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salsy127 发表于 2008-01-27
  凋谢的校花

  放暑假了。西蒙要带湘湘去南方一个滨海的开放城市先玩一个星期,再陪湘
湘一起回家。飞机在那个滨海城市缓缓降落下来。西蒙的朋友,一个叫本博美国
人在机场迎接他们。湘湘第一眼看到本博,就对他没有好感。相貌丑陋,尽管没
有西蒙高大,但也很粗壮。敞开的衣襟露出浓密的胸毛。比湘湘小腿还粗的胳臂
上也长满浓密的硬毛。整个象个人熊。一双小眼睛闪着淫邪的光。一见面就把湘
湘上上下下的打量,还使劲盯着湘湘的胸脯看,仿佛要穿透湘湘薄薄的衣衫。还
时不时的找机会在湘湘的裸露的胳膊上摸一把,捏捏湘湘的小手。本博用车把西
蒙和湘湘接到了大海边的餐馆,招待了西蒙和湘湘吃了晚饭。然后回到了他的住
所,一栋独立的别墅。下车时,本博斜瞄着湘湘,用生硬的中国话隐晦的向西蒙
开玩笑说「别让湘湘小姐受不住啊。」西蒙不置可否的一耸肩。一进门,几只高
大的花斑狗迎上来,吓的湘湘直往西蒙身后躲。

  进到别墅后,他们却没有回房间,而是把湘湘带到了半地下的健身房。湘湘
不由的疑惑起来。她一回头,看到西蒙和本博在坏笑,突然有一股说不清的不祥
之兆涌上心头。一进到健身房,西蒙就迫不及待的当着本博的面要撸下湘湘的吊
带衫。湘湘羞红了脸使劲推开西蒙的手,把被西蒙撸下的肩带又提了上去。西蒙
和本博相对哈哈大笑了起来。西蒙一把抓住湘湘的胳膊,稍微一用力,就把湘湘
的胳膊扭到了后边,疼的湘湘大声喊:「轻点,你要干什么。」「给你脱衣服。」
西蒙有点狠狠的说。同时,把湘湘的吊带衫向上撸起。这时本博也扑了过来,抓
住湘湘的另一只胳臂,还没容湘湘反应过来,就和西蒙一起象剥笋一样一下子把
湘湘的吊带衫撸了下来。湘湘一面大叫一面拚命反抗。可是两个大男人在淫笑中
很轻松的就剥下了湘湘小巧的短裤。

  紧跟着,一个塞口球塞进了湘湘的嘴里。湘湘再也叫不出来了,只能低沉的
哼哼。

  湘湘还在做拚命的挣扎。但在两个高大的美国大男人面前,湘湘的挣扎显的
那样无力。她象一个小巧的玩具娃娃,被轻而易举的分开双臂,手腕被皮制手铐
吊在了一套运动器械的横粱上。脚要踮起脚尖才能站在地上。

  全身上下只有乳罩和三角内裤。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湘湘洁白如玉的侗体。由
于被吊的缘故,湘湘不由的挺着胸脯,小巧滚圆的乳房把乳罩高高的顶起,被拉
展的躯体更显婀娜。西蒙笑眯眯的对湘湘说:「美丽的爱是属于大家的。朋友们
都可以分享我对你的爱。你是美丽的天使,天使要把爱带给每一个人。人们有权
力享受你的爱,这是仁慈的上帝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

  西蒙抚摩着湘湘细细的腰肢,继续对湘湘说:「尽管我和本是好朋友,但按
照美国的传统,什么事都要通过竞争,竞争才会公平。因此我们要进行先享有你
的竞争,祈祷我胜利吧。」说完,一把扯下了湘湘的无吊带乳罩。

  湘湘的乳房弹跳出来,美丽而光洁,骄傲的乳头象含苞欲放的花蕾。

  湘湘拚命扭动着身躯,带动雪白圆润的乳房不住的颤抖,更增添了几分青春
的活力。西蒙一只手继续抚摩着湘湘的腰肢,另一只手摸上了湘湘的乳房。

  「啊,太美丽啦。」本博也凑过来抚摩着湘湘的乳房。

  湘湘拚命的扭动身躯,想躲避那些肮脏的手。可是,被高高吊着的而拉长的
身躯只能在原处扭动,根本无法躲避。尽管皮手铐有厚厚的软皮内垫,湘湘的手
腕还是被扯的涨痛。紧张、恐惧、痛苦,汗水顺着湘湘的鬓角流了下来。

  「怎么样开始我们的竞争呢。」西蒙一面抚摩着湘湘的乳房,一面向本博问
道。

  「就从这两座美丽的山峰开始吧。」本博一面抚摩这湘湘的乳房,一面回答。
「好的,怎么决定胜负。」西蒙表示同意。本博拍拍一直在抚摩的湘湘的那只乳
房说:「这只是我的。」又指指西蒙一直在抚摩着的湘湘的另一只乳房说:「那
只是你的。」然后又捻着湘湘的乳头说:「我们用小弩射击,距离这个美丽的花
蕾近的有优先的权力。」两个男人放开了湘湘,走到离湘湘大约三、四米远的地
方。本博拿出一张象小手枪似的弩弓和两支小弩箭说:「我先开始。」本博说完,
将一支弩箭上在弩弓上,叉开两腿,双手平端,向湘湘瞄准。湘湘吓的紧闭两眼,
更加使劲的扭动身躯。

  随着弩铉「砰」的一声响,湘湘只觉的右边乳房外侧一凉,弩箭沿着湘湘右
肋外擦过。尽管没有射中湘湘,可那一凉连惊带吓也激出湘湘一身冷汗。

  本博无奈的摇摇头,把弩给了西蒙。西蒙毫不怜惜的向湘湘射出一箭。

  刺痛在左乳房爆发。湘湘疼的大叫一声,可是通过塞口球,变成了沉闷的惨
哼。又一身冷汗,使湘湘头发湿漉漉的,胸口迸出大粒汗珠,顺着乳沟淌了下来。
弩箭插在湘湘左乳乳头的旁边,不停的颤抖。

  疼痛从伤口向整个左乳扩展。疼的湘湘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西蒙一声欢呼,一步窜到湘湘的身前。伸手拔下了湘湘乳房上的弩箭。又是
一股剧痛,湘湘不由的要弯腰含胸,可是可恶的手铐扯着湘湘高高吊起的双臂,
湘湘弯不了腰,也含不了胸,而且手铐勒的手腕生疼。湘湘只能任由疼痛在乳房
上肆虐。湘湘疼的眼泪不停的流下,哭声通过塞口球变成凄惨的呜咽。

  随着弩箭的拔出,大滴的鲜血绽了出来,染红了湘湘的乳房。西蒙立刻把嘴
凑上去,含住湘湘的乳房,使劲的从伤口里吸血。牙齿咬在湘湘的乳房上,使受
伤的乳房更加疼痛。疼的湘湘头晕目眩,站立不住,全身无助的挂在吊着手腕的
手铐上。手腕也象要断裂一样炸痛起来。肩肘也撕裂一般的疼痛。

  本博无奈的耸耸肩,走到一旁,打开电视。电视中央是被悬挂的湘湘和象狼
一样在湘湘乳房上啃着的西蒙。西蒙一面啃吸着湘湘的乳房,一面用一只手托着
湘湘的腰肢,另一只手把湘湘的三角内裤褪到了膝盖下面。然后将毛绒绒的中指
使劲钻进湘湘紧闭的大腿,抠进湘湘的阴户。

  湘湘抽泣着强忍着乳房、手腕、肩肘强烈的疼痛,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由
西蒙的中指插进阴道。又一股疼痛从阴道传来。那是西蒙粗暴的在湘湘阴道里的
抠挖。

  湘湘不由的放弃了紧夹双腿的努力,任由西蒙向自己的阴道深处抠去。

  西蒙使劲地把中指和食指尽量深的插进湘湘的阴道,狠狠的搅动。

  疼痛从湘湘的阴道上窜到肚子和腰胯。西蒙享受着湘湘的痛苦,阴茎已经把
短裤高高的顶起。西蒙终于放开了湘湘,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裤子,一把捞起湘湘
的双脚,把湘湘的三角内裤从湘湘的脚踝上扯了下来。双脚一离地,炸痛立即在
湘湘的手腕和肩肘上炸开。湘湘疼的惨叫起来,就是塞口球也不能完全堵住。湘
湘满眼冒金星,头嗡嗡震响。双手拚命地抓住手铐上的铁链子。

  西蒙满意地抄起湘湘的双腿分开夹在自己的腰间。疼痛使湘湘什么都顾不得
了,赶紧用双腿死命地盘在西蒙的腰上,使劲挺起身躯,想减轻手腕和肩肘的疼
痛。借着湘湘疼的盘腰挺身的机会,西蒙双手捞着湘湘的屁股,一下就把粗大的
阴茎没根插入湘湘的阴道。

  湘湘连疼带累,已经是汗流浃背,被塞口球压抑的沉闷的惨哭不断。

  西蒙得意的看着湘湘被疼痛扭曲的脸和满脸的眼泪,看着自己印在湘湘雪白
滚圆乳房上的牙印;体会着湘湘被疼痛折磨的痉挛的双腿夹在腰间,盘在腰后带
来的一种特有的快感;用手托着湘湘的臀部,又长又粗的阴茎一下一下有力地狠
狠地深深地捅进湘湘的阴道。湘湘凄惨的哭泣、痛苦的痉挛,被疼痛扭曲的脸和
满脸的眼泪,不住颤抖的雪白滚圆乳房和乳房上的牙印,有气无力又拚命挣扎着
向上一挺一挺的平滑美丽的小腹,浑圆白净的双腿紧紧夹盘在腰间带来的快感,
刺激的西蒙雄性勃发,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阴茎。西蒙的阴茎在拚命的膨胀,一
下又一下猛烈的冲击给西蒙带来摩擦的快感。「啊!啊!」西蒙狂野的大吼着,
伴着他的吼叫,粗长有力、坚硬孔武的阴茎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捅进湘湘阴道的深
处。

  时间在西蒙的吼声和阴茎狂插中似乎定住了一样。湘湘感觉全身脱力,双手
除了疼痛似乎丧失了其它的知觉,好象手指上的肉全都脱落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指
骨了,怎么拼命也抓不住手铐的链子;双腿酸疼麻木,再也盘不住西蒙的腰了,
渐渐的滑了下去;小腹的肌肉也酸痛麻木了,腰象断了一样的疼,再也支撑不住,
要向无底的深处沉下去。阴道里承受着西蒙一下又一下狂裂的冲撞,好象离自己
非常遥远非常遥远,整个下身好象已经不属于自己。手腕和肩肘的疼痛笼罩着湘
湘,除了疼痛,好象世界都不存在了。大脑也开始迷茫起来。

  湘湘身体无力的下滑,使西蒙感到阴茎捅插逐渐吃力起来。可他狂性未尽,
阴茎还坚硬如铁。他只好叫本博帮忙。本博把一个腰圈扣在湘湘的胯上。又在西
蒙的脖子上扣上项圈。用一条铁链子把湘湘的腰圈和西蒙的项圈联在一起。做完
这些事情后,本博没有离开,他忍受不住西蒙狂野的刺激,冲动地倚在湘湘悬吊
的胳膊上,一之手使劲的捏摸着湘湘的胳膊,另一只手使劲地捏摸湘湘的乳房。
通过大力的捏摸,发泄自己早已按捺不住的欲望。「啊!啊!」西蒙汗水在头上
蒸腾,已经溻湿了上身的体恤衫。他两眼通红,梗起脖子,通过项圈上的铁链子
拉起了湘湘的胯。两手分别捞着湘湘的两条大腿,继续挺起阴茎,在狂吼中对湘
湘阴道深处重重的捅插。湘湘已经虚脱,身体软弱的自然下垂,两条腿也已经放
弃了在西蒙腰上的夹盘,无力的贴西蒙的两胯下垂。只靠胯上腰圈上被西蒙扯起
的铁链子和西蒙两只紧抓大腿的手拉起大胯和会阴。

  湘湘眼前一片黑暗,本博的倚靠加重了湘湘手腕和肩肘断裂般的疼痛。本博
在湘湘乳房和胳臂上疯狂的掐捏,在湘湘乳房和胳膊上炸蹦着一阵阵刺痛,尤其
是那只已经受伤的乳房,象被撕裂一样的疼的刺骨。尽管西蒙扯起了湘湘的臀胯,
可湘湘腰酸痛的象断了一样;小腹和腿上的肌肉也酸痛麻木。剧烈的疼痛刺激着
湘湘业已麻木的大脑,湘湘进入半昏迷状态。西蒙的阴茎膨胀到了极点。他使劲
地把阴茎顶紧湘湘阴道的深处。随着腰眼一紧,精液喷涌而出,击打在湘湘的子
宫口上。西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阴茎软软的滑出湘湘的阴道。西蒙松开了湘湘
的双腿,解开了铁链子扣在湘湘腰圈上的扣环。西蒙一松开湘湘,全身的重量突
然压向湘湘的手腕和肩肘。湘湘的手腕和肩肘象折断一样猛的爆发出刺骨铭心的
炸痛。湘湘惨叫着,眼前一阵晕黑,窜出无数金星。

  湘湘好象是毫无知觉的被悬吊着。白花花的精液从湘湘的阴道里流了出来。

  急不可待的本博早已脱光了下身,粗大的阴茎直直的挺立着。西蒙刚一放下
湘湘,他立刻托着屁股把昏沉沉着的湘湘抱了起来。对西蒙说道:「你占用了40
分钟。下一个40分钟属于我。」说着,就要分开湘湘的双腿,象西蒙刚才一样发
泄兽欲。「NO、NO. 」西蒙阻止了本博:「我们有约定,不能重复同一个做法。」
本博无奈的放下湘湘。歪着头看着昏沉沉的湘湘,眼珠转了几圈后,把湘湘从吊
着的横梁上放了下来。湘湘象一滩泥一样瘫倒在地上。

  本博托起湘湘的头,解下塞口球。西蒙递给他一瓶白兰地酒。本博向湘湘嘴
里灌了一口。湘湘被呛的一阵剧烈的咳嗽,渐渐的醒转过来。

  「我实在受不了了。求求放开我吧。」湘湘微微睁开眼睛,含着眼泪,有气
无力的哀求道。「NO、NO. 」本博摇着头说:「按照协定,这是我的权利。权利!
权利!你懂吗。人权,就是人权。我们美国人是讲究人权的。谁也不能剥夺我的
权利。我的权利是不容许被侵犯的。」本博边说边在湘湘眼前摇晃着一只长着黑
毛的手指。说完,没有给湘湘任何机会,本博马上给湘湘带上一副口枷。把沾满
唾液的塞口球撇在一旁。

  湘湘想挣扎。无奈胳膊连抬也抬不起来,手都攥不起来了。手还被手铐锁着。
浑身上下都在疼。手腕、肩肘疼的特别厉害,好象被抻脱了一般。受伤的乳房有
些肿大,火辣辣的疼。腰、腿、胯都酸痛酸痛的,难以动弹。大腿上被西蒙的指
甲抓出了道道血痕。本博把口枷的胶皮棍横宕在湘湘口上。把胶皮棍两端的皮带
在湘湘的脑后紧紧的扣住。湘湘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淌下。全身已经虚
脱,不住的出冷汗,身体动弹不的,只能听凭本博的摆布。本博给湘湘的两只大
臂上扣上皮臂圈。

  又分别给湘湘在膝盖上面的两条大腿紧紧的扣上皮腿圈。然后分别把湘湘左
腿上的腿圈和左臂上的臂圈锁在一起,把湘湘右腿上的腿圈和右臂上的臂圈锁在
一起。

  再次吊起湘湘的手腕把湘湘拉上横梁。由于湘湘的大腿和大臂锁在一起,大
腿贴上了乳房。只有小腿还向下勾勾的垂着。随着湘湘被吊起,剧痛再次袭向湘
湘的手腕和肩肘。湘湘疼的大哭着惨叫起来。但湘湘气力似乎用尽,尽管哭叫的
非常凄惨,可声音却是低哑的。本博把湘湘吊到屁股离地约10公分的时候停住了。
他在湘湘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湘湘白白的屁股上立刻爆起了五指鲜红的手
印。本博淫笑着对湘湘说:「可爱的天使,你现在是一个美丽的花篮。我要尽情
的采你的花蜜。」说完推了湘湘一把,湘湘象一只被吊起来的洁白的花篮在吊索
上荡了起来。

  湘湘的手腕和肩肘被荡的撕心裂肺的疼痛。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声高一声低,
已经沙哑。本博和西蒙却高兴的狂笑起来。本博仰面躺到湘湘的下面,挺立起又
粗又长暴满青筋的阴茎。本博用手轻轻一推湘湘的屁股,就把湘湘的阴道套上了
自己的整根阴茎。本博轻松的躺在地上。用手摇着湘湘的屁股前后自由的摆动,
又托着湘湘的屁股上上下下的让湘湘的阴道在自己的阴茎上上下套动,还转动着
湘湘使湘湘的阴道套在他阴茎上旋转,尽情地享受湘湘阴道套在他阴茎上摩擦的
快感。

  可湘湘却遭受着地狱般的煎熬。随着本博的摇动,一阵比一阵更强烈的疼痛
袭向湘湘的手腕和肩肘。湘湘痛的死去活来。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本博还在惬意
地品味着阴茎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使他全身颤栗。

  湘湘的哭叫声微弱下来,一声一声倒着粗气。钻心的疼痛,湘湘眼前一阵阵
发黑,金星乱迸。和肩肘带着两条胳膊疼的好象骨头一寸一寸的断裂掉了,皮肤
被一寸一寸的撕剥下来。胳臂撕着两肋的肋条骨一根一根的撤断,掰了出去。疼
的她汗水象下雨一样流下来。疼痛使她大脑麻木,除了痛苦没有了其它任何感觉。
从湘湘身上淌下大粒的汗珠落在本博的身上。

  本博尽情地享受着折磨湘湘带给他的快感。他轻松舒适的躺着,可以紧绷起
全身的肌肉,把所有力量都输送到阴茎上。他自己不动,摇动着湘湘满足自己膨
胀的阴茎的需要。当把湘湘的屁股托上去后突然放手,随着湘湘身体的自由下落
和每一次湘湘的惨哼,阴道套在阴茎上搓动的幅度、力度都比把阴茎往阴道里面
使劲捅大的多,也舒服多了,特别是速度快时,更是美不可支。上下左右摇动湘
湘屁股,使被阴道套住的阴茎在阴道里往来捅啊戳啊更是别有滋味。转动湘湘,
让湘湘的阴道套在阴茎上旋转,简直是妙不可言,是男人又抽又查绝对享受不到
的。

  本博庆幸自己找到这么一个好方法。每次大幅度的舞动湘湘都带来湘湘更急
促的惨哼和落下的汗珠,别有情趣。还可以在兴起是发力拍打湘湘的屁股和大腿。
看着湘湘屁股和大腿被打起的一片红彤彤的掌印,更让本博雄性大发,阴茎蓬大。
只是每次到了阴茎大到极点,插在湘湘阴道深处要喷发时,本博却呆下来,等到
喷射的感觉下去一点时再进行下一次冲击。

  时间越拖越长,湘湘痛的死去活来。大声喘着粗气。两眼翻白。

  终于,本博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喷射的欲望。他放开了湘湘的屁股,四肢撑再
地上,全身使力,身体高高的弓起,把阴茎深深的顶入湘湘阴道的深处。

  「哈!」随着本博一声狂叫,精液喷涌而出,击打在湘湘的子宫上。

  湘湘总算被放下来了。刻骨铭心的疼痛总算缓解了一些。这时,湘湘才感到
口干舌燥,喉咙刺痛,象着火一样。当口枷被取下,湘湘迷迷糊糊中不住的嘟囔
:「水!水。」湘湘的手铐的锁扣也被打开了。可是这时对付湘湘已经用不着手
铐了。她的两只胳膊和手已经不能自己动了,就好象不是她自己的一样。「水!
水!」湘湘还在有气无力的悲鸣。

  本博给湘湘灌下去整整一听啤酒。湘湘才勉强睁开眼睛。

  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而是暗淡无光。「渴、渴,水!水!」湘湘
用全力从喉咙里挤出细细的声音。

  本博又给湘湘灌进去一听啤酒。湘湘贪婪的喝了进去。又无力的闭上已经,
从胸腔透出了一声无力的长气。湘湘瘫在地上无力动弹。西蒙从后面掐着湘湘的
脖子托起湘湘的头。湘湘无力的睁开双眼,泪水不住的流下来。「很美妙,不是
吗?本很有创意。美国人在一切事情上都喜欢张扬出个性。你很幸运,第一个享
受本的创造。」西蒙对湘湘说。

  「我实在受不了了。」湘湘有气无力的说:「你们折磨死我了。求求放了我
吧。」可湘湘哪里知道,这刚刚是噩梦的开始。

  三湘湘身边响起了粗粗的喘息声。湘湘拼尽全力侧过头斜着眼向喘息的方向
看去。这一看吓的湘湘好象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血液凝固起来;吓的湘湘手脚冰
凉,浑身冒冷气。本博牵着两只高大的花斑狗站在旁边。花斑狗吐着血红的舌头,
喘着粗气,眼睛里闪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光。本博拍着高达他腰际的狗头说道:「
它们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家庭的成员。我们有的,都要给它们。我
们美国人爱好一切生命。不象你们中国人,那么粗野,没有教养,虐待我们的朋
友。」

  湘湘被吓傻了。目瞪口呆,恐惧地看着那两只大狗,生怕它们扑过来。西蒙
指着前面一只大狗告诉湘湘:「它叫‘本’,是老大,重80公斤。」然后指着后
面一只大狗说:「它叫‘博’,有75公斤。比你还重30公斤。」本博接着对湘湘
说:「它们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快乐。」说着解开了拴在大狗脖子上的脖圈。

  两条大狗一摆脱锁链,就低吠着扑向湘湘。吓的湘湘紧闭双眼,大脑一片空
白。

  西蒙和本博却让开在一边,喝着啤酒,嬉笑着看着两条大狗围绕在湘湘身边。

  湘湘的阴道里不住的流出白花花的精液,不知道是西蒙的还是本博的。一股
腥臭味。吸引了两条大狗。它们在湘湘的下体上急促的舔起来。

  伴随着狗的喘息声和舔食的吧嗒嘴声,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从湘湘的肚皮上,
大腿上,会阴上传来。腰上、小腹、胯骨、大腿和小腿上的酸胀疼痛减缓了。湘
湘悄悄睁开眼睛,看到两只大狗埋头在自己的下身舔食着。湘湘开始觉的这两只
大狗不那么可怕了。狗还继续着舔食着湘湘下身的精液。湘湘下身的麻酥酥、痒
痒的感觉在慢慢扩散,驱赶着酸痛。下身除了疼痛和痛苦外,总算又有了其它的
知觉。湘湘觉的腰上、小腹、胯骨、大腿和小腿慢慢的热了起来。狗的舔食给她
带来一种莫名的舒服的感觉。她对狗的厌恶慢慢的消失了。还觉的狗有些可爱了。
起码比西蒙和本博可爱。在这个孤立无助的时候,总还有两条比禽兽不如的人好
一些的狗。湘湘微微的分开双腿。狗的舌头舔上了阴唇、舔上了阴蒂,一股强烈
的痉挛着的电流猛的传遍全身,使劲驱赶着浑身的疼痛。狗的舌头舔进了湘湘的
阴道,越舔越深。传遍湘湘全身的电流越来越强烈。产生了一种特有的舒愉。向
全身扩散,驱逐着酸痛和疼痛,带来阵阵暖流和知觉。

  湘湘闭上眼睛,尽量舒展身体,让在下身产生的电流更强烈,让下身涌出的
暖流在全身更多更快的扩散。狗的舌头舔到湘湘破了皮的伤口,蛰的伤口痧痧的
疼,代替了原来令人痛苦不堪的疼痛。还带着几分清凉。多了一点舒服的感觉。
湘湘下身污浊的精液被狗舔食干净了。把湘湘的会阴和阴道也清理干净了。狗的
舔食,使湘湘白白的皮肤泛起淡淡的红晕。狗还在不断着舔着湘湘的身体。湘湘
身上干枯的汗的咸味,吸引着一只狗从湘湘的大腿向下舔向湘湘的脚踝。另一只
狗从湘湘的肚皮舔向湘湘的胸脯。狗长长的舌头舔上湘湘的乳房。

  把麻酥酥、痒痒的感觉带到乳房。一阵阵战栗从乳房传出,刺激着湘湘发出
轻轻的喘息。特别是狗舔着湘湘受伤的乳房,麻酥酥、痒痒地拌着痧痧的蛰痛,
强力地驱赶着钻绞着、肿胀的疼痛。湘湘感到疼痛轻松下来。

  湘湘在狗的狂舔下,汗毛空张开,罄出了丝丝热汗。狗舔的更加起劲了。两
只狗都拥到湘湘的胸前,舔食着刚泌出的汗液。酥痒的电流多少也驱散了一些湘
湘肩肘和手腕上难忍的疼痛。湘湘再次微微睁开眼睛,突然发现,在自己胸前拥
动的两个狗头上的眼睛里,闪动着温柔的光芒。比西蒙和本博眼睛中邪恶的淫光
可爱的多。湘湘的胸脯也泛起红晕。

  使得湘湘的身体白里透红,腰肢在地上平展的展开,显的玲珑可爱。

  两个邪恶的男人也休息够了,喝足了啤酒。闪着邪恶的目光来到湘湘身边。
赶开了两只大狗。湘湘一看到他们过来,就吓的浑身绽起鸡皮疙瘩,从里向外浑
身发冷。浑身疼痛又席卷而来。全身不住的颤抖。

  西蒙一句话不说,挟起浑身发抖的湘湘。把湘湘上身平躺的放到了划船运动
器上。本博一把抓起湘湘的胳膊。剧痛在湘湘的肩膀炸起。湘湘疼的大叫起来,
眼泪刷的喷了出来。西蒙把塞口球递过来。本博摇摇手说:「NO、NO. 天使的声
音很可爱。」说完,不管湘湘的痛苦,使劲把湘湘胳膊扭到身后,用手铐把湘湘
的两只手紧紧的铐在脑后。又把臂圈锁在贴着湘湘胳膊的铁管上。尽管湘湘恢复
过来一点,但哭声依然有气无力的,不怎么响亮。本博又把湘湘的两条腿分开架
在划船器的两只浆把上,用腿圈套在湘湘的膝盖上面的大腿上,把湘湘的两条腿
的膝盖分别锁在两只浆把上。湘湘的小腿自然小向下弯曲垂下。本博又调整两只
浆把向外撇,把湘湘的两条腿最大限度的拉开,使湘湘的阴户充分的暴露出来。
湘湘恐惧的看着本博做的这一切,哭喊声被恐惧噎住了。她吓的手脚冰凉,连一
口大气都出不来。浑身不停的哆嗦。湘湘不知道这两个邪恶的男人又要怎样的折
磨自己。本博捆好湘湘以后,蹲在湘湘的身边,一只手搂着那只叫「本」的大狗
的脖子,一只手揉着狗的裆下,对湘湘说:「它们是人类的好朋友。你们中国人
野蛮,没有教养,不知道善待它们。它们只有在我们美国人这里才有文明的生活。
它们有权利享受人类的爱。」说完,本博拍了拍叫「本」的大狗的裆下说:「GO!」
本博说完退开在一边,和西蒙嬉笑着看着湘湘。

  大狗从湘湘被分开的双腿中间窜了上来。吓了湘湘一跳。

  大狗的两只前爪搭在湘湘的肩头,吐出来的血红的舌头在湘湘眼前晃动。可
湘湘看到扑过来的是狗,和狗发红的眼睛里闪烁着多少有点温柔的光,看到两个
男人退开了一些,不由自主的长出了一口气。狗是畜生,可那两个美国人是魔鬼。
湘湘宁可和畜生在一起,也希望远离魔鬼。大狗在湘湘面前拖着长长的大舌头,
粗重地喘息着,狗嘴里一股股恶臭喷到湘湘脸上。湘湘忍不住呕了起来。酸苦的
胃液带着没有消化的食物喷了出来。而两个男人却开心的大笑起来。大狗眼睛的
光芒更加温柔了。大舌头舔食着湘湘的呕吐物。湘湘尽量歪过头,躲开狗嘴里喷
出的臭气。

  突然,湘湘觉得一个滚热的尖尖的硬物突进下体。原来是大狗的阴茎插入湘
湘的阴道。湘湘觉得大狗踏在自己双肩上的肉嘟嘟毛茸茸的前爪越发沉重起来。

  大狗拱起腰,阴茎在湘湘的阴道里急促的抽插起来。随着急促的抽插,阴茎
越来越长,越靠近阴茎根部越粗。狗也极度的兴奋起来。狗嘴里沥啦下长长的涎
水。湘湘也感到大狗的阴茎在自己阴道里急速的抽插。她感觉到在阴道里的阴茎
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热、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插的越来越深。刺激着
自己的阴道放射出去一圈又一圈、一波又一波的电流。她不由的张开嘴,从胸腔
里发出娇喘。大狗的阴茎抽插的速度太快了,尽管湘湘张开了嘴,嘘唏还是跟不
上大狗抽插的速度。

  阴道里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麻木酥痒,热烘烘的。狗的阴茎顶向湘湘阴道
的深处。狗的阴茎的尖尖的龟头带着灼热顶在湘湘的子宫口上。湘湘喘息着,热
汗汔出鬓角。两乳之间也汗水涟涟。

  突然,大狗阴茎滚烫的龟头在湘湘阴道深处搅起剧痛。疼的湘湘大叫起来。
原来大狗尖尖的龟头找到了湘湘的子宫口,急促的向里面捅进。湘湘的子宫还保
持着处女的状态,猛然从子宫口扎进大狗的滚烫鸡鸡,撕扯着子宫口,爆出烧灼
的剧痛、撕裂的剧痛。疼的湘湘眼泪又喷涌出来,娇喘变成了哭喊。疼的湘湘豆
大的热汗从头上淌下来,两乳中间也迸出豆大的汗珠。她不由的使劲收腹蜷缩往
小肚子上佝偻身子。可被锁住的臂圈紧紧的缚住湘湘的胳膊。湘湘根本蜷缩佝偻
不起来。大狗尖尖的鸡鸡头带着越来越粗的阴茎似乎拼命的捅进湘湘的子宫颈,
在烧灼的剧痛、撕裂的剧痛之上,又加进撑裂的剧痛。痛的湘湘感觉子宫颈要爆
裂、小肚子要被剖开。湘湘痛的顾不上哭喊,只能张开嘴大声的「哈、哈」的喘
着粗气。

  湘湘的阴道紧紧地裹着大狗的阴茎,好象湘湘的子宫颈更加紧的裹着大狗的
阴茎头。激发的大狗的情绪越发激动,两眼喷红,拼命拱起腰,不停顿地狠狠地
把阴茎向湘湘身体的深处捅进。大狗的阴茎还在继续的捅入。

  湘湘小肚子里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湘湘喘着粗气哭着。

  大狗的阴茎头似乎挣过了湘湘细紧的子宫颈,到达湘湘的子宫里面。绞起湘
湘子宫一阵痉挛的疼痛。疼痛象一块大石头,集中在湘湘的小肚子里。湘湘的子
宫颈象爆裂开来,象有钢刀在她的子宫里绞动,把她的子宫从里面割碎。这是一
种特殊的疼痛,在小肚子里绞着的痛,而且疼痛往最疼的地方集中。这种疼痛越
剧烈,刺激的大脑越清醒,越感受痛苦的折磨。湘湘使劲喘着粗气,可小肚子里
的抽筋剥皮的绞痛绞的喘气困难,气越来越接不上来。

  大狗的喘息越来越沉重。狗嘴里流出的涎水越来越多。阴茎在湘湘阴道里捅
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重。疼的湘湘小肚子要炸开了。猛的,狗的阴茎的后部
横着杈开了硬邦邦的东西,硬硬的横着使劲地撑湘湘的阴道。撑的湘湘的阴道要
咧开了,湘湘娇小的身体实在挺不住阴道里横着的撕扯。捣地湘湘更加喘不上气
来。湘湘上气不接下气,脸都变了颜色,拼命的氘气。可就在这时,本博一脸坏
笑的来到湘湘身边。湘湘一看到本博过来,就象看见魔鬼一样恐惧的浑身颤抖起
来。不料,本博却打开了锁住湘湘胳膊的臂圈。湘湘一摆脱臂圈的束缚,就拼命
的苟起身子,扭动身体,想摆脱大狗的阴茎在子宫里的捅绞和横在阴道里拼命往
外张着撕的阴茎根部。可随着湘湘的扭动和挣扎,阴道爆发出撕裂的疼痛。横着
的阴茎根死死卡在阴道里,好象要扎进阴道壁,穿透湘湘的肚腹。随着湘湘这一
下剧烈的扭动,拖的大狗噗的匍到湘湘的身上。大狗沉甸甸的前爪压在湘湘的肩
头。大狗的胸部的毛扫在湘湘的胸脯上、肚皮上。湘湘怎么能撑起比自己体重还
重近一倍的大狗呢。再加上这一挣扎撕裂阴道的剧痛,湘湘只能无助的在大狗的
重压下倒气。

  难怪本博解开了湘湘的臂圈。原来狗的阴茎的根部牢牢的锁卡在湘湘的阴道
里了。

  丑陋的美国人就想看湘湘挣扎的痛苦和无奈。下身疼的湘湘不敢再动了。沉
重的大狗压的湘湘也动不了了。刚才那一下拼命的挣扎耗尽了湘湘全部的气力,
湘湘累的也没有力气再挣扎了。湘湘只好用尽最后的力气咬紧牙关,屏住呼吸,
强忍着小肚子颠心倒肺的疼痛,强忍着阴道撑撕的疼痛。

  撑卡在湘湘阴道的狗的阴茎根部鼓胀起来,涨的湘湘的阴道要爆裂。

  随着狗的阴茎根部的鼓胀,狗的阴茎猛的大幅度的往湘湘子宫深处一捅,阴
茎头射出滚烫的精液,冲击在湘湘的子宫里。湘湘的子宫一阵紧缩,带给湘湘昏
天黑地的疼痛,湘湘大叫一声,疼的几乎昏过去。在剧痛中,滚烫的精液打在湘
湘的子宫内壁上,湘湘知道狗已经射精了。湘湘想让狗的阴茎赶快抽出去。她张
开大口粗粗的喘了几口气,忍着剧痛,把全身最后一点气力集中在小腹上使劲往
上一提。不料扯动着阴道又一阵撕裂的疼痛。狗的阴茎还硬邦邦的插在湘湘的下
身里,狗的阴茎根部还横着卡锁在湘湘的阴道里。

  湘湘全身彻底虚脱了,没有了任何的挣扎的力量。只能任由疼痛在下身肆虐。
她绝望的张开嘴出气多进气少的喘息着。狗的阴茎根部再一次鼓胀起来,狗的阴
茎再一次猛的大幅度的往湘湘子宫深处一捅,湘湘的子宫再一阵紧缩,再一次带
给湘湘昏天黑地的疼痛。疼痛对大脑的刺激终于超过湘湘忍受的极限,湘湘的大
脑麻木、迷茫起来。狗的阴茎根部一次又一次的鼓胀起来,狗的阴茎一次又一次
猛的大幅度的往湘湘子宫深处插捅,湘湘的子宫一阵又一阵的紧缩,一次又一次
带给湘湘昏天黑地的疼痛。湘湘麻木的受着一轮又一轮疼痛的攻击。大狗的精液
终于射完了。大狗阴茎根部在湘湘阴道的卡锁消失了,狗的阴茎不断的缩了回去,
最后滑出了湘湘的阴道。大狗的阴茎上带着湘湘鲜红的阴血。

  血和精液从湘湘阴道里流出。湘湘麻木不仁的躺在划船器上,好象没有知觉
一样。

  本博看了看手表,对西蒙说:「MONE THAN ONE HOUR(一个多小时)。人的
功能在退化。」没容湘湘喘息,叫「本」的大狗刚从湘湘身上下去,等在旁边已
久的叫「博」的大狗又扑上了湘湘的身体。湘湘除了被大狗沉重的事实体压的「
噗、噗」

  倒气外,没有什么其它的反应。大狗再一次在湘湘的身上施虐,湘湘已经没
有动弹的能力了。只能听凭大狗的疯狂,被动的忍受的撕心裂肺的疼痛。当第二
只大狗从湘湘身上下来时,湘湘昏厥了,有出气没进气的。湘湘阴道里不住地流
血,冲出了狗的精液。

  夜深了。两条大狗也疲惫的趴在湘湘旁边向着半昏迷的湘湘摇着尾巴。

  本博拍了拍两只狗头,给狗带上颈圈,把狗拉了起来。大狗挣扎了几下,十
分不情愿的被拉里了湘湘身边。本博强行把狗拉了出去。

  当本博回来时,带来了宵夜:奶咖啡、啤酒、面包和香肠。

  西蒙给湘湘灌了点啤酒和奶咖啡。湘湘又慢慢的醒转过来。有气无力的微微
地把已经睁开一条缝。西蒙歪着头问湘湘:「面包?香肠?」

  湘湘无力的摇了摇头,微弱的嘟囔道:「水!水!」

  西蒙拿起了奶咖啡要喂湘湘,不料被本博拦住了。本博淫笑着说:「我们为
天使准备了特殊的宵夜。现在,我们享用上帝赐给我们的食物。」说完,拿起一
根串着钎子的香肠,整个插入湘湘的阴道。然后抓住钎子,把整个香肠在湘湘阴
道里抽来捅进,搅动旋转。湘湘麻木的承受着香肠在下体的搅动。身体被搅的蠕
动着。当拔出香肠,香肠上沾满白花花的精液和红红的阴血。本博满意的对西蒙
说:「中国医学讲究男精女血,非常营养,加强功能。」然后夹在面包里大嚼起
来。西蒙按照本博的方式,也把香肠插进湘湘的阴道,沾出精液和阴血,夹在面
包里吃进去。

  两个丑陋的美国男人,品尝着人和狗混合的精液,品尝着中国女孩子子宫和
阴道里不住流淌的鲜血,将一根根香肠、一块块面包、一杯杯奶咖啡、一瓶瓶啤
酒送进了自己罪恶的肠胃。但湘湘在嘘唏中总算有了短暂的休息。四西蒙和本博
吃饱了,喝足了,也歇够了。兽欲高涨起来。又开始了对湘湘的折磨。

  湘湘的双手再次被铐住吊上运动器械的横梁。尽管湘湘的脚还拖在地上,可
她的下身麻木,两腿两脚已经不听使唤。她也没有气力用脚支撑自己的身体。她
无助的被悬挂在横梁上,撕扯的疼痛再次回到湘湘肿胀的手腕和肩肘。

  而且撕扯着两肋被辟开似的生疼。疼的湘湘张着嘴,有气无力的从喉咙深处
发出「啊、啊」的痛叫。眼泪从闭合的眼睛里涌了出来,痛的湘湘汗水迸了出来。

  湘湘的两只脚脖子分别被两条粗绳子拴住。西蒙和本博分别把两条绳子搭在
湘湘两侧器械的梁上,然后使劲拉起了湘湘的两条腿。不仅把湘湘拉的两脚朝上
的吊起来,而且把湘湘的两腿拉的分开的大大的。让湘湘已经红肿的阴户最大限
度的亮出来,湘湘阴道里还往外淌着阴血。绳子绞着湘湘脚脖子的皮肤勒进肉里。
剧痛杀在湘湘的脚脖子上。湘湘已经哭不出正常的声音了。沉闷的、若断若续的
凄惨的嘶呜,尤如垂死前的哀鸣。湘湘被仰面朝天,四肢向上,大分双腿的吊起
来了。身体无力的向下弓曲着。

  本博又在湘湘腰圈上吊起一条链子。把湘湘腰也拉了起来。使湘湘的臀和肩
差不多高低,上半身平展铺开。只有湘湘的头无力的后仰着垂下。

  本博向西蒙打了一个响亮的榧子,说:「让我们的天使继续人类的爱吧。按
照协议,你有优先选择权。」西蒙阴茎早已高高的挑起。他淫笑着走道湘湘的两
腿之间,用手摸了摸湘湘红肿的会阴,又把两个手指插进湘湘的阴道使劲的搅了
搅,搅的湘湘浑身抽搐。然后抽出沾着湘湘阴血放到嘴里「吧嗒吧嗒」的嘬着,
同时把粗大的阴茎狠狠的插进湘湘肿大的阴道。

  「让我赐给我们的天使特别的宵夜。」本博说着,使劲一捏湘湘的脸颊,挤
开了湘湘的嘴巴,把勃起的肮脏的阴茎整个插进湘湘的口里。堵的湘湘喘不上气,
噎的湘湘直翻白眼。湘湘的嘶喘变成呜喑。湘湘恨不得咬下本博的阴茎,可湘湘
已经没有咬的力气了。本博的两只手按上了湘湘的两只乳房死命的捏蹂。他身躯
沉重地压在湘湘柔嫩的乳房上。几乎压断了湘湘的肋骨,扎的湘湘五脏六腑翻江
倒海的疼痛;他的魔掌象要碾碎湘湘的乳房,湘湘的两乳被绞碎般的疼痛;他的
重量压在湘湘胸上,拽的湘湘的胳膊寸断般的疼痛,肩肘断裂般的轧痛,手腕皮
肤被撕裂骨头被扭碎般的疼痛。痛的湘湘生不如死。

  西蒙也不甘示弱,两手抓住湘湘玉藕般的小腿较着劲的把阴茎使劲顶入湘湘
阴道的深处。他的身体重量集中在湘湘的小腿上。湘湘脚脖子上的绳子杀进肉里,
无情地撕咬着湘湘的脚踝。象要绞断湘湘的脚踝。那是一种抽筋剥皮榨骨的疼痛。
五马分尸的疼痛无情地袭向湘湘。湘湘全身的各个关节象被拉开,象有万把钢刀
在湘湘的每一寸皮肤上割剥。湘湘惨呜一声痛晕了过去。两个粗野的男人根本不
管湘湘的痛苦和死活,他们嘴里发力吆喝着,挺着阴茎,象摇船一样交叉的狠捅
湘湘的阴道和喉咙。湘湘痛醒了,又痛昏死过去了。在死去活来的煎熬中活来死
去。湘湘被呛醒了。本博的阴茎刺的湘湘喉咙火辣辣的疼,腥臭的精液冲进了湘
湘的喉咙。湘湘嗓子火烧般干渴,顾不得是什么,就拼命的喝。可可怜的湘湘连
咽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听凭精液自己顺着嗓子流下,顺着嘴巴溢出。西蒙的阴
茎在湘湘的阴道里也喷射了。可湘湘的下身已经麻木,全身除了疼痛,什么也感
觉不到了。

  西蒙拔出阴茎,阴茎上全是湘湘的阴血。湘湘阴道里的血流的更多更猛了。
本博的阴茎带着白白的精液滑出湘湘的嘴巴。

  湘湘脸色惨白的象白纸一样,连嘴唇都没有一点血色。

  可两个男人还没有尽兴,他们交换了个位置,本博捏开湘湘肿胀的不成样子
的阴户,使劲把阴茎捅尽湘湘的阴道。西蒙把阴茎整根插入喘息微弱的湘湘的嘴
里。

  又开始了对半死不活的湘湘新一轮的暴虐。

[ 本帖最后由 solitude3 于 2009-1-16 15:3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