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1-01
作者:超级战
字数:35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曹若白篇~第一卷:春满峇里岛16- 3

  贵宾区也已坐满超过二分之一的客人,而围在小白旁边的男性似乎不少,但
那两个中年白人已经不见踪影,在这裡不会有争风吃醋的事情发生,大家合则来
不合则去,丝毫不能勉强,所以陆岩城判断那两个傢伙已另寻目标,说不定已经
带着某个女人去开房间或正在厕所内翻云覆雨,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他真正在意
的是老婆是否相好了对像,因为他们那张四人份的桌子早坐满了不速之客。

  三个不同的男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日本、澳洲、波兰,毫无意外地扶桑人曹
若白不会喜欢,因为不够高大,不过英国流亡罪犯的后代也是徒费脣舌,他那头
红鬃似的头髮看起来就像小丑,所以外表稳重而斯文的中欧人可能最有希望,可
惜陆岩城都还没请任何一个让座,三个人一听是人家的老公回来,竟然不约而同
的打了退堂鼓,但是这样也好,在表明制止其他仰慕者入座以后,曹若白这才苦
笑着说:「真难搞,喜欢的不来、囉哩八嗦的倒是有一堆,加上大家语言多少都
有点沟通障碍,因此这段时间只好交白卷了。」

  绿帽公并无意去瞭解那些过程,他只是安慰着老婆说:「没关係,妳还有二
十分钟可以重新物色,若是仍然找不到来电的男人,我再帮妳做最后的决定或建
议。」

  「你有建议就现在提出来。」

  可能没料到老公还会如此保守和客气,因此曹若白乾脆大方的回应道:「反
正也不差这二十分钟要算谁的,你是不是在楼下有发现什么目标?要不然怎会用
建议这种保留的字眼?」

  既然小白一针见血地直指问题的核心,所以陆岩城也不管旁边仍有人在伺机
而动,他刻意挨近老婆耳边说道:「刚才在楼下的厕所我意外发现一根大老二,
都还没勃起看外观就有四、五吋长、而且也很粗,若是真硬起来的话妳应该可以
想像得到会有多大支,因此妳要是不隶属于外貌协会,我倒觉得这个人可以当成
第一目标。」

  听到有大老二美娇娘可能已怦然心动,所以她根本不管对方长相如何,而是
饶富趣味地开口笑问着说:「到底是年轻或老的?哪个人种?你又怎会看见他那
根东西、而且还看的那么仔细?」

  最后一个问题还真有点不好说明,但陆岩城也只好据实以告,然后他才又郑
重其事的强调道:「看样子是印地安人或吉普赛,不像是上班族,虽然不算高大
却颇健硕,当时有个老白人也看到他那支生殖器,并且还大惊小怪的哇哇叫,所
以如果妳有意思的话我马上就去把他请上来谈谈看以免坐失良机,因为我怕有人
会捷足先登。」

  这下子美娇娘立刻沉思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咬了咬下唇回答道:「他应
该也有伴吧?假如请他上来谈不拢又能无条件请他下去的话,那就不妨试上一试;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若是大家聊开了以后,我们是要另闢战场或是在这裡就地解
决?」

  陆岩城指了下洗手间的方向说:「谈得成就到厕所去;倒是这傢伙总共三男
一女佔据一张桌子,所以如果必要的时候我可能会多带一个人上来。」

  眼神明亮的美娇娘不自觉地舔着嘴唇说:「多一个人无所谓,但是你最好跟
他讲清楚挑个越大支的越好,还有,既然要在这裡玩游戏,那一切规则都由我主
导,你只要配合管制和执行就好,这样你有没有问题?」

  听得出来老婆心中业已勾勒好一张蓝图,所以绿帽公点头应道:「出来玩就
是要尽量开心,只要记得早一步下达指令,我绝对支持到底。」

  小俩口一达成共识,曹若白马上把杯垫拿起来盖在饮料杯上,意思就是她已
经封口,不再接受别人的骚扰,内行人一看就会自动走开,就算有白目还跑过来
搭讪也会被侍应生请离,这时客人大约达到了八成左右,望着陆岩城即将消失的
背影,她再次从皮包裡拿出一颗粉红色药丸吞了下去,只是这回吃的并非避孕药,
而是从隐密夹层裡掏出来的女性威尔钢。

  过了十几分钟陆岩城才回到二楼,后面跟了两个肤色暗红的男子,他们一落
座便主动自我介绍,而且还曲起臂膀展示强壮的肌肉,这个举动已十足说明他们
对眼前的美女非常满意,否则不会有这项原始人的作风,因此儘管这两个傢伙看
起来有点粗俗,可是曹若白却笑吟吟的看着老公说:「你在厕所看到的就是左边
这位科西吧?」

  正在向侍应生招手的绿帽公点头应道:「对,右边那个卡罗米是他朋友,他
们只要求一杯加倍的十五年威士忌,若是双方聊不来的话,他们喝完酒马上就走。」

  曹若白依旧盯着穿绿色T恤的科西漫应道:「顺便帮我点一杯跟他们一样的。」

  她跟老公说完以后才倾身伸出柔荑用英语报出名字:「嗨!我是凯蒂,很高
兴认识两位。」

  趁着握手的时候,科西那对淫光毕露的眼睛就差没贴在美娇娘那道挤成一条
缝的乳沟上,而卡罗米更是肆无忌惮,他一握住曹若白的纤纤玉指竟然头一低就
连舔了三下,那副急色鬼的模样连旁人都为之侧目,不过面对这个身材比较高大
的傢伙,鲜嫩人妻也不遑多让地勾住他格子衬衫的前襟挑逗着说:「噢呀!你连
脖子都有刺青、而且胸毛好多喔。」

  美人儿这一嗲使卡罗米更加嚣张的拉开衣襟,本来就半敞的胸膛立即裸裎了
七、八分出来,浓密、捲曲、杂乱而带着肮髒感的粗糙茸毛一路蔓延到肚脐以下,
虽然皮带上方的最后一颗钮釦没有蹦开,但已足够让女性联想到卡其裤包裹的部
份了,然而这傢伙还不满足,竟然还拨弄着他左胸上的白铁乳环询问道:「如何?
凯蒂,妳喜欢吗?」

  卡罗米问话时食指就贴在胸口直指裤裆,似乎是在暗示那地方也穿戴着类似
的东西,一向陆岩城就很讨厌这些稀奇古怪的饰品,所以侍应生退开之后他正想
叫这没水准的傢伙把衣服穿好,不料曹若白却咂舌讚叹着说:「哇……我喜欢,
这样好性感喔!」

  就像哑巴突然吃到黄莲,绿帽公只好赶紧顾左右而言他的问道:「两位是这
儿的常客吗?或是跟我们一样是首次光临?」

  科西虽然眼光始终没离开过美娇娘,但也不敢冷落了男主人,所以他立刻接
口应道:「我们都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吉普赛人,全都在伯斯附近讨生活当淘金客,
这家店两年我来过六次,不过贵宾区这是第二次上来,说真的,此地女客三十五
岁以上的为多,像你太太这种年轻貌美、身材一流的简直就是稀有动物。」

  可能没想到陆岩城会让人知道他俩是夫妻,所以小白马上朝老公发出质询的
眼光,或许是迫于无奈,因此绿帽公只好用自己的语言解释道:「因为坐你对面
那个只对别人的太太有兴趣,他说所谓的情侣档很多都是假冒的,当中有不少都
是牛郎或妓女在滥竽充数。」

  这个理由倒是百分之百能让人接受,故而曹若白随即点着头说:「我看今晚
就是他们了,待会儿到洗手间以后你要帮我看好,我要先在厕所门口帮他俩一个
一个的轮流吹,其他人一概只能看不能摸,等正式要开干的时候我再决定要不要
进去把门锁起来,这样你该晓得应如何控制场面吧?」

  大致虽然听懂了,但为了避免误事,陆岩城只好再次确认着说:「这样等于
是半公开表演就对了,若是有观众想要加入时我一概拒绝就对了?」

  眼看侍应生已把酒送了上来,小白只好仓促的应道:「反正閒杂人等就叫他
们按规矩进行,除非是有向你正式徵询的再让我来决定,总之我并不限定只让这
两个吉普赛人上,但其他人就只能各凭运气和我的心情如何,这样够清楚了?」

  几乎完全由老婆主导的游戏规则绿帽公当然听懂了,只是这种不知上限设在
哪裡的玩法,当老公的恐怕难免都会有吃闷亏的感觉,但是既然箭在弦上也就不
得不发,何况科西一接过侍应生递给他的威士忌便站起来说道:「嘿,兄弟,咱
俩是否换个座位好让我跟大美女细聊几句?」

  为了保持绅士风度,陆岩城只好站起来坐到老婆的对面去,而科西一换位便
马上把美娇娘搂在怀裡,他俩从年龄问到各自的祖国,其实多半是废话比较多,
但藉由这种近距离的接触,酒杯才只空了一半,两个人就已偎在一块耳鬓厮磨,
就连卡罗米都只能偶尔插个嘴,想介入根本门都没有,不过光这样还不打紧,更
叫绿帽公坐立难安的是他俩在额头互顶之际,竟然是一个在爱抚兼勐掏奶球、一
个则是双手併用在帮野男人解开裤裆拉练!

  完全没料到老婆会如此开放的陆岩城,在曹若白的左乳彻底裸露的那一瞬间,
只好五味杂陈地把脸转了开去,幸好现场还有更火辣的在进行,除了右后方有个
金髮洋妞正让两个印度男子放倒在桌面以外,靠近洗手间那边也有两组人在公开
口交,这表示已经有三个女人准备在这裡让所有人大干特干,眼开别人的大锅肏
戏码就要如火如荼的展开,他才有些释怀地把头转了回来。

  然而这边也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美娇娘不但和科西在热吻,并且另一边的
奶球亦被坐在斜对面的卡罗米给掏了出来,两团乳晕和奶头都无比漂亮的白肉立
刻引起了一阵讚叹,那些旁观者甚至有人还跑过来蹲在桌边欣赏,这时让两个吉
普赛人一起在身上东搓西揉的曹若白才羞赧地望了老公一眼,只不过她那副既得
意又欣喜的表情委实不该展露。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8-1-2 09:2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