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karlre 发表于 2008-04-07
从中国古代史来看,中国古代几乎每个中原王朝都面临来自北方高原游牧民族的威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原王朝是农耕民族。中原士兵主要来源就是农民。士农工商,农民占绝对多数。职业化军队不等于职业军队。生活与作战无关。团练、民兵,就是对农民的日常“军事的职业化”训练。而游牧民族的生活本身就是和其作战方式有关,所以他们其实每天都在训练。因此,只能说游牧民族是“天生的战士”,因为他们一直在作战士。骑兵备马导致其攻击和防御力量大幅度增加,因此,同样数量的步兵无法与同样数量的骑兵抗衡,这是天经地义。而对于中原王朝来说,由于当时最佳战争武器----马的缺乏,使中国在北方总体上处于抗击侵略的地位,而一般来说无力侵略别人。只有当中原王朝拥有强大的骑兵,才能对北方的游牧民族占有优势(如汉.唐)。但是,即使拥有足够的马,也无法改变中国这个传统农业国家相比起游牧民族其内敛性导致其侵略性质减少的事实。这就造成了中国对北方的战争,绝大多数在本国领土上进行,一般具有反侵略和保卫家园的性质。在这种情况下,中原步兵不得不与北方骑兵进行一场场并不公平的较量。  

无可厚非的是,从野战战术角度来看,骑兵对于步兵在野战方面有巨大优势。通常情况下,骑兵根本不会和步兵“摆开决战”。如果真要“摆”,它也会利用其高机动性,从四面八方袭击步兵。无论组建再多的步战兵团,纵使人数再占优势,有再好的战术,一旦被敌军的精骑撕破防线,往往兵败如山倒。即使步兵有可靠阵地依托,可以击退骑兵,也很难扩大战果。因为主要的战果来源于会战胜利后的追击之中,速度差使得步兵通常撵不上骑兵。所以在完全冷武器(没有火炮,没有鸟枪)的情况下,步兵有对付骑兵的措施。不过由于机动性和冲击力相差很多,也就是自保而已。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历史上李陵、周亚夫、岳飞、戚继光所部都曾经创造出辉煌的步对骑获胜战例。说明骑兵虽强,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历史上岳家军重创金军的精锐骑兵 -- 拐子马看似容易其实不然。首先麻札刀单兵素质要求高,其实就是精锐敢死队。交战时机更要掌握好,此计只能用一次,必须给对方造成重大伤亡。因为在骑兵有准备情况下,麻札刀对普通重骑兵就是想拿人命换马命也不容易。好在重骑成本高易耗难补,可以设法耗之。此外,步兵胜骑兵还要在于明约束,严纪律,令行禁止。这在战争中直接表现为阵形的保持和维护。如步兵能保证视死如归的纪律性,那么依靠长枪兵和弓兵配合能遏制其冲击性,然后形成方阵逐步蚕食骑兵也并非不能做到。事实上这也是岳家军之取胜的重要方式之一。最后,岳家军也拥有很精锐的骑兵, 而并不是单凭步兵在平原上跟精骑硬拼。副题一句,后来元末起义军能将蒙古骑兵逐回蒙古高原,原因之一也是他们拥有精锐骑兵,以骑兵对骑兵.  不过是数量多寡而已。  

此外,农耕民族的人力物力资源比游牧民族相对强劲是重大优势,平原无险,因此中国传统有筑城以守的方式。通过建设城池和堡垒,把士兵和补给藏在城池堡垒中的办法,以应对胡人骑兵的入侵通过抢劫和杀戮来获得的补给方式。使得他们因不携带补给而又无法掠夺资源,被迫退回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状态。毕竟骑兵对付步兵,一旦遇到城墙和好的防守,而且防守方粮食、人力、器械足够,即使再多的骑兵也未必能攻破。毕竟骑兵在巷战中并没有优势。这点在火器出现后尤为明显 ——抗倭援朝战役中,明朝骑兵就在平壤巷战中吃过日军火枪兵的大亏。

最后附上古人的步对骑之道。  

1、野战:步兵对付骑兵,主要的打法是车战。将大车团团围住,车头向内。外面用拒马、蒺藜,车内用强弓硬弩伺候。如无车,则多挖壕沟,防备冲突。并以盾牌在外防护。如敌骑冲突,以强弓硬弩应之,至前,则以大枪迎击。大枪制式两种,一种长一丈八尺(约5米),数人持之,枪后着地,迎接其马。一种长一丈八寸(约3米),力士持之,以补长者之缺漏。另有步兵持枪七尺(约2米),乱枪攒刺。后面刀牌兵,来往接应。野战常法,不过如此。要害在于阵型不乱,拒敌在阵外。我太极拳中,传有十三枪之法,即此步兵枪法。

2、城战。对付骑兵,最佳方案是守城。骑兵不能攻城,如要攻城,必须下马,则是步兵攻击。守城之法,弓矢当先。另有石炮之法,即抛石机也。攻守之法,史料均载。如城池打破,骑兵纵马入城,步兵则只能隐蔽于屋角墙后,以强弓硬弩射之。或者以刀牌兵在小巷,以中平枪兵在转角袭击之。如当面硬抗,无不败者。但城池一破,焉有此名将精兵,约束自如者?至于山地、河流,对骑兵均有限制。应用之法,不外如此。敌以骑兵披重甲者,我以强弩射之。抵近,除大枪外,以壮士持大斧或狼牙棒击之。刘锜顺昌之战,以此法破敌。后来接应者,不用刀牌,而用铁简之类。我太极拳有铁简十八法,即是如此。  

-- 感谢tiger 同学提供资料

[ 本帖最后由 wxdqq 于 2008-7-21 12:1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