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samsung 发表于 2009-03-28
  20岁的我刚刚踏出校园的大门,我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满怀着年轻人的志气,
想创业想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可是上天总是这样的不公平……

  现实的社会竞争的太厉害,每个月的一点点工资根本满足不了我,除了上班
下班。睡觉。一天一天的循环,无聊死了。

  慢慢的我喜欢上了迪吧,在那里跳啊蹦啊,喝着酒摇着头舒服死了,《可是
可怕的魔爪正在慢慢的向我伸来》跳累了就跑回休息区,喝酒,在我旁边突然来
了个男的,应该看起来像个小弟弟大概是这个原因吧,慢慢的我和他聊起来,聊
了很多很多。

  大概是心情好的原因吧,那晚我们说了很多,突然他问我有男朋友吗?我就
随你便说了句,别人手牵手我是左手牵着右手你说那,他就问我从没恋爱过,我
就说连初吻都没有哪里来的恋爱那,《大概是这句话暗示了我还是个……》听到
这句话他很高兴不知聊了多久,我酒也喝得不少,当我提出我要回家了的时候他
说要送我回去。

  我说:不用了谢谢,他就走了,可是我错了。

  我走走逛逛停停他就跟在后面《大概是酒喝得多了点的原因有点头晕晕的》
后来他就跑上来扶我说送我回家,我没拒绝觉得他挺可爱,也告诉他我的单身公
寓就在前面《就是这样引狼入室》。

  刚刚到公寓门口打开房门,他就原型毕露了,《他的粗鲁,狂野,野蛮我到
现在还记得》他脚就把门给反锁上了,一下就抱着我吻我,我害怕级了,可是理
智告诉我要挣扎,要把初夜留到新婚时刻,可是毕竟我是个小女之子,抵抗不过
那庞大的身躯他开始吻我,从面部到脖子我清晰的听到他的喘息声,虽然隔着衣
物,他那庞然大物顶着,让我慢慢的感觉到害怕,那一刻我……慢慢的他开始撕
扯我的衣服,粗鲁的扯去我的乳罩,攀上了我的圣女峰,开始慢慢的允吸,还说
你的乳房真漂亮,真像个旺仔小馒头,皮肤真好,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酥麻
酥麻的。

  从脸到颈到乳房,,到后背舒服至极,他的舌头在我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
慢慢的他就拉掉了我的裤子《不知道是怎么拉掉的,我记得我有挣扎》

  慢慢的用手,摸那里,啊我叫了一声他也吓了一跳,他说原来也是个小骚货
下面都是水,说我会让你黄河泛滥,长江决堤的,他一下一下的按摩我,在加上
左开弓慢慢的我也不再挣扎了,慢慢的享受了,享受他那舌头在我的乳房慢慢的
舔啊吸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过了一伙他突然把舌头向下
移,一直移到我那百花丛中,深深的一吸,《那是一种特别的感觉,很特别是我
20年、来从没有的感觉》嘴巴还说金逼银逼,比不上处女的逼。

  他的那里前所未有的膨胀,热的他心慌,硬的他发狂。

  他就像一头野兽,他的喘息粗重而急促,他的动作激烈而疯狂,他开始拉掉
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我记得动作他很急躁,露出庞然大物,我吓了一跳《没吃过
猪肉,总见过猪跑吧》我看到他的那东西,比我在书上。网上。看到的大多了,
忍不住摸了下,他发出了一声哦,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多摸了几下,《他猴急
,就忍不住插了》扒开我的双腿,放进去突然他遇到了什么东西顶住,《还算良
心动作不算粗鲁》他大声的笑,我当时吓死了于是他又开始慢慢的允吸我~ 摸我
我全身都麻麻得很舒服,不知不觉用力的顶下,我发出巨大的叫声,剧烈的疼痛
袭遍全身,撕裂般的疼痛,他又开始抚摸我~ 允吸

  我~ 那舒服的感觉又再次袭来让我慢慢的感觉原来的神仙般的感觉~~

  他开始慢慢的抽送刚开始有点疼痛慢慢的~ 他一下一下的的抽送~

  开始,我还能忍住那快乐的攻势。不哼。不叫。也故意不配合,可当他炽热
的吻一次一次的落在我那粉嫩的肌肤上,一直落到第十次,潮水般的湿润。泛滥
。还有身体的空虚乏力,还有没着没落的难受劲而,让我不得不妥协。

  我回头看他,他笑了,我摇动丰臀,努力用自己最柔软。最细腻的部分区摩
擦他的坚硬。他的刚强。

  坚硬的更加坚硬,昂扬的更加昂扬,在这要命的刺激之下,他忍不住紧紧和
我贴在一起,让两人的私密处更加紧密,只是贴合不是契合,但是在这关键时刻
,他还是不忘记在刺激我一下。

  我也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呵呵《说得好阳光总在风雨后吗?先苦后甜》慢慢
的他一下一下的的顶越插越深~ 顶到深处,忘记了疼痛开始忍不住的呻吟,从刚
开始的偶尔哦。啊。到后来的哦也。哦耶。啊。啊。啊。啊他开始一进一出,我
也配合着呻吟,抽了一下两下……抽了很久。、

  这是一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厮杀。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激烈竞赛。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汁液四贱,两人汗如浆,我已经迈入了一道一道的巅
峰,他却还没达到巅峰。

  最终还是我先败下阵来,我呜咽着叫;‘好人’能不能怜惜些人家,人家才
第一次,让人家休息一下再承蒙你的恩泽?

  休息了一伙又开始了。

  滚烫的坚硬,带来的高峰愉悦,暂时缓解了我的欲望和煎熬,这还不够远远
的不够,到喉不到肺,总是让人非常的遗憾,为了弥补这份遗憾,我再次用我那
最柔媚的呻吟换起他的暴烈,最轻柔的磨察去勾引他的进攻。

  他说:天那这是一头怎样的尤物啊!

  他把我来了个老汉推车~ 哇真的很舒服~ 他开始抽插,每抽插一下总给我带
来惊喜~ 两手还没忘记闲住抓着我的圣女峰,一下比一下用力~ 直顶到顶到花削
忽然他慢慢的停了下来在洞口一下一下的抽插突然一下顶到底,我啊的一声舒服
死了,后来我注意数了下每9 下就一次到底《这个就是九浅一深吧》他每顶一下
我就叫一下~~不知叫了多久我也从地狱道天堂在从天堂到地狱~~到了天堂开始努
力的喊叫。

  在我的呻吟下,在我的刺激下,在我的勾引下!

  终于他的速度加快了简直无法想象~ 我的叫声也跟着加快他啊的一声《我知
道他出来了》我也在次从地狱到天堂大声的叫了一声我们一起到达了那传说的美
丽的地方……他把全部的精华全射在我那里面。

  他躺在我的床上,看着床单上的血迹~ 慢慢的笑了,我看着他,整个房间散
发着男女荷尔蒙的味道,他开始穿衣服,做完了一切从钱包拿出整整一大堆钞票
仍在床上就走了~ 我哭了。

  不知道要怎么办报警还是什么,到最后他走了,带走了一切,我连他叫什姓
什么,都不知道,煳里煳涂的自己的第一次就没了?留下一大堆钞票,难道这就
是命,可是看着床上的一大堆钞票,还有那点点血迹我傻了眼泪也慢慢的滑落下
来,慢慢的我睡了过去进入了梦乡……

[ 本帖最后由 duan567 于 2009-3-29 20:0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