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07
作者:derksen
字数:30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迷信的邵琪(二十)控制

  这两个礼拜以来每周三天到聚会所去冥想练习,也不能说情况有所改善,但
是至少现在我已经不会看到邵琪的大奶子就整个人几乎要失控了。但现在我每天
还是得要自慰一次以上,跟以前一样频繁没有改善,更糟糕的是我现在每次自慰
的时候-不论是在公司的午休躲在厕所里,

  或是回家后洗澡前在浴室里闻到邵琪的低能弟弟拿她的内裤手淫后射精在上
面的味道后跟着尻一发射在上面,我脑海里想像的都不是邵琪的裸体,而是邵琪
的直属老师裹在黑色薄纱底下的丰满成熟肉体、是公司里一身套装穿着黑丝袜踩
着高跟鞋的女同事、是最近才刚到我部门报到,现在每天嗲声嗲气地帮刚刚升职
的我倒茶、送文件的女助理。

  有时候甚至会心想不如我就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当炮友,固定发泄解决,若是
被邵琪知道了,就坦白老实讲是她的身体状况害我变成这样的,又不是我的错,
她要是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可以自己出去玩啊!但光是有这样的念头,我就
把自己吓得一身冷汗,以我们两家这么熟识,这段婚姻又受到那么多教友的祝福,
要是我自己搞婚外情,受到的指责光是想像,压力就如山一样大。但我又能如何
呢?一个条件好的男人,有了未婚妻却只能每天自渎,像个废物一样。不知道是
不是因为这样,感觉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差,而且心底偶尔会突然涌现非常脱离常
识的冲动感。

  比如说,今天周五晚上我来聚会所,邵琪的直属老师在今天的团体练习结束
后要我留下来跟她说说这两周的成效如何,看着她藏在黑色丝质透肤布料底下的
黑紫色大奶头,我满脑子只想着要用力地吸到她痛得求饶,再把老二插进她的熟
龄肉穴,干得她子宫颈啪啪啪地响!

  「你知道的,邵琪对我很重要,不只是我们打算推举她当下一任的上师,更
因为我跟她相处了十几年,对我而言她就像亲妹妹一样,不希望她出了什么差错。」

  如果不想要她出差错的话就让我干你啊,每次我老二硬了你就跪下来帮我吸
出来,生的一副像母狗一样欠肏的骚屁股,还可以穿着这么情色的衣服一副道貌
岸然的样子在关心别人,什么助人助己的狗屁道理,要帮助我就现在躺下来把腿
张开,让我狠狠地在里面射个几发再说。

  「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看?」邵琪的老师又用那种诊断病患的眼神看着我,
跟上周一晚上来聚会所作了梦以后惊醒时一样,那种似乎可以看穿我心思的眼神
让我整个人清醒过来,像是刚刚脑袋理的胡思乱想被看穿似的,整个人背脊发凉。

  「我……老师,我,」因为太紧张,一时慌乱不知道该不该老实讲,最后下
定决心讲了出来。「这两个礼拜以来,我觉得没什么改善,现在每天都要手淫一
次,才能排解掉想要作爱的冲动。」

  「跟我的观察相去不远,从你这几次冥想的时候表情紧绷、肢体僵硬的情况
看来,这样作对你的帮助有限,让我更加担心。」邵琪的老师说话的时候,因为
我感觉到自己的老二又硬起来了,便不敢直视她的双眼而是看着她的胸口。不知
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乳头似乎更加膨胀充血,要比刚刚还要饱满硬挺。

  「唉,本来认为也许还有机会,没有必要一定得试这个方法,但现在一般的
方法无效,也只好看看你愿不愿意配合。」

  话才说完邵琪的老师便起身要离开房间,她站起来转过身离开房间时,我几
乎没有办法让自己的视线离开她两条丰腴大腿跟部中间,只能靠薄纱遮掩的私密
地带-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两片小阴唇不但外翻,还又肥又大,走路的时候简
直会摩擦到大腿内侧似的。看着看着发现自己的阴茎已经硬得直挺挺的,而现在
刚作完冥想练习的我身上没有半点衣物可以遮掩,只好弯下腰驼背,希望等下邵
琪的老师回来的时候已经消了肿。

  没过多久就可以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从远而近,邵琪开门回到房内的时候手
上端着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朴素木头盒子,而且双手戴上了同样是黑色透肤薄纱
的蕾丝手套。邵琪的老师回到我面前坐下,在她坐下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视线经
过了我还膨胀未消的阴茎。邵琪坐下之后就将木盒子放在我面前,然后缓缓地打
开了盖子。

  「这是什么?」

  木盒子里装着一个金属制的,形状有点像不鏽钢水龙头的东西,微弯的金属
管大约三到五公分长,最前端大概三公分是铁网状,像棒球的捕手面具那样;金
属管的另一端连接着两条小铁炼,铁炼的另一端则是焊接在一个约一指宽的铁环
上,铁环是用一段细铁条凹折弯曲,凹折后凑在一块儿的细铁条两端让一个小锁
头扣上后就形成一个环状。

  「这是之前我们为了帮助一个教友而订制的道具,这位教友身为人母很担心
自己刚上中学的儿子因为染上每晚手淫的恶习会过度消耗体力,因此跟我们商量
如何矫正,后来就让她儿子穿上这个道具。」

  邵琪的老师从木盒子里拿出来,放在手上展示,「穿戴着的时候因为阴茎不
能勃起,自然也就不能手淫。」邵琪的老师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右手拇指穿进了
金属管里,透过前端的铁网可以看到她没有涂抹任何东西,光洁的指甲。接着她
用另一手食指按了下小铁环上的精巧小锁头,铁环便打开来了。

  「上锁之后这个开关就不能打开,她儿子便不能自己取下,这样穿一年多后
便完全戒除了手淫的习惯。」

  「老师,您的意思要我戴上这个?」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吓得张大了嘴,
眼睛直愣愣地瞪着眼前这个道具,耳朵里轰轰地响,感觉到脑门上的血管快速地
跳动着。

  「如果你没有控制自己的冲动,为了邵琪好,也许只能这样了吧?」邵琪的
老师用非常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语气也带着长辈由上而下命令的口气,似乎我没
有其他选择一样。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有点丧气地说着,对於自己没有自制力到被拿来
跟刚上中学的小男孩相提并论,虽然觉得被瞧不起,但现在的我似乎没有资格反
驳,特别是我自己都很清楚自己连脑袋里的念头都开始走偏了。

  「当然还有别的方法,」邵琪的老师站了起来,一下子脱掉了身上的薄纱连
身裙,一对大而硬挺的乳头因为脱去薄纱时的摩擦,更加充血胀大。「对冲动的
性欲若是无法靠意志力分散,又不能靠物理上的拘束去限制,那就只能发泄掉了。」

  「为了保护邵琪,我什么都愿意作,只是你一定得保密,让其他人甚至是邵
琪知道了,事情可能会不好交代。」邵琪的老师在我面前跪了下来,白皙的大奶
子就在我面前伸手可以抓到的距离!

  「不行,我不能对不起邵琪。」我使劲地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试图让自己清
醒。

  「我看我还是穿上这个吧,拜託你了,现在就穿上吧!」

  「你现在这样,穿不上去的,先帮你消一消吧。」没有再多说什么,邵琪的
一张口就把我胀得发疼的阴茎含进嘴里,我还来不及阻止,她已经开始由慢而快
地套弄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憋了太久,如触电一般的痠麻感让我背都打直
了,本来盘坐着就被刺激得整个人往后倒在地板上躺着。我闭着眼睛不敢多看眼
前的景象,就怕自己会被眼前诱人的成熟肉体给刺激到失去理智。

  在口中吞吐几次之后,邵琪的老师便换成口手并用,丝质手套的触感非常强
烈,没过多久,已经久未接触女体的老二便轻易地缴了械,我今天中午已经自慰
过的阴茎没有太多精液,一点一点射出的时候全被邵琪的老师吸进了嘴里。当我
射精结束候便感觉到含着我的阴茎的温热嘴唇离开,冰冷的金属管立刻套上了迅
速消胀的阴茎,铁环抵下腹部在阴囊后方扣上,让金属管透过两条铁炼,被阴囊
卡住不会脱落。

  「呕,」邵琪的老师抽起几张面纸,将口中的液体都吐了出来。「钥匙有两
副,一副我会交给邵琪的妈妈保管,另一副就保管在我这边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7 20:5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