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q6820xwq 发表于 2012-02-06
       这是我本人的亲身经历,作为一个潜水万年的小号来说,有正当且神圣的工作,能发这篇文章也需要一点勇气,如果能够引起你的一点共鸣,请给一点回复和感谢。
       每个人都有他一生中事后回想起来,追悔万分的时候。看了这么多的狼友的文章,觉得深深的惭愧,觉得本狼真是虚渡人生,太没有可比性了。什么百人斩、几百人斩、多少多少的良家、让我羞愧欲死,至今为止,我还差不多吊死在我老婆这颗树上啊!(不是绝对)。下面我来讲一件我少不更事时的往事。
       她是我初中同学,记得她当时个子很高,长得比较漂亮,坐在我后面。
       上学的时候我很调皮,有事没事总是喜欢撩拔她一下,上课的时候做点小动作,放学的时候扯她的辫子,因为从小学起就一直是同学,加上那时年少不懂事,所以认为这没什么,也没往心里去。后来我考上了中考(在那个年代相当于高上了大学,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她辍学去打工,联系就比较少了。但是我有一个当时玩得最铁的哥们,他也去广州打工,和她常联系,每年放寒假回家,他总是找我去她们的村子(据他所说他当时喜欢她一个玩得比较好的闺中密友)。我绐终记得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我们俩个冒着大雪,穿着套靴,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几公里到她家在她家玩一夜(不要想歪了,那时真的很单纯,就烤烤火、玩玩纸牌、麻将什么的,不知道那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热情,实际上我对打牌什么的根本无爱。在我去岳阳读书的三年里,基本每年的大年三十都是这样过来的)。在一次也是大年三十晚上在她家玩通宵,她在打纸牌,我坐在她边上,当时是在一边打纸牌一边烤煤火,湖南这地方烤火都是把脚放在一个架子上用一块大火片盖着,当时我觉得没味,就在火被下摸她的大腿(她当时穿了健美裤,因为没摸过别人的所以感觉非常不错,肉肉的,可惜旁边有人不敢太放肆)。可能是女孩子发育比较早的原因,她对我还是有感觉的,记得过了不久后她和另一个女同学一起去了一趟厕所,当时说了一些话被我听到了,意思就是我摸了她半天她的内裤湿了要去换内裤(当时我真不知道什么意思,你说中国的初中生理卫生是怎么教的,怎么说我也是个八零后啊)。
       后来等我毕业后,我分到了本地工作,与她还有继继续续的来往。一九九九年我们单位分配进来了十几个新人,我们这些人组成了一些小团体,互相结拜,关系比较好。二零零一的的春节间,恰好我父母都去走亲戚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便约了我那个铁哥们和我一起住。那天早上我醒来之后,她就到我家来了,原因我不记得了,当时我躺在我家小房间的床上,她一个人脱了外衣钻进了我的被子(我想她应该需要莫大的勇气,毕竟当时我的铁哥们睡在另一个房间)。我想既然睡进来了我也不客气,一顿乱摸,实际上她只许我摸她的奶子,不能摸下面。她的奶子不大,可能只有A罩吧,但她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印象还是不错的,本狼自认还是有点小帅的,摸了几下觉得勉强就没摸了(我觉得我当时态度强硬一点应该能有所进展吧,我一直遗憾的就是没能看一看她的下面是什么样的)。过了不久,有一个现在玩得最好的同事邀我去另一个同事的婚宴(那天恰好我另一哥们结婚),所以我当时想都没想穿上衣服就走人了(我那同事叫我的时候她就把整个人都躲在被子里没被人发现),想想真是不值啊,送上门的肉我都没吃就这样走了(结果我那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上吐下泄),唉,真是报应,现在想起来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后来她结婚了,现在在长沙,也有过几次同学会上的相遇,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得偿所愿(人呐,总是在失去时才后悔莫及)。
       狼友们,千万别学我,有机会就一定要上,莫等回忆的时候再来后悔,该出手时还是要出手。

[ 本帖最后由 xwq6820xwq 于 2012-2-6 13:0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