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2-14
作者:三火先生
字数:3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小榕终於对我坦白了

  「关师兄!」李广和陈欣欣笑意盈盈地向我走过来。

  陈欣欣不愧是校花级的美女,简单随意地穿着一袭蓝色连身裙,皮制夹脚拖
鞋,竟穿出一点地中海风情,同时巧妙地凸显出她修长的身材,「甚么风吹你过
来这边?」

  理学院和我的宿舍都在另一个院区,离开图书馆大楼三十多分钟脚程,从图
书馆大楼到小榕的宿舍也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我的确很少过来图书馆大楼,尤
其是这么晚的时候。

  「没有啦,我刚想去找晓…小榕,但她同房说她不在,所以我想到你们的办
公室看看。最近她不是经常窝在你们的办公室嘛?」

  「哦?办公室没有人呢…我们是最后离开的,刚刚锁门。」李广说罢,便转
头望向陈欣欣。陈欣欣挂着一张迷人的笑脸,微微点头。

  我们走到大楼前的小径,李广摸摸肚皮说:「我去找胖子要个特大杯麵,师
兄你陪欣欣姐回宿舍楼?」

  要和大学有名的校花并肩而行,我感到很有压力,正要拒绝之际,陈欣欣剔
着秀眉,拉着我的衣角,「现在快十二点了耶,你送我回宿舍吧,师兄?」

  没想到校花忽然对我撒娇,我顿时手足无措,连忙陪着她走回宿舍,之后才
慢慢沿着小径回到自己的宿舍大楼。

             ### ### ### ###

  就在此时,「商业团队」的办公室内。半裸的小榕正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双
手扶着卓飞的腿,而卓飞则按住全包裹着卓飞的肉棒,渗和着从男性淫液的口水,
沿着小榕的嘴角滴到乳房上。接着,卓飞的屁股靠在办公桌上停下来,小榕见状,
便自动地追上来,头部一前一后地动起来,用力吸吮着卓飞的肉棒。

  良久,卓飞把精液全数喷出,小榕用力吸,用力吮,直到将最后一滴精子也
吞进肚里,才放开卓飞的巨棒。

  「小榕,你的一张嘴真厉害,关二哥应该好开心吧?」

  「我只替你一个这样啊。」

  「小榕,我们再来吧,让我操破你的喉咙。」

  「你说到底都不会和我做爱,是吗?」

  「小骚包,我是给你留个退路!可以偷吃朋友妻,让我是很兴奋的。但我怕
你离不开我和我的巨棒呢。」卓飞自信地露出招牌笑容。

  「讨厌!我已经离不开了。」说着小榕已经埋首卓飞的胸前,伸出小舌舔着
他的乳头,一直落到他的腹肌上。

  「妈的,小榕你真骚。」他奋力抱起小榕,把她放在桌上,握着她的双乳,
一口含住翘起的乳头用力吸吮,直到小榕喊痛才换到另一边乳头。这样吸吮三次
以后,卓飞一手扯掉小榕的内裤,先是露出整齐的阴毛,然后卓飞扒开小榕的腿,
看见那早已湿润得不堪的阴户。

  「小骚包,你就这么想要吗?」卓飞的手指在穴上扫来扫去。

  「飞…我想要…」小榕拿开自己挡在阴户前的小手。

  卓飞把一根手指插在小榕的肉穴里,快速地进进出出,小榕渐渐发出恼人的
呻吟声。

  「还要吗?」

  「要哦!快来干我。」

  卓飞把原本的食指抽出,拼起食指和中指,一下贯穿肉缝,直抵肉壶尽头。
小榕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刺激,弓起身子,享受着突刺的快感。

  卓飞一下一下地抽送,小榕情不自禁地把自己代入成为陈欣欣,学着陈欣欣
淫荡的痴态,把腿分到尽处,让卓飞任意抽送。

  「好舒服哦…好有感觉…啊…啊…啊…飞…你来啊…干我吧…」

  卓飞却不搭话,一直观察着淫水不住涌出的阴户。直到小榕完全发情,拼命
扭摆的时候,卓飞突然抽出手指,检起桌上不停闪动的手机,翻阅着短讯,接着
便开始穿回衣服。

  强烈的空虚感侵袭着小榕内心深处,她哭着哀求卓飞:「飞…呜…不要这样
…你快操我吧…我很想要哦…我可以像陈欣欣那样,趴下来让你干啊…不要这样
…呜呜…对我…呜呜…」

  「今晚我玩够啦…下次再玩吧!阿广发短讯说,他和陈欣欣在楼下碰见关义
了,不过给他们栏下来,你回去做个乖乖的女友吧。记得锁门哦!」说罢,卓飞
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榕呆了半晌,才擦乾了眼泪,穿回衣服追了出去。

             ### ### ### ###

  当晚,小榕跑过来我的宿舍找我。我看到她泛红的眼眶,马上问她发生甚么
事。室友知趣地让出房间,我向室友打个非常感激的眼色。然后紧搂着小榕,听
着她的哭诉。

  小榕告诉我,她和卓飞日夕相处,让她情不自禁地爱上卓飞,但刚刚卓飞拒
绝了她。我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反应,我吓得想马上打电话给我大哥商量。

  「阿义…你不生气吗?你不恨我吗?」小榕两眼汪汪地看着我。

  「不!一定是我不够好…我会对你更好…不再让你伤心。」我紧紧抱着我的
女友,紧紧拥着我的初恋。

  「义…我们做爱吧!你尽情操我!干我!好不好?我们一边做爱,你一边告
诉你有多爱我!」

  小榕二话不说,便脱下我的裤子,把我推倒在床上。她跪在我的腿间,温柔
地握住我的鸡巴,伸出小舌,一下接一下地舔舐。小榕灵活的舌尖一直挑逗着我
的龟头,由马眼到包皮边缘也彻彻底底地舔乾舔净。我的龟头从未试过如此集中,
如此极致的挑逗,刹那间,我的鸡巴已经充血立正。小榕用一种奇怪,又难以形
容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缓缓地闭起双眼,把我的肉棒吞进嘴里。

  我第一次知道小榕原来有着高超的口交技巧。她用嘴唇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
茎,深深地往下一推,我的皮肤血筋被拉扯挤压,直到龟头刚好触碰到她喉咙尽
处,然后她用舌头顶在茎上,再慢慢地吐出半截肉棒。小榕如此反反覆覆地吐弄,
渐渐发出让人羞愧又疯狂的吸吮声,彷彿要通知隔壁的宿友们,她正替我剧烈地
口交。小榕每一下吸吮,每一次吞吐,都恰似要直接啜饮我阴囊里的精液一样。
不到五分钟,我忍不住在小榕嘴里泄出一泡浓浓的精液。小榕若无其事地吞下我
的精液,脱光自己身上衣服,躺在床尾的那端,张开雪白的双腿,等待我完全佔
有她。

  我尽我所能全力地佔有小榕,用她最喜欢的方式去操她、干她。虽然小榕紧
紧地搂抱着我,不断在我耳边呻吟,用最浪的声调语气,讚赏我的勇态,但她却
一直不知疲倦地需求着。

  「嗄嗄……晓晓,我不行了,让我躺一会…嗄嗄…」大战两回合后,我软摊
在床上。

  「义…我还想要…我要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小榕坐起来,爬到床尾的位置,
翘高有如蜜桃般的丰臀,她那湿润的阴户,还有紧紧闭锁的菊穴完全曝露在我眼
前,「来嘛…阿义…用手指干我的洞洞…让我一直高潮吧…」

  经过那漫长的夜,我只知小榕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久久以后我才发现,这是
小榕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我展露了她深藏在骨子里的媚态。

             ### ### ### ###

  自从那个晚上以后,小榕无时无刻地向我汇报行踪,她也向我坦白了她的心
路历程。她了解到对卓飞只是一种错觉,误把偶像般的崇拜当成男女间的爱慕。
她说卓飞也明确表示他只当小榕是嫂子、妹妹,所以她绝对不会再误会了。

  「对啦…讨厌…嗯嗯…今天考完试,我会和卓学长、欣欣姐、广哥还有其他
团员去唱歌庆祝。你乖乖的啦…我爱你哦!」商业管理系比物理系早完成期末考,
所以,当小榕完成了大学第一个学年,我还要继续窝在宿舍里准备考试。

  K房里,小榕和李广坐在一角窃窃私语。

  「关义完全信任你了?」李广轻声说。

  小榕摇着头:「不知道,但感觉上比以前更相信我。」

  「关义很单纯啦,没事的。」李广呷了一口威士忌。

  「广哥,多谢你的意见。」小榕拿起鸡尾酒杯,碰碰李广的威士忌杯。

  「没甚么啦。主要还是那个晚上,你能平静下来听我的话,向关义演了一场
戏。我一直奉行享乐主义,开心就好啦,男女朋友甚么的太无聊了。」

  小榕沉默起来,久久才垂头着头,低声问,「你不会觉得我很贱吗?」

  「唔……怎么说呢……我觉得你还不够贱,但我喜欢你的坦白。这样说吧,
就外型说,你不是卓飞的菜,所以他始终没有干你,对吧?但他没玩过朋友妻倒
是真的,你不再贱一点的话,是勾引不到卓飞的。」李广顿一顿,续说:「不过
哦,我和你打赌一千元,你男友比你更贱。」

  「咦?」

  「我百分之一百肯定,就算他真的看见你和卓飞做爱,他也会忍下来,默不
作声。甚至,你跟其他男生在他的睡床上鬼混,他也会忍过去。」

  「哈!你那么肯定?为甚么?」小榕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你太正点了,他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舍不得失去你。他贱得宁愿
亲眼看着小榕下流地吃卓飞的鸡巴,也不会舍得分手。」李广若无其事地说。

  小榕没想到李广如此赤裸地回答,脱口而出地说:「不可能!」

  「哈!告诉你…」李广的视线落在陈欣欣的臀上,「我肯定她的男友知道她
在背后乱搞男女关系,正如卓飞知道她和李教授也有一腿那样。绝大部份时候,
男女都很贱。」

  小榕惊讶得合不上嘴,她只知道陈欣欣有一个银行家男友,哪里想到背后还
有这么多男人。转念间,小榕终於了解到为何一直大力反对「商业团队」运作的
保守派代表李教授突然一反常态,不再高调反对他们了。

  看到小榕恍然大悟的表情,李广语重深长道:「绝不要搞混性和爱。性就是
性。要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甚么,在追求甚么。如果在满足性欲以后,还能再加上
一定价值的话,贱一点也未尝不可。」

  小榕看着李广,表情慢慢变得坚决起来:「学长,你能告诉我…如何再贱一
点…好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