂
上的荷包锁的手也一下比一下重。

  贵宾们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醉心于自慰的冯可依身上,不知谁第一个行动,
钻进玻璃砖桌面底下,把她的手胡乱扒拉到一边,然后揪起一只乳头,粗暴地拉
扯着。其余的连忙一哄而上,有的捉住另一只乳头,用力地拧着,有的捉住阴蒂
上的荷包锁,快速地扯动,剩下一个反应慢的,只好坐在朱天星让开的位置上,
攥着串珠形电动淫具,在肛门里飞快抽送。

  「啊啊啊……不要那么粗暴啊!啊啊……可是好舒服,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要泄出来了,啊啊……」

  「看我,啊啊……啊啊……看我下流地泄身的样子吧,啊啊……啊啊……」

  冯可依感到一阵钻心的痛楚,仿佛受刑似的,哪怕戴上了看不到外面的全头
头套也知道所有的贵宾都像闻到腥味的狼犬一样围在她身旁,欺辱着她,可是,
痛楚背后却腾起着巨大的兴奋,一阵逃不脱被虐的惨景、仿若绝望的快感包拢着
她,令她愈发兴奋,使她倍感刺激,本能地发出一声声浪叫,说出一些只在想象
里才会出现的下流的话语。

  「莉莎,给我泄出来!」一个肥胖的贵宾在冯可依耳旁低喝,揪着乳头的两
根手指像是要把娇嫩的乳头拧下来似的猛的用力一拧、一拽。

  「啊啊啊……啊啊啊……我泄了……」坠进了淫欲的世界里、只知道不停浪
叫、不停乱扭臀部的冯可依就像触电似的,身体陡然一震,随后发出一阵凄厉的
尖叫,迎来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一次高潮。

  「啊啊……好羞耻啊,不仅泄了,我还尿了……」知道自己失禁的冯可依小
声地呢喃着,随后,身子一歪,栽倒下去。在失神的瞬间,冯可依没能听到旁边
传来「怦」的一声闷响,玻璃砖桌面崩塌了一角,再也保持不住平衡了,翻倒在
地毯上,更没听到其余的三个女孩儿发出惊惶的尖叫,也没看到女孩们的脸上花
容失色,尽显悲戚恐惧。

          第四章淫荡的M女仆莉莎(十二)

         ——百合口交——六月三十日星期四

  当冯可依清醒过来时,发现她躺在职员休息室里的床上,身体赤裸着被雅妈
妈搂在怀里。

  「可依,你醒了,刚才高潮来得太强烈了啊!咯咯……你都昏过去了。」雅
妈妈见冯可依睁开了眼睛,在她唇上轻轻一吻,笑吟吟地说道。

  「雅妈妈……」脸上突的一红,想起了方才做的羞耻的事,再一想在职员休
息室里应该叫自己莉莎的雅妈妈开始叫起了自己真实的名字,冯可依幽幽叹了一
口气,知道告别式结束了,自己再也不是淫荡的女仆莉莎了,再也不能来这里玩
了,不由升起一阵惆怅的失落。

  抬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指针指向十二点半。冯可依再把眼光下瞧,只见四
个小巧精致的荷包锁还锁在阴户和阴蒂上。

  就在这时,肛门里突然升起火辣辣的感觉,同时肚子里翻江倒海,「咕咕」

  直响。冯可依伸手向后一摸,股间多了一个像楔子一样的东西,正牢牢地塞
在肛门里。

  「雅妈妈,这是……」冯可依难受地紧蹙着眉,向雅妈妈问道。

  「可依,因为你,桌子翻了,贵宾们很不高兴,所以在你昏迷的时候给你灌
了两公升甘油原液做为惩罚。不只是你,被你连累的黛西她们也是一样,你比她
们幸运哦!你昏迷了半个小时,比她们少遭半小时的罪,还有半小时,努力忍耐
吧。」雅妈妈娓娓道来,告诉冯可依原委。

  「对不起,雅妈妈,因为我连累大家了,而且还引起贵宾的不快。」冯可依
连忙道歉。

  「也不能都怪你,咯咯……其实也怪你,谁叫我的可依这么有魅力,所有的
贵宾都冲你去了,桌子倒也在情理之中。可依,别放在心上,她们三个虽然接受
苛责的惩罚,但都没有埋怨你。」雅妈妈点点头,娇笑着接受了冯可依的道歉,
劝慰了几句。

  「还要忍耐半个小时啊!雅妈妈,明天我有个重要的会议,想早点回去,能
不能让我现在……」肛门和肚子里变得愈发难受了,冯可依实在忍耐不住了,捂
着肚子,向雅妈妈央求。

  「现在什么?咯咯……不好意思说拉这个词吗?」雅妈妈目光炯炯地盯着冯
可依,兴奋地看着她额头渗出的细小汗珠。

  「是……是的。」冯可依狼狈地点头,雅妈妈直勾勾的眼神令她莫名惊惶,
不由低下了头。

  雅妈妈满意地笑了,随后加重语气说道:「绝对不行,规矩就是规矩,不能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就随意破坏。」

  「求求你了,雅妈妈,我好难受啊。」冯可依搂着雅妈妈,发出撒娇般的嘤
咛。

  「都说了不行了。」雅妈妈抚摸着冯可依的头发,可脸上依然是一副不可商
量的表情。

  「雅妈妈,我是你的女人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冯可依甜腻腻地说着,
撅起小嘴在雅妈妈脸上亲了一下。

  「既然你是我的女人,那我们就……」喘息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雅妈妈一
下子把冯可依推到在床上,像男人那样扑上去,一口攫住眼前愕然张开的嘴唇,
把细薄灵活的舌头伸进去,在冯可依口中来回勾舔着。

  「雅妈妈……不要……」冯可依「唔唔」地叫着,甩动脑袋想挣脱雅妈妈的
吻,可是,她的脸被雅妈妈紧紧握住,挣扎不得,只得无奈地被雅妈妈强吻着。

  在雅妈妈咸湿的热吻下,不一会儿,由吃惊抗拒变为意乱情迷的冯可依便发
出急促的喘息声、炽热的鼻哼声,红艳柔软的舌头频频伸出来,与雅妈妈缠绕在
一起,热情地奉迎起来。

  雅妈妈一边贪婪地吸吮着滑溜溜的舌头,一边握起冯可依一只丰满的巨乳,
用力地抓揉着,食指和中指还拈起变硬挺翘的乳头,放在指腹间快速地搓捻。冯
可依的喘息声得愈发急促了,仰卧在床上的身体不住扭动着,一双修长的大腿,
时而分开,时而闭合,踏乱了床上铺得整整齐齐的床单。

  像是要啜断似的,雅妈妈狠狠地吮吸了一下冯可依的舌头,然后,吐出口中
的樱唇,从她身上爬下来,侧卧在床上,娇笑地瞧着一脸娇羞、吁吁喘息不止的
冯可依。

  「雅妈妈,让我去方……」见雅妈妈秀眉一竖,面呈不悦之色,冯可依连忙
改口,羞耻地道:「让我去……去拉吧。」

  「可依,还有二十五分钟,忍忍就过去了,或者……」雅妈妈不往下说了,
用灼热的眼光瞧着冯可依。

  说来也怪,和雅妈妈疯狂地接吻时,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不停地索取、奉
迎,竟然不觉得难受了,可是一离开雅妈妈的嘴唇,那种无法忍耐的排泄感又袭
上肛门,冯可依感觉自己似乎要被奔腾的甘油原液胀裂了,连忙问道:「或者什
么?雅妈妈,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

  「可依,今晚很刺激吧!得到满足了吗?」雅妈妈满意地点点头,对冯可依
的问话避而不答,话题一转,去问其他的问题。

  冯可依羞涩地「嗯」了一声,见雅妈妈问无关的话题,不禁奇怪地瞧过去。

  「可依,我对你怎么样?」雅妈妈继续问道。

  「雅妈妈,你对我很好,这段时间,一直照顾我。」眼睛有些发红,想到以
后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雅妈妈了,一种离别前的依依不舍冒上心头。

  「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像我对你那么好那样对我呢!」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中射
出火热的光芒,雅妈妈兴奋地看向冯可依。

  也是侧卧着,只有屈起双腿才能勉强感到轻松一点的冯可依见雅妈妈就是不
进入正题,不由急得受不了,连忙问道:「雅妈妈,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啊?我
好难受啊,要……要喷出来了。」

  「咯咯……哪会呢!女人的忍耐力是非常强的,别说一小时,一天都可以。

  可依,看你今晚的样子,我特别兴奋,也想像你那样满足。过来,舔我!
「雅妈妈说完后,便把旗袍下襟撩起来,露出赤裸的下身,然后,平躺在床上。

  雅妈妈分开的双腿间,本应该有阴毛修饰的阴户像镜面一样光溜溜的,一点
毛茬都没有,粉嫩细润,分外诱人,粉红色的肉缝饱满上供,充斥着成熟女人的
韵味,几滴晶莹的爱液就如露珠挂在肉缝上,滚动着慢慢往下流淌,在阴户上留
下道道蜿蜒的水痕,看起来娇艳欲滴,菲色妖娆,就连一脸娇羞的冯可依也被吸
引过去,眼中荡起惊羡的波纹,目不转睛地看着。

  「可依,没想到我这里也像你一样光溜溜的吧!咯咯……我可是天生的白虎
啊!」雅妈妈笑吟吟地瞧着冯可依,对自己拥有一个不输于她的美穴洋洋自得。

  「雅妈妈,你这里可真美。」冯可依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过去,感觉就像摸婴
儿娇嫩的肌肤似的,分外柔软光滑。

  「啊啊……可依,来……」雅妈妈仰着修长的脖子,发出一声火热的呻吟,
一边把双腿屈起来,摆成M形,一边抓住冯可依的手,把她向自己的股间拉去。

  一直都是雅妈妈照顾我,给了我那么多快乐,反正是最后一晚了,就让我好
好地满足她一次做为答谢吧……被拉到雅妈妈股间的冯可依做好了决定,羞红着
脸,扭扭捏捏地说道:「雅妈妈,我好难受,先让我去……去拉吧,然后,我再
……好吗?」

  「给你这个,垫在肚子上,能轻松一些,我泄了之后,你才能去。」雅妈妈
不容置疑地说着,扔给冯可依一个抱枕。

  「是……」雅妈妈冷厉的语气还有肛门、肚子里苦痛不堪的感觉使冯可依产
生出一股错觉,仿佛又变成了女仆莉莎,不由柔顺地应了一声。

  冯可依把抱枕垫在肚子上,跪伏在雅妈妈的股间,果真如雅妈妈所说,肚子
里排山倒海的感觉减轻了许多,不是那么难熬了,臀部高高地向后撅着,排泄感
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鼻头几乎触在湿淋淋的肉缝上,冯可依近距离地看着散发出淫香味道的美艳
阴户。与三十多岁的年龄一点也不相符的阴唇粉红纤薄,包拢着仿佛开壳的鲜蚌
一样的嫩肉,津湿的肉缝随着雅妈妈急促的喘息不住开合着,露出一个狭长的椭
圆形,就像鲜美的鲍鱼。一颗比普通女人稍大,但是只有自己一半大小的阴蒂仰
起头来翘立着,像极了菱角的形状,鲜红鲜红的。

  冯可依伸出手,右手的中指先是用指甲轻轻搔着阴蒂,然后加上食指,把膨
胀了一些的阴蒂夹在柔软的指腹间,略微用力,不快不慢地搓捻着。

  爱抚了一会儿阴蒂,听到雅妈妈的喘息声更加急促了,冯可依仰起头一看,
只见雅妈妈眯着眼睛,脸上红潮如霞,一截红舌浅浅伸出,舔着嘴唇,在紧紧裹
着身躯的旗袍前襟上,由织线编成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露出一个不大不
小、但形状特别优美的C罩杯圆锥形酥乳,她的一只手正握着挺拔的乳房,用力
搓揉着,仿佛牛奶做的雪乳起伏不停,顶上凸起的樱红乳尖闪出一道淫靡的光。

  见雅妈妈一副愉悦兴奋的样子,冯可依心中充满了欣喜,也兴奋起来,嫣然
一笑后把头重新垂下,松开了阴蒂,右手的中指浅浅没入一个指节,沿着着湿漉
漉的肉缝往下游走,滑进了仿佛处女一样紧凑的肉洞里。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可依,你很会玩啊!啊啊……小宝贝,再插
进来一根,啊啊……」深深进入到肉洞里面的手指由慢至快地律动几下后,便飞
快地转着圈,摩擦着紧紧缠绕过来的嫩肉薄膜,然后再插再转,如此循环不停。

  雅妈妈微微地颤抖着,对冯可依的指技很满意,扭着纤细的腰肢,发出一声
声响亮的呻吟。

  依言把食指加了上去,紧凑的肉洞似乎已经达到极限了,容不进第三根手指
了,冯可依不由羡慕起雅妈妈来,三十多岁的女人竟然拥有这么紧凑的肉洞,实
属罕见。

  并拢在一起的食指和中指像搅拌棒一样,快速地在不断溢出爱液的肉洞里抽
插着、旋磨着,冯可依瞧着顺着自己的手指像发洪水一样汹涌而出的爱液,眼角
弯弯地眯起来,开心地想,雅妈妈也像我一样骚啊!哼,平时她还那么说我……

  「啊啊……啊啊……可依,够了,啊啊……啊啊……再这样我就泄出来了,
啊啊……啊啊……舔我,啊啊……啊啊……给我舔到高潮……」雅妈妈娇喘吁吁
地说着,身体痉挛般地抖动着,似乎到了泄身的边缘。

  冯可依缓缓抽出手指,瞧着指头上透明的濡湿和手指根部白浊的爱液,心中
一阵激荡,一个冲动下,把食指和中指放在雅妈妈的嘴边。雅妈妈张开嘴,把沾
有自己爱液的手指含进嘴里,想是吃什么美味的东西一样吮吸着,然后,吐出被
清理干净的手指,似笑非笑地看着冯可依。

  「可依啊!咯咯……都学会欺负雅妈妈了,看来这段时间的调教你学到不少
东西啊。」

  「对不起,雅妈妈,我……我一时忍不住……」冯可依嚅嗫地说着,丰满的
胸部却在剧烈地起伏着,雅妈妈滑腻的舌头舔在手指上的感觉是那么兴奋,好想
像雅妈妈说的那样好好欺负她一番。

  「欺负我很兴奋吧!看来你不仅有受虐的性癖,还有施虐的倾向啊!不过可
依,我还是喜欢受虐的你。咯咯……M女可依,竟敢欺负我,我已经想好了待会
儿怎么惩罚你了,可不许跟我翻脸啊。」雅妈妈眼里闪着亢奋的光,如钉子一般
射在冯可依脸上。

  冯可依慢慢地低下了头,猜测着雅妈妈会怎样惩罚自己,心中不由变得兴奋
无比,一边向雅妈妈的阴户舔去,一边喘息着说道:「雅妈妈,对不起,尽管惩
罚我吧!」

  头部埋在雅妈妈的股间,冯可依长长地伸出舌头,在湿漉漉的肉缝上来回舔
着。一边卖力地舔,一边用鼻尖碰撞着阴蒂,耳边不断传来雅妈妈舒服得受不了
的呻吟声、浪叫声,嗅着扑鼻而来的淫香的冯可依兴奋得浑身直抖,情不自禁地
把嘴贴在柔软濡湿的肉缝上,像是饮取芳醇的饮料似的,用力吮吸着,把雅妈妈
大量溢出的爱液吞进了肚里。

  「啊啊……啊啊……可依,我的好喝吧!啊啊……啊啊……一会给你更好喝
的,啊啊……啊啊……」

  冯可依只顾舔着、吮吸着,只有醉心在这令她兴奋的事情上,肛门和肚子里
翻江倒海的感觉才会减轻一些。也正因为如此,她没有意识到雅妈妈说的代表什
么,也没注意到雅妈妈眼里射出的亢奋的目光。

  细细的舌尖探入到不住收缩的肉洞里,冯可依模仿着不久前舔自己肛门的贵
宾,时而绷紧着舌尖,上上下下地律动着,时而快速地旋转研磨、乱勾乱挑。时
不时的,她还会用柔软的嘴唇夹住阴蒂,用力地抿着,小心地用牙齿轻咬,把细
细的舌尖顶在最敏感的位置,飞快地拨动。

  「啊啊……啊啊……可依,你太会玩了,我要美上天了,啊啊……啊啊……

  用力舔,啊啊……我要泄了……啊啊啊……「雅妈妈忽然发出一声震破耳膜
的尖叫声,腰肢像要折断似的向上剧烈挺动着,在冯可依报恩似的舔戏下,泄出
了大量的爱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