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1675 发表于 2008-03-07
         H情节言情小说第4弹:我的小香瓜


作者:不祥
字数:65620字
TXT包: 【H情节言情小说第4弹我的小香瓜】.rar (60.42 KB)

                楔子

  那一夜之后,她先醒了过来。

  寒冬清晨的空气很冷,但被窝里却满满都是暖意。

  从来没有与另外一个人这样亲密的同枕过夜,即使空气透着冰冷,她依然觉
得全身燥热。

  她悄悄转过头,看着在身旁熟睡的男人。

  怎么样都没想到,她居然会和他……

  她闭上眼,突然觉得有一种荒谬与不真实的感觉。

  身旁的这个男人,也算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不是吗?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十岁的小毛头,一刻都安静不下来。

  然后,他上了国中、高中,后来考上医学院,成为大学生,接着又出来当实
习医生,在她眼里,他一直是当年那个长不大的小鬼头。

  她一点都没把他放在心上,他不过是死党的弟弟,他和她之间的交集仅仅是
如此,除此之外,没有更多。

  但事情在那一夜完全改变了。

  两个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绝缘、并且认识超过十年的男人与女人,在昨天晚上,
产生了足以勾动天雷地火的猛烈情欲。

  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快得让人无法思考。

  等到她恢复神智的时候,就是现在这副模样──刚和男人欢爱过一个晚上,
赤裸雪白的肌肤上满是粉红色的草莓。她低头看看自己丰满的胸脯,不但有咬痕、
吻痕,还有爪痕,简直是惨不忍睹。

  她忿忿地看着身旁仍然熟睡的男人。

  这个小色狼!她忍不住狠狠捏住男人的鼻子,心想,最好把他憋死算了!

  昨天他把她整得那么惨,害她现在不但腰酸背痛,两腿之间也疼得她欲哭无
泪,这样子她今天要怎么去上班呢?

  而那个罪魁祸首却睡得这样香甜,让人看了实在很生气!

  可恶!憋死你最好!

  男人不一会儿就因为无法呼吸而醒过来,他猛地张大了眼,正好见到她气愤
的娇羞模样。

  然后他笑了。

  「笑?还笑?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她更气了。

  「亲爱的圆圆,既然妳还这么有精神,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你再说一次试试看!昨天晚上只是……哇!你的狼爪不要伸过来!」她赶
紧抽回手,护住自己的胸脯,「啊!不要过来!你这小色鬼──」

  男人一个翻身,轻易便拥住了她,将脸埋在她胸前的柔软饱满中,舌头伸了
出来,在昨晚疼爱过的地方再次留下印记。

  「你……唔……」情欲再次被挑起,她推拒的手变得无力,「不要这样啦…
…嗯……」

  窗外渐渐变得明亮,只是屋内的人似乎还没有离开床上的打算。

                第一章

  程圆圆第一次见到姜棠的时候,她十三岁,他十岁。

  姜棠是她国中死党叶伶的「新弟弟」。

  叶伶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叶母当初并不想再嫁,只想一个人好
好带大女儿,怎知在工作的地方遇见姜棠的父亲,那个男人就这样爱上了叶母,
不放弃地苦追了一年多,终于打动佳人芳心,点头答应嫁给他。

  姜棠也是早年丧母,由父亲带大,一开始他很排斥家里的新成员,常常摆脸
色给继母和叶伶看,连带地对叶伶的朋友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叶伶第一次带程圆圆回家讨论功课的时候,姜棠只人小鬼大地瞄了程圆圆一
眼,然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那时候,程圆圆还有点害怕地问叶伶,「喂,妳弟弟是不是很讨厌我啊?」

  叶伶耸耸肩说:「谁知道他那个年纪的孩子在想什么?」

  程圆圆若有所思地又回头望了一眼姜棠,却见他像是做错事被逮着的小孩一
样,突然转开头去,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她揉揉眼睛。是不是她眼花了?不然为什么她好象见到那个装酷的小鬼露出
害羞的表情?

  那时候的程圆圆长得并不特别出色,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蛋,圆圆的身材,
一如她的名字,但是她的皮肤极好,没有一般女孩子到了青春期常见的青春痘,
看起来光滑细致,肤色又白皙,衬托着她如同小鹿般的大眼,倒也十分可爱。

  程圆圆在班上也很受男生欢迎,但不是因为她的容貌或是她的个性,也不是
她的成绩特别突出,而是因为她那得天独厚,傲人一等的胸部。

  才十三岁的她,就已经有罩杯,而且尺寸还在不断增进中,比起同年龄女生
那还很平板的身材,自然显得突出,吸引不少小男生的目光。

  包括姜棠。

  从程圆圆一进家门,他的目光就被体内那刚萌芽的荷尔蒙催动,不住寻找机
会盯着她的胸部。

  姜棠自己也知道这样的行为很变态,但他就是克制不了自己啊。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隐隐约约了解到为什么电视上或是小说里都会把男性
形容成「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或是「只要精虫上脑就没了理性的野兽」。

  他以前只和老爸两人住在一起,虽然屋子不算小,但因为两个人都不懂得整
理家务,家中总是乱七八糟,偶尔就算两个人努力把房子打扫干净,也总觉得家
里缺了点什么。

  但是究竟缺少了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直到家里多了继母和新姊姊,他才晓得,原来他们家之前缺的是一种属于女
性的气息与品味。

  杂乱的屋子不但变得整齐了,灰暗的窗帘也换上了粉嫩的颜色,整间屋子变
得很有朝气。厨房餐桌上玻璃瓶里的几朵鲜花、冰箱里满满的生鲜蔬果、后院洗
好晾干的衣服、每天的爱心便当……

  他不得不承认,他其实很喜欢这一切,喜欢这份女性的温柔与细心。

  只是他碍于面子,又或许是带着些青春期初期的叛逆,那声「妈妈」他总是
叫不出口,「姊姊」也叫得别别扭扭。平常故意对她们不理不睬,私底下却会偷
偷注意她们的一举一动,好奇她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连姊姊的朋友,他也感到好奇。

  那个年纪比他大的女生,身材圆滚滚的好可爱,尤其是那对饱满的胸脯……

  姜棠从那时起就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他每次想到程圆圆的时候,不是马上想
到她的脸蛋,而是她的胸部。

  难道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具有发展成宅另外加变态的本钱了吗?

  年少的姜棠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在听到楼上传来女孩子清亮的笑声时,
忍不住抬头往上看了看,然后眼里不自觉地露出羡慕的神情。

  其实……有个新姊姊也挺不错的,她会带别的女孩子到家里来玩,而且那个
女生长得还挺可爱的……真希望他也能加入她们。

  之后,程圆圆即使和叶伶分别进入不同的高中就请,仍然常常来找她玩,两
人的感情好得如同亲姊妹,有时候,程圆圆甚至留在叶伶家过夜,第二天再由姜
棠的父亲开车送两人去上学。

  两人高二的那年春假,叶伶的母亲和亲亲老公一起到日本赏樱,家里就交给
这两个孩子,临行前,叶母特地打电话给程圆圆,请她有空多来看看叶伶和姜棠,
关照一下。

  于是春假第一天,程圆圆便兴高采烈地带着一堆家当来找叶伶,当晚,两个
女生穿著睡衣在房间里聊天聊到半夜,都还不想睡。

  第二天早上,叶伶还在被窝里睡觉,程圆圆则因为尿急起床上厕所。

  上完厕所之后,她一打开门,差点踩到门口的姜棠。

  她吓了一跳,只差没大声叫出来。

  「喂,方糖,你有病啊,一大早的趴在厕所门口做什么?要偷窥也不用这么
努力吧?」

  姜棠整张脸都贴在地上,身子似乎抽搐了一下,但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跳起来
回嘴,或是狠狠赏她一个白眼。

  「喂,方糖?你怎么了?」

  趴在地上的身子似乎又扭动了一下,好象在说些什么。

  她好奇又谨慎地蹲下去,听见姜棠沙哑着声音说话。

  「不要……叫我方糖……妳这笨圆圆……」

  「喂!你到底怎么了?」程圆圆也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她伸手摸了摸姜棠的手。天啊,好烫!

  她努力把他的身子翻过来,摸他的额头,同样也是好烫。

  「方糖,你发烧了!」

  「死圆圆……不要叫我方糖……」

  喔,他头好痛,眼睛也渐渐花了起来,好想吐……

  姜棠前几天身体就有点不舒服,但继母问他的时候,他总是逞强说没问题,
只是有点咳嗽,多喝点水就没事了。

  没想到那是最近流行的感冒,加上他这几天晚上又偷偷熬夜打电动,把身子
弄坏了,才会在今天早上突然发起高烧,连带让他觉得恶心想吐。

  他本来想先爬到厕所吐个痛快,怎么知道厕所已经被人捷足先登,而且他等
了没多久就全身无力,滑倒在厕所门口前,模样十分滑稽。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可是现在这么早……我去问叶伶好
了!」程圆圆慌张地自言自语好半晌,才咚咚咚地跑去找叶伶。

  可是叶伶睡得很熟,怎么叫就是叫不醒,程圆圆最后干脆放弃,又跑回姜棠
身边。

  「怎么办?怎么办?你烧得好严重……」她惊慌失措地看着他,眼泪已在眼
眶里打转。

  姜棠很想耻笑她,年纪明明比他大,怎么还比他没用?

  他都知道发烧成这样该送去医院急诊室了,她还蘑菇些什么?

  「笨圆圆……」他的嗓子简直就像烧起来一样,连说话都十分痛苦,「去打
一一九啦……」

  「咦?为什么?要送你去医院吗?你真的病得那么严重?天啊!方糖,你会
不会死掉?」越说越害伯,她真的哭了出来。

  温热的泪滴落在他炽烫的皮肤上,反而显得有些微凉。

  姜棠真的很想翻白眼。

  「妳再不送我去医院,我就真的会死啦……」

  但他的嗓子实在太过沙哑,程圆圆一时没听清楚,仍一个劲儿地慌张掉眼泪。

  姜棠完全放弃了。

  完了,他大概要死了,只是他还这么年轻,真是不甘心。

  而且想到自己死前唯一陪在身边的居然是这个笨女生,他就觉得一肚子冤。

  最好他将来变成鬼,然后天天去吓死她!

  「方糖、方糖!你不要死!看着我,看着我啦!」程圆圆泣着他的手,拚命
摇着他的身子。

        呜……不要再摇了……他又好想吐了……

  姜棠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急诊室里。

  在他床边兴奋地喊着「他醒过来了」的是叶伶。

  他眨眨眼,左右张望了一下,开口的第一句话是,「那个笨圆圆呢?」

  叶伶赏他额头一个爆栗,「怎么可以这样叫人家?是她打电话教救护车载你
来医院的耶!」

  那是我要她去打电话的吧?姜棠心里这么想。

  「她先回家休息了。现在是半夜,你已经昏迷了一整天!你一送到医院急诊
室,都是圆圆替你张罗,她还抽空回家把我叫醒来,不然我都不晓得你病得这么
重呢!」

  姜棠无言地看着粗神经的姊姊。

  明明我们两个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为什么妳一直没发现妳的宝贝弟弟病得
这么重?

  看来女人真的很不可靠。就在这一刻,姜棠决定将来都要靠自己。

  他决定要当医生,以后有病自己医,再也不要相信女人了。

  叶伶拍拍胸脯,松了口气。「呼,你也真的是,为什么要逞强?妈妈之前就
觉得你有点不对劲了,你还一直装作没事。」

  姜棠看着她,突然问了句,「妳很担心我吗?」

  啪一声响起。

  「喔!妳为什么又打我?」愤怒地摸着可怜的额头,他直瞪着叶伶。

  「你问这什么废话?我当然担心啊!你可是我弟弟耶!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
两短,我也不想活了!而且我要怎么和爸爸、妈妈交代?你也真是的,自己的身
体你自己最清楚,偏偏还搞成这样!还好爸妈现在不在台湾,不然他们一定很自
责。」

  姜棠低下头。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很小声地说:「谢谢妳,姊姊。」

  「嗯?你说什么?」叶伶立即竖起耳朵。

  她刚刚有没有听错?这小子可是第一次这么乖顺地喊她「姊姊」耶!

  「好话不说第二次。我头突然好晕,要休息了。」

  「哎呀,就是好话要说第二次嘛!来来来,亲爱的弟弟,再喊一次「姊姊」
给我听听!」叶伶和他打闹起来。

  姜棠正想回击的时候,突然有个柔软的物体扑上来,他一愣,双眼睁得极大,
那一瞬间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叶伶的声音从身遗传来,可是他怎么觉得……好遥远呢?

  「圆圆,拜托,妳就是这点让人受不了,不管对谁都那么有爱心,偏偏妳胆
子又小……妳看,我弟弟活蹦乱跳的多健康,妳不用自责啦!他会发烧是他自己
活该,和妳没关系,就算妳没把他送上救护车,他也可以活得好好的,放心、放
心!妳不要哭啦……」

  姜棠回过神来。他怀里抱着的是程圆圆吗?

  原来女孩子的身体这么柔软、温暖,而且鼻端一直涌入他无法形容的淡淡香
气,让他整个人都酥了。

  还有,那个顶在他胸膛上的绵软物体难道就是……

  真是糟糕,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又更热了。

  「圆圆、圆圆姊,我没事啦。」

  「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担心,你早上的时候就那样昏死过去,我怎么叫都
叫不醒,又没办法抬你下楼……」

  叶伶这个时候插嘴,「哎哟,圆圆,他那么胖,妳当然抬不动啦!」

  「笨蛋叶伶,我哪里胖了?我现在正在发育期,我这是壮啦!」姜棠气急败
坏地吼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想在程圆圆面前被姊姊奚落。

  他想……像个大人一样,好好安慰在他怀里哭泣的女孩子。

  在这一刻,他有一种飘飘然的错觉,原来自己也可以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怀里抱着心爱的女孩,她柔弱无依,心地善良,是个需要人好好疼爱、保护的宝
贝……

  叶伶在一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为什么弟弟脸上会露出那种像是中年色狼的
神情阿?

  这小子明明才国中而己耶!

  难道是因为……她眼睛往下瞄,果然见到好友那已经晋级罩杯的胸部正紧紧
压在姜棠身上,难怪那小子一脸要狂喷鼻血的模样。

  「圆圆,这小子死不了的啦!别为他掉那么多眼泪,浪费水。」叶伶一把拉
起程圆圆,顺便塞给她几张卫生纸擦眼泪、鼻涕。

  姜棠突然觉得怀里失去了温暖,沮丧失落的表情藏也藏不住。

  叶伶这时又赏了他一个爆栗。

  「喔!干嘛又打我?」

  「死小子,年纪这么小,别满脑子黄色废料好不好?」

  「我哪有?」

  「还说没有?你脸都红了啦!还有,这是什么?」叶伶的手指了指向盖在他
下半身的棉被,「我怎么觉得那里好象比刚刚更凸起来一点了?」

  「呃……没没没,妳看错了!」已经满脸通红的姜棠连忙抖抖被子,然后翻
过身趴在床上。

  「咦,方糖,你干嘛要趴着睡?这样不是对心脏不好吗?」程圆圆擦干了眼
泪,好奇地问。

  「这样比较好睡啦!」姜棠从枕头下爆出这句话。

  程圆圆疑惑的眼神望向身旁的叶伶,只见她憋住气,正拚命忍着笑,肩膀一
直抖个不停。

  这对姊弟还真是有点奇怪。

  程圆圆最后下了这样的结论。

  退烧之后,隔天姜棠就回到家里继续静养。

  程圆圆也留在他家,和叶伶轮流照顾他。

  可是他在程圆圆面前越来越不自在,有时候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对她
大呼小叫。

  虽然程圆圆并不在意,以为他只是因为生病而心情不好,但她越是笑着安慰
他,他的罪恶感就越重。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谁教他作了那个梦……

  那个恐怖的梦!

  梦里的他一丝不挂,怀里抱着一个同样赤裸裸的女孩。

  女孩的身材丰腴,身高和他差不了多少,但抱在怀里的感觉很舒服、很温暖,
就像幼年时期母亲的怀抱一样。

  那个女孩就是程圆圆。

  如果他的梦能一直保持着只是相拥这么纯洁的梦境就好了,可惜事与愿达。

  梦里的两人抱着、抱着,开始互相抚摸起对方的身体。那是他第一次触摸到
女孩子的身体,柔嫩、光滑、细致,还有温暖。

  好温暖的身体,感觉好真实,一点都不像梦境。

  他的手战战兢兢地放在她丰满的胸脯上,触手细滑,他忍不住捏了捏,彷佛
吹弹可破。雪白的双峰轻轻摇晃着,上头粉嫩的乳尖像是奶油蛋糕上的樱桃,闪
耀着秀色可餐的光芒,诱惑人快去吃一口。

  他低头在那饱满的柔软胸脯上又吻又亲又咬,另外一只手往下伸进她的两腿
之间。他好想听见她的呻吟,想看见她被欲望煎熬而难耐的诱人模样……

  圆圆……

  梦里的他终于按捺不住,将自己埋在她的体内。原来女生的身体是这种感觉,
只是……怎么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他在达到高潮的那一瞬间张开了眼,见到了黑暗的天花板。

  足足愣了五秒钟,他才领悟到刚刚只是作梦而已。

  他的双腿还夹着可怜的枕头,而被单上有着他第一次高潮的羞耻证据。

  不会吧?

  他……他怎么会作这种梦?

  而且梦里的对象还是程圆圆?

  要是被叶伶知道了,他肯定会被死的!

  姜棠懊恼地偷偷爬下床,拎着内裤去洗干净。

  洗完回到房间的途中,他忍不住望了望姊姊的房门。

  房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两个人应该都睡了吧。

  如果姊姊不在家的话……

  姜棠突然惊愕地发现,他居然第一次有了想要「夜袭」的冲动!

  他颤抖着双脚溜回自己的房间,却辗转反侧,怎么样都睡不着。

  不行,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他一定是因为太少和女孩子互动,所以才会这样饥渴,而且他现在才国二耶,
怎么一下子就这么……这么渴望女人了呢?

  到底是体内的荷尔蒙一下子增加大快,让他脑细胞生长的速度来不及跟上,
还是因为其它的原因?

  像是、也许、大概、说不定,他很喜欢程圆圆?

  但他随即否定后者。

  不可能,那个女生又笨心又太软,全身上下只有那对胸脯可以看,脸蛋也只
是普通,而且一遇到大事就六神无主,只会掉眼泪。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那简
直要满出来的爱心吧。

  她爱死了小孩子,对小动物也是疼到连任何人都自叹不如。在公车上见到老
人一定第一个让座,在路上见到流浪狗,一定冲进附近的便利商店买狗饲料。

  他记得有一次,叶伶突然带两只小猫回家,原来是程圆圆在路上捡到一窝流
浪猫,她自己带回家两只,分给叶伶两只。后来那些猫长大后,却只只都闹离家
出走,让程圆圆伤心许久。

  姜棠哼了一声,这种女人有什么好的?

  她只适合当个溺爱孩子的母亲吧?

  可是……他又脸颊烧红地望了望门口。毕竟程圆圆是除了姊姊之外,第一个
这么关心他的女生,而且她还为他哭了呢……一想到她在医院里因为担心他而掉
了那么多眼泪,虽然同时也留下不少鼻涕在他身上,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
他就好感动。

  而他已经忘记上一次,自己有过这样感动的心情是什么时候了。

  隔壁房间的门突然传来声响。

  姜棠整个人身子一僵,突然有种想跳起来的冲动。

  是程圆圆吧?

  如果他现在出去,假装自己也是要上厕所,是不是就能见到她穿著睡衣的模
样?

  听说女孩子们睡觉时是不穿内衣的,如果他再假装头晕,不小心倒在她身上,
手轻轻一扶……不行了,光是想象,他就觉得全身的血液又开始往下半身流去。

  他懊恼地敲敲脑袋,要自己别再妄想,但仍无法教自己不注意门外轻盈的脚
步声。不知道那双脚的主人会不会来到他的房间外头,敲他的门?

  呵,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美梦成真了?

  姜棠傻笑着,却在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时,笑容整个僵在脸上。

  不会吧?

                第二章

  姜棠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是谁到他房间来?

  是程圆圆吗?

  这不是真的吧?

  刚刚他还希望着美梦能成真呢,这下子真的成真了吗?

  那那那那……那他该怎么办?

  才十三岁的姜棠片没看过几片,春梦也就刚刚作过那一回,对于男女之间的
事只能算是懵懵懂懂,充其量不过是爱幻想,但真的要「实地操作」,他可是一
点经验都没有。

  开玩笑,他连「自己动手」都还没有试过啊!

  他只是个纯情的小处男,要怎么应付突然在半夜里「偷袭」他的大姊姊?

  难道……程圆圆已经有过经验了吗?所以她才会这么大胆,在半夜来找他?

  不知道为什么,姜棠突然生起气来,很想掀开棉被狠狠大骂一声,「你这个
不检点的女人,想玩弄小男生的感情吗?」

  就在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发作的时候,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额头。

  黑暗中,他的眼睛却闭得更紧,紧到似乎连眼皮都要抽筋了。

  「嗯,退烧了不少。」少女低声地说。

  然后,她的手摸往他的脸颊。

  不、不会吧,难道程圆圆想偷吻他吗?

  其实这样好像也不错,只是这是他的初吻,他还没有决定好是不是就要这样
胡里胡涂地献出去。

  突然脸颊上一痛,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死小孩,生病还逞强,害我担心死了,痛死活该。」

  这语气、这声调,分明是叶伶嘛!

  姜棠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拉开她的手,气呼呼地问:「你半夜到我房间来
做什么啦!」

  「咦,你没睡着啊?」叶伶很惊讶,「我刚刚看你睡得好熟,一动也不动呢!」

  「那是我以为你是……」他惊觉失言,马上住嘴。

  叶伶好奇的扬起眉,「以为我是?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圆圆,半夜跑来偷袭你
啊?笨蛋!你在作什么春梦啊!哈哈哈哈……」她很不客气地嘲笑道。

  姜棠气得满脸通红,但又无法反驳,因为她说的都是真的。

  「哈哈哈,我要去告诉圆圆,说我弟弟暗恋她,还半夜在房间里等着她喔!」

  「不要啦!不准你说!」

  「那求我啊。」叶伶得意的摆出女王的架式。

  姜棠气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求、求你……」可恶,今日所受的侮辱,来日他一定要报仇!

  「大声点,我听不到。」

  「姊姊!求你不要告诉圆圆姊啦!」

  「哟,现在乖乖叫我姊姊了呢!真好听,再多叫几声!」

  这个可恶的女人……

  姜棠长大后,想起小时候的往事,总觉得自己从那天起就成了姊姊玩弄的对
象。

  而且那一夜被叶伶这样捉弄过后,他对程圆圆就算有意,也没这个脸敢说出
来啊!

  先不说女大男小,要是程圆圆知道他那么小的时候就对她怀有邪恶的念头,
一定会很讨厌他的……

  唉!

  一晃眼,十多年过去了。

  叶伶和程圆圆已经大学毕业,成为上班族。

  叶伶在一间旅游杂志社工作,暗恋上同社的摄影师,每天都想尽办法倒追人
家,也暂时没有心思去整姜棠。

  程圆圆大学念的是幼教系,毕业之后先到几间幼稚园实习,其中有间幼稚园
的园长很喜欢她,等她实习结束后,就把她留下来,正式聘用,之后,她便在那
儿一待就是好几年,因为她很喜欢小孩子,所以工作虽忙碌,倒也觉得如鱼得水。

  程家父母也很开明,并不会因为她年纪到了就频频催婚,只是偶尔会念着要
是有不错的对象,不妨考虑定下来。

  程圆圆每次听见父母这么说,总是笑笑带过,没有多说什么。

  她对于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她喜欢小孩子,可是却不认为一定非要自己生,在幼稚园里,她一样可以照
顾很多很多的可爱孩子;下班之后,她有死党叶伶可以陪伴,也常和幼稚园的同
事一起喝茶、聊天,到了周末,她会和其他幼稚园的老师一起联谊踏青,幼稚园
的厨房阿姨也常招待他们到三芝的老家去玩,她的日子过得还算充实,因此也就
没有想太多关于未来的事。

  至于男朋友,她不是没有考虑过,也曾经听从同事或朋友的建议,去相过几
次亲,但结果都是失败。

  与其说失败,不如说她看清了那些男人好色的本性。

  也许是母亲在她发育时期每天细心替她炖补的汤药起了作用,程圆圆的胸围
在高中时已经突破罩杯,上了大学之后仍有进展,如今虽然停止了发育,但也有
罩杯的雄伟尺寸,加上她个子娇小,腰身又纤细,更加衬托出她胸前的傲人,让
男人的目光总像是被黏住一样,牢牢盯在她的胸部上头,怎么移也移不开。

  这天,她又去相了一次亲,结果还是一样。

  她又无奈又气愤,便打电话找死党叶伶出来吃晚饭解解闷。

  可是明明在电话里已经约好要一起出门吃饭,等她到了叶伶家门口,应门的
却是姜棠。

  「我姊姊不在家。」姜棠推推眼镜说。

  他上了高中后就得了近视,戴起眼镜之后,整张脸给人的感觉竟斯文不少,
当时程圆圆还很不习惯,直说好像一下子姜棠就长大了,让她认不出来了。

  「叶伶不在?可是我一个小时前才和她约好的啊。」

  「她去追大树了。」

  程圆圆马上明白为什么好友会放她鸽子了。

  那位「大树」先生就是叶伶一直苦苦暗恋的男人,爱情和友情放在天平上一
秤,哪边比较重要,立即分晓。

  程圆圆毫不掩饰的露出沮丧的表情。对她而言,姜棠不是外人,因此她在他
面前也很自在。

  「唉……我今天有好多话想和她说呢!」

  「没关系,我可以陪你。」姜棠拍了拍胸脯。

  叶伶之前接到同事打来的电话,知道今晚大家起哄要带着大树去唱歌,马上
二话不说就要出门往那家杀过去。当她正要冲出门,才想起和程圆圆的约,只好
拿出两张千元大钞,向宝贝弟弟千拜托万拜托,要他代替她去陪死党吃顿晚饭。

  有免费的晚餐,又有可爱的女人陪,姜棠当然义不容辞地答应,并且信誓旦
旦的说会好好照顾人家。

  「和你?」程圆圆眨眨眼,「会不会怪怪的啊?」

  再怎么说,她一向把姜棠当作自己的弟弟看待,要和他谈她感情上的困扰,
好像不太适合耶?

  「那有什么关系?我虽然年纪比你小,可是不一定就不可靠!走吧、走吧!
我肚子饿了!」他拍拍她的头道。

  程圆圆微微皱起眉,躲开他的手。

  真讨厌,他什么时候长那么高了?

  第一次到他的时候,他还比她矮半个头呢,结果这小子上了高中就猛抽身高,
一下子就长到快一百八十公分,害得她现在要看他都得拚命抬头……唉,她也只
能怪自己身高不如人了。

  「算了,那就先去吃饭吧。」她耸耸肩,顺从了姜棠的意见。

  姜棠带着她去一间啤酒热炒餐厅吃晚饭。

  她本来还推拒着说不要喝酒,但姜棠一拉住她的手,直往那间店走去的时候,
她就乖乖闭上嘴了。

  真糟糕,她是不是一个很没有主见的女人呢?

  不然为什么她就是无法拒绝别人?

  还是……她无法拒绝的人只有一个?

  还来不及细想太多,她已经被拉进店里,在位子上坐好。

  她也不用开口,姜棠就先拿过菜单,迅速扫过一遍,然后点了一大堆菜。

  「你怎么都没有问我想吃什么?」她抗议道。

  「没关系,等一下送上来的食物,你一定会喜欢。」

  程圆圆睨了他一眼,心里念着,这小子真是个自大狂。

  可是等到菜一盘盘端上来之后,她不得不收回之前对姜棠的评语。

  炸花枝、烤青椒、串烧明虾、清炒时蔬和蛤蜊……那些真的都是她喜欢吃的
菜耶!

  「我知道你喜欢吃海鲜和蔬菜,不太喜欢吃肉类,对吧?」他对她眨眨眼,
脸上的表情甚是得意。

  「你怎么知道?你姊姊告诉你的吗?」

  姜棠笑而不语,没有回笞。

  其实根本不是叶伶告诉他的,叶伶自从迷上了大树先生之后,哪还有心思放
在昔日死党身上?

  对于程圆圆的喜好,其实都是他在平量暗暗记在心底的。

  不过,这没必要让她知道。

  「快吃吧,来,配上冰冰的啤酒,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可口的食物,冰凉的啤酒,善体人意的姜棠又在一旁不时说些笑话逗她,程
圆圆的心情很快的不再那么合,跟着姜棠拿起大大的啤酒杯,一杯又一杯地灌下
去。

  等到姜棠发现她似乎喝太多的时候,她已经喝光四大杯啤酒了。

  他有些吃惊,没有想到她的酒量居然这么好。

  「圆圆姊,你没事吧?」他在眼神已经迷蒙的她面前挥了挥手,「你还好吧?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好?我很好!我真的很好!嘻嘻……」程圆圆看着他,傻笑起来。

  完了,她醉了。

  姜棠有些懊恼,他没事把她灌醉做什么啊?

  人家都说喝醉的女人最恐怖了,虽然他是没这方面的经验啦。

  这时,程圆圆突然激动地握着他的手,双眼炽热地看着他,然后问:「方糖,
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回答我喔。」

  「不要叫我方糖啦……」姜棠再次无力地反驳。

  他实在恨死了老爸为什么要替他取这个名字,每次他自我介绍完之后,对方
都会忍不住偷笑,然后问他为什么要叫作「姜糖」?接着大家就会喊他「方糖」,
说这个绰号比较适合他。

  叫久了之后,连学校里的教授们都以为他姓方,所以当他到了大七要去医院
实习,拿着实习申请单要请教授签名的时候,教授还吓一跳,问他为什么要拿别
人的单子来签名,害他费了一些工夫才把事情解释清楚。

  已经喝醉的程圆圆根本不管他,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话,「我是不是长得很丑?」

  「不会。」姜棠马上斩钉截铁地回答。

  她虽然不算是大美女,但长得很清秀,略施薄妆的脸看来干干净净,让人觉
得很舒服。

  「那我是不是个性很糟糕?」

  姜棠认真想了一下。

  「其实也不会,你只是有时候感情太丰富了一些。」

  「哈!感情丰富?」

  程圆圆忘形地拿过姜棠还没喝完的酒杯,一口气又灌了大半杯下肚。

  「我看我是这里的料很丰富吧?」她砰的一声放下酒杯,双手捧着自己的胸
脯,「每个人!每个男人!一见到我,目光都集中在这里!我今天相亲的那个对
象……」

  「你去相亲?」姜棠皱起眉,显得很不高兴,「你为什么要去相亲?」

  程圆圆醉眼蒙胧地瞧了他一眼,平日圆圆亮亮如同小鹿眼睛般的水亮眼眸,
如今带着薄薄的水光,微微斜眯起来,显露出成熟小女人的风情。

  姜棠突然觉得喉咙很干,他抢回她手上的酒杯,一口气喝完,然后又向侍者
点了三杯啤酒。

  「反正……男人都是这样……只看我的胸部,不看我的脸……」程圆圆打了
一个酒隔,「今天相亲的那个臭男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看都没看我一眼,他
那双色迷迷的眼从头到尾只盯着我的胸部,好像我的脸长在那里一样……神经病!
这么喜欢大胸脯,干脆回家去抱香瓜!」

  姜棠噗一声笑了,差点把嘴里的啤酒喷出来。

  「我实在讨厌死我的胸部了,又大又笨重!」她夸张地捧着傲人的上围,「
你看!你看看嘛!这是不是很没用?」

  「呃……」姜棠眼睛发直地瞪着她双手捧着的美丽胸脯。它们的形状是那样
美好,仿佛正散发着微微的香甜热气……他吞了一口口水,发现自己的喉咙更干
渴了。

  这时侍者刚好送上啤酒,他二话不说,抓过一杯就干掉了半杯。

  程圆圆见状也不甘示弱,拿过另外一杯豪气地喝了起来。

  「烦死了……方糖,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她放下杯子,低下头,像只可
怜的小猫般,眼巴巴地望着他,仿佛期待他能替她解决这讨厌的问题。

  「不要叫我方糖……」他在心里哀号。

  天啊,不要再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性感模样了,他快受不了了!

  笨圆圆,他好歹是个成熟的男人,不再是当年那个小毛头了,她不要这么没
有危机意识地拚命诱惑他好不好?

  他还是多喝点啤酒看看能不能消消火好了。

  「好热喔……」程圆圆有些娇憨地说。

  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多,似乎越来越热,而他们两人就坐在热炒铁板的前面,
热气一直源源不断涌过来,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他们的体温也渐渐升高。

  程圆圆不耐烦又有些笨手笨脚地把身上的外套脱下,过了一会儿又脱掉毛衣,
露出里面嫩黄色的小可爱,傲人的胸围呼之欲出。因为体温升高,她白皙的皮肤
上染着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十分诱人。

  姜棠不经意地望了一眼,这下真的把嘴里的啤酒喷了出来。

  「哇!你干嘛把酒喷在我身上?」

  而且还正好喷在她的胸脯上!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姜棠已经先拿起桌上的面纸,笨手笨脚地想要替她擦掉
酒渍,但他的手才碰到那饱满温热又富有弹性的胸部,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从体
内猛地活了过来,让他的心脏倏地一紧。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啊?

  难道他的心脏出了问题?

  可是他们家族并没有心脏病的病史,他的心脏从小也壮得像牛一样,照理说
不会这么虚弱的,那么他要怎么解释自己因为心跳猛地加快而差点喘不过气来的
现象?

  还有,他为什么呼吸有点困难?而且喉咙更干了……

  「小姐!再来三杯啤酒!」既然口渴,就多喝点冰啤酒吧。

  「小姐!我也要!」程圆圆也跟着举起手点了三杯。

  举手的这个动作,让她伟大的胸脯跟着弹跳了几下,姜棠发现自己的眼睛似
乎也跟着跳了几下。

  完了。

  他想,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奇怪了。

  「圆圆姊,你把衣服穿上好不好?」

  「圆圆姊?你叫我姊姊?怎么样,我是很老吗?我也不过比你大几岁而已,
而且看起来年纪还比你小呢!哼哼,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认识女人都先从三围开
始……我讨厌死我的胸部了,好想动手术把它缩小算了,长这么大,负担好重,
睡觉还常常压得透不过气来……方糖,这种痛苦你能了解吗?」说着,她忘情地
捉住他的手。

  「不要叫我方糖……」姜棠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那诱人的乳沟上。

  胸部太大的痛苦他是不能了解啦,不过,他现在正在体验另外一种痛苦!

  全身的血液已经全部涌到身下,他的裤子紧得像是随时要爆开一样。

  可恶,他今天干嘛耍帅,穿这么紧的裤子出来?

  程圆圆突然娇笑出声。

  他问她笑什么,她也不回答,只是不住傻笑,而且越笑越大声。

  「圆圆姊,你怎么了?」

  「嘻嘻……哈哈哈……你好可爱!」她已经满嘴醉言醉语,根本不知道自己
在说什么。

  姜棠翻了翻白眼,不想理她。

  他现在只想好好忍住身下的冲动,不然他怕自己等一下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情来。

  虽然这里是公共场所,但是男人一旦精虫上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自
己也不敢保证等会儿会不会色心大发,第二天早上醒时来发现两人是在汽车旅馆
的房间里。

  深呼吸、深呼吸。呼——吸——呼——

  「方糖,你暗恋我对不对?」程圆圆突然在他耳边大喊。

  姜棠吓了一跳,接着眼前一黑,温热的触感包住了他整张脸。

  等等,这、这是……这该不会是……

  他双手颤抖地往前伸,果然摸到了柔软温热的半裸乳房。

  程圆圆居然发酒疯,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用胸部磨蹭他的脸,嘴里还不断
喊着。

  「方糖暗恋我哟,嘻嘻!这是叶伶说的,还说你以前晚上都不睡觉,在想邪
恶的事情,哈哈哈……」

  「够了!圆圆,你醉了啦。」

  「我没醉!一点都没醉!」

  店里的客人与侍者们看着这对冤家,心里纷纷想,所有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
醉,换点新鲜的台词吧!

  姜棠本来觉得很丢脸,想挣扎,但又怕伤到她,因此象征性地推拒了几下,
也就由得她去了。

  反正他也不是天天有机会享受这样的温柔乡,偶尔放纵一下也无妨,倒是等
一下要怎么安抚自己的下半身,让他有些烦恼。

  「方糖暗恋我……嘻嘻……暗恋我……」程圆圆仍胡言乱语着。

  姜棠下意识地把头埋得更深,决定不要让旁人看清楚他的脸。

  这真的太丢脸了,唉!

[ 本帖最后由 szy123 于 2011-8-28 00:4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