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7704682 发表于 2008-07-26
                     那一年

  那一年许多的往事在心里藏久了,也就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淡了,只有一
个人一件事一直缠绕着我,让我梦里魂牵。很多时候我都告诉自己忘记她,可那
是怎么样的苦楚啊。哎,云儿,你知道你已经扎根于我的心海。

  记得还是在我二十多岁的年纪里,我在某个地方学习,时间也是很紧的。又
很累,那时的性很保守。

  一天中饭后,我们没地方去只有在单位小花园里呆坐着,聊以打发静静的午
后。我的同事们在某处打扑克,我就呆呆的坐着,发着愣。也许缘分就在某个时
间里悄悄的来了,只要你掌握住你就得疼,就得伤心。我要是知道我就不在那儿
呆了。就这么命中注定我要在这个时节花开的。

  “这位哥哥,请问去某地怎么走啊?”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我耳际响起来。我一抬头,惊住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带着
幽香站在我身边,鹅蛋脸,披肩发,高耸的胸部,细长的腿,如此近的站在我身
边,那暗香扑鼻,一下惊呆了我。

  “请问...”

  要不是她的声音再响起来,我怀疑我都要流很长的口水了。

  “哦,沿着这条小路过去,上二楼再右拐就到了。”

  我被她也看过脸红,声音低了不少。

  “怎么走啊?”或许只有我自己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她没听见,在问我呢。

  “就这么走啊,”我声音提高了很多分贝,“沿这条路走过去上二楼,哎,
我领你去吧。”也许有些愧疚,我如此说着。

  “那太谢谢了。”她走在我身后,说着如呢喃样的话儿,我身后飘着清香,
走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

  “就这儿,到了。”我转身准备马上回去,

  “那谢谢哥哥啊,啊...”原来我转身急了正和她碰了个满怀,把她撞的
不轻,我明显感到一对很柔软的东西碰在我胸膛上,我急忙一把抓紧她,来个拥
玉在怀,她呈破嗽谖壹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二楼的楼道很窄,我感谢开发商的良苦用心,这下我满怀的柔软。那起伏的
胸被我紧抵在我瘦弱的胸膛上,我就势把手圈住了她的腰。

  “没事吧?”我还故做惊慌的问。她抬眼看了我一眼,很慌张的眼神,忙挣
脱了我的怀抱。

  “你这人真是的,哪有这么带路的?”她一下就跳开了。那起伏的胸还在我
眼里跳动。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只不过转身快了啊,你还不识好人心呢。”我心里虚
啊,但不能在这时候被她压倒。

  ”哦,对不起啊,我错怪你了。“她脸一红,就这样走了。

  我也慢慢的回来,脑海里全是刚才的情景,心里美啊。呵呵,小狼今天赚大
了。中午也就这么过去了,当下午我来到科室时,一下子惊住了,中午的她也在
我的科室。我怔怔地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做了。

  “小雨,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新来的同学叫云儿,你俩一组吧,别的组都
满了。”代教老师给我介绍了她。我赶紧握手啊,不然小丫头要告状我就没得希
望啦。

  “你也在这儿啊,真好。”她那么大方的说了句。

  接下来就是开始我们的交往了,她的功课不是很熟练。也许有了前次的拥抱
我们之间很放开了,我没事就偷偷的看她,这妮儿身高至少一米六以上,很丰满
的身材,高高的胸部象揣着俩只兔子,细细的腰修长的腿。一看这个活生生的女
人在旁边转我能不翘吗?经常的在一起讨论,我们多了身体的摩擦,这小妮子倒
也没什么拒绝的意思,我就找寻机会了。

  接下来的一个周末,我还有道导师交代的题目没做好,这小妮儿呢也一愁莫
展的。我在加班,她也一样在我旁边,还叽哩呱喳的。

  “师哥啊,这题目怎么做啊?”她伏在我身边,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我趴桌
上的手肘伸的很长,她这么一伏下来,要命了,肘尖正好抵着那软软的奶房,我
心里一热,下身就起来了。

  我装作不知道,我还附带着把肘头动了动,呵呵,感觉好舒服,软软的。我
用眼角余光看着她,她好象没有意识到我的抵着她的奶子,一动不动的趴着,还
说:“师哥啊,怎么做嘛?”话语嗲的厉害。

  我故意抬起手肘边用力在她胸部擦了俩下,假装伸个懒腰,“我也不知道怎
么做了。”她没什么反应还往我身边靠了靠。

  我再次打量着她,呵,这妹妹,穿小外套里面裹着丰满的身体,下身一条花
格裙子,露出大半截细长的腿,由于是斜靠着桌子,那屁股翘得很高,看得我小
弟弟不争气的敬礼啦。

  我只得心里说:小弟弟啊,今晚要能成事你就舒服啦,不成事我就放你出来
透透气。

  我重新坐好了,看着作业,心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她淘气的趴在我的旁边,
那鼻孔透出的热气把我都熏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我的手上的笔随意在白纸上画
着,时间就这样流失着。也在许香气中迷失了自己,我轻轻的一带把她拉进我的
怀里。

  “哥,你干什么啊?”哈哈,师哥变成哥了,有戏了。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我一把搂住了她,“别这样,别...”她开始挣扎,但挣扎的那么无力,就这
样坐在了我怀里,屁股抵着我的小弟弟,我从背后吻着她的香发,手环在她的胸
前感受着柔软的压力。我的唇已经在她耳边游走,手臂开始轻轻的上下滚动。

  “别,别...”她轻轻的抵抗着。

  我在她耳眼里吹着热气,是故意夸张的吹着,“妹妹,我喜欢你。”我感觉
到她的身体渐渐的下沉。我开始用手在她胸前游走了,她媚眼如丝,气吐如兰。

  “别,别,有人会来的...”原来她也在期待,我赶忙放开她,跑去关闭
好实验室的门,这下好,小弟弟顶的很高,全被她看眼里了。

  本狼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了。看着她一脸的媚态我几乎是冲上去了,一把
抱住她,从后面贴着她。

  “你好坏。”她紧靠着我,臀部和我的前面紧贴着。

  我的手开始摸她的胸部,那是怎么样的感觉啊。像面团像海绵一样的软和,
我从小褂下面伸手进去,那布质的乳罩没有遮挡手感,我一手难以把握的大奶子
在里面跳跃,我揉捏着伴随着她的呻吟,我的小弟弟更加地涨大,死死地抵着她
的臀沟。我的另一只手开始向下面摸来,她在我身上靠着,扭动着。

  “别...别那么用力...轻点...”,娇吟在耳边刺激着人的欲望神
经。

  我的手从她乳罩里钻进去,直接放到我朝思暮想的乳房上,握在手里沉甸甸
的。我挤捏着,感觉着它的柔软和弹力,这就是女人的奶。我摸到女人的奶了。

  我挤捏着那小小的奶头,慢慢的在我手指里变硬了。

  “啊...别那么捏啊...疼...”她上身靠得笔直的,胸部挺得更高
了。

  我的那只手已经摸在了她的腿网里,紧贴着那骨头,感觉着潮湿。隔着小短
裙实在没摸到什么,我干脆就拉起她的裙子直接把手放在她的裤衩上。我在找寻
着草地找寻着溪流。

  传来毛发与裤衩的唰唰的交响乐,她俩腿绷的紧紧的,呼吸开始哭诉急促起
来,“啊...啊...啊...”呻吟在我耳边,我的手指渐渐的摸到了小沟
中,裤衩开始潮湿了,我顶着潮湿的沟缝用力的来回摩擦着。突然间她大叫了声
身体开始抽搐了几下,身体绷紧的靠着我,“啊……”就渐渐的静了下来。

  我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晕了,赶忙把她抱到实验室里的小沙发上。

  “坏了坏了,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激情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小弟
弟也吓得马上藏了起来,我满脸大汗,书我看过不少,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要
抢救吗?对给她人工呼吸。

  我赶紧把她的头垂下来,放在沙发坎上,自己蹲下来,深吸了口气,拨开她
的小嘴用力吹了一口。

  “呵...呵...”她咳嗽了两下,“啊……”的一声醒了,看着我把嘴
对着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讨厌啦,死人。”她一跃而起,怎么这么敏捷?

  难道她刚才来高潮啦?我才想起书上有描写这类的文章来。我不再猜疑,马
上抱住她,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吻住了她的嘴。她挣扎了下,就用双手搂紧了我的
腰,张着嘴任我吻,并回吻着我。我俩在交换着彼此的唾沫,身体贴的更紧了,
我吻着她的唇,她的鼻子和眼睑。她的呼吸开始急促。

  我下身又硬了,顶着她的腿根,并轻轻的耸动着,她好像也在迎合着我的身
体动作着。我再也忍不住了,抱起她把她放到一张没物品的桌上。

  她上身全在桌面上了,下身被我顶的很紧,我吻她的脖子吻她的耳垂。她的
胸部大幅度的起伏着。我解开她的小褂扣子,一对大乳立即弹跳而出,乳罩我早
就给推上去了。这是多美丽的奶子啊,白白嫩嫩的在晃动着,上面青筋浮现,乳
头象俩颗小葡萄镶嵌在乳波中。我揉挤着大奶,左一口右一口的吸着乳头,那小
葡萄在我的口中慢慢硬了,她的身体在我身下扭动着。

  “呵...别...别逗我...我痒...”耳边的呢喃如浇油的火苗激
发着人的神经。

  我把手伸到她背后想解开那乳罩的扣带,几次都没成功,索性不理它了。拉
开她的短裙拉链,我看见那白色的裤叉已经很单薄了,看见了那调皮的阴毛向我
招手,我一把把它脱去。

  “哥,别这样...求你...”她几乎哭了,我这个时候能罢手吗?我在
她的挣扎中脱掉了她的裙子和内裤,一幅漂亮的山水画出现在我眼前。浓密的阴
毛显得那么高傲,高高的翘着,粉红的阴唇包藏着一颗小小的豆粒,她挣扎着,
我的眼前只有毛的晃动。

  我急了,一把按住了那颗豆豆,轻轻的拨弄着,随着我手的抖动,她挣扎的
频率小了,腿夹得很紧,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我一把抓住她的一只手放在我顶
起的裤子上。

  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颤栗。她忙收回手去,我死死的把她的手抵在我的弟弟
上,上下带着她搓动着。她没那么抵抗了,并把手抓紧我的棒,轻轻的揉捏着。

  我伏下身吻向阴毛吻向豆粒,腿在慢慢的打开,我吻住她的小穴。

  “啊...啊...不要啊...那儿脏啊...”话没喊出,水开始湿润
着我的舌尖。

  我疯狂了猛烈的吸吻着她的小屄,腿夹的我喘不过气来,我刚搬分开腿就又
夹紧我了,水在我的刺激下开始流淌,身体激烈的伏动着。

  “哦...我要死了...别...别停啊...”她叫唤着。手已经从被
我拉开拉链的裤裆中伸进去直接握着我铁硬的鸡巴,那么快的上下掳着,我是快
不行了。我赶忙拉出了她的手,飞快的脱掉裤子,分开她的大腿挺直了就往里插
进去...

  “咣”的一声巨响,“你们俩个不要脸的东西...伤风败俗啊...”一
声叫唤如同巨雷打晕了我俩...

  接下来就是被送到派出所,交代问题,成为研究中心讨论和人们茶余饭后的
话题...

  被开除的那天,她在她家人的陪同下走了,看着我的目光仿佛一把剑把我年
少的心割的片片零零。以至于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我还历历在目,云儿,你过得可
好?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啊!!!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7-26 16:5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