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蚊子飞 发表于 2010-04-09
  [pp=Stevenpoon]人到中年居然还可以遇到这样的机遇,阅读了整个文章,写的真实而富有感情,感谢分享[/pp]     
我们这个行业每年10月份以后就开始逐渐忙碌起来,一般一直到过年前几天,才会逐渐的轻松下来。今年也不例外。12月、1月忙的不可开交,直到2月初才稍微好点。

        人有时就是这样,忙碌起来,思维也简单的多,除了想把手里的活尽快忙完好休息以外,别的想法还真的顾不上来。又是临近春节,大家都想赶紧干完自己的工作,好安安稳稳过个舒心年。所以忙,但是充实着;可是一旦完成了手里的任务,闲了下来,难免就开始杂七杂八的想些“事情”;2月9日,完成了所有任务,松了一口气,开始有时间东想西想了,也想犒劳下辛苦了一年的自己。但是想来想去,却觉得犒劳自己这件事真的有点不靠谱。因为快过年了,为了保证广大群众过一个祥和的年,我们的公安战士们要比平时辛苦很多倍,要四处巡逻查隐患,在这里,我是真心向他们道一句:“感谢你们,为了我们好好的过年,你们辛苦了!”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辛苦,我们想去活动的地方,就查的格外严,所以如果这时候去那些场所,相对来说是“不安全”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快过年了,小姐也都请假回家了,找不到日批的对象了。我这个郁闷啊,唉。

        但是俗话说的好: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在那里每天只能用喝酒的方式来灌麻自己,安心睡觉之时,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是我一个中学女同学——萍,初中、高中6年时间同在一个班,相处的还比较融洽;高中毕业后她考上了北方一所大学。一晃多年过去,虽然大学期间偶有联系,但却一直没见过面(细细算来,从高中毕业,大学,工作……13年多没见过了)。萍给我电话的意思是她今年要从北方回老家过年,但是现在正值春运期间,又临近春节,担心回家的票不好买。到成都的火车票她倒是买到了,但是担心从成都回她老家的车票不好买,所以让我帮忙,提前帮她买车票。我说现在都是滚动发车,你来以后我带你去都能买到回家的票。但是她不干,非要我帮她买至少提前一天的票,惟恐到了后再现去买不一定能买得到。想想也是,这种时候为了保险起见,提前买也对。

        2月11日,我到火车站接萍。多年没见了,见面前我心里还有点忐忑不安,我已经从当年的青春少年变成了一个有着啤酒肚的中年人了,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认出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认出她,会不会尴尬?见了面给了票还说些什么?……下午3点半,看着她从火车站出口向我走来,虽然多年没见,大家都在变,但是大体轮廓还是没变,基本上还是认得出,只是相认的时候难免有些迟疑。简短的寒暄之后,我把车票给萍,问她是否还有其他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准备走了。没想到她来了一句:“那去啊你?”“回家啊,怎么了?”萍这一问还把我给搞愣了,这票不是给她了吗,如果没有其他需要帮忙的地方,我是该回家了啊。她又问:“我让你帮我买的是明天回家的票是吧?”我说:“是啊,这不按照你要求买的吗?那不对了吗?”她继续问:“那现在你问我还需不需要帮忙,意思是不需要帮忙你就回家了是吧?”我顺口就答:“是啊,不需要我帮忙了,我不回家干吗?”萍故做生气的说:“你这家伙这么多年没见,怎么还是死脑筋?让你干啥就干啥,不让你干的你就想不到!”还要我干什么啊?”我反问她。“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你回家了,我上那去啊?你也不帮我找地方住,我一个人,还拿这么多行李,你让我怎么办啊?”看得出来这时她真的有点生气了。“哦,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嘿嘿。”“嘿你个头!”“我这不是还没走嘛。”“走你个脑壳!老同学多年没见面,饭都不请吃一顿……”我接过她的行李帮她找旅馆,她就在旁边一个劲的数落我。

       帮萍找到一个离我家不远的小旅馆,安全、安静、干净、舒适,让她洗了脸,稍微休息了下,看看时间也差不多5点半的样子,就请她到附近的火锅店一起吃火锅。

         一边吃一边聊彼此这些年的事情,也正是这时候我才有机会问她的一些情况:“你怎么一人回老家啊?你老公和孩子呢?”听到我的问话,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老公跟别人跑了,不过还没正式离婚,准备过完年离。”“哦,那孩子跟谁啊?”我继续问。“孩子?没有孩子。”她轻声的说。“你年龄不小了哦,再不要孩子的话,会很麻烦的……”“要不起。”她打断了我,“我体内黄体不足,很难怀上,有一次好不容易怀上了,结果医生说不能要,就打了。”我晕,我这几个问题问的,真想给自己一嘴巴。于是我赶忙岔开话题,转移她注意。“你比高中时漂亮多了啊,哈哈。”“是吗?我高中时长的很丑啊?”……一边聊一边吃,大家兴致很高,席间一人喝了几瓶啤酒,用她的话就是在北方那么多年,不能喝也锻炼出来了。

         酒足饭饱,送萍回旅馆,准备正式告辞回家。她却挽留我:“再陪我聊会好吗?这么多年没见,下次见面又不知道何年何月……”“得,你别说了,我再坐会就是,搞的生离死别似的。”于是又继续聊天。“你当时啊只知道学习,然后就是跟你那几个哥们疯,从来不理我们女孩子。”“可不是嘛,那时我们都这样,那个男孩跟女孩子玩会被大家看不起的。你们女孩子太娇气,谁愿意跟你们玩啊?”说到这,我还自豪着呢。“那你有本事跟男人结婚啊?找我们女人干吗啊?男人不娇气,你找男的啊?”日,我还真没这本事。这下我没话说了,只能在那里傻笑。“哎,你知不知道以前高中的时候我还暗恋你呢?”“真的假的啊?”我以为她喝多了,酒后开玩笑。前面让她不要喝那么多,她怎么都不听,还说比我能喝,一会送我回去。“是真的,没骗你,我真的没喝多,我清醒的呢。”靠,这话我也常说,但是每次说的时候都没人信。“那时我就想如果我们恋爱就好了……”“哈哈,现在也不迟啊。”我也跟她开起玩笑。没想到她突然走到我面前,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已经用双臂环着我脖子,然后低下头,深情的看着我,问:“真的吗?”我日,我已经彻底晕了。她离我是那么的近,身上弥漫着诱人的淡雅的芬芳。一进房间后空调就被调到了最大档,温度逐渐上升,不知何时她已经脱了那件厚厚的羽绒服,她那靓丽的身材在紧身毛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婀娜多姿。该死的紧身毛衣,我甚至可以看到萍乳罩的轮廓。此时之前喝的酒也开始有了反应,我有点受不了了,轻轻的吻了下她。她并没有躲闪,于是我逐渐开始“得寸进尺”了。

         没费什么劲我们2人就“袒诚”相见了。这时我才开始仔细的看起她来,一别13年啊,女大18变。曾经的丑小鸭真的变成天鹅了。不但脸蛋变的俏丽起来,而且身材也变的相当迷人。虽然说岁月不饶人,30多岁的女人,加上在北方风吹日晒,皮肤变得有点粗糙。但是因为没有生过小孩,所以身材并没有怎么走样。她的乳房已经不是少女那种浑圆、结实的样子,而是带一点点吊钟型。然而这种形状的乳房却比少女那种显得更加诱人,多了一份成熟的诱惑;她乳头的颜色也早已经不是少女的那种粉红或者绯红,而是带一点点浅褐色。不过这种颜色的乳头却格外刺激起了我的性欲。我开始抚摩她的乳房,用手指轻捻她的乳头,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我的抚摩下逐渐开始变的滚烫;我用嘴唇含住她那可爱的乳头,用舌尖来回砥砺那娇嫩的蓓蕾,她的身体也随之微震。我的手逐渐游走在她的小腹,用手指轻卷着她的阴毛,并时不时触摸她的阴部。这时她开始小声的呻吟,那声音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我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用早已经兴奋变的梆硬的小弟弟开始来回轻磨她的阴蒂、阴唇……不一会,我就感觉到了她的湿润,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突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停了下来,她感觉到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我事先没准备避孕套。”我有点沮丧的回答。她笑了起来,“不用的,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我黄体不足,很难怀孕的,不用担心。”“那万一又怀上怎么办?”我还是有点不放心。“真怀上就好了,我和我老公以前几年做都没带套,却一直怀不上,只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才怀上了。你以为你的种子就那么厉害啊?”说完她在那里格格笑。“好嘛,让你见识哈我的种子有多厉害,全都播在你的田里,看你结不结果实。”说完我就开始动作起来。抽插的过程中,感觉始终有一股暖暖的水包着我的龟头,好舒服,好安逸。于是就调侃她:“你水还蛮多的嘛。这么快就激动了啊?”她来了句更搞笑的:“我这里是水田的嘛。”哈哈,笑的我鸡巴都差点软了。“好嘛,我就种水田嘛。”我一边应和着一边逐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幅度。萍呻吟的声音也逐渐变大,听上去格外的销魂。在她呻吟声的刺激下,我开始越插越快,越插越猛。我把她的双腿尽量举高,使她的膝盖尽量贴近她的胸口,半蹲在她阴部上面,以几乎垂直的角度往下抽插。过了10分钟左右,在一阵快感传遍了全身之后,我把最近一段时间积蓄的所有精液,全部射进了她体内,然后躺在旁边休息。她也稍微休息了会,然后顺手拿过旁边的卫生纸擦拭下体。我又开始跟她开玩笑:“你把种子都弄出水田了,到时长不出水稻了哦。”她听了在那一个劲的笑:“你的种子好多哦,感觉好浓。”“那当然,我这是优良水稻的种子嘛。”

         就这样,我们一边休息一边开玩笑,一边又聊了些以前上学的事情。萍讲了很多以前暗恋我的事,讲那时她的感觉,心里怎么想的,我又怎么根本发现不了,她们那些女孩又是怎么议论我的……听得我在那里唏嘘不已。“唉,当时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喜欢我啊?否则……”“否则什么?那时不要说我,就是班花你们那群野小子也都从来不看几眼的。相反,如果那个女的是假小子,你们还跟她们称兄道弟呢!”萍气鼓鼓的样子真的好笑。我赶忙去哄她,她却不依不饶的在我的啤酒肚上练起了拳击,于是我一边躲闪,一边还击。因为都是赤身裸体,所以玩闹中不免触碰到生殖器,所以没闹多久,我们又开始新一轮的“播种”游戏了。开始我们用的是女上位,她坐在我鸡巴上前前后后的活动着,一对带点吊钟型的奶也因为身体的活动在那里轻微的甩着,感觉格外的刺激。30多岁的年纪,奶已经不再象年轻时的那样浑圆、坚挺、结实,但是别有一番风味,有一种少妇的韵味。视觉的刺激让我开始在下面迎合她,随着我迎合的力度增加,她的奶甩动的幅度也开始加大,伴随着呻吟声、生殖器的撞击声,形成了一副绝美的春宫图。因为前面射了一次,所以这次做的时间要比上次要长一些;考虑到她旅途劳累,我让她换了种姿势:还是让她坐在我鸡巴上,只是我面对面的抱着她,她不动,我来动。我紧紧抱着她,身体向后仰一点,让她的奶贴在我的胸膛上,手在下面托着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来回运动。这样又过了约有10分钟,我把所有种子都种在了她那温暖潮湿的“水田”里,然后让她爬在我身上,就那样休息了一阵,才去洗澡。

         第二天上午带她吃过早饭,送她上了回家的车。倒没有“执手相看泪眼”,之前就特意跟她说了不要搞的以后见不着似的,以后有机会去她那边开会啊,旅游啊,都可以再聚。

          后来过了有1个月的时间她给我发来短信:“你的种子也不行,一点也不厉害!”那一刻我却没有笑出来,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好姑娘,希望你幸福,希望你尽快找到一个疼你爱你的人,不管何时,我都会在远方默默的祝福你,祝你平安,快乐,幸福。


     

[ 本帖最后由 Stevenpoon 于 2010-4-9 17:05 编辑 ]